士兵突击之混入七连的女兵:第63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士兵突击之混入七连的女兵:第63章,作者:书海无边入坑正常

作者有话要说:之前这章写的太腻歪我自己都受不了,现在改了改,把感情收回来了一些。

不知道大家看士兵突击电视剧的时候发现了没有,在电视剧里 《中国人民解放军 陆军第八十四集团军步兵师(命令)》这个文件的第二条真的是“原七零二团第七侦察连副连长@¥%%¥@(实在看不清)副参谋”。宝宝重复看了几十次截图也看不见具体是哪个连,于是干脆把蓝语跟伍六一扔到一个连去了。快夸我用心!  《中国人民解放军陆军第八十四集团军步兵师(命令)》

洪兴国等三名同志调整任职

各团、直属队、机关各部:

原七零二团第七侦察连指导员洪兴国改任机步二团三营九连指导员。

原七零二团第七侦察连副连长蓝语改任B团机步一连副参谋。

原七零二团...

蓝语看着文件。洪兴国自己刚刚缓过神来,就看见蓝语捧着文件的手在发抖。她一边控制不住的发抖,一边用力稳住自己的手,像是不认识字一样艰难而晦涩的读着文件。指导员不得不接过她手里的文件,制止了她这种近乎自虐的行为。

蓝语只好勉强提起精神:“我知道的,指导员。不用担心我。”

这并不是不用被人担心的样子。洪兴国把手里的文件放下,劝慰道:“蓝语,你还年轻。天啊,它塌不下来...”

蓝语被安慰的想哭。但是她只是扯出来一个很不好看的笑脸,低着声音说:“对不起,指导员...”她捂着眼睛不让别人看见她的表情:“每次都是...因为每次都是我先扛不住,所以指导员你永远得做安慰别人的那个。”

洪兴国的喉咙涩了一瞬间,但是几乎同时就调整回来了。他拍拍蓝语的肩:“我是指导员,指导员就是要安慰指导你们的嘛。”他说着说着也说不下去了。又拍拍蓝语:“我...我去准备欢送会的事。”

他说着,如同急于逃离这个氛围一样的出了门。

依旧被淹没在这种氛围中的还有高城。蓝语坐在凳子上捂着眼睛不说话,而高城则面朝着窗户,露出一个老成持重的背影。但实际上,高城撑起的老成持重反而显得比两个马上要离开的人更萧瑟。高城自军校出来就在钢七连任排长,毫不夸张的说,钢七连就是他的梦想,就是他的抱负,是他的引以为豪并且深深自得的存在。现在有人要钝刀子割肉了,他身为军人却还得立正站好并且眼睁睁的看着别人将自己的手指头、心间肉分走。何况连干部三人,这头一刀就砍得利落,只留下了他一个。或许这种时候留下的那个才更孤独一些。

蓝语的悲伤还能发泄,但是高城的悲伤,却如鲠在喉。

或许是因为在洪兴国前高城已经情绪失控过一次,他现而今已经冷静了许多,甚至能指导安慰别人。

“机步一连的连长我熟。”高城一边翻着文件一边尽力做出正常的对话。他指的机步一连自然是蓝语之后要分配去的那个。“机步连跟咱们装甲连不一样,你过去要赶紧学习...但是你,我放心。你也是咱七连的尖子了,到哪都只有压着别人的份。我之后给一连长打个电话,你要是受欺负了,还来找我...”

他絮絮叨叨的说。他尽力显得正常,但是这样的絮叨这些小事,对他而言已经很不正常了。这与其说是安慰,到更像是一种无法保住自己属下的自责。蓝语没有打断他,而是低着头听着。听着他从机步一连连长有什么事迹,一直到机步一连的全体主官都有谁。

高城说了很多,直到最后说无可说,这个时候蓝语才抬起头看他。她看见了一个天之骄子,一个一直一帆风顺但是突然受了很多打击的天之骄子,从烟盒里抖出了一支烟,对着渐渐显露的霞光抽着。

成熟的好像以往的年轻都是假的。

高城不需要安慰。他能抗住的时候就自己扛,扛不住的时候就死扛。他从来表现的自己如同钢筋铁骨的机器,从不示弱。但是蓝语就是想对他说些什么。

可能是看着这个背影的时候,觉得太累了吧。

蓝语并不是一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她看着看着高城,突然冒出来了一句:“不知道班长现在做什么呢?”

她思维发散的太快,以至于高城一时间被她带偏了思路。蓝语看着高城一脸的莫名,继续说:“如果班长在就好了。他肯定能说出点什么来的。”

蓝语口里的班长就一个人——史今。史今是一个神奇的人,别人回想起来他总能带点不自觉的微笑。高城神色轻松了一点:“还好他不在。你想他说什么?”

