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之泣(火影同人):第53章堕翼蝴蝶

- 编辑:网页上传 -

雪之泣(火影同人):第53章堕翼蝴蝶,作者:夜冥翼

“纲手!!!”

我的刃还没接触到纲手,就被纲手勉强挡住“无夜,先不要生气。”

“纲手大人!!”静音担忧的大叫。

“无夜……”白和君看着这场景,都无奈,只能说纲手倒霉了。从某些方面来说,无夜算是某种程度的财迷吧。两个财迷遇到了也只有打起来的份。

“我什么时候说过要开演唱会!!!!想必你早就知道了吧,纲手!!!”早就说过不当什么歌姬,现在演唱会竟然还在木叶举行,一定是纲手答应的。火滋滋的往上冒。

“无……小舞啊,你就当这是任务吧。”

“任务?”我疑惑的收起了刃。

“是啊。”纲手强笑着擦了擦头上的汗,“以普通任务的两倍价钱请你唱歌,也想在夏日祭典的前一个月举行个活动热闹热闹。”

我挑了挑眉,“你开得那个运动会还不够热闹吗?”纲手又擦了擦汗,那个运动会最后一幕实在是太丢人了。

“总之,我不干,绝对不唱。”

“广告都打出了,那一天会有许多人来木叶,也许连大名都有,你那一幕已经被很多人赞赏了。”

“那么,纲手大人,一定拿到了不少委托金吧。”我眯起眼睛瞟向她。“所以,是您自己答应的,请自己解决o(∩_∩)o。。。如何推掉,看您的了。”

纲手的汗流的更加急了,因为唱歌的是我,但是我事先并没有答应,所以我完全有理由不去。纲手会下不了场吧……

“不过,如果以B级任务的价格的两倍,我勉强可以答应的说。”听到我的话,纲手脸有些发青。“嘛~~不答应就算了,演唱会就由您去唱吧。我很期待哟。”我看纲手能怎么办,呵呵。白和君还是第一次看着我这么黑吧。

“好吧,我答应。”纲手无奈了。

作战成功!

“还有……”

“还有什么!”纲手拍桌而起。

“哇~~我好怕哟~~”我扑向白和君。“要是演唱的时候有这么多可怕的人,我不敢唱啦~~~”一个六岁样子的孩子,哭泣撒娇完全有理由原谅吧。

纲手强压额头的‘╬’但忍不住颤抖,的问:“还有、~什……么、~要~求、…吗?”满头╬字还在强笑的纲手好恐怖,我都打了个颤,不敢再刺激下去了。

“我答应一定会去唱,但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的演唱会,其他的人由我来定。”还有唱几首也由我来定。嘿嘿。

“恩,好。我答应你。”纲手沉吟了一下。

我满意的拉着白和君离开。

静音再旁边不可思议,无夜竟然能从纲手那里榨取到工资,想到就流泪,我给她做了这么久还要给她还债(T。T)怎么就拿不到工资。

舞台搭建中……

这几天遇到许多熟人,导演,雪绘公主,山田先生等大部队浩浩荡荡陆续的来到这里,哎呀,我真是好有脸面啊……才怪。

“小舞,要好好表演呀,我可是放任雪之国的工作偷偷跑出来的哦。”雪绘眨巴了一下眼睛,我可以想到三太夫面对那堆积成山的文件,头很大。

“我们完全表演不好银月公主,反响完全没有你们那时演得好。”山田先生身边的那曾经受伤的男女主角对我说道。

我很惊讶,山田先生也说是真的,还请我们再表演一次。也想再次期待我的歌声。

然后他们就去见纲手了。

达兹那老爷爷,伊那里,还有他的继父凯沙。他照例揉我的头,“看你的了,小丫头,这些年真是一点未变。”他也照例被白和君充满杀意的怒瞪。

就连鸣人他们都知道了。“小舞你的歌声真的太棒了。我期待着你的表演哦。”鸣人依旧大咧咧的,看着他,我心中顿时轻松了下来。

佐助虽然没说什么,但是他嘴角的一丝弧度就是给我最好的加油与鼓励。

小樱笑着正准备开口。

“哦,佐助君。”井野一下子趴到佐助的身上,让小樱的注意力顿时转移,“井野猪,你在干什么啊!!!”

