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非典型学术派:第2章 迅速沉船

- 编辑:网页上传 -

[Fate]非典型学术派:第2章 迅速沉船,作者:乌云盖雪

库丘林内心复杂看着自家Master躲在一个集装箱后面,紧紧盯着在港口装货的船只,偶尔提笔在本子上写几个数字,几缕栗色的蜷曲卷发从帽子里漏了下来,平添了几分稚气——这导致他看上去特别像个打算搞事的熊孩子。

又等了一会,卢瑟啪的合上本子,指着一艘船叫道:“就是它了!居然还叫鸢尾花号,啧啧啧真是脸大。”

库丘林看了看停泊的船只——除了船型实在看不出任何区别,虚心求教:“你是怎么知道要坐哪个的?”

“我从水深推了一遍质量,就是浮力那套,”卢瑟解释道,“粮食跟枪支间密度差的挺多,不用细算,结果取整就行了。”

库丘林好奇的从圣杯给的知识里翻出来浮力的相关知识,顿时一连串公式砸了下来,每个字母还标了相应注释。他忍不住吐槽道:“这都行?”

“一般来说是不行的,没有熟人牵线安全系数太低,”年轻人误以为是对整个行动计划的质疑,安慰道,“但是没关系啦!我这些年一直这么走的从来没出过事,我可是经历实践验证的幸运EX哦!”

正如他所说,跟大副搭上线之后,没几句话的工夫他俩就敲定了价格,再递过去一卷绿钞票当定金,这笔买卖算是稳了。

一切顺利的简直像是在验证那个幸运EX。

至于为什么选择坐船?

“因为莱特,哦,他是我最年长的兄弟,坚持家主就该好好宝贝着的观点,搞得我每次离家就跟去巡查一样,”卢瑟一边检查舱室的门窗一边抱怨道,“老巴斯也帮他,从我继任后就把护照跟ID卡收走了,结果我现在就是个黑户,要出个远门只能偷跑。”

他一脸不高兴的作了总结,“莱特特别、特别、特别的烦。”

库丘林问道:“所以你的愿望是能自由自在的,想要他消失?”

“不啊,”年轻人歪了歪头,看上去非常惊讶,“虽然有约束但还是挺自由的,而且莱特是在担心我啊,我为什么会想他消失?”

“那你的愿望是什么啊?”库丘林一脸怀疑,“可别告诉我是什么追求根源,你可不像这种魔术师。”

“有那么明显吗?好吧我的确是没什么兴趣,”年轻人揉了揉脸,“非要说的话,应该是想要开开心心过好每天——但是你看,高不高兴这种事全看自己啦,说不上是愿望吧。不过把时间退回神代算不算?现在普遍观点是神是魔术师,用魔术、魔法来——”

毫无征兆,船体猛的倾斜!

库丘林眼疾手快把卢瑟揽进怀里,二人随着惯性重重砸上墙壁,海水顺着门缝疯狂涌入,摆设一样的窗户在陡然增大的水压下发出不堪重负的不详悲鸣。

“我有个猜测!”卢瑟从库丘林胸膛里钻出来,说道,“我看过航线挺安全的,虽然是走私但其实——”

库丘林吼道:“直接说结论!”

“有个Master来搞事啦!”

库丘林动作一滞,下一秒杀气暴起。

“嘛嘛,这挺正常的,”另一个当事人接受良好,“就是没想到还有魔术师能直接开了架飞机过来轰炸,挺厉害的。”

“所以呢?”库丘林顶住房门,赤眸中杀意不减,“先说好我什么办法都没有,就算我能游泳也不可能带着你游到附近的陆地,你的魔力会先撑不住。”

“之前说,我们认为神是魔术师,这是有原因的,”卢瑟突然跳转话题,咬破手指在行李箱上绘制起炼金阵,“虽然做不到如摩西般分开红海,但像圣人彼得那样行走水面还是属于基础范畴内的魔术。”

海水漫上腰间。

他落下最后一笔,嚣张一笑:“炼金术师都是战五渣没错,但除非一击毙命,我们能在任何环境里建造魔术工房,应对任何状况!”

炮火来的太过突然,鸢尾花号来不及反应就变成了一个筛子,锅炉爆裂海水漫灌。死神镰刀之下每个人都在挣扎求生,然而渺小的救生艇在咆哮的海浪前只能被无助拍翻,冬夜寒冷的海水吞没了船员们绝望的叫喊。

直升机底飞逡巡,探照灯将海面照得亮如白昼,宛如向沉入深海的三色条纹旗致以哀悼,旋翼轰鸣,敲响无人生还的报丧钟。

驾驶员沉稳的再次降低高度,机舱门打开,黑发男人透过巴雷特上的瞄准镜专心盯着海面,鹰目一寸寸扫描海面,而一身软甲的少女扶着舱门向外探身,漆黑披风与浅色长发飘摇交缠。

重归宁静的海面呼吸般轻轻起伏,偶有三两银鱼跃出海面,掀起小小的浪花。

万籁皆静,圆月高悬于天。

陡然间,烈焰于海面凭空点燃,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而来,驾驶员当机立断拉高机体——电光石火间,男人于生死间磨砺而出的本能令他厉声急喝:“降低高度!向左急转!”

