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你头上有绿光:第14章 第十四道光

- 编辑:网页上传 -

看,你头上有绿光:第14章 第十四道光,作者:魔安

小叶苏搓着自己破烂的衣角,埋着头不敢看自己的醉鬼父亲。

“爹爹,妞妞饿。”

叶苏看着小小的自己十分心疼,想凑近去凭空抱抱自己,纪恒却跟一根桩子一样杵在小叶苏的面前,叶苏暗暗推了推他都没推动。

叶苏不满地噘起嘴,只能蹲在纪恒身旁。

醉鬼父亲听到了小叶苏的话,又往嘴里灌了一口酒,溢出的酒水顺着他的下巴滴下来,落到小叶苏的脸上。

饿肚子的小叶苏用手指蘸了一点脸上的酒水含进嘴里,一尝到那味道小脸立马皱起。好辣,爹爹为什么总是喜欢喝这么难喝的东西。

叶苏父亲看了一眼自己皱巴着小脸的女儿笑了一声,放下酒坛子,伸手在自己身上四处摸索起来。

掏了好几个口袋,要么就是空的要么就是漏的,叶苏父亲找了好一阵儿才从鞋底翻出一枚铜板。

“嗝,拿去吧。”

小叶苏双手接住父亲递过来的一枚铜板,污黑的小脸笑得露出一口小白牙,“谢谢爹爹!”,欢天喜地地跑跳着走了。

纪恒立马跟了上去,叶苏还被他挡在了后面。

“老爷。”叶苏在后拉拉纪恒的衣袖,“咱们还是想想办法出去吧,那个,我就是去买个吃的,没什么可看的。”

纪恒一言不发,却趁势握住了叶苏抓他衣袖的手牵着她跟着小叶苏走。

叶苏:“……”

小叶苏来到一家冒着蒸汽的包子铺。

一文钱能买两个馒头,只能买一个包子。馒头比包子顶饿,可是包子比馒头好吃。

小叶苏犯了难。

“要买什么?不买就别挡在这儿影响我做生意。”老板看着盯着他一笼屉包子脏兮兮的小叶苏不耐烦道。

“我要……”小叶苏摊开小手,手心的铜钱都被她攥得沾润了汗,“我要一个包子。”

老板收了铜钱,小叶苏握着包子不舍得吃,一点一点地舔最外面的面皮。

叶苏一手被纪恒握着,另一手抓住他衣袖扯了扯,“老爷,看到我买包子了,咱们可以走了吧。”

纪恒却突然把她扯到他面前,叶苏手抵在胸前才没让两人贴上。

“还饿吗?”纪恒低头凑在她耳边。

叶苏被他突然而来的亲密举动弄得有些不自在,耳廓红了一圈儿。

“不,不饿。”你们纪府的饭菜有鱼有肉有白米,包子我都吃腻了。

纪恒抱了叶苏一下后又松开,继续看小叶苏低头一点一点舔着包子走在路上。

叶苏开始有些慌了,因为她记得……

“驾!驾!”

街上突然响起一阵纵马声。

不知是谁家的公子哥儿大白天在街上纵马,吓得行人四处逃窜,鸡蛋菜叶飞洒,小孩女人吓成一团。

近十人骑着马匹飞奔而来,速度太快,只能隐约看见那骑在最前面为首的是个半大的少年。

小叶苏抱着包子望着直直朝自己冲过来的马匹吓得傻了。

“让开!”骑在马上的少年在喊,声音听在大叶苏的耳朵里让她莫名感觉有些熟悉。

刚刚还牵着她的纪恒已经冲了出去,飞奔至小叶苏身前想要抱住她扑出去,却忘了这只是幻象,扑了一个空,身子砸在地上一声闷响。

叶苏被他这举动吓着了,转眼间那骑在马上的少年已经像记忆里的一样一拉缰绳,马儿直接从呆愣的小叶苏头上跃了过去。

少年身后跟着的随从叶苏身旁绕了过去。

“老爷!”叶苏尖叫一声,急忙跑到纪恒身边扶他,“老爷您没事吧。”

梦里脑子有问题的纪恒,竟会忘了这只是幻象,奋不顾身地冲出去救小叶苏。

叶苏突然鼻子一酸,搀着纪恒的一条胳膊让他坐起,“老爷您受伤了没?”

她红着眼眶四处在纪恒身上搜寻有没有受伤的痕迹。

“没事。”纪恒心跳有些急促,坐在地上,叶苏主动抱着他一条胳膊跟他坐在一起。

街上已经又恢复了人来人往。

直接被马跨过头顶的小叶苏还呆呆地没反应过来,掌心空空。白胖的包子在刚才的惊吓中脱了手,地上滚了好几个圈儿,停在一处泥洼里。

“我的包子!”小叶苏在意识到自己掌心空了时突然回神,哇地一声叫出来,手脚并用往那处泥坑爬。

皮都还没被啃破的包子上沾满了泥水。

小叶苏从泥水里捞起包子哭了起来,“我的包子,呜呜……我的包子……”

叶苏看着抱着一个黑不溜秋的包子哇哇大哭的自己扯了扯嘴角,纪恒更是深锁着眉头盯着小叶苏,薄唇抿成一条直线。

叶苏抱着纪恒胳膊探身挡到他眼前,带着几分撒娇的意味:“老爷,我们不看了好不好?”

