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岸画布:第6章 Chapter5

- 编辑:网页上传 -

执岸画布:第6章 Chapter5,作者:柳卷香附

黎家大院的小楼下。树荫下乘凉的几个女人坐在一起,桌子上摆放着些绣花的行头,几本书上隔着老花镜在阳光下折射出彩色的光,女人们怨怪天气太热,又不想终日憋在屋里头,只能一边摇着扇子,一边笑呵呵地说着体己话儿。

苏家的太太瞧见梁汇琴的衣服和她们身上这些古板保守的调子甚是不同,半嫉妒半调笑地吆喝了一声“二太太几天不见又上了一身好的,又是迷上那个什么歪露丝的衣服啦!”

二太太穿着一声藕色低领的裙子,繁复大方的绣花纹络,细腰和前胸,该有的都有。梁汇琴抿着嘴笑笑,“瞧你说的,还是旧的,只是没赶上限量版的就从箱子里翻出来凑合着今天夏天穿了。”

“就你这么温顺的性子,怎么爱上这种调调的衣服了?”旁边的苏太太笑着揶揄。

梁汇琴眼里露出笑意,“我怎么不能喜欢了,我们家那口子...说这衣服在家里穿着也挺好的。”

“我说汇琴怎么突然转性了,感情是女为悦己者容啊,都四五十的人了,瞧瞧!真不害臊!”端庄的大太太少有调侃的兴致,今天跟着风儿地数落起来。

妇人被说的脸红了,“咳咳......这衣服也确实好看不是么?”

“嗯,是不错,不过...总觉得女人穿上,显得太魅了。”大太太咂了口茶润了润干涩的喉咙说。

“唔,姑姑你可不知道!”一旁吃着香瓜的女生嘴里还含糊着东西立马反驳道。“这款衣服就是以这个调子出名的,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都爱得很呢,但是只能看着了,没有钱买,像是二姑姑有钱了,也不但定能买着啊。也就是看着酸酸而已。”旁边年轻的丫头撅着嘴,似乎觉得姑姑太没有眼光了。

“呵呵,是么,也就是你们年轻人喜欢的,我是老了,穿不起这么有腰身的衣服了.....”大太太端庄地笑了笑,嘴上如是说,可心里总还是觉得现在的一些衣服,真的是越来越没谱了,还好弟妹只是在家穿穿。

“看你说的,比我大了五六岁,可是站在一起不还是一个年龄的,哪里见着老了?”

大太太叹了口气,“弟妹你就灌我汤水吧,我这五十几岁的人了,一辈辈地催人老啊,三个孩子如今都是大了,成家的成家,就是一个老幺还在搁着。”

妇人脸上皱纹缓和了一下,到也就像是四十几岁的女人,容貌是朴素中略带端庄的,犹可窥见出年轻时的威严干练。“这样我心里踏实,可是....烦心他总是这样没着落啊,介绍的姑娘一大把,就是不说好,也不说不好,总是忙着工作,你说这就马上三十岁的人了,他哥哥的孩子都已经五六岁了......我有时候真想狠下心把他的亲事随意找个人家好的姑娘给了结了。可是那孩子心里苦,总是想一个人呆着,我心里看了怎么都不是滋味啊。”

二太太一旁宽慰,“嫂子你就别想这些子烦心的事情,儿孙自有儿孙福,老幺毕竟比他几个哥哥遭受的难多,不想这么快成家也是能理解的。”

“弟妹,这话可是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我就说怕他就因为腿上的毛病不愿娶妻了啊,以前那么优秀的孩子,人见人爱的,弄成如今这个尴尬模样,这么几年了,他也未必能扭过来。”

“大嫂子,我看黎岸那孩子倒是挺看得开的,工作什么的不是照常上班,也没见什么扭捏的,是你多想了。”

旁边的女人听了,插上话,“我说黎家太太,这个婚事儿子要是有打算早就急着要娶人家姑娘了,没打算的做长辈的也不能就这么等下去的,我们家那个还不是去年他爸硬逼着他娶了个温顺的媳妇儿,现在小两口甜蜜的,我这个做妈的都看着嫉妒。黎岸那孩子不都是二十九岁了,比我家孩子还大了一岁吧,这样的年纪男人是该成家了。”

“我是不是想着也赶紧地给我家老幺物色一个媳妇儿?”大太太迷了眼思索着。

几个女人都点点头,“是该了......亏得姐姐你还能沉得住气去等,适当的时候也要施加点压力,逼迫着来。”

是该了,老太太也是这么觉得。

只半个月的光景,就让媒婆说兑了许多家的姑娘。

黎家二太太就满心欢喜地拿着高家里的女人给的照片递给大太太,插在了一叠其他的女孩子照片里,摆在上头。

“姐姐,看看这个,长得多灵气。”

