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igure Skating Style:第236章 个人赛·女单

- 编辑:网页上传 -

Figure Skating Style:第236章 个人赛·女单,作者:青镜晓颜

作为“四女争金”的四大热门之一,艾玛▪约翰逊的技术难度是实打实的,但艺术表现力就十分的一言难尽了。拥有超高的跳跃难度,优秀的滑行技术,不错的柔韧性的她,却有着非常不讨人喜欢的表演风格——不好看,这种风格配合短节目的《天鹅湖》已经很摧残观众的眼睛了,她自由滑曲目又是个小清新的《A Time For Us》!

要不是一直有顶尖的动作难度护体,搞不好裁判都会忍不下她。

在前面刘詹妮打动观众,将会场气氛带到第一个高¥潮之后,再看到约翰逊的《A Time For Us》,在柔美的旋律下,做出跟前面一组出场的劳拉▪布莱克曼、米娅▪德里斯科尔类似的极其不好看不优美甚至可以称得上粗野狂暴的POSS和舞姿,现场观众都有一种真▪不忍直视的感觉:不是说好了花样滑冰是最美的体育项目吗?女子单人滑又是花样滑冰中最美的一项吗?怎么可以这么辣眼睛?

中国的专业观赛组里,吴敬延却在表扬宋江川:“谭佳颐/俞攀他们原来动作,差不多就这个样,笨拙,难看——还好人不丑,我都不敢相信能改成今天这个水平,小宋,厉害。”

本就人帅动作好看的尹真笑是笑的,只是笑容中带着一丝不以为然:宋江川能把TY□□出来,孟飞还带出了鲍博、易明晶这俩呢,女单的文雯和陈洁歆也算是他给打的基础。至于他自己……虽说名下的丁羽、雷昀两人成绩并不十分出彩,尹真却能说一句,有把握拿到的分数,绝对不会让他们拿不到。

下面艾玛▪约翰逊的表演也到了高¥潮部分,遗憾的是,场上反而一片安静,观众们也知道她的节目应该到了最华彩的部分,在这里安排的技术动作,一般来说不是难度最高,就是最好看的。然而在约翰逊身上,后者断然指望不了,前者……这次冬奥会女单跟着男单一起飚难度,最难的跳跃……为了保证成功率,几乎都是安排在节目最开头的,到了这里,克姨给安排的是联合旋转……虽然女单的旋转也是看点之一,可约翰逊并不是叶女皇亚什维利或者旋转小天后的易明晶,并不以旋转见长,于是继续地冷着场,观众稀稀拉拉鼓着掌,忍着她那尴尬的旋转舞姿,心想赶紧转完了算了,有懂行的在计算着她还剩几个三周跳,还有几种三周跳尚未完成。

端坐场边的裁判之中,也有人脸部肌肉微微抽搐了一下。作为裁判,他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也不是没见过比约翰逊更用力过猛导致效果南辕北辙的表演,实在是这两天让其他项目、其他选手高水平的表演给养刁了眼睛,前面出场的劳拉▪布莱克曼、米娅▪德里斯科尔虽说也是类似约翰逊这种“野兽派”风格,然而她们仅是二线选手,裁判们也没有指望那一组的选手能有什么惊艳表现,但约翰逊却是赛前公认的领奖台的热门人选,所谓希望越大,失望越大。

联合旋转总算结束了,冰面上的约翰逊又开始绕场压步,节目已经进入后半段,她还剩下四个跳跃,包括一个三连跳——就是接下来要完成的这个,照冬奥会之前比赛的编排,这个三连跳应该是3Lz2T2Lo,这样约翰逊的节目至少就有1个3A和2个3Lz和1个3F,难度跳跃基本都过去了,虽然对扛拥有4S和3A的叶女皇亚什维利是有些底气不足,但压倒伯格洛芙斯卡娅以及最后一组的选手是足够的,当然最后一组的人有短节目优势,约翰逊的领奖台并不能说稳上……总之,1个3A要上台子,肯定是不把稳,因为亚什维利和大久保都有3A,假如……再上一个3A呢?就跟团体赛那样,双3A不知道够不够?如果是双3A的话,三连跳3Lz2T2Lo就要往后挪,而且可能要降级,因为连跳的2T2Lo放哪个三周后面分值都一样,也就是加分系数有差别……

