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渣前夫成了我的小太监:第20章 二十

- 编辑:网页上传 -

当渣前夫成了我的小太监:第20章 二十,作者:江燃

碧云天,黄叶地,秋风劲草。

林荫月是武将之女,又自幼在嘉峪关长大,射猎自然是不在话下,每一次凝神开弓拉弦,必定有所斩获。不到半个时辰,她便射下了两只獐子、三只狐狸,一只鹿,还有好几只野兔。

郭云稍逊她一筹,但也收获颇丰,跟在后面捡猎物的谷家家丁忙得汗如雨下。

很快,两人的猎物加起来已经是谷家兄妹的两倍有余,于是谷家兄妹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五人驻马饮水的时候,谷二爷笑嘻嘻地打趣道,“林家妹妹好生厉害呀,巾帼不让须眉,将来怕是没有哪个男人敢娶你咯!”

林荫月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很多男性喜欢用“嫁不出去”、“没有人愿意娶”之类的话来打击能力突出的女性,因为压根见不得女人比自己优秀,便想方设法地浇灭女性的自尊和自信,包括采用这种不入流的言辞。

可惜啊,想PUA她?不好意思,只有她PUA别人的份。

她放下水袋,擦了擦嘴,浑不在意地回答道,“无妨,那我便娶一个男人回家吧。”顿了顿,“如何,二爷要不要考虑当我林家的上门女婿呀?”

自打出生以来,在颐州的这片地界上,谷二爷向来只有调戏女人、强抢民女的份儿,哪里被女人这样放肆地调笑过?

他先是一愣,随后立刻感到自尊心严重受创,冷笑一声说道,“昨晚筵席上见林妹妹你进退有礼,不成想今日这么快便暴露了真面目,果然边关回来的就是粗野无礼……”

说到这,他突然住了口,没有继续下去。

郭云嘴角含笑地看着他,开弓张弦,冷锐的箭尖正对着他的面门。

谷莲在旁见了,大惊失色:“郭云,你做什么!”

话音未落,郭云已经松了手,利箭离弦,堪堪地沿着谷二爷的耳边擦了过去,没入他身后的秋树上。

一只麻雀中箭,惨兮兮地啾鸣一声,坠落在地上,断了气。

郭云放下长弓,说道,“我听那麻雀叫得实在是太聒噪了,便想先将它射下,再来聆听二爷的高谈妙论。”

在场的都不是傻子,自然听得懂她的弦外之音。

谷家兄妹的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谷大爷强忍不悦,出来打圆场,“好了好了,围场深处猎物更多,前段时间还有人猎到了狼呢,如何,咱们去瞧瞧吧?”说完,一夹马腹,率先奔了过去。

谷二爷一言不发,盯着郭云看了半晌,眼神好像要吃人一般,而后调转马头,进了围场深处。谷莲狠狠地瞪了郭云和林荫月一眼,也跟着两位哥哥去了。

林荫月叹了口气,“阿云,方才你有些冲动了。”

郭云翻了个白眼,“本姑娘就是见不得他那贱样儿,他们有什么本事?仗着投了个好胎,在这儿跟我们耍威风。”

“放心,日子还长着呢,他们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两人对视一眼,笑了笑,策马向前,赶了过去。

不成想,大老远地就听见谷大爷在劝谷二爷,“人家林小姐方才不过是开了个玩笑,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还说人家粗野无礼?”

“她就是粗野无礼,我讲错了吗?哪有女人那样子说话的,我入赘到她林家?笑话!她也配?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长什么样,她林家又是什么鸟样!世代驻守边关,名号封得再好听又如何,永远被皇家忌惮,永远成不了气候!”谷二爷激动得几乎是用喊的方式在说话,惊得一群林鸟扑着翅膀飞远,“还有那个姓郭的女人,娘的,敢对着老子放箭,说老子聒噪?她又算个什么东西,她爹现在手里一点实权都没有,还敢那样放肆!咱们爹请他们两家来留宿,是抬举了林家郭家,她们还不识趣!”

“哥哥你放心,我会记着这一天。”谷莲的声音恨恨地传来,“待将来我进了宫,生了皇上的孩子,等我的孩子做了太子,再登基当上皇帝……到了那时,全天下有一半流着我们谷家的血,我看他们两家怎么死!”

“小妹真乖。”谷二爷顿时气消了大半,伸手摸了摸她的头。

“好了,这样的话在这里说说也就罢了,在外头可要管好自己的嘴。”谷大爷说,“别叫人捉去了把柄。”

“那是自然,莲儿又不傻,这样的话我只在两位哥哥面前说。”

林荫月、郭云心中暗道:不好意思,我们全部都听到了。

谷莲撅起嘴巴,撒娇道,“咱们再去打多些猎物来,可不能输了面子。”三人便一同骑马远去,进入了围场的更深处。

郭云学着她的样子向林荫月发嗲,“月姐姐,咱们也去多打些猎物,人家不想输给那种脑残!”“脑残”这个词是林荫月教给她的。

林荫月忍不住笑出声,“好啊云妹妹,今天我们就让那三人输得心服口服。”

所有人心里都憋着一股劲儿,林荫月跟郭云也很久没这样痛快过了,更是大开杀戒,结果就是围场里的生灵惨遭摧残,不是拖着重伤的身躯勉强逃回窝里,就是一箭穿喉、当场倒地,到死都不明白为什么今天来的这几个人类战斗力这么强。

谷家兄妹纵马山林,不知不觉,连已经跑出了猎场范围都不知道,只觉得渐渐跑到了一大片平坦开阔之地,青黄交杂的草潮被风吹得如浪花一般翻卷。

远处有一团灰白的生物慢悠悠地走着,被谷二爷眼角扫到,他压根没有深思那是什么,拉开弓便一箭射了过去,听得“咩”的一声哀叫,才知道原来是羊。

牧羊的老人听到这边的动静,拄着拐杖一瘸一拐地走过来,见到自家的羊被一箭贯穿了脑袋,心痛得手都在发颤。

他抬起头,见面前三人衣着华贵,想必身份不一般,抖着嗓子,心生害怕又忍不住怨怼,“大人,大人……小人家中只有这四五头羊了,全靠它们过活啊……您怎么能,怎么能……”

这种事情要搁在平时,若是心情好,谷二爷便摸出荷包砸过去,用钱解决;若是心情一般,转身就走,家仆们自然会上去解决,至于是赔钱还是来一顿拳打脚踢把人给揍老实了,他不在乎。

可惜现在他心情不好。

不,不是不好,拜那两个贱人所赐,他的心情是糟糕到了极点。

抽箭,张弓拉弦,射箭,一气呵成。

箭头正中牧羊老人的肩膀。

老人朝后跌坐在地,吓呆了,愣愣地看着他。

谷二爷面目狰狞,“你我都敢杀,何况一只羊!”说着,便射出了第二支箭。

谷大爷和谷莲袖手旁观,原本便没有劝阻他的意思,想着让他发泄一下怒气也好,此刻见箭头去势不对劲,要劝阻哪里还来得及?

第二支箭穿破了老人的斗笠,刺进他的左眼窝。

老人瘫在草地上,身子抽搐两下,很快咽了气。

谷大爷摇了摇头,神情颇为无奈。

谷莲毕竟是官家小姐,从来没见过这种场面,她瞪大双眼,吓得惊声尖叫,而后又抬手牢牢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林荫月和郭云骑马追过来的时候,大老远见到的便是这一幕。

99%的人还阅读了:

病弱omega反派C位出道:第17章 名剑上分婊15

元帅今天摸熊猫了吗?:第24章

庆余年:孽海记:第7章 n周目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