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配千金重生了:第4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原配千金重生了:第4章,作者:袖侧

张鹤翎的情绪张雁声可以理解。这个小丫头从进张家门开始,似乎就一直很想跟她做姐妹。可能小女孩的本能就是追逐大女孩吧。

只是张雁声从前根本不会搭理她。

但张寰的情绪张雁声就不能理解了。

她刚才压制住了梁莹莹,他非但没帮自己的小娇妻说话,他还似乎……有点高兴?这是什么鬼?

从前,她跟梁莹莹冲突,张寰总是一副无奈又烦躁的模样。而且他通常是站在梁莹莹那边的。

罗姨以前就跟她念叨过,说:“你别老这么暴脾气,一点就着。本来你爸觉得对不住你,可你这么闹腾,还老冲他发脾气大喊大叫的,你看他现在都帮那女人说话去了。”

但那时候的张雁声哪肯听,发脾气说:“我凭什么不能对他发脾气了,就是他对不住我妈!”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罗姨只能叹气。

撇开张寰这令她不能理解的情绪,张雁声把视线移向了梁莹莹。

今天因为一家五口出动,没有让司机开车,张寰自己开了辆车。梁莹莹坐在副驾,张雁声坐在驾驶席后面,熊孩子张硕成坐在副驾后面,小萝莉张鹤翎夹在了中间。

张雁声从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梁莹莹的侧脸。

张雁声其实有点不敢相信,梁莹莹还这样年轻。

在她的认知里,梁莹莹从出现在她眼前的那一刻开始,就是一副老妖婆的模样。她是压在张雁声头上的一座大山,崩毁了她的人生。

可其实,现在梁莹莹给张寰生张鹤翎的时候才二十,她今年也才不过二十九岁而已,她还不到三十岁。

张雁声死的时候二十一岁,以重生的张雁声的视角来看,梁莹莹不到三十,等同于一个同龄人。

张雁声看着她,这座压得她痛苦暴躁的大山,仿佛缩了水一般。

安静的车里响起了张鹤翎的声音:“你怎么还带着这个?”很是嫌弃。

张硕成立刻说:“我就带!要你管!”

“我是你姐!我就能管你!”

“姐又怎么了!一边去,你管不着我!”

张硕成被梁莹莹看得跟眼珠子似的,给惯得又骄纵又蛮横。他说着,声音就大起来了。在封闭的空间里,格外呱噪,让人脑瓜子疼。

张寰也挺受不了的,正想开口让张硕成安静点,身后忽然传来张雁声冷冷的声音:“闭嘴。”

往常遇到这种情况,张雁声常常会吼,成为让人脑瓜子疼的另一个主力。今天这大女儿真是有点反常。

张寰忍不住从后视镜里向后看了一眼,正对上了张雁声黑黢黢的眸子,目光幽幽。

张寰莫名地就打了个寒噤,赶紧集中注意力开车。

从前张雁声常会吼张硕成,只是张硕成根本不怕。

梁莹莹给姐弟俩灌输“我们才是一家人”的思想,张鹤翎一点不吃。张硕成却全吃下了。在他小孩子的心里边,这个讨厌的姐姐为什么要存在?她还老跟他妈妈吵架,家里要没有她就好啦!

梁莹莹还老告诉他,不用怕张雁声。张雁声虽然吼他,但也的确从来没打过他。熊孩子都欺软怕硬,自然更无法无天了。

可今天很奇怪,这姐姐不吼不叫,只用眼睛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说了一句“闭嘴”,张硕成忽然胆怯了起来。总觉得这姐姐今天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

小孩子天真,有天真的残忍,天真的冷酷,也有本能的对危险的感知。

此时此刻张硕成就感知到了危险。

他哪知道,张雁声虽然决定了这辈子要好好活,可她到底是死过一回的人了。她两辈子的戾气都蕴在眸子中,连张寰看了都害怕。

张硕成求救地向前面看了一眼。可老爸只从后视镜里跟姐姐对视了一眼,什么也没说。老妈,扭头瞥了一眼,竟然只说了张鹤翎一句“别老跟弟弟吵”,也把头扭回去了——梁莹莹虽然宠溺张硕成,可她到底也是个人 ,也受不了封闭空间里小孩子高亢声音给大脑带来的刺激。

张雁声又没打他没骂他,只是叫他闭嘴而已,好像有点效果?梁莹莹就没替张硕成撑腰。

熊孩子没有熊家长撑腰,自然就怂了。

张硕成乖乖地闭嘴了。

张鹤翎却很难过。她明明什么都没有做错,但就像以往每一次一样,挨梁莹莹批的又是她。

小姑娘低下头去,委屈得差点掉眼泪。

她吸吸鼻子,抬起头,去看张雁声。

她想从她这里得到什么?慰藉吗?

张雁声僵硬地将头扭向一侧,假装看车外街景。

张鹤翎黯然,有点孤单地把两只手塞到腿下面,低头看着自己的膝盖发呆。

心理学上说,常常把手藏起来的孩子,缺乏安全感。

车子里倒是如大人们期望的那样安静下来了,令张寰心情很好,梁莹莹也乐得轻松。

许久,张雁声才转回头来,瞥了一眼张硕成手里的东西——那把外形仿手枪的小水枪。

很好,为怕他不带,她还故意用“让爸爸揍你”这种话刺激他。果然他如前世那样带上了这把水枪。

一家人出来得还算及时,交通状况也还好,到得不算晚,没有失礼。

姑奶奶家的表叔表姑们在宴会厅的入口处迎客。张寰带着张雁声一行大小人等走过去,先跟这几个表兄弟姐妹寒暄,大家一派亲热。

梁莹莹二奶出身,凭儿子坐上了正宫的位子,最喜欢跟着张寰出席这种公开且正式的场合,来彰显自己张太太的身份。

张雁声和张鹤翎该叫人都叫人,长辈们都亲切地答应了,夸她们又长大了变漂亮了云云。

只有张硕成很不耐烦待在门口,一直想往里冲。梁莹莹使劲拉着他不松手,他左扭右扭的,还是张寰板起脸来:“硕硕,叫人!”

