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菁云殇:第31章 温馨时刻

- 编辑:网页上传 -

[三国]菁云殇:第31章 温馨时刻,作者:风飘舞

拜师礼过后的第二天,张仲景就吩咐府中的下人收拾了下府中西院的房间,留给了两间房子给李菁和陆芷居住。但是连续几日张仲景并没有急着教给李菁什么,在此期间,卧床的陆芷终于苏醒过来。

只是现在陆芷的脉搏气息还是十分微弱,还需多多休息,听闻这一消息之后,李菁长久压抑在心的情绪终于可以舒缓了一下,自从陆芷在斜草坡为自己挡剑受伤之后,李菁一直心存感激,慢慢地发现陆芷已经走进了自己的内心,感觉和陆芷的关系一下子变得很亲近。

李菁将自己留在长沙拜张仲景为师的消息告诉了陆芷,陆芷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异常的反应,只是简单地回应了句“只要菁姐姐觉得好就行了,没必要征询芷儿的意见,另外菁姐姐需要帮忙的话,芷儿随时可以。”

李菁安慰地回应陆芷:“放心吧,芷妹妹,这次我们一定可以的。”李菁仰起头仿佛对未来充满了憧憬地说道。望着信心满满的李菁,躺在床上的陆芷突然有些困惑,眼前的这人究竟是不是自己曾经心中的那个人,好像变得自己有些不认识了。

约莫过了几日后,张仲景让张翊带着李菁进入了自己的书房,整个书房整齐简约,古朴质真,李菁望着书架上排列整齐的书籍,犹如到了国家藏书馆一样。张仲景缕着自己的胡须边走边道:“此乃为师耗尽半生心血收集的古代先贤著名的医学著作,菁儿,汝可要好好学习,莫要辜负了为师的期盼。”

“诺!徒儿一定铭记在心!”

“此乃《素问》、此乃《灵枢》、此乃《难经》、此乃《阴阳大论》、此乃《胎胪药录》,此乃......”张仲景说了一大串古医书的名字,李菁一时之间感觉脑袋都要炸了,这些书中,李菁大约只听说过《素问》一书,其他的一概莫知。未等李菁去多想,只听到张仲景紧接着说道:“凡此诸书,菁儿可要一一阅览,不可懈怠,若有不明白者可直接询问为师,日后为师还要带汝识便诸多中草药,待汝熟悉之后,为师会让汝观诊。”

“徒儿明白!”

........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里,李菁每日都埋头在医书之中,不知不觉中,三个月已过,而李菁也算初步步入了医学界,虽说刚开始有些枯燥无味,但是李菁硬是凭借着自己的毅力坚持了下来,到现在已经有所了解。而在这一个月里面,李菁和太守府的众人关系也进一步有了改变。

对于紫菱,李菁感觉这个十岁左右的小丫头有时很可爱,有的时候有很忧郁,这有点让李菁看不懂,而和师父张仲景,张仲景对李菁是既严格又有关爱,虽然张仲景不骂李菁,但是每次地批评都让李菁无话可说。

张翊,李菁有些看不明白,只是经常有时候看见他独自一人练剑,练剑之后总是独自一人痴痴地对着剑鞘的护环发呆,看不出在干什么。而已经痊愈的陆芷,并没有勤练武艺,只是像在江东一样做着一个丫鬟的工作,打点太守府的清理卫生,不过相比较李菁和太守府的其他处的的比较亲近之外,陆芷则和其他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不冷也不热。

此时已是逼近年底时节,长沙城的冬日并没有比北方暖和多少,相反,随湘水而来的冷风吹得整个长沙郡瑟瑟发抖,李菁独自一人站立在太守府的小阁楼之上,驻倚栏杆,临高而望,放眼远处,尽是满城户户张灯结彩,家家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无意间,一阵凄凉感涌上心头,李菁想到自己孤身一身来到这个世界,不知年迈的二老到底怎么样了?平日只忙着自己的工作和恋爱而忽略了父母的关心,而自己很少主动联系二老,弄得现在这个地步,有家难回,真是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胡思乱想之际,一阵朔朔寒风迎面袭来,冻得李菁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掉。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李菁发现自己的肩上披上了一件长毛锦袍,一股暖流涌上心房,待到李菁回头看时,只是远远地看到一持剑少年正慢慢地消失在李菁的视线之外,望着远处的背景,李菁有十分把握是张翊无疑,只是李菁心中疑惑为什么张翊悄无声息地走了呢?天色渐黑,随着一声紫菱的一声呼叫声,李菁依依不舍离开了小阁楼。

