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剑四·寂寞东海锁霄瑶:第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仙剑四·寂寞东海锁霄瑶:第5章,作者:爱推BOSS的阿丁姐

4

“唔……”

饶是以玄霄钢铁一般的意志,也忍不住为着身上的剧烈痛楚闷哼出声。

张开暗红妖异的双眼,透明的、时不时闪着金色铭文咒印的“天花板”,似乎在嘲笑着他的不自量力。

还在东海海底吗?

说不上失望或者难过,玄霄不过失神数息,便不再去理会那些,而是掐着法决查看起身体:

伤不可谓不重,灵力透支,全身仿佛被拆解重合了无数遍,无一处不痛,扭曲的双手更是连法决都差一点结不出来!

但显然,比起他预计的,已经好了数倍!有人已经为他处理过一遍了!

梦中感受的那带着丝丝冰冷的暖意,原来是真实的吗?

再次张开双眼,看向角落处仍沉睡的女人。

玄霄觉得内心很微妙!

不是因为看了几十年(包括昔年梦中场景)的黑发道姑竟然变成了白发魔女似的模样;也不是因为看到数十年如一日古板高傲一丝不苟装束从没变化(最多高高盘起的发髻上多了掌门象征的紫绶金冠)的女人竟然披头散发去了眼角凌厉变得有点那啥啥女人味了,扣除那头白发影响,竟显得意外的年轻;更不是因为不爽自己居然被当初最讨厌的死女人救了,未来还得和她“同居”此地!

他只是很奇怪,为什么她还活着!

玄霄知道自己的戒心非常重!

天才没有不遭到嫉妒的,天才的大家子弟,更是容易遇上各种危险。在世俗界,他遇上的危机真的非常非常多,嫉恨、欺骗、暗杀……多到,对待身边的每个人都抱着警惕;上了琼华,唯一不怎么设防的,就是同一个宿舍朝夕相处多年的师弟云天青了,但云天青给受伤的他上药时,身体依旧止不住紧绷;等到云天青背叛他后,这种戒心,再次蹭蹭蹭上升N+1次!

夙瑶给他疗伤,那么接近他的命门,几乎控制着他的生死,可以说,完完全全威胁到自己的生命了!便是完全没了意识,按着本能,自己也会直接挥动羲和!

可夙瑶现在还活着!

难道,他当时已经虚弱到连羲和都拿不起来了?

不对啊,若真如此,按着本能,自己早就直接自爆,与她同归于尽才对!

夙瑶怎么就没事呢?古怪啊古怪~

伺候了玄霄大爷一整天,浪费了多少心力灵力,还没躺片刻,我却不得不起来——仿佛被某种蛮荒凶兽盯住的感觉,非常不好!

张开双眼就看到某个家伙,真的好噩梦!

我沉默地站起身,昨天光顾着救人,还没好好看看这个百年不见的家伙:

同以前没多大分别嘛,整个一超级冰块!

哼!什么丰神俊朗、清秀异常,明明就是一张凡俗人常说的小白脸!

什么气质出尘,谪仙风范,瞧瞧那红彤彤的眼,脑门女儿态的朱红额纹更是由一及三,怎么看都是妖孽!妖异惑人,看着就水性杨花,放在外头,一定是个喜欢四处勾搭无辜少女的妖魔!

好吧好吧,咱只是心里不舒服罢了……

兄台啊,您老都高寿140了,还顶着一张20来岁的脸蛋,您不觉得非常有装嫩的嫌疑吗?(老娘还比你小两岁啊,当年就显得不年轻了,现在再配上这一头白发……我都不敢凝出水镜自照啊~泪目~)

我自认不是看中容貌的人,毕竟,容貌不过表象,若修为不过关,羽化后也就一副白骨;而修为高深后,想幻化多美都可以。只是看着玄霄得天独厚的脸,咱还是被森森的刺激了:当年彼此看着是年岁相仿的姐弟(咱装束显老),现在出门,就是老娘带着儿子了!

人比人果真气死人!

那是什么眼神?!!

看得人毛毛的,挑衅吗?

