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主失忆之后[综鬼灭]:第77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御主失忆之后[综鬼灭]:第77章,作者:头秃肝痛

有着一头赫红短发的少年背着身穿和服,脚上有一只木屐因为绳子即将断裂而被拿在手上的少女,在山林之间穿梭着,阳光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正移,树影开始变小,林间的温度也开始上升。

伴随着温度的上升,一些山林间的气味也升腾起来,就在这个时候,一阵微弱的风吹来,炭治郎瞬间停下了脚步,他背上的千鹤拎着木屐绳子的手也微微紧了紧,他们两个人对视了一眼——

这个气味……像是某种久置的尸体所散发出的腐臭味。

炭治郎深吸了一口气,托好背上的千鹤,开始循着气味行走,大约走了一刻钟,两个人都敏锐地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人说话的声音。

千鹤放在炭治郎肩膀上的手轻轻地拍了拍,炭治郎立刻会意,步子超前一迈,开始变得深一脚浅一脚,踩在地面的植被上发出明显的声响,他平稳的呼吸也开始变得急促起来,仿佛奔跑了很久很久。

下一秒,两个人从树林中蹿了出来,身上的衣物都有不同程度的破损,再加上穿越草丛,头上身上还沾有草叶,看上去实在异常狼狈。

突然出现的炭治郎和千鹤显然将站在原地的几个人都吓住了。

被背在背上的千鹤表情看上去仿佛是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还带着一些劫后余生所残留的惊恐:“请帮帮我们,我们遭遇了山匪——”

“山匪?”为首的一名男性相貌儒雅,穿着一身黑色的袈裟,手中还带着一串念珠,最为特别的是,他的鼻梁上架着一副不太应该出现在山村之间的眼镜,听到千鹤的话之后,他皱起了眉。

千鹤在求助的时候迅速一眼扫过去就已经发现在此处的是几位僧人,该说幸运吗,至少按照他们的“设定”来说,面对僧人是非常便宜行事的,更何况僧人对于她而言实在是再熟悉不过的一群人了。

于是她拍了拍炭治郎的背,后者会意地将她放了下来,虽然木屐的绳子快要断裂了,但是还是勉强能穿的——作为寺庙的巫女,实际上她是会修木屐的,之所以没有修,一是山林间没有工具实在是不方便,二就是被跑断的木屐更有真实感,以及作为武家的小姐,哪怕是落魄的也不该拥有修木屐这种不合身份的技能。

千鹤穿着绳子几乎快要断裂的木屐,在“弟弟”炭治郎的搀扶下,将两个人身为落魄的武家之后,在父母相继去世之后,按照父亲的遗言投奔他的兄弟却在路上遭遇山匪,失去了除了身上带着的包裹以外的所有财物,不得已只能寻找就近的村落,希望得到援助。

黑发雪肤红唇的美丽少女抱着怀中的包裹,泫然欲泣,却又行止收敛,一身略带落魄却依旧能看出几分昔日华美的旧和服让她看上去既有着大和抚子般的优雅温柔又有着我见犹怜的楚楚动人:“都是我的错,没能守护好父亲大人交给我们姐弟的信物……”

“这个样子让人如何相信我们是灶门氏的后代呢?”

“我如何都没有关系,可是我的弟弟……他是家族的继承人,如果我连他都不能照顾好,父亲大人泉下有知一定不会原谅我的……”

炭治郎着急地握住了千鹤放的手:“姐姐,这并不是你的错——”

在场所有的僧人都露出了不忍的表情,甚至有僧人垂眼念了几句经文,但是他们都没有擅自开口,很显然,为首的是那名鼻梁上架着眼镜,相貌儒雅的僧人。

那名僧人拧眉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这座山的下方就是一座村子,叫做外场村,我们的寺庙也在村子的边缘,如果不介意的话,还请两位施主在有去处之前暂且安置在村子里。”

黑发雪肤的少女用和服的袖口轻轻地拭去眼角的点点晶莹,带着些羞涩却又不失落落大方地鞠躬:“这实在是……感激不尽。”

“不知道该如何称呼恩人您呢?”

“灶门小姐太过客气了,恩人什么的不敢当,”戴着眼镜的儒雅僧人竖起挂着念珠的手掌,回了千鹤一礼,“贫僧名室井静信。”

“室井先生,”千鹤柔柔地看了一眼几名僧人的身后,如同从惊惶中回过神来才发现那里有着一座从外表上来看再普通不过的农家院落一般,而就是这座农家的院落在向外散发着淡淡的腐臭味,实际上她已经有不太好的联想了,“请问你们这是在……?”

其中一名僧人念了句佛,解释道这家的年轻人离开村子前往离这里最近的镇上工作,结果陷入斗殴中不慎身亡,只剩下两位老人和年轻人的母亲,而今天早上这一家没有一个人前往村中的田地,有熟人前来查看才发现两位老人和实际上也不年轻的儿媳妇都死在了家中。

千鹤惊讶地抬起手捂住了嘴,而炭治郎则是手下意识地放在了腰间的数珠丸恒次上,露出震惊的表情:“一家人……全部都去世了?”

