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 那些脑残的时光:第52章 回归,拼酒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漫 那些脑残的时光:第52章 回归,拼酒,作者:吴梨

阳光依旧,白云依旧,热闹的贵阳街市此时异常寂静,所有的行人都注视着那行在路中央的军队,以及那个在队伍最前方的身影。

“看啊,那就是那位尚书令辅佐吧,听说了吗他又打了一场胜仗,而且并没有损失多少兵将呢!”“是啊是啊,往常是和宋将军一起,而这回是真才实学啊!”路两旁的行人憧憬地注视着那个昂首挺胸的翩翩君子,很难相信这样的书生气质的男人居然会是掌管羽林军的尚书令辅佐。

“染大人,先回邸宅吗?”身旁的一个武将尊敬的问道,马上男子轻轻笑了,“耀世,我没有弱到需要现在就回去修养。”那名唤作“耀世”的武将却没有退步,“不管怎么说,回到了贵阳您应该好好休养了,否则我不想要看见当您拜见王的时候,因为失血过多而昏倒。”染桐末郁卒地看了他一眼,不就是受了些伤,至于么?连随军医生都说了都只是些外伤罢了。

而黑耀世好像看清了她的心思,语气变重,“希望您下回,首先把自己的身体放在前列,而不是想要不费一兵一卒就将那些叛乱军安抚或解决。”“现在处处萧条,想要找条活路也很难,都是王的臣民......嗨耀世最终不是还是解决掉了吗?”

“所以您的决定是呢?”黑耀世知道自己永远说不过她,眼神淡漠地扫了下那些百姓,如今的紫州虽然不如红州蓝州,但也算是安定,否则如果连这里都有叛乱,那这个男人更不知道有多少条命都会死。“耀世,我拜见完王上,自然会去休息,就是这样了,不要再说了。”染桐末满足地策马前行,快到了王城,连忙下马整了整衣裳,手下意识紧了紧腰间垂着的家牌——

蓝家的“双龙莲泉”

黄家的“鸳鸯彩花”

茶家的“孔雀缭绕”

缥家的“月下彩云”

最后是红家的“桐竹凤麟”

虽然缥家并不在那除却紫家的“彩七家”中,但作为彩云国第一贵族,能够得到承认染桐末自然也是很高兴。

染桐末突然觉得,就仅仅为了这些刻有家纹的木牌,她的努力都是值得的。一旁的黑耀世看见这个淡泊如水的男人突然露出一脸满足甚至功德圆满的笑容,抬头望天...中暑了吧?还是说...不对不对医生说他没中毒啊。

“老师,欢迎回来。”染桐末看着城门外站立的那个少年,想起了自己出军前紫戬华还撇着嘴给自己算着这个人还能够以王子的身份活着的天数。当时的自己面无表情地听着,那个人也很快失去了热情。她知道,紫戬华这辈子最爱的女人,已经死去了。

那个永远站在他的身后的女人,那个初代黑狼。

“清苑王子,麻烦您了!”染桐末深深鞠躬,没曾想扯到了后背的伤口,在心里大喊好疼好疼脸上却依旧笑得云淡风轻,身旁的黑耀世看了,下意识咧了下嘴,“嘶”地倒吸了一口冷气。染桐末白了他一眼,看到那个公认面瘫的手下满脸无辜地看着自己,才摇了摇头。

“额...老师......”紫清苑语调微微上提,生来清冷的嗓音出奇地好听。染桐末这时才终于将全部注意力转移到这个叫她“老师”的男孩身上。老师......她始终不认为那是对她实力或是身份的肯定,硬要说的话,也是因为他的那个父王。

“清苑王子,抱歉,现在就要进宫面见王上吗?”她站直身躯,并没有等这个说什么“免礼”,她从一开始就对他说过,染桐末效忠的不是紫家,不是彩云国,只是紫戬华。“是,如果方便的话。”紫清苑恭敬地说,扭过身子让出道路示意染桐末先行,染桐末看了一眼他眼底阴晴莫测,歪了下头轻笑道,“清苑王子,先请。”

黑耀世突然后脊发凉,看着那个男人变得更加不真实的笑容,却没有说话。羽林军所有人都知道,尤其是左羽林军,黑耀世沉默寡言剑法超群,平时除了和右羽林军的白雷炎在一起时话多些,或是遇见尊敬的武者时表情生动,除此之外永远是一张脸面无表情。