玄霄觉得,当年琼华的养气功夫真的有问题,不然,修炼百来年,怎么一看到这女人就立刻被挑起了火气!

心神一转,羲和剑出现在身侧。

我一惊,也立刻拿出水灵剑,防备的对着他。

【夙瑶,昔日你将我冰封,令我日夜痛苦煎熬,时常想将你千刀万剐!】

昔年他张狂的话语仿佛就在眼前,果然,一次的救命之恩之于他,根本抵消不了十九年冰封之恨!

没了飞升的共同目标在前,这家伙果真没顾忌的要先杀我了!

果然是挑衅啊!

玄霄冷笑,还以为她学乖了呢,没想到,竟然还敢对他扬剑!

玄霄身上突然爆发出一股恐怖的威压,将劳累过度没多少力量的我直接压制着不敢动弹!(绝对不是因为他比我强!绝对不是!)

“哼,你……唔……”

事实证明,装那啥啥啥是会被老天爷仇视的!

玄霄身体晃荡了一下,噗通一声倒地了!

结界嗡嗡出声,一道道金色铭文时隐时现,很明显,玄霄的事情就是它做的——遇强则强,结界没有一刻不在限制我们的力量,就怕超过它破海而出。看来,玄霄身上不断攀升的威压,把它刺激到了呢。

虽然它的确帮了我,但我没有一丁点感恩的心——这种迫害我琼华弟子的存在,真的好想毁掉!

收起水灵剑,我认命的再次给二度受伤的玄霄疗伤——哎,明明他如今伤重,根本打不过我才对,咱怎么那一刻竟然被压制了呢?明明这个混蛋对咱起了杀心,咱怎么还得认命地救他呢?

再次收拾好后,我终于能够好好休息了。

看着身边昏迷中的他,没有那种凌厉傲气,没有那些恶言恶语,没有那不变的轻视眼神,空气都变得新鲜了啊!

混乱的思绪让我无法入眠,不知怎么的,竟想到了昔年情形:

7岁之前,我的生活里有爹爹,有娘亲,我爱撒娇,爱玩爱笑,虽然爹爹早已给我启蒙,教我修行基本功,教我学文习字,但那时的我总是静不下心,想尽办法贪玩,就像大多数孩子一样。

7岁那年,一切颠覆!

爹爹娘亲都不在了,我所有的,是不亲近的掌门师父、长老师伯们、各位明明年纪比我大,却叫我“大师姐”的同门们。整个山门,或许唯一心无芥蒂接受我的,只有玄震师兄,可以说,如果没有他的安慰鼓劲,琼华心性成狂的玄夙辈弟子就是我而非玄霄了!但师兄作为内定的继承者,他要学的实在太多,并不能时时伴我。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不再哭,也不再笑了——师兄总让我多笑笑,让我难过就哭出来,却不知道,哭于我是最无用的,因为,会为我拭泪的人,已经不在了……

而笑——儿时不懂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只是本能的知道,师父他们根本不乐意看到我的笑脸!失去了爹娘,我曾经非常渴望能亲近师父他们。然而得到的,不过是一通通纠结回避的眼神!当我板起训斥师弟他们违规行为时,重光长老原本不满的神色竟会柔和几分。从那时起,我竟是慢慢连笑也摒弃了。

是因为,我笑起来会更像娘亲吧?那个看着娇弱的女子,总是对着爹爹温柔的笑着,就连死,都带着幸福而温柔的微笑。

后来啊,师兄去了,师父不在了,长老们也死的死,隐居的隐居,没有人在意我是哭是笑,而我,却已经遗忘了哭与笑的感觉,端着一张没有表情的脸,年复一年,从琼华弟子寓所到琼华宫,到东海,一直如此……

手不自觉地抚上脸颊,想学着玄霄走火入魔时张狂的大笑,却发现,依旧只能是嘴角肌肉动动而已……

99%的人还阅读了:

然后,我想你:第20章

沽衣取酒对君酌:第31章 三十一盏·杜康酒

听说我超凶的[综恐]:第4章 送命题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