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我超凶的[综恐]:第4章 送命题

- 编辑:网页上传 -

听说我超凶的[综恐]:第4章 送命题,作者:曲奇碎可可

这可能是道送命题。

林柚默默收回正往床底下伸的手,她原本脑补的情节是有只鬼手会在下面猛地拽住手腕往里拉,但事实可比这还刺激。

人家正主直接回来了。

她在纠结该不该回头。回头吧,感觉会看到什么不该看的,没准是必死FLAG;不回头吧,那是把后背暴露给敌人,兴许凉得更快。

林柚能听出那仍是范静书的声音,只是嗓音轻飘飘的,像是从什么遥远的地方隐隐约约地传过来。

窗户大开着,但她背后感觉到的凉意绝不是习习夜风吹的——因为那透着股能直渗入骨的阴冷。

“不用跟我遮遮掩掩了,就像老师想的那样。”

女孩说:“我把线索留在那儿了,为什么不拿起来看看呢?”

这特么就有点尴尬了。

僵持半天,发觉对方暂时没有动手的打算,林柚还是再度伸出手,指尖果然探到两张薄薄的纸。

……还真在啊。

背后女鬼幽幽的注视简直如芒在背,但她还是屏住呼吸,够出那两张纸后,用手电筒照亮了上面的字。

一大一小,林柚先看的是那张小的。不到手掌大的纸片是从报纸上裁下来的豆腐块,新闻说的是某个化名小余的大学生在摩托车骑行时意外车祸死亡。

正好林柚昨晚瞄了眼手机的时间,这纸片还贴心地连同上面的日期一并裁下,事发是在一个月前。

而剩下的则是一张学生档案,林柚瞥见那上面的照片。证件照里的女孩笑得明媚娇艳,眼熟得不能再眼熟。她在四年前入学,但下面不知是谁填上去的记录显示,她在次年暑假就神秘失踪了。

……她和这个女孩同住了一个晚上,对方用的可不是档案上的那个名字。

林柚缓缓转过身。

饶是做好了心理准备,她还是没禁得住在看到女孩真面目时的一阵恶寒。

整张脸只有一只眼睛附近还算完好,其余部位都只剩血肉模糊的肌肉层。亏得另一只眼球还挂在上面,少了眼皮遮盖,看上去十足的可怖。

做了两个深呼吸,林柚稳住心态。

“我叫你什么,”她问,“范静书,还是薛瑶?”

女孩咯咯地笑起来。

“老师不愧是我看中的人——随你喜欢,叫哪个都可以。”

她轻快地回答:“当然啦,前面那个是我取的假名。”

“那个人,”薛瑶朝林柚手里的剪报抬抬下巴,“就是杀我的凶手。”

这句话一出来,林柚顿时明了对方在那场“事故”里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她可不会相信是像报纸写的那样的意外。

想起那两个女生提过的失踪学生,事已至此,她也猜出了真相。

402寝室的女生玩笔仙游戏,机缘巧合下请出的是从前在这学校里枉死的怨鬼。这怨气也影响了她们的神智,以至于在一周内相继退学,只有那没被送走的“笔仙”留了下来。

受到影响的不止是她们,还有一年后被瞒着住进来的实习教师。

林柚原以为那断断续续、模糊不清的记忆是智脑传输的漏洞,没想到居然是暗示。

如果不是精神状况出了点问题,正常人断不会在几天里从未向别人提过和自己同住的学生,使得这假象维持了这么久。

“凶手应该姓余?”

这姓也不算很少见,但放在这个私立学校就有点意思了,校长同姓,林柚不觉得这是巧合,“他和校长——”

“四年前,我和余秋亮同校,他是校长的侄子。”

薛瑶牵动肌肉,皮都没了,她这更不像在笑了,“哪有人相信他私下纠缠我呢。”

林柚:“……你报警了吗?”

那只裸露的眼珠转过来盯着她。

“老师你忘了?学校不让我们带手机的。”

薛瑶用的仍是和前一天晚上一样轻松愉快的语气,林柚却无端从中听出了寒意,“所以也没有人帮你?”

只得到女孩嘲讽似的轻笑一声。

是啊,林柚想,她问了个蠢问题。要是有人伸出援手,她今天也不至于站在这里了。

“暑假,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我也想回家,但又被他拽到了他们宿舍。”薛瑶带血的指甲拉下衣领,露出上面深深浅浅的淤痕,“然后?争执之下就是这样了。”

“我因为被召唤出来的关系,只能在这两栋宿舍楼活动,所以让别人帮忙杀了他,可这不够。”

她说:“我要你找到我的尸体。”

林柚心说那余秋亮想必把现场处理得挺干净的,她能上哪去找。

“他也不敢让别人知道他杀了人。肉被冲进了下水道,骨头还在,”像是看出了她的想法,薛瑶望向某个方向,“在那边的树林埋得很深。”

半晌,林柚叹了口气。

她想着一开始在人群外围偷听到的对话。

这鬼啊,在她生病的时候偷了别人的饭盒来打饭,虽然食堂的饭很难吃,但这人情也不能欠着不是?