日本演播室估计是拿到了赛前上交的技术动作安排表,十分肯定约翰逊是双3A编排:“第一个阿克塞尔三周已经顺利完成了,看第二个怎么样了,这是个连跳,又在后半段,难度相当大。”其他嘉宾对约翰逊也是颇为忌惮,因为日本女单二号大久保绘里香虽说能跳3A,但目前没完成过3A的连跳,也就是说只能上一个3A,虽然大久保能跳3Lo3Lo,所以七个三周跳可以重复3F和3Lo,相对陈洁歆这种重复3F和3T的编排会有一点技术分优势,然而3Lz严重错刃,而且她的3F本身也是一个不小的炸点,短节目时已经炸过一次,否则以大久保的难度,是可以进前三名的——本次冬奥能完成3A的女单选手,就是“四女争金”那四个,伯格洛芙斯卡娅团体赛后受伤就上不了了,可不就轮到大久保进前三了。

看到约翰逊又如开场那般绕场纯压步了,演播室内登时一片寂静,不论日本还是北美。大家都是内行,都看得出以约翰逊的脚下功夫和跳跃能力,能让她那么保守地,放弃任何花俏进入方式的跳跃,只可能是3A。现场的中国专业观赛团倒是在交头接耳,教练们当然也看得出这应该是个3A2T,在比赛开始之前就预判到了这一点——约翰逊短节目仅排在第八名,要想得奖牌,不拼命是绝对不行的,前天男单易明晶和鲍博,短节目一个第五一个第三,自由滑那样毫无保留、竭尽全力,最后都是抱憾而归,而且输得无话可说——他们的对手确实难度高,表现更好。

分歧发生在能不能成上,宋江川就约翰逊成第一个3A,以及短节目和团体赛时的表现,认为这个3A2T大概率能成,不排除落冰不干净损失一点技术分,但总的来说,拿到跳跃的基础分是问题不大的。谁知今天神棍尹真又跟他唱对台戏,尹真的理由只有一个并且有理有据令人信服:体能。

艾玛▪约翰逊打满了全场。

同样打满全场的文森特▪斯坦培克身为男单都在最后一场自由滑中表现出了疲态,身体素质跟男单完全不能比的女单怎么会不累?

“她不上双3A也许还有希望捡捡漏上领奖台,第一个能成就是个奇迹,奇迹是不可能重复的,上了这个,就彻底没希望了——这个跳,不可能成的。”尹真的结论下得几乎没有余地。

宋江川反驳道:“你看她的速度没掉,体能应该还撑得住,怎么不可能成功?女单的三周半成功率是不如你们男单,但对她来说成功的经验不少了,比到现在,她4次成功了3次!而且是越到后面越容易成功!”

尹真从鼻子里哼了一声:“这说明你根本不懂概率,独立事件下一次发生概率与上次结果无关。”

“这根本不是独立事件——”宋江川只说了半句话,尹真胳膊肘压在了他臂弯上,示意他不要争辩了,结果马上出炉。

在观众的遗憾声中,艾玛▪约翰逊的3A2T起跳犯了与团体赛短节目时同样的毛病,高度不够,明显存周,小分表上少不得小于号走起,比团体赛稍好的是,约翰逊扶冰勉强站住了没摔倒,只是第二跳没了。

唐利坤噗嗤笑出声来,看了看刚刚针锋相对的两人,问道:“这算——平手了?”

宋江川没吭声,似乎有几分认同,毕竟约翰逊这个3A真不算彻底失败。哪知尹真斩钉截铁地说“我赢了,大江说的是拿到基础分,可能损失点执行分,就这表现能得个外点三(3T,基础分4.1)的分数就不错了,搞不好只能拿两周半(2A,基础分3.5,2010冬奥会后降为3.3)的分。”

“不会吧,三周半基础分有8.5,她——存周是肯定,应该还不到降级的程度……打七折也不至于这么低啊。”唐利坤身为双人教练,对A跳也有些心得,3A打七折也有接近6分,双手扶冰再损失点执行分,好歹还能拿到5分左右,这就相当于一个高级三周跳了,再说这个3A还是后半段的,基础分其实是9.35,唐利坤预计,得个5分多还是没问题的。

这个时候吴敬延发话了:“不止要打一个七折,还要再打一个八折——一套节目里,三周以上的单跳只能出现一次,第二次出现要算连续跳,执行分还是按三周半的来算。”

唐利坤这才想明白为何尹真这么说,七折再八折,9.35的基础分几乎折半,而且不论存周与否,损失的执行分都是按3A的系数,也就是1.0计算的,扣的多少分是实实在在的多少分,不会随着基础分的打折而打折!

高难度动作就是一场豪赌,这一点女单也不例外。

宋江川则在心中默默计算,男单比赛里头,黄子希两套节目3个3A和4个四周跳,3A失败1次;易明晶个人赛两套节目一共上了3个3A,5个四周跳,还要加上团体赛短节目的1个3A和2个四周,3A失败1次;鲍博就更疯狂了,团体赛就是4个四周加1个3A,个人赛两场一共8个四周2个3A,失败1个4F和1个4T。

失败的几率,高至七分之一,低的也有十一分之一,这还是体能充沛,力量更强的男单。三人中失败次数最多的是鲍博,因为他难度最高,还比过团体赛,但他也没有如约翰逊那般打满全场。

冰场上的约翰逊还在陆续输掉自己的筹码,3A2T之后,是3S2T2Lo,受3A失败连累,这个三连跳完成质量非常糟糕,注定拿不到几分了,而她的难度跳跃还没完,后半段还有两个三周跳,还全是高级三周跳!

