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咒术回战]带着钱包一起穿越这合理吗:第7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咒术回战]带着钱包一起穿越这合理吗:第7章,作者:旧人辞故

我打开和室的纸拉门,把手中放着茶杯的托盘搁到一边,恭恭敬敬给两位大爷上茶。

“欸?没有茶点吗——”

我忍。

“所以,硝子让你们送什么东西给我,可以说了吧?”

五条悟撇撇嘴,夏油杰笑而不语。

我起身离开,去拿珍藏的茶点,回来时发现我的垫子上摆了个小盒子。

我把茶点随手喂给鸡掰猫,拿起小盒子问夏油杰。

“这是?”

“给你的东西。”

我挑眉,一脸狐疑地看着他们。

“里面你们有看过吗?”

“没有哦。”异口同声。

姑且信你们一次。

我端详着手里的小盒子,不过手掌大小,从外表看上去像个首饰盒,只是颜色和材质稍微古旧了些。

“准确来说不是硝子给你的,她说是有人托她帮忙。”

“然后你们主动揽过这个工作。”

我替夏油杰补充。

“毕竟硝子很忙嘛,我们可是在替同学分担哦。”

五条悟吃着茶点口齿不清说着。

“分担到忘记这件事并且在小孩子家里蹭了一顿饭。”

我内心翻白眼,不再理会两个笨蛋。

莫名的熟悉感从心中涌起,我捧着小盒子用指腹摩挲盒身,却怎么也搜索不到有关它的记忆。

不会得了阿尔兹海默症吧。

我用力摇头甩掉这可怕的想法。

“不打开看看吗?”

夏狐狸喝了一口茶,开口问我。

“嗯。”

心跳加速,像以前刚刚跑完体考800米一样喉头发干,我小心翼翼捧着盒子,然后缓缓将它打开。

里面仅有一条项链。

两个dk一左一右靠过来,前倾身子将脸凑近我手里的项链。

我无视两个自动发热生物,提起链子对着头顶的灯。

项链呈椭圆形,像是里面可以镶嵌照片的那种,正反两面花纹都很精致,看上去就价格不菲,瑕疵应该只有右下角那一点烧焦的痕迹。

我鼻头一酸,莫名有点想要落泪。

打开翻盖的动作仿佛被放慢数倍,时间拉长,身边的声音尽数消散,就连那两个笨蛋dk都像是察觉到什么一样没有说话。

照片上有三个人。

站在照片左边的高个男人,紧挨着他的和服女人——以及女人怀里抱着的女孩。

我认出来,那是原主。

脑海里闪过模糊的记忆,继而又消失不见。

——最后眼前仅留一片火海。

“啊,杰……”

“嘘。”

两边的声音把我唤回现实,视线有些模糊,我下意识抬手抹过脸。

一片湿润。

五条悟扯过桌上的纸巾往我脸上怼,痛得我伸长胳膊要回怼他的脸,然后怼了个寂寞。

笑死,根本碰不到。

——谢邀,我做梦都想不到,我和五条悟打起来了。

虽然这行为听上去很不要命,但请各位不要误会,这真的只是普通小孩子逗闹的那种打架。

他不知什么时候解开无限,我们在榻榻米上你扯我我捶你扭打成一团,动静大到头顶的吊灯直晃悠,仿佛下一秒就要掉下来一样。

旁边的夏油杰依然保持端坐,掏出手机淡定拍了个照。

咔嚓。

相机的声音让我们同时停手看向声源,此时我正躺在榻榻米上扯着五条悟的脸,而后者撑在我身上,脸挨得极近,一只手还抓着我的头发。

夏油杰笑得一脸无辜,对着我俩举举手机,屏幕上显示着给硝子发送成功的图片。

哈哈,杀了我吧。

抓着纸巾没好气地胡乱在脸上擦了一通,我怼怼五条悟让他起来,接着挪到矮桌那边,拿过还没被吃掉的茶点狂塞。

甜味在口腔中蔓延开来,我扶着腮帮嚼嚼嚼,庆幸甜食狂难得没跟我抢东西吃。

不得不说,经他这一打岔,心情确实好了不少。我看看五条悟那头凌乱的白毛,又看看淡定喝茶的夏油杰,发出了杂食人的声音。

“你们,不吃吗?”

“我要吃喜久福——”

“我想吃荞麦面。”

“我想你们回去。”

五条悟往榻榻米上一躺,长臂长腿一伸,开始挺尸。

“有什么关系嘛,你家这么大让我们留宿一晚也没问题吧?”

我看向夏油杰。

“那么,请多指教?”

自说自话的两个人一同起身绕过我,自顾自走向纸拉门。

我长叹气,掏出呱呱打开。

刚刚在打闹时我就感觉到呱呱动了一下,这次是时隔三天的纸条。

「不要去金泽。」

上面仅有一句话,句尾语气词比起命令更偏向于乞求,我将纸条翻个面,也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

呱呱肯定知道些什么,但我也很清楚,就算直接问也不会得到答案的。

我把纸条揣好,带上呱呱,变身一个任劳任怨的老母亲,起身去浴室给两个傻儿子烧洗澡水。

“说起来这里真的很大欸。”

五条悟后脑枕着手臂,坐在我房间的椅子上摇摇晃晃。

““但打扫起来实在太麻烦了,我不介意雇你当清洁工。”

“才不——要。”

我对他做鬼脸,他也学着我做了个同样的鬼脸,我立马掏出手机拍了张照给硝子发过去,动作像做过无数次般熟练。

五条悟哽住了。

夏油杰让我发他一份。

夏油杰跟五条悟身边开始浮现咒术的光。

我立马插入其中,一手隔开一个,阻止他们即将破坏我家的行为。

dk这么有精神的吗,天天打架都不累。

虽然这两个不是普通dk。

屋外庭院一片寂静,上次在这里趴着窗户往外看还是在夏天,彼时还有虫鸣,挟着青草味的夏风吹进屋子,将轻纱窗帘带起。

而现在却不得不紧闭门窗以抵御寒风侵袭。

时间过得真快。

我每日一给自己灌鸡汤,默念美好的未来就在前方。

然后问屋里两个无所事事的笨蛋谁先去洗澡。

五条悟放下手中的书本起身,长腿一迈就出了屋。

夏油杰从始至终一动不动。

“现在就我们两个了呢。”

我的背脊瞬间升起一股寒意,撑着笑脸转向夏油杰,嘿嘿傻笑两声。

“那个是什么?”

他指向我的呱呱,我愣了一下。

“我的钱包,怎么了吗?”

我小心翼翼回答,生怕露出什么马脚。

夏油杰若有所思,不再纠结于呱呱,良久,我看着他开始在口袋里掏掏掏,然后拿出一样东西。

我无比熟悉那是什么。

“不要那么紧张,我又不会做什么——不过,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呢?可以跟我说说吗?”

“虽然一起任务的次数减少了,但这是否与你总抢着杀掉我面前的咒灵有关呢?”

他很敏锐。

夏油杰两只手指夹着纸条,眯起眼睛,笑得人畜无害,语气像是在说“今天天气真好”一样轻松。

我却下意识屏住呼吸。

99%的人还阅读了:

种田之绿野深山(主攻):第58章

岔路口:第50章 201605

(猎人同人)生桑:第125章 加入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