“在什么位置?”她问。

薛瑶似是没想到她这么痛快,一愣过后很快回答。

“从最左边进去,直走十三步,右转七步,上面有块三角形石头。”她又补充了句,“……一号教学楼的楼梯间有铲子。”

回忆起巡视的保安,林柚意识到自己当时也听到一串钥匙叮当作响的声音——楼梯间八成上着锁。

薛瑶:“钥匙在保卫室。”

行动路线都摆在眼前了,那她的选择有三。

一是自己撬锁,但她没有铁丝也不会;二是说服保安,让他们把钥匙借给她;又或者自己翻窗进去把钥匙偷出来。

……不,也许还有另一种解决办法。

林柚想了想,走到书柜前敲了敲,“在吗?”

薛瑶:“……”

间隙女:“………………”

在个头!!

下一秒,她就看见一张扁平的、带着浓重黑眼圈的脸从缝隙间挤出来,嘶嘶的像是在威胁什么。

林柚:“不好意思,听不懂。”

“……?!”

间隙女差点气厥过去。

“青了,”她“嘶嘶”的声音更大了,林柚这才勉强分辨出来,“你都把我手撞青了,还叫老娘干啥子哟!”

……原来会说话啊,还挺接地气的。

林柚瞅着她死命钻出来的左手,灰白灰白得根本看不出哪里青了——她识相地没说出口。

“我把你放出来,你能去保卫室拿钥匙吧?”

她看的不是间隙女,而是薛瑶。毕竟间隙女和那座石膏像,八成是在后者的指示下才那么做的。

果不其然,薛瑶神情也很精彩,她脸上风云变幻许久,也点了点头。有她这一点头,间隙女也只能气哼哼地从书架后出来,很快消失在门外。

林柚也没有在402干等着,她准备往一号楼那里去,间隙女偷完钥匙应该正赶得上在半路送过来。

“他多高?”临出门前,她忽然问道。

薛瑶被问得怔了下,“……快一米九。”

那她知道了。

林柚点点头,直接出了门。

不得不说,某个家伙的行动效率还是很快的。等她刚经过墙角,墙缝间就横插过来一只手。

林柚吓了一跳,定神才看清那鸡爪似的手里提溜着串钥匙。

她一乐,“谢了啊。”

间隙女没好气地把钥匙往她怀里一塞,下一秒就从墙壁间爬得不见踪影了。

林柚自然也不在意,她借着手电筒找到贴着楼梯间标签的钥匙,顺利地打开楼梯间的锁,在里面拿了把趁手的铲子。

学校建在郊区,区域划得挺大,在边角还有一块不小的植林。建校十多年,这些树也有些年头了,平时长得挺好,也没有什么大毛病,自然不常有人打理。

也不知道是不是明知道这里埋着尸骨的心理作用,一踏进树林,林柚就觉得有股阴风迎面吹来。

……大半夜来这挖别人骨头,岂止是有点恐怖。

但有什么办法,她更不可能白天当着一群师生的面过来。

一步,两步,三步……

林柚闭了闭眼,照薛瑶说的,一步一步往藏尸的地点走去。

第十三步。

但她也没有就此转向,而是继续又往前迈了三步。

既然薛瑶无法离开宿舍楼,那她说的十有八|九是感觉到凶手抛尸时走的步数。余秋亮比她高出一头有余,两人在步距上必然还是有差距的。

按照自己估量的距离走完,林柚低下头时,果然正好在脚下看到一块巴掌大的三角形石头。

……果然,副本在这里又小小地挖了个坑,就等她真一字不差听薛瑶说的走呢。

虽然成功识破了智脑的阴谋,林柚却不怎么高兴得起来。她蹲下|身,挪开石头,飞快地用铲子挖开下面的土。

薛瑶说余秋亮埋得深,直到林柚自己动手才发觉到这个“深”究竟是什么样的程度。

坑边上已经垒起了不小的土堆,林柚抹一把额上的汗,自己脑补下那杀人犯是怎么自己处理掉尸体又在半夜带着人骨来这儿挖下这么深的坑,顿时凉快了不少。

她又一铲子下去,蓦地听见一声钝响。短暂的怔然过后,明白过来的林柚立马一把抓起手电筒,这就往底下照了过去。

坑坑洼洼的幽深坑底,一截白森森的指骨冒了个尖。

99%的人还阅读了:

(斑柱)叶火:第3章 木叶

炮灰通房要逆袭:第11章

全职高手:第21章 【双鬼】落地开花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