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通房要逆袭:第11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炮灰通房要逆袭:第11章,作者:假面的盛宴

小花听完王婆子的故事,她想象不出来是到了怎样一副境地,才能让人逼得自毁容颜从半个主子做回下人,平日里不出门仿佛不存在,一过就是几十年,怪不得她见王婆子总是坐在灶前哪儿也不去,估计是年轻的时候就养成的习惯。

小花由己度人,心生凄凉。

重回过来,有时候她也不知道自己的未来到底在哪。现在是年纪还小了那么一点,再过两年长开了,能不能被放出去她自己心里都没谱,所以她尽量不去想以后,因为她也不知道以后在哪。

一个当奴婢的,哪能自己说以后。

王婆子见小花神色黯然,笑着安慰她道:“人生本就是众多苦难,难也好苦也好,总归是要过,只要坚持本心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就会快快乐乐。婆婆求的是活,我现在也活了,还活这么久,哪怕苦上一些但是知足即能长乐……她倒是安享荣华,可是老侯爷没死的时候,她没见有多么舒坦,还不是成日和斗鸡似的……”

“好了好了,光说婆婆的事,害的你也开心不起来,本是想安慰你,谁知道起了反效果。”王婆子笑着摆手,“说说你吧,我看你这丫头心事重重的。”

小花也没隐瞒,就把其中的事说了。

王婆子听完,叹息道:“人力有所不及,你只管继续充聋作哑,她们做出个什么也与你没什么关系。只要不搀和其中,顶多也就是个办事不力,落得埋怨。到时候真的闹出什么事,我估计她们也没功夫埋怨你。”

小花一瞬间郁结顿消,是啊,她真是魔怔了。过犹不及,她既然身处这里,肯定不可能完全置身事外。只要不搀和,落个埋怨又能怎样。

其实小花也明白她是回来后惯于神经紧绷,才会一时钻了牛角尖。

郁结已结,小花和王婆子又说了会话,见天色不早才离开。

心里拿定注意,她等到小偏院下人晚饭送过来,吃了后才去的书房。

碧鸢一见她就眼睛直瞪,找了个借口把她叫出去,也没埋怨她不上进这么晚才来当值,而是把让她盯着翠兰的事说了。

小花装的一脸懵懂应下,碧鸢见这丫头似懂非懂,也不好明说,只是又叮嘱了一遍。

说完就急急忙忙去书房了,少爷马上用膳,她可不能让那两个骚、蹄子和少爷独处。

四少爷用了膳去书房习字,三个丫鬟又簇拥过去。

小花站在外间,也没有进去。

直到夜色深了,少爷准备安歇。柳叶和碧鸢才退下,临走之前碧鸢冲小花使了几下眼色。

贴身服侍少爷,这辈子小花从来没有做过,这次也不准备争抢,反正有翠兰在前头垫着。

四少爷爱洁,只要不是寒冬腊月每晚必沐浴。小花领着几个二等丫鬟在浴桶中注了水,就让她们下去了,自己也退出了外间,剩下的翠兰想必愿意代劳。

四少爷在里面洗了良久,期间小花听到里面有水声,还有翠兰的娇嗲声。

夜色撩人,夜色也藏污纳垢。

记得上辈子她也是在守夜的时候爬了床,只是她没有翠兰的手段,又碍于心中胆怯羞涩,便给一起守夜的柳叶下了泻药。当时情势还没有现在这么弩拔弓张,也不存在谁防着谁,于是让她得逞了。后来她爬床的事被人知晓,其他几个才互相防范起来。

翠兰红着脸出来让小花叫人把浴间收拾一下,她自己没留意,可是小花却是看到了她半敞衣领内的肚兜。

浴间收拾干净,几个二等丫鬟就下去了。小花和翠兰把屋里的灯揭开灯罩吹熄,只留了睡房里的两盏。小花没让翠兰说,就抱了床被褥去书房那边一张软榻上暂且安歇。

翠兰笑了笑,又扭着腰去了里间。

夜里很安静,虽然小花这里离里间那里有些距离,但是也能听到那里的一些声响。

有四少爷的轻笑声有翠兰的娇嗲声,慢慢声音就有些不对了……

小花一把将被子拉起来,蒙在了头上才听不见,迷迷糊糊就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出奇的香,小花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睡那么沉,直到碧鸢清晨过来拍她才醒了过来。

碧鸢眼睛像带了毒的勾子,眼中满是薄怒。

“你怎么睡这么沉?”似乎少爷那里还没醒,碧鸢的声音压得很低。

小花委屈说道:“翠兰姐姐说我碍手碍脚,说她守上夜,我守下夜……我也不知道怎么就睡着了,她也没叫我……”

“真没用。”

碧鸢死命瞪了她一眼,才扭身走了。

小花知道情况不好,收拾了被褥就躲出去洗漱了,磨蹭了半天才又到书房这里来。

进去的时候,四少爷已经不在了,三个大丫鬟在里间弩拔弓张。小花也没敢进去,站在门外往里看。

碧鸢脸色青红交加,忍不住上去给了翠兰一个耳光。

见早上少爷和翠兰那黏糊甜蜜劲儿,还有少爷走后翠兰急慌慌的就去拽床上的被褥,碧鸢还有什么不知道的。

翠兰这贱货居然爬了少爷床!