蓝语摇了摇头。她对于史今有一种无法表达的信任感,那就是别人的情绪,他永远能想办法安慰的了。但是她又点了点头,认同了高城的说法:“还好他不在。他会很难过的。”

想到史今不必如同他们一样经历这场变革,对于高城跟蓝语而言,这多少也是个安慰。这使得刚刚僵硬的气氛开始松动。蓝语的目光越过高城,看向窗外。窗外是七连的活动场,还有一些不明真相的同志们正在活动场上消磨着他们的休息时间。

蓝语:“我不相信七连会散。”

‘散’这个字,一直都无人敢提。这个字是高城禁区,谁提到谁就要被愤怒的狮子一口吞掉。但是也许是之前的氛围有些温情,又或许是蓝语说的太过笃定。以至于高城只是平静的看着她。

蓝语:“七连抗美援朝时几乎全连阵亡被取消番号,被全连人掩护的三名列兵却九死一生地归来,重建钢七连...”

蓝语几乎是在背。这是七连的连史,也是每一个士兵入连仪式里一定会听到的一句话。蓝语刚开了一个头,高城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蓝语反问。

“这是改编!走的是你们!”高城提高了音量:“他要拆了我的连!我的指导员!我的副连长!”

这不是能被大喊出来的内容。蓝语沉默的听着,在这点上她无法劝解高城。她有时候都会问自己,为什么偏偏是钢七连,为什么偏偏是最好的连队被拆掉?

无解。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

蓝语最后离开房间前,留下来一句也不知道是安慰高城,还是安慰自己的话。

“我是钢七连第四千九百四十一名士兵...”她顿了一下,继续说:“七连的人,没人会忘记属于他自己的数字。我们七连,散不掉的。”

野战军作风,今天下的命令,明天就执行。七连里提前复员的士兵都被各自的班长蒙在鼓里,要求拖到其他人都来齐再到饭堂。蓝语这个时候才注意到提前复员的人员里也有白铁军。这并不奇怪,白铁军自己也知道自己属于留不下来的那一种,并且早早的家里就安排好了他复员以后的工作。但即使做了周全的准备,并且能预知到这个结果,这依然不能阻止他在终将要走的时候号啕大哭。

全连几乎都是这个氛围。七连贯是自己跟自己拼的,这也导致了七连内有很多‘对头’。但是这个欢送会上一个个对头全都和解了,哭的、拥抱的,这边喊着“你可别忘了我”,那边就是“你以后一定得到我家那里玩!”。其实大家都在怕,怕这一走就再也见不了面,以后想起来要后悔一辈子。

在这种闹哄哄的氛围里遗世独立的就两个,一个是积威犹存的高城,另一个就是性别有些尴尬的蓝语。还好这种氛围之外的尴尬有两个人共同承担,倒还好一些。

白铁军出现在了他的身后,“连长!”白铁军亲热地叫了一声。

 高城一转身,便朝他张开双臂,可白铁军却不跟他拥抱,而是啪的一声,给他来了个三年军事生涯中最为像模像样的军礼。然后喊着蓝语,直接给了蓝语一个大大的拥抱。

蓝语受宠若惊的跟他来了一个拥抱。白铁军一是因为要走了,二也是喝的差不多,要不然也不敢冲过来抱蓝语。现下他抱着蓝语哭的稀里哗啦:“我知道,连里除了班长跟小宁,就你蓝语对我最好,还拉着我训练。咱好歹也是同班战友,以后你可别忘了我老白啊。”

蓝语离别的愁绪立刻就被他挑拨起来了。她一边拍着白铁军的背,一边说:“你也不要忘了我,走了以后记得给我们写信...还有记得别告诉班长七连解散了,不然我找到你家里去揍你。”

白铁军也不知道听没听见蓝语说什么,抱着她哭了好一会,转身又投入到指导员的怀抱里了。蓝语叹着气,看着他。然后看见三班那桌上的伍六一。因为七连解散而显得十分愤懑的理应加上伍六一,他正一根根填鸭子似的往嘴里塞着香蕉,那种不辨滋味的吃法简直充满了愤怒。

等她回过头来,才察觉到这下遗世独立的就剩了高城一个。蓝语看过去的时候高城还端着架子,既没有人来跟他拥抱,又没有人跟他说话,他还撑着这幅架子,让人看的十分的难受。蓝语看着看着,只得张开双臂。

高城还在端着:“这不太好吧?”

“明天就是对手团了,不最后纪念一下我们一起革命的时光?”蓝语轻描淡写的说,依旧张开手臂等着。

“腻歪的你...”高城嘴上嫌弃着,却还是抬手抱了抱她。

高城有些变扭,但是蓝语终于因为离愁而放开了。她拎着一瓶酒,从前敬到后,似乎打定了主意要灌死自己。

三年的七连旅程,最终还是到了尽头。

99%的人还阅读了:

表哥见我多妩媚:第17章 他与我同行

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第8章

(综英美)超英暖暖拯救世界:第13章 最大的大Boss是艾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