一连几天过去了,李菁仍然在努力地学习中医知识,有好几次李菁碰见张翊,有意识地询问那天阁楼锦袍的事情,但是好像张翊每次都不愿意承认,这让李菁显得有些郁闷。

某日,正当李菁清晨睡得正香之时,“嘭嘭嘭....”的敲鼓声愈来愈响,李菁无奈,被吵地无法入睡,只得起床,梳洗打扮完后,走到太守府门外时,只见张翊正在猛烈地敲击太守大堂门前的大鼓,声音愈发激亢。李菁循着鼓声望去,门外并无前来告状的百姓,李菁此时有些纳闷。正当李菁欲问张翊缘由之时,张仲景和张略从大堂内部走了过来,只听见张仲景对着张翊道:“翊儿,在敲大点声,好驱逐点疫病。”

“诺!”听完张仲景的话后,张翊敲打鼓声越来越大。鼓声就这样一直持续了半个时辰。而站立在一旁实在是有些不解,多次欲问张仲景缘由,无奈鼓声太大,张仲景没有听到李菁的话语,半个时辰之后,鼓声终于停止,而此时的张翊已是满身大汗,可是张翊却丝毫不感觉到累。

不一会,太守府大堂已是端上了七八个荤素混搭的菜肴。张仲景邀请众人分位跪坐下,而自己高居大堂正中,张略跪坐在张仲景右下角,张翊居于左下角,李菁和陆芷,紫菱则依序而跪坐。跪坐在李菁一旁的紫菱略显拘谨,就在李菁正欲请问击鼓之事时,忽见张仲景站立起来说道:“今日乃年末最末一日,依古礼,本当备用佳肴美酒已祭祀先祖,然长沙前不久刚经历战乱,民众无多余资,老夫亦不忍心苛赋税已增民负担,故唯有略备薄酒已敬先祖,愿先人勿怪!”说完张仲景对着大堂之中的供奉的先祖画像恭敬地鞠了三个躬。

李菁听完张仲景的话语过后,大概明白了什么情况,心道:敢情今天是除夕啊,我说怎么感觉今天又是打鼓又是有这么多菜肴,前几个月,每日不过两三个素菜,今日可倒是能好好吃一顿了,一阵胡想之后,身为吃货的李菁心里美美了一回。

还未等李菁沉溺在自己的幻想之中,张略的话便差点打断了李菁的幻想。“太守大人,有句话,略今日一定得讲,前些时日,太守大人收李姑娘为弟子已属破例,今日怎可让女眷们同桌而食,若传闻出去,于太守之名实为不妥,万望大人明鉴!”听完张略的话后,挨坐在李菁身旁的紫菱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起身离开,却被李菁给拉住。

张仲景听后,摇摇手道:“子谋之言非也!今日乃家宴,何必区分高低贵贱,菁儿,吾徒也,类吾女,坐于此,有何不可?陆姑娘,菁儿之友,亦无妨,至于紫菱,当日老夫于许昌路过一草庐之时偶遇救其性命,至今已有半年有余,半年之中,其年龄虽小,然府中之杂务,紫菱已做三分,今日坐于此,可也!子谋勿再劝,此事乃小事耳,不必过虑。”

听完张仲景的话语,李菁心里一阵感激,而张略听完后便不再言语,只顾焖自吃东西。张仲景也没有多说什么,吃饭吃到一半的时候,张仲景忽然夹住其中的一块的瘦肉径直地放进李菁的碗中,说道:“菁儿,这段时间为师对汝是严厉了些,但汝须铭记‘学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华夏医学博大精深,汝须努力钻研,方可学有所归,切勿怠慢!’”

李菁看着张仲景的这一举动,一时间忽然想起了一次和父母吃饭时爸爸的一次教诲,何其相似,李菁眼眶竟有些湿润,回过神来说道:“弟子当努力学习,定不辱师父的教诲!”

“如此甚好!”张仲景抚摸自己的胡须笑道。

“来,紫菱妹妹,芷儿妹妹,这段时间以来多亏你们的照顾,我才能心无旁骛的学习。”李菁说完,分别夹了两块肉放到了陆芷和紫菱的碗中。

“谢谢!”陆芷的回答平淡无奇,而紫菱的回答显得有些害羞。

而张翊看着这一切,本想夹一块肉给李菁,可是又觉得在众目睽睽之下有些尴尬,一时之间筷子里的肉悬停在半空许久。

“翊儿,汝怎么回事?今日之菜肴不合口吗?为何悬立半空许久?”一旁的张略发问。

“哦!非....非也!子谋叔,菜肴甚佳....甚佳....”张翊有些尴尬,说完便慢吞吞地放进了自己的碗中,而李菁并没有察觉到张翊的用意,随后众人在一片欢声笑语中结束了晚餐。

99%的人还阅读了:

我穿越的游戏开服了:第10章.晨氲

「网球王子」七彩的泡泡糖:第12章 Chapter 12

春来笑西风:第66章一副棺材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