“哦~~~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爱哭鬼小樱啊。”井野斜眼看着她,那故意的忽视谁都知道是故意的。

“你、说、什、么。你这头井野猪丑八怪。”

“宽额头~”

“*&%¥#@……(省略千字骂语)”

“*%&¥@#……(同样省略千言骂语)”

看着这两个让人头痛的人,我的头顶顿时亮了一个灯泡,手一拍“啊~”

“恩~”众人同时看向我。

“我决定了让小樱和井野上台唱歌。”

“什么!!!要我和她(同时指向对方)唱歌,绝对不同意。”同时说完同时瞪了一眼,同时哼的一声转头。不是很有默契嘛~~~~~

“那个……”我要她们两个把头低下来对着她们的耳畔轻声说,“你们可以同时向佐助君唱出心声啊,看佐助被你们两个谁吸引。”

看着她们两个放光的眼睛,佐助顿时觉得自己有种被蛇和狼盯上的感觉,凉飕飕的……

“无夜,你说的是真的吗?”白看着那三个人,好奇的问。君也同样。

“当然——”我十分肯定的拖长音“是假的。”

其他人听到我的话,头上黑线挂了一排。

“不过只要她们的心意是真的不就行了吗?”我笑眯眯的说。

告别了他们,

不久,又遇到了宁次,雏田……“姐……呃……小舞,加油。”宁次再我的怒瞪下几乎咬到舌头的转口。雏田奇怪的看着,然后脸突然红了,低下扳着指头,“那个……小舞……一、定……要、……那个……加油。”说完脸红透了,我又不是鸣人,干什么害羞啊。听她说话真是累的说。

“雏田啊。”我一脸阴笑的逼近她,“不光我要加油,你要和我一块上场哦,你也要选一首歌唱。”

她和宁次都一愣,雏田慌张的摇头:“不……不行的……我、我。”

再凑近她“你也要加油哦,难得的表白机会,对、鸣、人……歌、唱。”最后的话语我压得很轻,但是她一定听见了不然她低垂的头就不会冒烟了。

“下次见捏。”没有看见宁次的欲言又止的我已经转身离开了。

“无夜,我忽然发觉,你有拐骗人的天分。”白。

“同感。”君。

“什么什么呀,白这样说就太过分了。小君也欺负人。”

遇到了迎面走来的我爱罗,我扬起手,恨不得踮起脚(没办法,封印的自己太矮了,忽然好还念7年前的他们,至少,和我一样高,有的我比他们还高),摇啊摇:“哟,小爱。”

我爱罗看见了,朝我走过来,后面跟着手鞠、堪九郎。我照例挂上了他的脖子,完全吊在空中。

敢这样对我爱罗的,天底下肯定只有她一个人。这是手鞠,堪九郎共同的想法。我爱罗也接住了我的身体,我就坐在他的手臂上。我看了一眼手鞠,堪九郎,然后笑着说“我就说吧,小爱,你不是一个人的。”

“恩。”对于我的话,我爱罗给予了肯定。

“哟,小丫头,看不出来你混得很好嘛。”堪九郎笑着说,尽管曾经知道这个小女孩的狠不亚于我爱罗,但是她给人的感觉还是很亲近人。

“小妹妹,你的歌唱得很好嘛~~”手鞠也笑着说。

“我才不是小丫头,堪九郎。”看着他被我的杀气弄僵硬了一下,我笑得好不得意。压抑之气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堪九郎也意识到被我耍了。

“不过我没骗你们,我和你们年龄一样大,甚至比小爱还要大。”

这下看着手鞠和我爱罗石化好有成就感。

“不是吧……”堪九郎把目光移到我爱罗身上,想找到安慰,拯救他幼小的心灵,但是我爱罗的反映明显打击的他更加深。“她7年前就这样。”意思是我这7年丝毫未长。明显那个叫做堪九郎的化石被风一吹有分裂的趋势。

我嘻嘻的笑,这样看来该来的几乎都到齐了。还不知道演唱会的那天是否还有别人。

夜晚木叶格外的热闹……

我单独坐在露台上,看着下方的广阔的木叶。动画里看到的,那个小荧屏里看见的,和亲眼看见的简直是两个世界的感觉。

嬉闹的人群,亲人间,情人间的问侯,灯火闪耀,所有温馨的幸福都充满了人们的嘴角。就连天空中的群星,也变得那么不一样,那样的光彩夺目。“你一个人坐在这里干什么?”纲手不知什么时候也走上了夜晚的露台。

“我在看夜景啊,你看,从这里看下方的景象,和白天你看见的感觉完全不一样。看着木叶的人们都有一种家的幸福感觉。”我指着下面,又指着天空,“我过去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灿烂的星空。”

