沽衣取酒对君酌:第31章 三十一盏·杜康酒

- 编辑:网页上传 -

沽衣取酒对君酌:第31章 三十一盏·杜康酒,作者:鸦青辞

杜康酒·沃以一石杜康酒,醉心还与愁碰面;街头酒价常苦贵,方外酒徒稀醉眠。

………………………………………………………………………………………………………………

回到天枢宫后,我开始夜以继日地练剑。对君剑法第四式为总纲为“一轮倾刻上天衢,逐退群星与残月”。即是凭借剑光模拟日出之芒,演绎出一寸阳光驱散万丈黑暗的霸气与无畏。可惜这段时间天总阴沉沉的,看不到什么太阳,弄得我完全把握不住剑式意蕴,只得不断练着别的剑式。

后来练着练着,觉得毫无进步,便开始琢磨着拉个人来陪着对练,就在此时,白涯来了。

他抱着两盒棋子和一个棋盘,坐在院子一边的桌旁,呼喝道:“还不快过来跟小爷我对弈。”

自从他那日撞见我和花翠铁,便坚称我和他有奸-情,威胁我要告诉婳眉,除非我教他下棋。我怕麻烦,为了防止他出去把白的讲成黑的,就答应了,自此白涯隔三岔五来找我下棋,进步倒也快。

我眼睛一亮,没动,却向白涯喊道:“你先和我练练招,之后我就和你下棋。”

“哎呀喝,这是哪来的规矩,”白涯特大爷地一叉腰,“练什么招啊,下棋下棋,不然我可就去找婳眉了啊。”

“那你去吧。”我毫不犹豫道。

“你——”白涯气恼的把棋盒棋盘摔在桌上,又后悔自己下手重了,还爱抚地摸了摸,才恶狠狠向我走来,“卿沽衣,算你狠!”

我和白涯过了几十招,发现总结起来白涯其实只使两招,一招是守,用铁骨扇架住我的剑;一招是攻,后退避过我的剑时将铁骨扇甩出去,那扇子半空一掠向我死角攻来。也不是没意思,可我想想,自己出来行走江湖两年,就见过这么一个用扇子的,估计以后也碰不到几个,我这么和他过招意义不大。

想到这,我疾步后退,停下手说:“白涯,你和千楼熟些,要是能说服他和我练剑,我今夜和你对弈一晚。”

“你说的啊,婆娘一言十马难追!”白涯倒也利落,转身就去了。

我用袖子擦了把汗,灌下几口茶,本想要不了多久,可足足等了半个时辰,才看到白涯带着个人进来。

一看,是倾镹。

我张张嘴,却不知说什么,倾镹也只是默默地看着我。

从龙牙顶后,我整日不是闷在院子里练剑,就是到武陵山中乱逛,半个月来,见过倾镹的次数屈指可数,话是更没讲上几句了,要说不是在回避他有点假,结果没想到现在是他和我练剑。

白涯完全没注意到变得有些微妙的气氛,只和我解释道:“我一去,才知道千楼刚出去办事了,看到主上正好闲着,就将他请来了,怎么样,主上也是练剑的,而且比千楼厉害多了,要求我算达到了,晚上就来找你下棋,你可不许找借口。”

我干笑道“一定一定”,转身面对倾镹,抽出剑,却沉默了会儿,最后只低声道:“倾宫主,请。”

倾镹是什么水平,我一开始就没指望打赢他,但他很配合,七星八式从第一式开始使,而我先用的十字诀,后来就开始用对君剑法,从第一式到第三式,这么一练下来,竟然去了将近两个时辰。

怕破坏院子我们后来换了地方,即使没用全力,但也够让我精疲力竭外加全身是汗,道过谢后我回到院子,竟有丫鬟通知我热水已经烧好了,我很疑惑,但也没多问,舒舒服服的在水桶里泡了很久,换好衣服刚一出去,丫鬟又端来一盘秋桃,红嫩嫩的桃上还沾着露珠,显然是新鲜采下的,我问她谁让送来的,丫鬟答是宫主。

我一时讲不出话,这时丫鬟又说,我刚练过武,先吃点水果,再吃饭,宫主也吩咐了白涯,因我气力不足,要他明天再来找我。

等那丫鬟离开了,我对着几个大桃子发了半天呆,犹豫了好一会才拿了一个尝试性地啃了一口,脆脆甜甜,异常可口,加上我饥肠辘辘,风卷残云几个桃都下了肚,后来晚饭都吃不下,早早睡了。

……………

大概睡太早,晚上又做梦了。

我坐在一株桃树下发呆,身后传来声音:“咦,怎么又是你?”

一回头,看到一个小山那么大的超级桃子,那桃子还长着五官,眼角还往上挑。

我惨叫一声,往后猛退,一边求道:“胖桃精!?啊啊啊你可千万别吃我啊!”