名为室井静信的僧人也念了一句佛,然后回答道:“我们是收到消息之后前来为这家人念经超度的,在此之前村中医馆的大夫已经前来查看过了,据说是年纪大了,加上夏季感冒没有及时就医……”

千鹤露出了不忍的表情:“请务必让我们也一同哀悼。”

因为夏季感冒,所以一个晚上一家三口人就全部都去世了?如果说两位老人同时去世还能够理解,但是就连平时作为最大劳动力之一的儿媳也染病去世未免也过于不幸了,虽然就诊断结果来说并不像是与鬼有关,但是她还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千鹤用眼角的余光与身边的炭治郎交换了一个眼神,看样子,炭治郎也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存在着什么蹊跷。

在僧人们念经的时候,千鹤也垂眸,默念了几句经文。

在僧人们念完经没多久,村中人就抬着棺材上来处理这户不幸的人家的尸体了,名为室井静信的僧人介绍了突然出现的千鹤姐弟。

很显然,名为室井静信的僧人在村民之中很有威望,至少在他介绍完千鹤姐弟之后,村民们没有任何人怀疑这份信息的真实性,大多会流露出同情,甚至还有热情的村民直接邀请千鹤姐弟去家中居住。

因为千鹤和炭治郎是彻头彻尾的外来者,所以他们没有理由前去查看死者的遗体,所以两个人就算心有怀疑也只能按兵不动。

倒是在死者的遗体在棺材中安置好,一群人朝山下走的时候,一名似乎是这户人家的熟人的老婆婆感慨道:“哎呀,总觉得最近咱们这个小村子来了很多外来人?这里明明又小又闭塞……”

已经由心灵手巧的村民帮助修好了木屐的千鹤与炭治郎并肩走在村民中,状似不经意地朝这位老婆婆靠近并搭话道:“多惠婆婆,请问除了我们以外村里还有外来人吗?”

老婆婆显然是不吝啬于分享这种消息的,并且千鹤对于这种事情感到好奇也并不奇怪,毕竟他们的村子的确可以说得上是坐落在山的包围之中,闭塞不已,这样还有不只一批的外来者的确算得上奇怪。

“没错呀,”多惠婆婆回答道,“大概是一周之前?岁数大了记不太清楚了,我们村子虽然闭塞,但是很久之前还是有贵族居住过的——实际上是大名不受宠的庶子庶女被发配的地方,但是好歹也是贵族,总而言之,我们村子上有一块地方是有一座很是豪华的屋宅的。”

“那块地方一直不被认为是属于外场村的,我们都称那个地方为‘兼正’。前几年兼正的屋宅被改造成了洋楼,看上去更加不像是外场村的建筑了,不过已经有很长的时间都没有人居住了。”

“大概是一周之前,兼正的洋楼终于有人搬了进去。”

“这是第一批外来人,”多惠婆婆说着轻轻摸了摸自己的脸,“那一家是连夜搬过来的,是一家四口外加两名仆从,那可是真正的贵族啊,那家的夫人实在是一位难得一见的美人……”

多惠婆婆说着看了一眼走在自己旁边的千鹤,然后笑着说道:“不过灶门小姐不愧是武家之后,就是比之那位夫人也毫不逊色呢……”

千鹤柔和地浅笑了一下:“多惠婆婆您实在过奖了,不过是落魄武士家的女儿,如何与真正的贵族相提并论呢。”

“不过,连夜搬过来,还真匆忙呢。”千鹤微微眯了眯眼,说道。

多惠婆婆点点头:“可不是吗,或许是有什么难言之隐吧。”

“哎呀,不过这么说起来,最近从外面来到我们这座小村子里的人可都能跟贵族扯上关系呢,”多惠婆婆像是突然发现一般略带些惊奇地说道,“第二批来到村子里的只有两个人,大概是两天前到达的。”

多惠婆婆说到这里的时候特意压低了声音,然而实际上这个压低的音量周围的所有人都能够听得到:“是一对私奔的小情侣呢。”

千鹤的额角一跳,强自镇定地重复道:“小情侣?”

“对呀,”多惠婆婆有些红着脸说道,“那位姑娘姓织田——这可是个氏族大姓,是好人家的小姐,她爱上了自己的老师。那位老师可是从异国他乡远渡重洋来到我们国家,看上去就长得与我们不同,但见过之后就能理解织田小姐了,那位名字古怪的先生英俊又彬彬有礼的,虽说违背父母的意愿实在不太妥当……”

“但是大氏族都不会同意女儿与外族通婚吧?”

“而且那名外族的先生看织田小姐的眼神含情脉脉的,我一把年纪看了都有些遭不住,让我开始想起我跟我家那个早走的老头子年轻的时候……”然后,多惠婆婆开始絮絮叨叨地说起了自己年轻的时候。

一边默默听着的炭治郎抬起手捂住了额头——嘉月小姐,你这绝对是在假公济私吧?!绝对是吧?!无论怎么看都是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纵我不往:第2章过气的小王子

[隐秘的角落]假童话:第15章 015边缘

我在无限游戏里封神:第11章 塞壬小镇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