北美观众,包括现场的、演播室里的业内人士一片沉默,不管是埋怨约翰逊太不靠谱,还是责备加拿大冰协赛前牛皮吹太大收不回来,或者羡慕毛子女单过于强大,他们心中都不得不承认这个事实:加拿大女单,已经退出了本次冬奥会金牌竞争者的序列。

更令他们感到扎心的是,约翰逊之后下一个出场的就是毛子女单目前夺冠大热门叶女皇,只下场比过一次团体赛的叶卡捷琳娜▪亚什维利的体能肯定要好过约翰逊,这一点很快就得到了证实,亚什维利第一跳4S,又成了。

这一次,连看台上对金牌没太多期待的中国专业观赛团们都在沉默,就是赌成功率的那两人,赌赢赌输没心情兴奋或者遗憾。

虽说早知道毛子女单的年轻一辈彪悍程度超过她们的所有前辈,也听说过她们现在不止有3A也有四周,但难度储备和在比赛,尤其是冬奥会上使出来,距离很大很大,拿双人来说,FL组合曾经完成过2A3T,但在正式比赛中,只成功了那么一次,并且不是冬奥会上。还有,FL从来不是中国双人一号,而亚什维利可担负着夺金的重任,而且,她现在还不满16岁。

千言万语,化作了宋江川曾经说过的一句话:“世界是可能把我们淘汰掉的。”

不止是中国女单,中国双人滑同样面临这样的危机,俄罗斯的ML(马尔科琳娜/洛克申)能抛跳3A,加拿大的BS(布莱恩/西德尼)和GS(盖雷切特/斯金纳)组合能单跳3Lz。中国双人滑虽说眼下也有能跳3Lz和抛跳3A的,但其他方面都有极大硬伤,或者这么说,这些选手就是因为其他方面差距太大,才不得不剑走偏锋选择独木桥的。但ML、BS、GS短板可没那么多。

至于中国女单,连能跟上世界顶尖水准的都没有……不止是这一辈没有,下一辈也没有。所以,下个赛季,中国女单极有可能会迎来一次成绩的大滑坡,因为青年组的彪悍萝莉们马上就要进入成年组了。

场上的叶女皇还在一个一个的完成她的跳跃,娇小的身影,深蓝色的裙子,虽然拉丁风格的服装竭力让她看上去像个成年人,但她稚气的小脸,一蹦一蹦的动作,像个跳跳糖,虽然跳与跳直接的连接极尽滞涩,但不得不承认,那些跳都是成功的,也许比起男单同样的跳跃,亚什维利的跳跃高度远度可怜,没多少难度滑进滑出……但是这些高难度跳跃放在如今的女单,就是降维打击,除非ISU修改规则,但即便修改规则,那也是下赛季的事情了。

就在教练们心态复杂地想着将来的时候,冰场上,距真切亚什维利更近的两位中国女单选手则更加真切地感受到了差距,其中陈洁歆稍弱好受那么点,因为她本次冬奥会的所有比赛已经结束,做什么都无力回天了;安贞慧则呆立在原地,情不自禁地掐着自己的手心,她的心中已经计算过很多次,但最最糟糕的一种情况还是发生了,亚什维利不止要在个人比赛中上3A,她还要上四周跳,考虑到前面娜塔莉亚▪伯格洛芙斯卡娅突然亮出了从来没在正式比赛中用过的3Lz3Lo,她的师姐维罗妮卡▪蒂什申科也不排除还能跳3A的可能。

安贞慧忍不住扭头回看坐在看台上的教练们,但她只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因为教练们也在看着她,特别是尹真。安贞慧听过余汉桥私下里吐槽尹真“女单向男单学习”的话,在余汉桥看来不是扯淡吗,女选手怎么可能向男的看齐?力量差老大一截呢!