等回过神才觉得纲手看着我的表情很是奇怪,

她趴在我坐着的露台上,轻轻的说,“看着别人幸福与看星空的灿烂,一样寂寞吧……无夜,有的时候,我真的很奇怪你到底在追悼谁。”总觉得这小小的身躯承载着看不透的痛苦与悲哀。

(你将所有人都拉出了黑暗,让他们都站在光明里,也拯救了我,但是唯独你自己站在了黑暗里,排除自己在幸福之外。)纲手想着就感到苦涩。第一次见这个小女孩感觉她失去了很多,感觉完全没有存在感,感觉她在保护身边的人只是拼命的找自己存在的理由。但是,却意外的发现她在改变。明明一直微笑的她,却莫名的给人一种她在改变的奇怪感觉。

“……”我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看着下方所有人的微笑,我摸了摸自己的嘴角,我们的笑容不是一样的吗?

“只有感到幸福的人,才会微笑,这是谁说的呢?”我拼命的想。

“那么你呢,感到幸福了吗,还记得幸福的感觉吗?”纲手直视我的双眼,“不想唱歌,也只是你在逃避的过去吧,虽然你的过去我不清楚……但是隐约明白一点……”

我低垂着头,看着下方的人潮……

“不要忘记了,不要活在回忆里,这还是你跟我说的,可是你自己却没有做到。”说完她看也没看我,就离开了,这么说她上来就只是为了说这些吗?

【无夜,被教训了吧,她说的没错,最不清楚就是你。】猫又毫不留情的说。

我没有理它。

尽管明白,但是杀了挚爱的人,与挚亲的人,这是我无论怎么也忘不掉,我……很迷惘。那些过去的记忆让我觉得,哥哥好像还活着……

————“不管怎么样,他们已经不在了,就算复活了无法改变……因为真正的他们早已成为了记忆,活着的是他们的梦想。我不会忘记……”

————“但是……果然,只有这一份对他们的回忆与思念是真实的。永远都无法磨灭啊……”

曾经纲手是这样对大蛇丸说的吧。

永远都无法磨灭的记忆……活着的梦想……

我真是个傻瓜,我到底在惧怕什么,没有什么可怕的不是吗!?

