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我不往:第2章过气的小王子

- 编辑:网页上传 -

纵我不往:第2章过气的小王子,作者:如之何

宁嗣音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受到了她归国以来的第三次惊吓。眼前这个男人他妈的是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机中的宁嗣音见他睫毛轻颤睁开了眼,故作邪魅地勾起嘴角:“老姐,早~”

“宁嗣同你这个死变态为什么会在我床上!!!”连踢带打地把他轰下了床,就见这男人轻巧地理了理衣上的褶皱,无辜地撇起嘴,手指了指床头柜上的酒店便签。

宁嗣音诧异地拿起便签,上面一片空白。

不对!

“OH MY GOSH!”她果然被撞的神志不清为什么偏偏选了宁氏旗下的酒店,“宁静商务酒店”的烫金字样简直灼瞎了她的眼。也就是说,她亲爱的姐姐……

“没错,honey。阿昕自己没空,让我来接你,顺便…了解一下你有家不回,来‘宁静’空虚寂寞冷的理由?”

“你很闲吗!”宁嗣音一个枕头飞过去,被他一臂挡开。

“Woh~宁嗣音你看来在美帝过得很烦躁啊。我刚结束一个项目正在休假中,怎么样?还可以做个导游带你玩一玩清城?六年了,怕是都陌生了吧。”宁嗣同略带嘲讽的语气让宁嗣音瞬间安静下来。

宁嗣昕是宁家的长姐,同时也在宁氏总公司担任副总,宁父虽然名义上仍是宁氏董事长兼总裁,权力也正渐渐转移到宁嗣昕的手中。长女的身份让她不得不挑起家族的重任,也算为两个弟弟妹妹争取了自由发展的空间,或者说,两个小鬼大闹天宫,放肆撒野的空间。

宁家老三宁嗣同是宁嗣音的双胞胎弟弟,与朋友合资开了一家游戏开发公司。尽管宁父想要小儿子到自家上班,但有大姐在上面担着,再加上宁嗣同甜死个人的小嘴,也便任他小打小闹,没想到还真做出了些成绩。

宁家三姐弟总的来说都是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地成长起来,虽说有操心的时候,但都在宁母的温声教导,宁父的老不正经中轻松化解了。唯独到了二女儿大四见习的时候,出了岔子……思及此处,宁嗣音满腔的愧疚简直要溢出来了,脸色也越发难看。

“诶诶诶…好了我服了你了。我的好姐姐,阿音~我知道你又想什么有的没的了。好了好了,你回来了,我们一家人又在一起了不是吗?”说着我们的暖心小王子就张开了双臂把那只双眼通红,泫然欲泣的小白兔纳入了怀抱。

弟弟温暖的臂膀一瞬间刺激的宁嗣音的泪腺,于是宁美人泪水这才开始汹涌而至,宁嗣同便愈发手足无措起来,直至宁美人扑哧笑出了声。

“走吧,带我回家。”

尽管觉得家姐实在有些神经质,小王子仍然挂上了甜甜的(原谅我用这个词)的微笑。

“嗯,回家。”

宁嗣音乍一下车就望见了门边焦急张望的妈妈,踩着高跟鞋一路狂奔过去扑进了她的怀抱。宁母的眼里也是蓄满了泪水,不住似责怪又疼爱地拍打着孩子的脊背。宁嗣同见姐姐撒了手也张开双臂想要母亲爱的抱抱,却被宁母目不斜视地路过了。

客厅里捧着报纸假装专注的宁父咳嗽了几声以示存在,宁嗣音会意走过去,蹲下身,头枕在爸爸的腿上,撒娇似地呢喃:“爸爸,我好想你。”旷班的宁父这才心满意足,慈爱地抚了抚她的头,“回来就好。”

接下来就是宁家二老无间隙地嘘寒问暖,将学习生活,感情生活,社会生活都了解了个遍,而宁嗣音的回答无非就是吃得饱,穿得暖,学习不辛苦,朋友都很好相处,以及,目前没有对象。宁嗣同别有深意地看了她一眼,在爸妈视线不及的地方耸了耸肩,表示无能为力。