驾驶员忠实的执行命令,毅然决然冲进一片白茫茫的蒸气之中,险之又险的躲开不知何时出现上空的Lancer。

但卢瑟觉得,驾驶员这么听话的根本原因是那个少女在直升机上借了个力……他看的很清楚,那直升机刚有点上升的苗头就跟旋翼断了一样转着圈往下掉,吓得驾驶员直接弹出了降落伞。

……虽然觉得场合不太对,但还是点想哈哈哈。

冷兵器折射出冰冷月光,少女于空中悍然迎上蓝色枪兵,二人齐坠的短短瞬间交手不知次数,金戈之声不绝于耳,掀起的气浪瞬间吹散蒸汽,引得狂涛再起。

海面剧烈起伏,但以卢瑟临时魔术工房为中心的周边海域平滑如镜。然而年轻人看都不看两个servant间恍如神魔再现的争斗,屈膝半跪,专心致志在工房边缘绘制炼金阵,落笔之处线条随着海浪步步扩散。

完成时,整个炼金阵已在波浪的推动下向外前行了近百米,线条蜿蜒交织如并行群蛇。随后他抓起旁边的破碎木板,稍作修整后利索刺进掌心,狠狠翻搅了几下便探进水里,暗红血色立刻沿着之前的线条紧紧攀附缠绕。

直到这一刻,之前完工的炼金阵才姗姗运转,霎时间滴水成冰寒气蔓延,连海浪都一并凝结,宛如有人按下暂停键。

少女与库丘林即将入海的那一刻,冰面及时赶来。

几声碰撞,少女与库丘林在光滑的冰面上错开大段距离,呼吸甫一出口便在这低温环境下化为落雨。

“虽然挺想接着跟你玩玩。但那个鬼鬼祟祟的男人……啧,”她冷笑道,“你可别那么轻易死了!”

“你这家伙——”

少女那始终没有用过的长剑忽然拔出,分明只是随手一挥,无数长矛却从Lancer上方凶狠下落,随着她的高亢笑声,火焰席卷,茫茫蒸汽再次笼罩海面。

库丘林准确的在一团蒸汽中找到了自家Master的位置,落地后正要走几步卸除冲劲,结果刚才还一副指挥若定模样的年轻人大惊失色的跳过来,一把抓住他的手腕往中心拉,一来一去整个新建的凭依之地剧烈震荡,海水刷的一下漫过脚面。

一时间俩人都不敢动,直到这玩意重新稳定了才长舒了一口气。

箱子上的炼金阵继续平稳运行,以此为中心稳定甲板的残骸,拼凑出一块表面积足够充裕的安全地带,随后更多的炼金阵层层叠加,一步步进行加固,增大浮力,从而将魔力充分利用。

“小心点,这些海蒸汽足有112℃,”卢瑟松开他,叮嘱道,“别烫伤了。”

“知道了知道了。这里能让我借个力吗?”

卢瑟迅速心算了一下,答道:“不能。根据牛顿定律,假如你想获得能够——”

库丘林:“直接告诉我不能就可以了。”

“哦。”

“对了你确定吗?真的没有幸存者?”

“没有。”库丘林干脆回答,“Master,他们逃生的时候我们还被困在船舱里,没能救人不是你的错。”

年轻人眼眸低垂没吭声,点了个火团当照明。

沉默了一会,库丘林率先打破沉默,他抬手示意道:“手,Master,手。”

卢瑟茫然的举起右手。

“另一只。”

卢瑟:“哈哈哈哈你看今天星星挺好的哈哈哈。”

蓝发男人挑眉,脸上写满了你再装。

“其实只是看上去糟心了点……”

“你这是冻木了所以暂时不疼而已,”库丘林不知从哪里摸出来把小刀,拿火烤了烤,不等温度降下来就按着卢瑟的手挑肉里的木刺,后者条件反射往回撤手,“别乱动!你就不能咬手指吗?”

“你都说麻木了啊,”卢瑟咕哝道,“太冷了,我就是——嘶——把十个手指——疼疼疼!……挨个咬一遍也凑不够要用的媒介。”

库丘林啧了一声,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敌方Master怎么样了,他这样直接冲下来得变成海上漂流了吧?”

“看驾驶员的本事,”卢瑟含含糊糊的说,“看他能不能在一头撞进海里之前把直升机拉回来,还能在蒸汽里保持平衡。”

“我没听见爆炸声,”库丘林说,“不过单看那个Servant的筋力绝对能把直升机拖回来。”

“那受力点在哪,她自带水上行走的buff吗?”

两人面面相觑,库丘林不确定的说:“她刚刚用了火,应该不亲水。”

卢瑟想了想:“我也是纯火属性的,但只要炼金阵没画错什么属性魔术都能用。”

……

“出不出局什么的,其实我看我们有点悬,喂,库丘林,你海难求生咋样?”

“……”

“你这个沉默让我觉得很微妙诶……”

“……Servant又不是万能的!”

99%的人还阅读了:

问情司:第11章 冷落清秋

兄弟战争,退无可退:第12章 疑云密布

和偏执霸道少年谈恋爱[穿书]:第4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