而染桐末完全不一样,再熟悉的人也分不出来,这个男人生气时的满脸笑容和愉悦时的满脸笑容有什么不同,那温和有礼的笑容甚至比宵瑶璇还要有些捉摸不透。明明看着那样的如沐春风,却依旧给人以距离感,想要接近接近再接近,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真正拉近距离。

“是这样的,父王说,朝拜时间马上要到了,如果您现在真的没问题的话,需要和您商量一下。”紫清苑看到这个男人貌似识趣地样子,没有在推脱就向皇城里走去,不用回头也知道那个据说受伤了的男人毫不迟疑地跟了上来。

他为了紫戬华死都不怕,还会怕这种小伤小痛?流血就流吧流吧,只要不死就行。

“羽林军的话...”紫清苑的声音恭敬,在旁人看来就是个虚心求教的好少年,而染桐末也好心情地陪他扮演着老师的角色。“请不要担心,黑将军虽然是刚被任命,可是对于那些简单的指挥,他还是绰绰有余的。”紫清苑回头看了一眼她,没有说话,染桐末也沉默地跟着他的脚步前行。

在快要步入皇庭时,染桐末突然问道,“您,依旧不打算听取我的建议吗?”“您从来不仔细说清楚,恕我无法遵从。况且,我的母后,又会怎么样呢?”紫清苑抬起眼睛,染桐末一愣,男子,应该说是男孩的眼中,是固执与坚韧,染桐末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料到了自己的命运,那个男子,印象中就是刚强而又柔情,善良而又恶毒的一个人。他是那样矛盾的存在,就像是雨中的蔷薇。

蔷薇怎么能够隐藏美丽呢?蔷薇如果藏起锋芒,那么它自己,就会满身疮痍。

“是这样嘛...是染桐末先入为主了,您是正确的。”染桐末冲他深深鞠下躬,她不知道自己的这份承认会有什么效果,但染桐末只是想,如果他的命运依旧是那样的话,至少自己,能够成为他心中的,像浪燕青一样的好友,“既然如此,就当是我承认了你了,紫清苑。”

染桐末从一开始就错了,她不知道紫清苑面临的压力,只是先入为主地认为他不识时务。这么说来确实,明明是最适合成为王的继承人,又为什么要隐起光芒呢?就像是他当初质疑自己一样,她有什么理由认为他们不同呢?从一开始,两个人就同样的身不由己而又心甘情愿,又有什么不同吗?

**********************************************************************

“末,你的身子真的没有问题吗?如果太辛苦的话,可不行呢!”紫戬华交代给染桐末一切事情后,轻轻说道。“没有什么问题。”染桐末摇了摇头,看了一眼依旧笑容狡黠的宵瑶璇,干笑着“呵呵呵”了几声。

“既然这样,就先下去吧!”紫戬华勾起嘴角,耸了耸肩白了一眼宵瑶璇。

“是...”染桐末站了起来,却还是没有动弹。“怎么了,还有事情,末?”紫戬华有些出乎意料地问道。“是...您依旧对于清苑皇子,持有那样的态度吗?”

染桐末说完这句话,突然就有些后悔。果然许久没有听到那个男人回答,抬起眼睛,就看到他少有的面无表情眼神凛冽,“末...没有下次...”“在下明白。”染桐末脊背僵硬说着,旁边的宵瑶璇依旧没有说话,而紫戬华又不知出于什么原因轻轻叹了一口气,“末,他是我的孩子,虎毒尚且不食子,又何况是我呢?我岂能害他?只是......哎,不要再提了。”

染桐末点了点头,她对于他说的话一直是不敢相信的,如今的话自然又不一定是真相。

他们都变了......

“刘辉皇子长的和你很像,你应该感到欣慰,枣子!”染桐末深吸一口气,扬起温暖的笑颜,仿佛刚才的尴尬没有发生一般,依旧云淡风轻,彼此开着小玩笑,却小心不去触碰对方的底线。王座上的紫戬华笑了,好像想起了那个有着包子脸的“粘糕”皇子。

“在下告退。”

【他们都变了,这一点他们都知晓】

【但即使如此,他们也彼此努力维持着那仅存的一份坚持】

染桐末看着大殿的门一点点闭合,里面紫戬华和宵瑶璇的对话听不到分毫。他是个可怜的男人,最爱的女人死了,又有黑暗的少时,王是个不好干的“职位”,因此他,只剩她了。

染桐末还能怎么想呢?既来之,则安之她早已娴熟,如今“来之”“安之”,她只是想要好好活着,同时劝说自己不去想那些有的没的。

戬华......你何必呢......

