我是月城雪兔(综漫):第44章 争锋的开端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是月城雪兔(综漫):第44章 争锋的开端,作者:奈落黄泉

最后的结局是在侑子大婶的黑脸下画下了休止符。狩穴的能力不可谓不强大,如此混乱破碎的空间裂缝在转眼间就被它吸收了个干静,但也因城内外气压的不等而造成的巨大飓风却几乎毁灭的半个无限城,而我们的聚会也因此就这么不了了之。

侑子当然是黑着一张脸走的,想来她也想不到就是自己出马的结果仍旧是一团糟。蝶和星史郎回去找他们的小果实便先走了,只留下邑辉和赤尸这两字BT对着我笑得颇为不怀好意。

“好吧,好吧,你们想问什么赶快问,别再用那种眼神来看我了!”我抖抖满身的鸡皮疙瘩,无奈地一挥手,透明的传送门出现在了众人面前,“不过,我想还是换一个谈话地点为好。”

再次回到家的感觉真是好,虽然只是出去了一个晚上,可是发生了许多事,我现在十分渴望自己那张亲爱的黑天鹅绒公主床,只可惜。。。瞄了瞄身后跟来的两人,我偷偷悲叹。

“月大人,欢迎回来——”

哦哦哦,真是华丽的欢迎仪式,没有想到今天家里居然全员到齐,我欣慰地看着玄关处匍匐着的尾黑尾白,后面是穿着兰色短襟和服的四月一日和穿着深蓝色长袖唐装的饭岛律,最后面是紫色十二式单衣的夕妪,在周围古朴淳厚的中国风装饰环境下更显虚幻而华丽。

我忍不住就要陶醉在这梦幻般的世界里,直到耳根后有股阴森森凉飕飕的气息在吹啊吹的,我才想起来身后还有两位主。

“咳咳。”我以拳堵口,点点头,很有面子的说道,“我回来了,今天有客人。”我让出了邑辉和赤尸来。示意他们招待。而我直接回到二搂卧室换衣服。

脱下那件白色的风衣,我摘下眼镜,抬眼看向伺立一旁的管家夕妪漫声问,“有发生什么事情需要禀报的?”

夕妪拿出一件广袖玄黑色楚服,一边伺候我更衣,一边回答,“今夜主人不在时有人试图入侵,但是被结界挡住后就再没有任何动作,不过玄水四方阵被破坏,东南麒麟两镇角也有损伤,属下认为他们是有目的而来的。”

我闻言一愣,还真是不安生的一夜,“恩?有多少人,夕妪看出他们的身份了吗?”

“是的,请看。”

一张水镜出现在我的面前,镜中正是夜晚的月城宅。不一会,果然有四道影子出现在宅院旁,我略微眯了下眼睛,在术法的勘测下,清楚的看到了他们的面容。

穿着大红色露肩长襦袢的艺妓美女,休闲装束半长发遮目的男子,头戴中高帽土布短襟的老头,还有个蓝色偏紫的眼珠,山茶花为发饰,身穿和服与日式木履的小女童。

我的眼色一点点冷了下去,片刻后水镜中景象消失,但房间里却依旧保持着冰冷的低温。

瞧瞧我看到了什么。骨女、一目连、轮入道、还有,菊里。好啊,真是太好了,我发出一阵急促却冰冷的短笑,不管这间宅院里谁是你们的目标,居然把触角伸到我的地盘来,那就要承受来自我月的怒火。

我等着你,地狱少女!

广袖一甩,我冷笑着率先走下去。

。。。。。

而此时,永远的地狱黄昏之境,黑长发红眼的少女静静坐在湖水中,周边布满猩红色开得正旺的彼岸花,不远处,一间日式木屋旁,那四个方才出现在水镜中的人有三人待在那里,唯有小女童菊里不见踪迹。

“爱。。。”

木屋中有人在轻声呼唤,少女眼睑颤动,如樱花般娇嫩的婴唇轻启,吐出轻柔细滑的声音,“就来,婆婆。。。又有,可悲的灵魂了么。我,这就过来。”

仅仅只着一件白色湿透的白色单衣和服,少女来到木屋里,只是那里,并没有她想象中那件黑色印满梦幻色彩椿花的和服,抬眼望过来,却发现往日里日式隔门后不断操作著织布机织补的身影今天停止了那永无止尽的动作,而她身旁,居然还有一个身材高挑的长发和服女性的剪影。

“。。。婆婆。”少女鲜有情绪波动的血红色眸子微微流动,启唇轻唤道。

“爱。。。”那声音不似从那个被少女称做是婆婆的剪影中发出,反而像是在这整个空间四处响起的声音,“爱。。。这一次的任务取消,今后,你要小心一个人啊。。。”

樱唇微动,却没有说什么。最终只吐出一句,“我知道了,婆婆。”

。。。。。

而此时,四月一日迎来了他的又一难。

在四月一日那小小的世界观里,他以为这个世界上,再没有人会比侑子和那个男人更加BT的存在,但是现在,我带来的两位客人打破了他维持已久的观念,硬生生将他打入了地狱。

“赤尸大人,您确定您一定要用这个来进餐?”四月一日强忍着发出尖叫,几乎打着哆嗦得看着赤尸那修长的手指灵活地使用手术刀,神态优雅地切割着一块三分熟的牛排,并将一块鲜血淋淋却又热气腾腾的肉用手术刀插着送入嘴中。然后他微笑着眯起了眼,“是啊,有什么问题么,亲爱的四月一日君~~”

四月一日立即拼命摇头,恭恭敬敬放下新做出的料理后,身形立刻跳纵如脱兔灵敏地闪回厨房里。

“啊拉,赤尸你那块是不是太熟了?”虽然使用的是再正常不过的西餐刀具,而且进食时也是贵族风范十足,但是邑辉盘中的事物却比赤尸的要恐怖的多。以至于可怜的四月一日连问的勇气都没有。

盘中的事物很正常。最起码在普通人的眼中是道看起来很美味的西餐料理。但是在众人都身具灵力下,却看到那事物上面挣扎扭曲着的各式各样的灵魂。与其说邑辉是在吃早餐,不如说是他身为死神的本能在进食灵魂,来弥补他昨夜消耗过多的力量。

看来四月一日还不能接受啊,毕竟还是个少年嘛。我手执一支高脚杯,杯中满满暗昧的红色液体。轻轻缀饮一小口,我笑眯眯地观察着自己仆人的举动。相比之下,律就显得镇定多了,看来对于四月一日,也是该好好着手专门训练了呐。

饭毕,众人来到客厅闲坐,这时,邑辉终于问出了他们几人共同要问的问题。

“月,你是如何和那个女人认识的?”

“女人?”我想了想,恍然大悟,“你们是说侑子大人?”

赤尸笑得诡异盎然,“呵。。。小月月,告诉我吧,为什么你会和管理者扯上关系呢?“

“诶?难道你们不知道吗?”

我睁大了眼睛一脸的纯洁无辜,语气轻快地说道,“我是个管理者见习生呀!”

.......

99%的人还阅读了:

刺情:第32章 镜碎

[古剑]总能看见欧阳老板刷下限:第146章 残魂之引

教科书中的朕:第30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