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雕过芙之桃花入命:第98章 前尘

- 编辑:网页上传 -

神雕过芙之桃花入命:第98章 前尘,作者:月半海

黑衣少女一动不动,似与夜色融为一体。

老顽童性子跳脱,望了半炷香的时辰就急得抓耳挠腮,觉得这人磨磨蹭蹭,正要纵身跃起,将人捉住训问一番,突闻大宅正门开启,一阵脚步声由远及近。

数位家丁抬轿回府,蒙古中书令耶律楚才换下朝服后来到书房与次子议事。

“秦时嬴政游东海,至之罘见巨鱼,射杀亡身,汉时东莱出巨鱼,哀帝放任外戚祸乱朝纲……”

书房内摆满千卷古籍,十余琴阮,长者风度翩然,立于案桌前,望向长夜抚髯长叹。

“巨鱼死,亦非佳瑞,《易传》有言,海数见巨鱼,邪人进,贤人疏。鱼去水,飞入道路,兵且作。如今四王子逐鹿北寒,朝野人心攒动,不该大肆宣扬。”

“我知父亲所忧,可温都哈马尔溜须拍马,言鱼为祥瑞之兽,离岸顺承天意,大汗已下诏令,要在万福宫设宴。”耶律齐眉心皱起,低声道。

耶律楚才默然不语,思及阔出客亡后未立新主,皇后蠢蠢欲动要扶贵由上位,自己忠言直谏,弹劾皇后亲信数次,已得罪此人,不觉心中忧虑。

耶律父子挑灯议政,老顽童好不耐烦,为探鱼踪强自忍耐,听到他们得鱼未食大出意料。

皇帝老儿何德何能,也配吃他的鱼,他蠢蠢欲动,正想进宫寻鱼,突见黑衣少女长身而起,在屋顶飞奔过去,破门而入。

“耶律楚材,今日便是你的死期。”她执刀直奔长者,耶律齐将父亲护在身后,挺身相斗。

黑衣少女年纪甚轻,但刀法狠辣,兵刃相交声引来府内一众侍卫,很快将书房围得水泄不通。

“铁掌功?他是裘老儿的徒子徒孙?”周伯通看得有趣又不肯走了,边看还边喃喃自语。

黑衣少女的功夫与追着他跑了数百里的裘千仞相差甚远,比得了他亲传的耶律齐也有不及,数招之内被打落兵刃。

“二哥,我来助你!”一位身姿高挑的姑娘持刀而入,耶律齐见刺客失了兵刃,顺势而退。

“你是何人,为何行刺我爹爹?”二女又拆数招,耶律燕见少女正逢妙龄,不觉甚为讶然。

“我姓完颜,此番是为找耶律楚才寻仇。”少女望望左右,自知今日难以善了,咬牙怒道。

“完颜萍?”郭芙见到黑衣少女低呼出声,前世她与耶律齐相遇时,杨过已施诡计平了风波,故而她并不知这段往事。

“你识得她?我知道了,她也是小黄蓉的女儿。”老顽童闻听郭芙自语,望了几眼恍然大悟。

“胡说甚么!她才不是!”郭芙怒道。

“你是金国完颜氏?蒙古灭你山河,你不找持刀之人,来寻我们是何道理。”耶律燕奇道。

“哼,昔日汴梁城破我听得清楚,就是他帮着蒙古人害了我的爹爹妈妈,”完颜萍面露恨色。

蒙古攻入金朝都城时有大臣提议屠城,耶律楚才进言除皇族外余皆赦免,虽保住全城生灵,但完颜宗姓男子被屠戮一尽。

完颜萍亲眼目睹灭国惨状,心中恨意难平,功夫有成后寻机来到此处,但蒙古皇宫戒备森严,宰相府也卧虎藏龙,自知报仇无望,不觉万念俱灰。

“齐儿,放她走吧!”耶律楚才见少女神色凄然,心有触动,想到昔日辽金纷争,家残国破,他年少时也企盼着有朝一日报仇复国,就像这这女孩儿一样,这般寻仇何为劲头。

耶律齐讶然应下,他行事稳重,亲押少女出府,突得生机少女微微一呆,望了耶律楚才几眼,扭身慢行。

“哎呀,我说过多次,女子是麻烦,美貌女子更是大麻烦,他偏不听,跟我那把弟一样……”他们男俊女俏,并肩慢行似对璧人,老顽童斜眼看看,打个寒颤赶忙转头。

“还好我有先见之明,以后他便知晓我的苦心了。”他似想到甚么得意低语。见女孩望来忙捂唇偷笑。

原来周伯通与瑛姑互生情愫,无法练就师哥绝学,一直深以为憾,耶律齐少时机灵可爱颇得他心意,便将全真教的一门厉害功夫传他,嘱他不得亲近女子。

“小娃,鱼被藏到皇宫何处?”他心无城府,思及乐事,笑容可掬自藏身处翻出问道。

老顽童素来神出鬼没,耶律齐早已习以为常,他闻听见师父问话,想到师父行事颇不靠谱,面露难色闭口未答。

“你不说,我自己找!”老顽童嘴巴撅起,他曾潜入宋宫游玩数日,不把蛮子皇宫放在眼里,摩拳擦掌扭身便行。