舞台建成……

表演那天……小樱和井野唱的歌还很不错(就是动画里有个片尾曲,不就是她们两个唱的吗?)最后小樱还使用了幻术,让大家看见了漫天飘舞的樱花……

“不错嘛~~~”我自语着。

雏田难得没有结巴的唱歌,唱得也挺不错,如果不是结尾时脸爆红的晕过去的话,就是鸣人站起来,大声喊:“雏田好棒!!!加油!!!”就导致她晕过去了。

原本是该我出场了,我难得想在多看看,所以我一直坐在一个隐蔽的地方不出去,看看纲手怎么办。

看着焦头烂额的纲手也很好玩不是吗?【无夜,你变恶虐了】这是猫又的话。

我当作赞赏收下了。

【……】

呵呵,不要担心啦,纲手会有办法的。

接着就看见佐助也上场了,他酷酷的嗓音挺受女生欢迎的嘛~~

但是似乎唱完后,台下有些人发现不对了,呐喊着:“歌姬呢!!!歌姬为什么还不上台。”大家听到这话都开始叫喊了。

哇列,我真的没发现自己这么有魅力的说。

这样的欢呼好熟悉,曾经表演,大家似乎也是这样,‘夜,在台上自由歌唱吧。你是众人的焦点……’哥哥温柔的微笑道。

真的很熟悉……

从回忆中惊醒,哇列~~~~~~~~

看来我不上场之后会吃不了兜着走呢,纲手已经在爆发边缘了……

不思議な夜舞い降りた≮不可思议的夜晚缤纷地消散≯

足音立てず忍び寄る≮悄无声息的脚步不经意靠近≯

悩ましげな黑猫のポーズ≮妖娆魅惑的身姿犹如黑猫一般≯

歌声不知从哪响起……

听到歌声众人惊讶的四处寻找声影……

“在那里!”不知谁喊了一声,众人回头,娇小的身影坐在房顶上……月影的的照耀下若隐若现……

“歌姬!!!”有人呐喊。

那站起的身影,留下了点点光影,转眼间出现在了舞台上。

月明かりを背に浮かぶシルエット≮皎洁的皓月之下身影浮现≯

「こっちへおいで」と微笑んで手招き≮微笑着招手呼唤“快来这里”≯

一只手拿起麦克,另一只手手仿佛挡住照射的光芒一般遮在眼前。

白和君麻吕猛然一愣,这是那次月光下,无夜未唱完的歌曲……

所有人觉得此刻的无夜,有种魅惑的神秘感,她的眼睛仿佛散发出了光辉……

欲望の影うごめく街≮欲望的黑影蠢动的城市≯

天使のふりで彷徨い≮带着天使的面具来回徘徊≯

我轻轻的舞动着,感觉和过去一样……

我也是这样站在舞台上面歌唱,注视这哥哥温柔的眸子……

所有人仿佛看见无夜仿佛变成了一个穿着黑色裙子的少女身影。

全部人都被她深深的吸引。

眠りにつく頃あなたもどこかで≮入眠的时刻你身在何处≯

幸せな夢を見ているの?≮是否正徜徉于幸福的梦境≯

星空にキスをしていい子はもうおやすみ≮轻吻着星空入睡的孩子≯

見つめないでつかまえないで≮凝视不见找寻不在≯

迷い込んだバタフライ≮误入迷途的美丽蝴蝶≯

自由歌う誰にも見えない羽≮歌唱自由谁也看不见的羽翼≯

隱してるのあなたの胸の奧≮将它藏在你心底最深的地方≯

鏡の中の面影は≮镜中的模样≯

泣き虫だったあの頃≮让我想起懦弱的自己≯

だけれどもう子供じゃない≮我已不再是年少的我≯

伸ばした髮をほどいた≮轻轻撩起眼前的刘海≯

我的手拂过发丝,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了起来。

哥哥曾经我以为失去了你,我没办法承受那样的痛苦,而活不下去……

我以为我永远都不能再飞翔。

在这月光下尽情的歌唱着……

下面的人感觉她的目光仿佛穿透了月光的照耀。

着邪魅的声音,仿佛夺魄勾魂,有种自由奔放,蝴蝶挣破了枷锁飞舞的感觉。

鸣人,

佐助,

宁次,

白,

君麻吕无一不为她失神……

纲手微笑,她知道台上的人已经想通了。

胸を締め付ける甘いフレグランス≮甜蜜的芬芳束缚着我的心灵≯

誘惑してる気づいている≮诱惑的气息我察觉它的踪影≯

言葉をなくしたくちびるに魔法かけたの≮施展的魔法双唇亦无法言语≯

見つめないでつかまえないで≮凝视不见找寻不在≯

迷い込んだバタフライ≮误入迷途的美丽蝴蝶≯

愛しすぎて大切すぎて≮太过爱怜太过真切≯

壞れてしまう私の胸の鍵≮终将毁坏心底最珍贵的钥匙≯

但是……活下去也是你的愿望……

我的身上有着你的希望与生命……

即使是残破的翅膀,我也不再绝望。

哥哥,请看着我,哥哥,我会如你期望的那样自由的飞舞,化作那最美的夜阑蝴蝶。

我找到了自己存在的理由,我想和大家一起,我会继续旅程下去,请祝福我。

探し続ける自分の物語(ストーリー)≮不断追寻那属于自己的故事≯

運命に目隱しされても≮即使被命运蒙住双眼≯

この雲を突き抜け遥かな明日へと羽ばたく≮我也要穿越云端飞向遥远的明天≯

見えつめないでつかまえないで≮凝视不见找寻不在≯

迷い込んだバタフライ≮误入迷途的美丽蝴蝶≯

白看着看着就微笑了起来……开始结印……

当我抬眼的那一刻,无数冰蝴蝶从我身边飞舞起来,飞翔与夜空,在那月光的照耀下,闪烁五彩紫光。

全部人都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真的是太美了,一种堕落飞翔的美感……

对上白的视线,我就了然的微笑。红色的火焰翅膀也在身后展开。

我张开了双臂,仿佛迎接一切,不顾一切的感觉。

唱到了最后……

願いまとい飛び立つ見えない羽≮不断祈愿展开看不见的羽翼≯

隱してるのあなたの胸の奧≮将它藏在你心底最深的地方≯

展开的火焰翅膀将我拥抱的那一刹散发出光芒,一切景色都开始碎裂,那化为光点散开……站在台上的窈窕身影也还原成了一个小女孩的身影,但是没人能从刚刚的歌声中醒来。所有人都被那个小女孩所吸引。

许久,掌声如雷鸣般响起,久久为断绝,就连雪绘公主,导演,还有山田先生一行人才猛然从那绝美的画面惊醒。

掌声久久不曾散去……

【梦想与幻觉中间如同一面镜子,镜花水月的碎片也可以绽放绝美的瞬间。】

99%的人还阅读了:

你敢爱我吗?师生恋GL:第42章

贯彻不良的正义:第57章 第五十五话

摄政王:第20章 真的好暖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