大太太带着老花镜瞅了瞅,女孩子长长直直的头发披在身上,还是大学里校园的背景,一片灿烂的樱花林下,女孩睁着眼看向镜头的方向,眼神却是破空穿过纸张,看向别处的。

“我跟你说啊,这个女孩子....嫂子,高家的女儿,在我家那口子手下的职员,跟黎家也算是门当户对了吧,这还不算,你猜怎么着,这个女孩儿,高太太跟我说,就是设计这衣服的,人家是一个设计师啊。”二太太很兴奋地拉拢着。

大太太瞥了一眼照片,却是美得紧,可是这太美了,总是感觉怪怪的。听了二太太的话,抬了抬老花镜,“门当户对的东西,只要那孩子喜欢,乖乖地结了婚,眼下都不重要了,你这烂人不会就是为了你能穿一件衣服,把我家老幺给卖了吧!?”

二太太遮掩着嘴笑,“瞧嫂子你说的,怎么会,怎么会,可是人家嫁到咱们黎家里头来,横竖是黎岸那孩子不吃亏的,况且家世又好,模样也俏,还有一份这么好的工作。”

大太太点点头,“是不错,可这一堆姑娘里选哪个也不是我能做主的,我就等老幺周末回来给他瞧瞧,看看我马上是不是又得挨着他的脸色了,唉......当妈的真不容易,他爹又是天天不操心的人。”

二太太偷笑,“姐姐着给孩子张罗亲事,这个年头不比以往,总要招来孩子的埋怨的,孩子以后总会明白都是父母想着他们好,何况黎岸那么通透的孩子。”

大太太脸色的一丝担心被二太太给抚平了,当下是铁了心,这会子一定要给三儿子找个好好的媳妇儿,温顺乖巧,能干贤惠的可以顾家,让她遭罪的儿子也享享福啊。

可怜天下父母心。

不知这一段逼迫着来的婚姻,到底是不是福气。

*~*~*~*~*~*~*~*~*~*~*~*~*~*~*~*~*~*~*~*

夏日的蝉鸣越来越清脆儿聒噪,一片片叶子绿的深了,挡住大片大片的烈日。

言布施站在墓园里,身上穿着素白的一群,一如往年清纯的模样。

在墓前放上一大捧鲜艳的百合花。

墓地里沉睡的是百合花一样纯洁的男子。

“殷瓷,你不孝的妹妹来看你了。”站在墓地前面,言布施看着照片里俊秀的男子,凝固住了还是二十几岁的年华。

言布施心里怨恨着许多夺走这个少年生命的东西。

这个世界很无情,那么好的,曾经她奉以为星辰的人,终是被命运无情的害死,在夜空里陨落成一枚尸骸。

这个世界,容不下哥哥那般善良阳光温柔美好的人,反而让她这样嫉恨的人活下来,然后对周遭的一切都麻木,都残忍。

“殷瓷,也许下一次来,我就真的嫁人了。呵呵....”言布施笑得调皮,眼角里丝毫没有欢愉,眸子里反射出晶亮的光,半含嘲讽。

美丽的妆容,艳丽的红唇,一袭素色,一轮悲戚。

“要是你在的话,肯定会同你妈争辩,不让我出嫁的。你说过,我将来一定可以幸福地跟我爱的人一起白头。”

“果然还是哄我的。”言布施撩起耳垂散下来的发丝,我爱的人,你知道是谁么。

“眼下,我嫁给谁都还不是一样的烦恼!”

“唔,嫁人就嫁人吧,过不好就离了,我怎么着也不能真去学着忍辱负重非要争个好媳妇的虚名。”

......

毫无章程地说了几句,像是抱怨,对着毫无回响的一方青石塚叹了口气,朝着墓地鞠了一躬。

照片里温暖的笑容像是刺眼的阳光,生生地逼退了她不堪回首的往事。

“哥哥,再见......你一定要时时刻刻在我身边看着,看我怎样活得风生水起。言布施既然要活着,我就要比许许多多见不得我好的人都过得舒坦。”

“连带着你的那份,我也一并赚回来,这是老天爷它欠我的。唔,怎么得也得盖住你风光盛北大学的风头吧。”

“盛北大学的传奇啊!呵,谁又晓得当年盛北大学的传奇躺在这里真的成了传奇.......”言布施嘴角闪过一丝悲凉。

说完言布施头也不回地走了,只留下一个倔强妖娆的背影。是千百万顺流的人群中着生出的一片逆鳞。

99%的人还阅读了:

身为琴酒我鸭梨很大:第56章 清洗

快穿之我是大boss:第14章 七十年代红包群4

[多罗罗]今天打烊了!:第16章 第十六份甜品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