铃铛钉铛作响,一只车队朝和林疾驶。

车内毡帐如室,法王师徒与尹观海坐卧静修,杨过和李戈不耐坐车,策马疾驰在前。

九阴残卷被尹观海交给波斯明教圣女法提玛,此女为皇后心腹,居于皇城。欧阳锋急欲寻书,金轮法王也另有谋划,遂命人日夜赶路。

法王醉心武学,沿途与西毒探讨功夫,互感钦服,杨过亲见两大宗师过招,心中亦有感悟。

“师父,和林是大汗灭金后所建,祖辈追逐水草而居,三河之源四季各有斡儿朵,逍遥自在,没想到入中原后也染上汉人之习,不知是好是坏。”霍都凝望远方出神道。

“先祖长战轻治,脚下土地越来越多,总不能都作牧场,以治养战方为长远。”金轮肃颜道。

师徒低声论策,尹观海闭目养神,心中嗤笑,他与明教较好,知晓城中内情,心道甚么都城,若无各地顺民劳心劳力,凭你们这群蛮子能守住甚么地方。

他本想沿途寻机夺药遁走,但欧阳老儿成日疯癫,着实看不出药在何处,要捉住小的威胁,杨姓小儿又滑不溜秋,令人无机可乘。

看来只能回城设法联系圣女,里应外合将这伙忤逆一网打尽,若能捉住法王身边的尊贵少年,更是大功一件,想到这里心头火热。

三人各怀鬼胎但俱为谋药,一时着意奉承,问起通犀地黄丸之事,疯汉皱眉苦思,模糊忆起当年似有一颗,用在何处却想不出了。

他虽有药方不肯轻传,法王顺势请他同去藏边,愿以密宗神功交换,但欧阳锋惦念九阴假经,哪有心思另学他功。

“天下有甚么功夫敢与《九阴真经》比?”他不耐应付琐事,恶语相辞,一马当先行在最前。

杨过与李戈俱是少年心性,沿途作伴,少年追要金刀,杨过心道这是芙妹之物,怎能给你,随口敷衍等寻到郭伯伯再说。

“他本是金刀驸马,不知何故回了南宋,我问爹爹他不肯说,你知道吗?”二人聊起郭靖,少年口无遮拦,忆起往事。

杨过摇头,心道左不过是家国之事,蒙宋敌对,郭伯伯作了抗蒙先锋,你还是不知道得好。

天气炎热,车队早晚赶路午后休息,行至一片黑岩林立胡怪山,壁立千仞,势若长虹,车队扎营,杨过从未见过这般奇异地貌,心中好奇,独自离队行到岩山顶上。

苍穹湛蓝,峰峦耸峻,他闻听远方鹰啸,思及少女,取下背上木筝,苍凉乐音与风相合。

正自沉浸其中,突闻步声,回首望去,原来是李戈寻到崖顶,随着乐音哼起长歌,嘹亮悠远。

“你在想心上人吧,她是不是很好看?”一曲奏罢,少年突然问道。

这话没头没脑,颇为唐突,杨过斜眼望他,见他神情坦荡,思及乐音无界,点了点头。

“我也是,我去中原是为寻她。”小圆脸面色微红道。

“你找郭伯伯是为此事?”此行吉凶难定,金轮师徒本欲派兵送七王子返家,但他坚决不从,杨过对其身份早有怀疑,如今听他所言,言语试探道。

“嗯,若有可能,我想带她回家。”小圆脸面色更红,望了杨过腰间的金刀几眼,闭口不言。

车队又行几日,渐近和林,山峦奇骏,阴崖千尺,松石骞叠,众人正在林间休整,突闻山下传来喧闹之音,法王抬起帐幕向外望去,见是一群顽童嬉笑,不以为意。

杨过少年心性,望了几眼,见远处金莲花甸盛开,环绕平野,一条泛着金光的河流嵌入其中,一群穿着锦袍的少年策马停在河面,不知观望甚么。

“他们在比潜游。我听爹爹说,冬天时他与郭叔叔常在斡难河畔冰下比试,比这好玩多了。”圆脸少年策马慢行,说起往事。

“郭伯伯还会这个?”杨过见此美景,心旷神怡,若非急欲寻书,真想奔近观望一番。

车队行到和林城南30里处,一座小城临湖而建,名为图苏湖城,又名迎驾殿,是皇帝从冬营地金河返回和林时的途中居所。众人夜宿于此,稍做修整。

库里台大会召开在即,此次大会选在斡儿寒河沿岸某处,距离和林不远,大小部族、各路诸王聚在城外,放眼望去满目白帐,他们倒也毫不起眼。

法王与徒儿达尔巴汇合后安排数位高手城外接应,留下后手,一众乔装打扮,伴在尹观海左右入城。

99%的人还阅读了:

[圣斗士]穿越之吾名萨莎:第21章 明争暗斗

跪伏吧,鱼唇的主角!(快穿):第17章 养成魔教教主

【银魂】弥弥万生:第106章 第106训:多拿滋是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