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第8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第8章,作者:乔柚

申冬开始吃冻酸奶,小勺子舀起来放在嘴里,唇齿间皆是浓郁的奶香味,他满足的笑道:“这儿还不错。”

盛丘静静的望着他,没有说话。

他以前的眼神没有这么露骨的,仿佛要把他生吞一般,申冬心中产生了强烈的排斥感,遂道:“我去拿块蛋糕。”

盛丘的目光跟着他的身影在店内转着,从细瘦的腰到挺起的臀部,吃人般的眼神落在那臀缝间,他端起茶水慢慢抿了一口,喉结滚动,仿佛饥渴的野兽流着口水在观察猎物。

申冬重新落座,眉头皱了起来。

他现在对盛丘是一百二十个不满,因为这个男人再次让他感觉到了威胁,如果一开始那是无形的压力,那么这一次他感觉自己仿佛嗅到了属于野兽的体味在强悍的接近他,只等一口咬断他的脖子,撕碎他的身体。

申冬最终没问他关于盛家的事情,他有些生气的想,最好是盛丘得罪了人家,被赶出望都就再好不过了。

饭后盛丘将他送到停车场,申冬坐进车内扬长而去,一直到了家里,他依然感觉盛丘站在原地送他的眼神如影随形。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原因,胸腔里面的心脏跳的飞快。

这王八蛋……他决定再也不见盛丘了!

这天的晚饭熬了鱼汤,老东西是喜欢吃鱼的,为此莫云芬特别跟师傅学的手艺,闲来无事就弄鱼给他吃。

申冬一下楼就嗅到了一股子腥味,只觉得今日的鱼味道特别的重,重的他有些作呕。

简单吃了点东西,申冬回到房间不久便全吐了出来,扶着洗手台看着镜子里面面色苍白的自己,他又皱起了眉。

不过他的肠胃一向不太好,申冬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但接下来几天发生的事情却让他开始重视这件事。

他平日午饭至少能吃一碗饭,但最近却总是食欲不振,除了恶心呕吐之外,还经常会在上班的时候走神,晚上早早睡下也无法休息够,这几乎严重的影响到了他的日常生活。

申冬决定去医院检查看看。

张小开推门而入:“老大,晚上的包厢已经订好了,是你最喜欢去的那家酒店。”

晚上要陪工商局的人吃饭,申冬拍了拍额头,差点儿把这件事儿给忘了,“知道了,待会儿你陪我去。”

“哎。”张小开说完,欲言又止,申冬道:“怎么?”

“老大,你最近气色好差,是不是太累了?要不要抽个时间休息一下?”

申冬按了按额头,摇头道:“没事,大概刚刚上任,精神太紧张了,过段时间就好了。”

张小开看了看他眼下的青色,想说什么又咽了下去。

“老大最近精神不太好,你在桌上多喝点儿,别让他喝那么多了,我这几天总看到他吃胃药,估计是胃不舒服。”去的时候,肖静嘱咐张小开,后者连连答应,开着车偷偷从后视镜朝后看,就见那人靠在后座上歪着头,看上去仿佛睡着了。

到了地方,张小开叫了好几声他才醒,看来是果真睡着了。

申冬打起精神,道:“我去洗手间洗把脸,你先进去。”

“哎。”

申冬用冷水拍了拍脸,又将头发朝后理了理,重新挺直了脊背,这才开始洗手——

厕所门口盛丘正好出来,两相对视,申冬又是一愣。

真是不是冤家不聚头,他怎么又出现了?

“我陪客户。”盛丘说,并且上前两步按下洗手液洗了手,申冬歪了歪头,觉得自己最近脑子也有点儿迟钝了:“我陪工商局的人吃饭。”

盛丘烘干了手,转脸看向他,发现他拂到脑后的头发有几缕垂下来,便伸手拨了一下,申冬下意识后退了一步,盛丘连续上前两步,道:“你最近是不是没有好好吃饭?”

关你什么事?申冬条件反射的想怼他,完了却道:“这么明显?”

“你脸色苍白,还有黑眼圈。”盛丘皱着眉道:“升了职怎么反而变颓废了?”

你那小破公司当然不能跟我们家族企业比,申冬心想,道:“事儿多,等适应了就好了,我先走了。”

“你……”

申冬停下脚步,慢慢回头,问:“嗯?”

“你今天,格外亲人。”

“……”

申冬的眼神顿时锋利起来,冷冷道:“是吗。”

盛丘:“……”

大概是错觉吧。

盛丘这边送走了客人,晃了晃有些混沌的大脑,然后在洗手间旁抽了根烟,袅袅的烟雾之中,他想到对方那张瘦起来越发惹人怜爱的脸,突然就有些焦躁。

本来以为惦记了这么多年的美味被吃到口中大概也就忘记了,可却不想那味道却让人食髓知味,越是想,就越是想……想的全身发麻,恨不得将人搂在怀里细心怜爱。

外面突然踉跄的冲进来一个人,略过盛丘直接冲入了厕所内,接着便是一阵呕吐声。

盛丘立刻捻灭烟头走进去,伸手拍着对方背部,申冬吐得昏天暗地,额头阵阵抽痛,眼前也是阵阵发黑,一头冷汗,几乎难受到无法在意形象。

盛丘扶着他到了水池边,申冬漱口之后道了谢,抬头发现是盛丘之后明显一懵。

他漂亮的眼珠子湿漉漉的,眼神像只不经世事的小鹿一样,盛丘扶抱着他,道:“你助理呢?”