可是,最近几个赛季诸多的萝莉们,一个接着一个,把余汉桥的脸都扇肿了。

晚了一大步才认识到风向大变的余汉桥现在正汗流浃背,还没到最后一组,但俄罗斯萝莉就已经如此彪悍了,虽然理智上明白最后一组的蒂什申科应该没亚什维利彪悍,可毕竟是最后一组啊!汗如雨下的时候,他终于忍耐不住,伸手抹了一把额头的汗,嘀咕道:“体力真牛啊……”

叶卡捷琳娜▪亚什维利也是上过团体赛的人。这是看台上的专业观赛团认为的她唯一的破绽了,团体赛第二场那么体力充沛的时候,她也不能保证无失误,个人赛最后一场不出纰漏可能性太低。不过俄罗斯那边显然也明白这一点,所以亚什维利的节目编排极度的头重脚轻,开头就是咣咣咣咣咣五跳4S、3A、2A+1/2Lo+3S、3F3T、3Lz3T,后半段就只有3Lz和3Lo两个单跳了,比团体赛后半截好歹放了一个两连跳还要丧心病狂,更丧心病狂的是,前四跳,亚什维利愣是全成了!

唯一的失误发生在第五跳,与团体赛上的情况完全一模一样,3Lz落地站不住,考虑到她个人赛短节目时3Lz3T并没有技术问题(摔的是3A),团体赛在几乎同样的地方摔倒,那么原因就很显然了:亚什维利的体能在第五跳这里到极限了,极度的头重脚轻不可取。

俄罗斯人极度惋惜地看着亚什维利顺利地完成了最后两跳3Lz2T和3Lo,尤其是尚未上场的蒂什申科。这一摔,直接导致3T没有接上,为了稳妥起见,她在第二个3Lz后补的是两周跳,3T跟2T分差可有一分多,虽然亚什维利有4S有3A,应该会比前面出场、难度双3A、出现大失误的约翰逊高一些,可谁知道最后一组的选手里面,还有什么压箱底的难度没使出来呢!蒂什申科很清楚自己是没有的,谁知道日本人有没有?美国人有没有?中国人有没有?至少大久保绘里香可是真有3A的!

亚什维利绷着脸从冰上下来了,最后一组六位选手上冰热身,纷纷与她擦肩而过,蒂什申科经过她的时候,深吸了一口气,亚什维利则转身看了这位同胞一眼。

冬奥之前,她们三位曾经集体训练过,加上多次在比赛中碰头,对彼此的实力十分的了解。虽说花样滑冰不是对抗项目,但俄罗斯花滑圈窝里斗不是新闻,伯格洛芙斯卡娅是凭实力入选没错,她的师姐蒂什申科就……有几分凭运气了,如果俄锦赛上科库娃不要那么保守,如果马特维延科年纪够……

总之,这样的好运气,不会有第二次了,就看蒂什申科能不能抓住。

选手们在热身,观众们按捺不住热情但碍于观赛礼仪,于是造成了看台上一片嗡嗡嗡的议论声,中国的教练团先是对着尹真手写的小分表做小结,但几句话就说不下去了,因为结论是明摆着的,然后是尹真问宋江川女单小一辈的近况,这才打破难堪的沉默。

中国女单在陈洁歆之后能拿出来的成年组选手,就只有张乐怡了,而张乐怡之后,就是纪雅妍和吕琭,其中吕琭即将参加一个月之后的世青赛,马上就要跟毛子萝莉们短兵相接,至于正面对撞的结果么,尹真问的是“那——再后面的,就是现在十岁出头的一批里头,有没有看着有前途的?”

“那就要问大桥了,我了解的选手可能没他全,但是我看悬得很。”

这时,一直不怎么发话的吴敬延忽然冒出来了句:“小岳,你去年出去看了一圈少年赛,有没有看中的选手?”

除非是自己的选手的比赛,否则岳正韬观赛时已经习惯性的充当背景板了,现在冷不丁被恩师点名,他眼中顿时满含热泪……

不是激动的,而是悲愤的。

女单缺苗子,双人要夯实基础,找谁不好找才爬出命运轮回的冰舞?这个世界上还有没有天理?马太效应也不能这么过分吧?

虽说他确实看中了几位还不错的小选手,但是年纪还那么小,未来还那么长,人家将来会不会继续练都不确定,就想来截胡?

尹真咳嗽了一声,大约是看出了岳正韬激动的点在哪,连忙转移话题:“或者我们换个思路,涅斯捷罗夫还有什波夫以后是不是要长驻马建宏那里了?本来他那里就是国内条件最好的俱乐部,不止是硬件好,名气也大,我觉得出好苗子的可能性也更大。”

宋江川叹息道:“要出早出了。”

站在场地等待上场的安贞慧并不知道有那么多的教练选择了“未战先降”,她还在脑子里紧张的计算着自己与亚什维利的短节目分差、自由滑的基础分差,竭力地回忆自己的每一个动作细节。亚什维利终是没有做到Clean,虽说有四周有3A,基础分甩她一截,总归是一个缺憾,一个最大的破绽。

99%的人还阅读了:

玄学大师穿七零:第15章

如果我是白月光:第7章 暧昧

穿成侯府假千金:第22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