这项认知着实把碧鸢劈得头晕目眩,外带暴怒非常。就在她志得意满认为夫人很快就要发话让自己当少爷房里人的时候,柳叶的行为着实狠狠泼了她一头的冷水。

“你个贱蹄子!”碧鸢冲上去还要打翠兰,柳叶从旁边把她抱住,嘴里一个劲的说:“碧鸢姐姐千万使不得千万使不得!”

翠兰捂着脸,一下子跳起来。可能觉得自己有底气了,怒瞪着碧鸢。

“你凭什么打我?!”

“就凭、就凭——”碧鸢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只得气红脸喘着气道:“就凭你不要脸!”

对,就是不要脸,碧鸢千算万算没有算到翠兰动作居然这么快,这么急不可耐就爬了四少爷的床,她防都没防住。

翠兰嗤笑一下,头一扬。

“我要不要脸,关你什么事儿!?”

不得不说,翠兰的回答很绝。

是呀,别人要不要脸关你碧鸢什么事。人家不要的是自己的脸,又不是你碧鸢的脸。

小花听到这话,抖着肩膀闷着笑,也不敢笑出声。

碧鸢估计是被气糊涂了,尖叫着想往上扑,可惜被柳叶从后面抱住。

“你不要脸爬少爷床我当然要管了……”

还想骂什么被翠兰的话打断,翠兰双手环胸上下打量着碧鸢,笑得笑容可掬却又尖酸。

“碧鸢姐姐,你未免操心操多了吧,你管少爷吃管少爷喝,你还能管到少爷床上了不成?你是谁呀?你是少爷的大丫鬟,可不是四少夫人!”翠兰掐着嗓子娇滴滴的说,腔调与话语着实气人。

一下子就把碧鸢激怒了,碧鸢一把掀开柳叶,冲上去就去拽翠兰头发。

翠兰见碧鸢扑上来,二话没说把衣服袖子一挽,上去就和碧鸢对掐起来。

翠兰受这个碧鸢的气受多了,这时竟有一雪前耻的迹象。下手也极为刁钻,尽往碧鸢脸上招呼。

你以为就你这养尊处优的小身板能干得过我,我翠兰可不像你有个好娘,我可是从粗使丫头里头走上来的,翠兰心里暗啐道。

小花在一旁看得膛目结舌,这是打起来啦?

小花上辈子也不是没跟少爷房里的女人打过架,但是那时候身边都有小丫头帮着,倒没有吃过亏,大不了就是谁把谁推倒了。此时以旁观者的身份来看这种情景,竟有一些荒诞感。

柳叶站在一旁笑看着,此时也不上去拉架了。

两人打了一会儿,翠兰冲她使了一个眼色,她才佯装着急担忧的样子,过去把两人拉开。

碧鸢体力不行打累了,不停的喘着粗气,翠兰也有意停下,两人分开各至一边。

等两人分开后,小花才看见此时她们的情形。翠兰头发被抓的一团糟,衣服也被扯歪了,但是碧鸢可就狼狈了,不仅头发乱成鸡-窝,衣服也被拽烂了,露出里面的肚兜,脸上更是多了几道指甲抓的印子。

翠兰在一旁骂道:“端个什么臭架子,我们出身没你好,但我们实诚,想干啥干啥,不像有些人矫情,明明心里想的不得了,脸上还要装矜持。”

碧鸢气红了眼,“你——”

柳叶在旁边点火惊讶的叫道:“哎呀,碧鸢姐姐你肚兜露出来了,哎呀,还有你的脸——”

碧鸢连忙也顾不得顺气了,找了面铜镜一瞧。

瞧完后,哇的一下哭出来,捂着脸紧拽着自己衣襟跑了出去。

小花还没反应过来,就听那边柳叶对翠兰说道:“你把她脸搔破了,当心曲妈妈找你麻烦。”

翠兰也累得不行,找了地方往那儿一坐,得意的笑着道:“放心啦,我下手有轻重的,只会让她几天不能出来见人,不会留疤的。更何况以她那高傲的性子,她好意思去告状说被我打了?更何况现在我也不惧那曲妈妈。”

柳叶想想也是,两人得意的笑了。

笑完之后,才想起还有一个小花。两人的目光一齐转移到小花身上,小花干笑着连声说:“两位姐姐当我不存在,我什么都不知道。”

柳叶想想小花确实很老实,除了升大丫鬟的时候用的手段有点不光明以外,其他的时候都很低调,平时也不跟她们争抢啥的,便放下心来,但嘴里还是警告道:“管住你的嘴巴。”

小花连连点头,也不看这边了,找了一个抹布佯装自己很忙的样子。

中午四少爷回来没见着碧鸢还问了两句,翠兰以碧鸢有些不舒服便搪塞了过去。再加上柳叶在一旁又是打岔又是撒娇,四少爷也没功夫关心碧鸢去哪儿了。

小花倒是很清楚,但她能说翠兰大白日里说谎吗?肯定是不能的,所以她保持沉默。

99%的人还阅读了:

全职高手:第21章 【双鬼】落地开花

我男人战力爆表[穿越]:第21章

德阳郡主(重生):第17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