宁嗣音暗自叹了口气,微笑着述说着在飞机上删改排演了十几遍的“校园生活日常汇报”。宁家双亲似乎有问不完的话,也幸亏她的肚子适时地咕咕作响,这才打住了话题。

午餐进行时,桌上的菜肴丰盛,宁嗣音食欲大开,抛下了淑女包袱,狼吞虎咽连叹社会主义好,宁父宁母更是你一夹我一筷巴不得她再吃个三大碗。无人问津的小王子感到自己受到了深深的伤害,直接导致了下午他玩游戏时一次又一次的的game over。

这样的气氛在宁大小姐回家的一刻达到了顶峰。

宁嗣昕施施然进了门,眉目间显然带着些疲累,又猛然抬眼向里间望去。下一刻,就见她甩开手上的负累奔向了那个笑意盈盈望着她的人儿,捧着宁嗣音的脸便将双唇印了上去。

宁嗣同握着游戏手柄啧啧地看过来,妖娆地翻了个白眼,与此同时电视荧屏中的人物终于再次宣告over。

过气的小王子满脸郁卒,在沙发一角嘤嘤地哭泣。

宁家真正意义上的团圆餐在一片温暖祥和的气氛中展开了。见者都会被这样温馨的场面感动,如果没有宁爸爸这个话痨天南地北地高谈阔论的话——

“阿音,来这是你最喜欢的糖醋排骨,在国外都吃不上吧。”宁爸爸为自己仍记得女儿的最爱沾沾自喜。老爸您不知道你女儿继承了母亲一手好厨艺吗?

“哦对了阿音爸爸给你买了几个包包,秘书处的小伙子说现在的姑娘都喜欢这个。”宁爸笑得更欢了,邀功似地眨了眨眼。老爸您的品味我实在不敢带上街炫啊!

“我跟你们说,老王,就是以前跟我下海的老王,他儿子结婚了,那新娘哪有我女儿漂亮!”老爸想说什么别拐弯抹角好吗?

“还有老李,他孙儿都两岁了,上次还撒了我一身尿,臭小子。”来吧来吧,还有什么大招都放出来。

“宁嗣昕,宁嗣音,宁嗣同。”

宁父严肃的声音吓了姐弟仨一大跳,纷纷挺了挺腰杆,而宁母则淡淡地剜了宁父一眼。

“嘿..你们一个个老大不小了,什么时候带个人回家给我看看呀?”板着的面孔虽然放下,话题却真真不让人喜欢。

“阿昕都不急,我急什么呀?我才28。”宁嗣音显然在家过于松懈,还未来得及揣摩自家姐弟异彩纷呈的脸,顺口就接上了。

咯噔!

宁大小姐阴恻恻的笑容让宁嗣音听到了心弦断裂的声音,渐渐发散的寒气让人仿若置身冰窖。

“阿音你在美国这么些年,难道没有看上的?以我妹妹的花容月貌,追求你的青年才俊应该排到太平洋这头了吧!”

啊…“宁嗣同你交代吧,通讯录里头那些honey, sweetheart , babe ,lil cat 都是谁!“宁嗣音顾左右而言他,战火终于烧到埋头苦干将沉默进行到底的小王子。

“天哪阿同,你天天在我眼皮子底下我都没发现你这么招蜂引蝶?!”

浮夸的表情,惊讶的声音,从半空中被劫走的可乐鸡翅,果然他永远都是这个家里最没有地位的男人。

女人啊女人。过气的小王子只想静静地吃完晚餐。

……

“孩子们的事让他们自己处理,你急什么。”严母发话了,温温润润的声音浇熄了眼看愈烧愈旺的战火。

宁嗣同感激涕零地望着妈妈,世上只有亲妈好。

宁父委屈地想争辩,瞥见妻子“再说影响我女儿好心情就睡地板”的目光,把欲出口的话语生生咽了下去。

“是是,老婆大人说的都对,吃饭,吃饭—”

99%的人还阅读了:

[隐秘的角落]假童话:第15章 015边缘

我在无限游戏里封神:第11章 塞壬小镇

黑莲花情敌的培育办法:第4章 医院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