张硕成才心不甘情不愿地叫了。

姑奶奶家的表叔姑姑们只笑着说:“真活泼,真虎。”

张寰尴尬地笑笑。

管孩子是一件辛苦的事,当父母的必须有足够的耐心才行。张寰从前对张雁声的时候也还算耐心,其实小的时候更多是张雁声妈妈在管她。后来他这原配妻子一直病着,大女儿是个乖巧省心的,根本不需要他操心。

生张硕成的时候他都已经快四十岁了,跟年轻的时候没法比,而且他也不是只有一个孩子,是有三个。

大女儿张雁声从一开始就激烈地抗拒新妈妈和新的弟弟妹妹,家里成天鸡飞狗跳的,他也没精力再去单独管教张硕成。加上本来就是中年得子,也确实有点宠着惯着,张硕成就长成了现在这让人糟心的熊孩子样。

“里面去吧,大伯母早就到了,在和我妈说话。”张雁声的大表叔说。

张寰便带着妻儿一行人进去找自己老妈。

梁莹莹晓得这个家里谁是说话最硬的那个人,扯着张硕成悄悄警告他:“在你奶奶跟前给我老实点,敢惹事就把你游戏机锁起来!一个礼拜不许玩!”

皮了吧唧的男孩子常常不怕打,锁游戏机什么的却不行。张硕成哼哼唧唧地答应了。

一家子人光光鲜鲜地来到了两个身家丰厚、珠光宝气的老太太面前。

“姑姑,祝您寿比南山,福如东海!”张寰笑眯眯地说,还抱了个拳。

姑奶奶虽然不喜欢嫂子,但是喜欢侄子啊,说:“看张寰这嘴甜的!”又抱怨:“怎么才来!”

虽然来的不算晚,但到底也不算早。以他们这种亲近的血缘关系,实在该早点过来的。张寰作为亲侄子,这个时间点才到,未免有点不够亲热,不够恭敬了。

奶奶脸上稍稍有点挂不住。

张寰笑眯眯地说:“哪敢随随便便就来,这不得跟家好好捯饬捯饬吗?您看看,满意不满意?”

说着,把张雁声和张鹤翎推上前去。虽然心里边儿子的分量更重一些,可熊孩子不省心,要讨老人欢心,还得靠两个漂亮女儿。

一个豆蔻少女,一个软萌萝莉,哪会有人不喜欢。

姑太太抓着一人一只手,直夸:“又长大了,我们雁雁真漂亮,我们鹤鹤也好看!”喜欢得不得了。

张雁声甜甜一笑:“姑奶奶才最好看,今天您是这里最漂亮的人。”

姑奶奶七十多了,头发打理得一丝不乱,耳朵上是富贵的红宝石耳环,身上还带着配套的红宝石首饰,那一双手,虽然因为年老皮肤皱了,但是指甲却修理得很好,涂着和口红颜色一样的红色,跟一整套的红宝石首饰正相衬。

这老太太,出身富贵,一辈子富贵。美了一辈子,老了也爱美。听这侄孙女这么一说,笑得花枝乱颤的。

张鹤翎也说:“姑奶奶,祝您生日快乐!”

她要等开学才上四年级,一个小学女生,做不到张雁声那么会说话,更不知道姑奶奶爱听什么。但她长得可爱,甜甜糯糯的。姑奶奶也喜得捏她的脸,跟她说:“那边搭了儿童区,你待会儿去玩。”

两个漂亮的孙女稍稍挽回颜面,张雁声的奶奶面色稍霁。

张雁声又头一个叫了“奶奶”,张鹤翎跟着叫,她慈蔼地答应了。

梁莹莹一直不敢插话,终于抓着空挡,忙不迭地将张硕成推到两个老人家面前:“硕硕,快叫奶奶和姑奶奶。”手底下还掐了张硕成一把。

张硕成吃痛,那表情就不太好看,不太情愿地喊了“奶奶、姑奶奶”。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是亲妈手底下手小动作。

姑太太嘴角一撇,懒懒地说:“行了,跟你姐姐去那边玩吧。”

张硕成刚才听到“儿童区”心就飞了,得了许可,肩膀一拧挣脱出亲妈的魔掌,就朝儿童区那边跑掉了。

梁莹莹又气又恨,在两个老太太面前却也不敢表现出来,只敢赔笑。

两个富贵逼人的老太太就跟没看见她似的,自顾自地说话。梁莹莹想插嘴也插不上。张寰对这情况没办法,只能干笑。

张鹤翎似懂非懂,心里隐隐知道这是不好的,又不能特别确切地明白到底为什么。大约是跟姐姐不喜欢他们一个原因吧。

张雁声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她其实死之前已经两三年没见着两个老太太了。

没什么原因,就因为她那副非主流的德行,老人家都不待见她。尤其是她奶奶,嫌她丢人,明白跟张寰说了,以后这种家族聚会,不要叫张雁声来。

张雁声那时候叛逆,也不愿意见这些亲戚,乐得互不搭理。

但她今天却一改从前的作风,对老人家们主动亲近,原因很简单——奶奶和姑奶奶,这两个富贵了一辈子的女人,根本看不上梁莹莹这个二奶出身的“张太太”。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微光浮生录:第47章 阿门洲

雪之泣(火影同人):第53章堕翼蝴蝶

你敢爱我吗?师生恋GL:第42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