旺季不会篡你的位,你能好好过的,你定能好好过的。

还是说,你这个王,想要留下个“生前身后名”?

所以因为自己离旺季太近,所以让你感到了压力,于是让我,“可怜白发生”?

************************************************************************

“宵...”紫戬华沉默了许久,痛苦地闭上了眼睛。“是...”宵瑶璇上前走了几步。

“通知黑狼,倘若我不在以后,染桐末有什么反叛的举措,”

“杀!”

************************************************************************

朝拜如期举行,迎来了贵阳近期最热闹的一段时间。各州州牧,名门望族纷纷前来,让贵阳的百姓个个笑容满面。

染桐末强打精神去应付那些人们,皇上哪里会亲自做这种事?宵瑶璇老狐狸早就不知去哪里逗“可爱的小茶”了,倒霉的注定只有她这个尚书令辅佐。红家的新任宗主代理果然是红玖琅,少年面无表情应酬着,倒也是极有气场。染桐末想着,看到眼前又来了一批分别敬酒的大臣,扬起笑容,命人倒满十盏酒,毫不变色地一一饮尽,听见那些想让她出丑的人窃窃私语,冲远处挥了挥手,“您来了。”

蓝家三兄弟一起出现,震惊了全场。官职不高的红黎深、黄凤珠、郑悠舜和管飞翔互看了一眼,他们都知道染桐末前些日子去了蓝州,却没想到竟然......

红黎深笑容阴险地看着谈笑风生的自家妹妹,扭头用同样表情看向了管飞翔。管飞翔正在灌酒的手一顿,坚硬的转过头,“有什么事?”

“飞翔,拜托你了,去把小公主,灌倒!”红黎深说完,黄凤珠恶狠狠瞪他,“你们俩最近吵架了?”“不不不,并没有...”红黎深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邵可大哥已经把事实告诉了他,是自己的错,“只是如果哥哥想要道歉,而妹妹忙到连听的时间都没有...那么善解人意的哥哥有责任让妹妹好好休息。”

“可是黎深,那样小末会很丢脸的。”郑悠舜老好人摇摇头,红黎深不听,“飞翔,我红家珍藏好酒,10坛!”

管飞翔听完,放下酒杯就冲了上去,“来来来染大人,我们来干上它几坛。”染桐末嘴角抽噎看着突然跟打鸡血了似的的好友,看着他强硬塞进自己手中的斟满了酒的杯子,以及周围围观的一众人......

任何人都知道,这届国试的管飞翔,一个人能够将整个羽林军都放倒。

**************************************************************

她好像什么都不知道,浑浑噩噩的,嗓子很烫很干。染桐末只知道倒下来会丢脸,于是手自动一杯杯去倒酒。管飞翔看着她一脸不知神游到了哪里的模样,明白这厮已经喝多了,却依旧还是不想倒下。啧啧这丫头真是好酒量,一开始就已经喝了那么多,现在又和他拼酒......

“喂,把上等的茅炎白酒抬上来。”凑热闹的蓝雪那挥了挥手,回应他的是所有人一脸诧异的表情。白州归山地区的茅炎白酒——只要一口喝下去,不管多么高大的汉子也会失去意识。那可以说是彩云国最好的酒,但同时也是酒精度最高的酒.

不知道染桐末到底听没听到,她扭过头看着蓝雪那一言不发,盯地他头皮发麻,然后不在意地耸了耸肩,将手里不知什么时候换上的大碗向前一推,“满上。”

染大人的心情不好,很不好。

凡与染桐末打过交道的人都这么认为。

*********************************************************************

黑暗中的红邵可闭上了眼睛,你何必呢?

那个人如此对你,你竟到了为他拼命的地步?

红姬...你,爱上他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我只想好好写个小说:第105章 中也if:来 性

穿越之莫与我拼娘:第22章

带着百物穿聊斋[综]:第1章 穿越到聊斋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