“为什么?”纪恒伸手摸摸叶苏侧脸,偏头,看见小叶苏正意味深长地盯着手里的泥水包子,喉咙动了动。

这人怎么就这么固执呢?非要看。叶苏劝了半天有些生气,回身坐在他身旁,不抱他胳膊了。

“看吧,看吧,那你看了不准骂我,更不准笑话我。”

纪恒没说话,一手揽过她瘦削的肩,一手握着她的一双小手。

小叶苏抱着泥水包子思忖了好一阵儿,左瞧右看了一下发现没有人在注意她,然后又低下头对着手里的泥包子咽了口口水,啊呜咬下一大口。

大叶苏闭上眼睛,不忍直视。

纪恒肯定又要笑话她,骂她也说不准。当初在纪府她头一回跟他在同一张桌子上吃饭,夹的菜不小心掉到了桌面上,叶苏想再夹起来吃掉,然而筷子还没伸出去纪恒就拿自己的筷子打了她手背。

“哪儿学来的坏习惯,脏不脏。”十九岁的纪恒像训小孩子一样训十四岁的叶苏。

叶苏到现在还记得纪恒说这句话时那表情和语气有多嫌弃她,就像是看着一个街边脏兮兮的小乞丐。

嫌弃就嫌弃吧,十四岁的叶苏揉了揉被他打疼的手背,明面上没说话,暗地里却已经小嘴翘得老高——你每天夜里把我带到你床上亲我还拿那东西捅我的时候怎么不嫌我脏?

叶苏等了半天,却没听到身旁男人一句嘲笑的话。

她睁开眼,发现小叶苏都已经吃完泥水包子开始舔手指了。

怎么回事?她吃个掉到饭桌上的菜纪恒都要说她,现在她都在他面前吃泥水包子了,纪恒怎么一点儿反应也没有,嘲笑呢?训斥呢?甚至体罚呢?

还是说,他想放个大招?叶苏不由打了个寒颤,紧张地转头想观察一下身旁男人的表情。

不料头还没转过去,身子却突然被人紧紧拥在怀里。

“诶诶喂!”叶苏手不知何处放,两人上身贴得紧紧。

叶苏瘪着嘴有些想哭,她没穿内衣啊喂!她现在都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圆圆胖胖的兔子被某个男人的胸膛压扁了。

想占她便宜能不能提前打个招呼?

叶苏正欲推开纪恒,纪恒却又用力把她拥紧了一点。

胖兔子已经彻底变成扁兔子了。

“叶苏。”纪恒嘴唇靠在她耳边,声音柔得像浸过糖,听得人浑身酥酥麻麻,“你去哪儿了?”

我把你找回来,请天下最好的厨子来蒸包子给你吃。

“我……”他的突然温柔让叶苏有些不知所措,“我去……”

叶苏刚说了两个字,却突然发现两人周遭的场景又换了。

“老爷快看快看!”她忙拍拍纪恒的背。

纪恒不悦地松开她,“看什么?”

叶苏正聚精会神。

眼前马蹄飞驰,为首的少年骑着马停在了匾额写着 “纪府”大字的门前。

纪恒瞬间脸一僵。

“我回来啦!”少年翻身下马踏步而进,四周立马有丫鬟递上了汗巾子。

有个中年嬷嬷走上前,“少爷,今日府里炖了燕窝,您快来趁热尝尝。”

“行了行了,你们先下去吧。”少年不不耐烦地开始赶人。

屋子里大的小的丫鬟走了个干净,少年脱完上身的衣服擦了擦汗,尚还薄弱的胸膛已经有了不少小腱子肉。少年好一会儿后才端起那碗燕窝尝了一口,应是觉得味道不好,随手倒在了痰盂里。

纪恒耳边有咯咯的响声,应该是某个女人在咬牙。

叶苏的眼里在喷火,那张唇红齿白俊得有些不真实的少年脸,除了纪恒,还能有谁?!

一边是啃泥水包子的小叶苏,一边是肇事过后回府随手就把燕窝倒了的少年纪恒。

原来那个骑着马像疯子一样在街上乱飙害得我吃泥包子的人是你,叶苏瞪了身旁纪恒一眼,不怒反笑。

姑奶奶就是死你也别想知道我去了哪里!

99%的人还阅读了:

冥王去哪儿了:第27章 第二颗糖08

[Fate]非典型学术派:第2章 迅速沉船

问情司:第11章 冷落清秋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