“他……送人去了。”申冬推开盛丘想站稳,却又双腿发软的重新倒了过去,两次之后他放弃了自己站起来的想法,道:“麻烦你,帮我开间房,我休息一下。”

盛丘沉默了一下,然后把他带回了家。

一晚上,申冬一直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半夜又爬起来吐了一次,盛丘从沙发上坐起来看着他扶着门摇摇晃晃,急忙又走来把人抱到了床上,申冬哑声道了谢,迷迷糊糊又睡了过去,只是一只手却轻轻的搭在小腹上,仿佛十分不适。

盛丘坐在床头看着,慢慢伸手握住了那只手,它冰凉沁软,手指细长,粉白的指甲也圆润好看,盛丘慢慢低下头趴在他腹部吻了一下那只手,然后保持着手覆盖在他手背上的样子趴在床边儿睡了过去。

申冬下半夜发起了低烧,盛丘本想带他直接去医院,可申冬有意识的抗拒着,盛丘只好取来毛巾浸了温水给他擦身,以此达到物理降温。

申冬皱着眉,手一直按在腹部,盛丘的目光重新看过去,那里平坦着,圆润的肚脐干净可爱,肋骨的痕迹清晰而性感,他将申冬的手拿开,用自己热乎乎的大手覆盖上去,转脸便见他眉头略略松开。

你怎么了?

盛丘重新将睡衣给他穿好,又把被子盖上,重新将手覆盖上去,轻轻吻了吻他的脸颊。

怪不得今天这么亲人,原来是生病了。

盛丘抵着他的额头,心情有些微妙。

如果健康的时候也跟现在这么乖就好了。

盛丘睡的不沉,几乎是申冬一动他就醒了过来,这人醒来的时候眼神迷茫的仿佛一只兔子,揉眼睛的动作颇为娇气,那是盛丘平日里看不到的模样,他心顿时就软的一塌糊涂,问:“醒了,吃点什么?”

“盛丘……”申冬反应过来,道:“怎么……”

“还没到七点,你再睡一会儿,我去煮点粥给你吃。”

申冬呆呆的点了点头。

盛丘还会做饭?还愿意给他做饭?

不知道是因为生病的缘故,申冬突然被盛丘不计前嫌的照顾给感动了,想到那天故意针对他的自己,竟然有些愧疚起来。

盛丘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内,申冬打量了一下他的房间,手在小肚子上揉了揉。

从昨天开始他就一直觉得腹部沉甸甸凉飕飕的,盛丘的体贴让这么多年几乎从未体会过任何温情的申冬有点儿着迷,他略略一放松,便又睡了过去。

不久之后隐约听到盛丘叫他的名字,这才晕乎乎的醒过来。

盛丘弯腰抵着他的额头试探温度,两人距离拉的很近,近到申冬可以清晰的感觉到他的呼吸,四目相对,盛丘的嘴唇动了动,道:“好像还有些烧,待会儿我带你去看看中医。”

盛丘有这么一条,相比起西医,他更喜欢中医,有个头疼发烧的也不爱吃扑热息痛,就爱让人给他把把脉,开两剂中药,说除根儿。

感冒发烧你除个根儿试试?

搁平时申冬肯定就怼他了,可这会儿他却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桌上摆着几样炒菜,全素:“家里没肉了,先凑合吧。”

盛丘是个吃素的人,不爱吃大鱼大肉,家里没肉食属于正常,申冬点点头,他肠胃不舒服,这样正合胃口。

屋内弥漫着米粥的香气,粘稠的粥内放着葱花与香油,香糯小清新——盛丘是偏爱甜粥的,这是申冬喜欢的吃法。

申冬吃了三碗粥,把盛丘惊了一下,“还吃吗?”

申冬的脸冷了下去:“我饿。”

这也能生气。盛丘默不作声又给他盛了一碗,这次申冬只吃了半碗就吃不下了。

他也纳闷儿自己昨天明明都吐成了那样,今天怎么就吃了那么多。

盛丘带申冬去了自己常去的老中医那儿,后者朝那一坐,发现这里竟然人还不少,他们排了一会儿队,难得申冬竟然没发脾气,只是脸色不太好,估计是因为不舒服也发不出脾气来。

好不容易排到了申冬这儿,老先生一见盛丘就笑了:“阿丘。”

“我朋友身体不舒服。”盛丘把申冬拉过来,道:“您给瞧瞧。”

申冬从小到大还没接触过中医,所以对此还有点儿好奇,他将手放在脉枕上,想看看这老爷子能给诊出什么来。

老爷子笑眯眯的搭上去,脸色却渐渐沉了下来:“胡闹,怎么会饮这么多酒?!”

他看来跟盛丘关系很好,否则也不会用这种语气说话。

盛丘立刻道:“他这是生意场上喝的,怎么了?很严重吗?”

“孕期要禁烟禁酒,这点儿常识都不知道?还去谈生意?什么生意能有孩子重要?”老爷子没好气的道:“这孩子也是命大,给你这么折腾也没离开,不过接下来必须要做好保养工作,否则可能会有小产危险。”

“这个时候最好严禁药物,我看你还有点儿低烧,好好养养,物理降温,多吃点儿有营养的,水果吃中性的,热性寒性都少吃一点,还有这个饮食……”

“啪”的一声。

申冬猛地拍桌站了起来,冷厉的眼神犹如利刃一般直直射向对方。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英美)超英暖暖拯救世界:第13章 最大的大Boss是艾

猫系被迫攻略的反应是:第17章 嗜睡症17

执岸画布:第6章 Chapter5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