“胖桃精!?”那胖桃子气得跳起来,“你敢说我胖!而且我当时不过是吓唬你罢了,谁要你自己不济吓晕了,我要真吃了你还能再出现吗!”

“不不不,你不胖,你最瘦——不不不,你不胖也不瘦,你是全天下身材最好的桃子,天下第一美桃!”

胖桃精得意得直哼哼,道:“那是自然。”

“……”

我擦了擦汗,还没来得及再开口,就听胖桃精说:“你白天吃了桃子的吧,我闻到桃子的血味了。”

桃子还有血味……我胃中一阵翻江倒海,正待承认,却突然想,我这算是吃了这胖桃精的子孙后代吧,它不会为了报仇把我又吃了吧,当即死不承认,拼命摇头,一脸恐惧的看着胖桃精。

那大胖桃皱皱脸,“吃了就吃了,还不承认,放心吧,你吃的桃子不是我这一血脉的,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

桃子还分血脉……

看我一脸呆滞,那胖桃精又一脸不屑地看着我,“你真是孤陋寡闻,连吃的桃子也难吃,你等着,我去别的桃精那跟你抢几个好吃的来。”

说完也不等我回答,一跳一跳地走了,砸得地面还一震一震的,留下我一脸呆滞地坐在地上。

等了很久那胖桃精才回来,因为没有手,所以它把桃子顶在头上,到我面前,向我倒来,没等落地又立了起来,几个桃子就滚落到我怀中。

我看着怀中的几个桃子,竟是半透明的,就像玉刻成的一样,散发着一阵异香,令人食指大动,拿起一个就开始啃,在胖桃精一脸“啧啧你这吃相”的鄙夷表情中又是风卷残云,把几个桃子吃完了,最后靠着树,满意地摸了摸鼓鼓的肚子。

“看你这幅样子,这不过是味道一般的桃子,你也能吃成这样。”

我也不怕了,摸到胖桃精边上,仰头问:“那最好吃的桃子是什么样的啊。”说话间入鼻一阵闻所未闻的香味,只一下,口水都要流下来。

“那自然是本——”胖桃精鼻孔朝天,讲了一半却硬生生顿住,“凭什么要告诉你这凡人啊。”一低头,却刚好看到我两眼放狼光地看着它的肚皮。

胖桃精登的往后跳了一步,“你这贪婪人类,竟敢觊觎本座,本座,本座吃了你啊啊啊啊啊痛——”原来话还没讲完,我已经扑上来一口咬了下来。

胖桃精一边痛叫一边扭动着身体,最后我被甩到一边,清醒了,正看到一脸泪汪汪看着自己伤口的胖桃。

心中顿时充满愧疚,我走过去,低下头,“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你这坏人类!我再也不帮你去抢桃子了!”

“对不起对不起,要不你也吃我吧!”我突然抬起头,袖子一挽把手臂伸到胖桃精面前。

胖桃精却一脸嫌弃地别过头,“才不要,难吃死了。”

我失望的低下头,“那怎么办……”

“哎呦,其实也不是很严重啦,”大概是看不惯我失落的样子,胖桃精才说,“伤口一下就恢复了,本桃精好吃嘛,谁不知道,不怪你了。”

“真的!?”我欣喜地抬起头,“胖——不,桃花精你真好,我以后绝对绝对再不会咬你了!”

“那是自然,”胖桃精又得意得面孔朝天,“我可是修行八百年的人见人爱桃花精倾——”

“对了,桃花精你叫什么啊,我叫卿沽衣,我们做朋友好不好?”

“朋友?你们人类愿意和我们妖精做朋友么,不过精魅是不能随便把名字告诉别人的……”胖桃高兴又为难,桃子皮又皱到了一起。

“不要紧,”我毫不介意地摆摆手,“等你什么时候想告诉我了再说吧。”

“真的!?那我们就是朋友啦!以后你来我就去帮你抢好吃的桃子!”胖桃精欣喜地跳起来,大约是想抱我,往我这边倒来,结果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胖胖的身子——

于是,我被压扁了……

所谓的乐极生悲,不过如此吧……

我在一片黑暗中睁开眼,还想着刚才的梦,却发现床边坐着个人,在一片阴影中看不清面貌,只看见身型清清瘦瘦的。

不是吧,先来个紫威,现在不会又来了什么红威绿威吧,天枢宫你堂堂一大派防卫工作怎么做的……

我本来还想闭上眼装睡,结果床边的人开口了,“我说小娘子啊,你睡相真差,居然还流口水,啧啧……”

像是目空一切的慵懒的声音,慢慢传到耳旁。

99%的人还阅读了:

听说我超凶的[综恐]:第4章 送命题

(斑柱)叶火:第3章 木叶

炮灰通房要逆袭:第11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