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多愁:第19章 偷吃

- 编辑:网页上传 -

许多愁:第19章 偷吃,作者:狐狸不归

御膳房忙了半天,总算摘下来第一批柿子,装满了好多个箩筐。无论是什么不值钱的玩意,只要是宫里的,总是要先送给主子尝尝鲜的。御膳房的掌事们特意挑选了皮薄肉厚,品貌极佳的柿子,对着阖宫的名册,摆好了精致的果盘。

因为算是御膳房的心意,要各宫自己来讨就显示不出诚意了,御膳房要派小太监一一送过去。这个差事比摘柿子还要好,若是能赶上一个大方又正当得意的主子,赏赐是少不了的。

各个掌事手下得宠的小太监都得了好差事,唯独剩下一个沉云宫无人问津。虽然宫里人都能猜到,冯贵妃不可能就这样一蹶不振,沉云宫以后依旧会得宠,可没人愿意这个关口去触霉头,无论是上头还是冯贵妃怪罪下来,都不是什么好事。到了最后,刘掌事手里就剩下这一个没安排出去,正巧看到流鱼就在一旁,思忖了片刻,还是不好现在就太过得罪称心,还是打算指派一个对头手下的小太监去的时候,流鱼却站了出来,鞠了一躬,问道:“您有什么为难事吗?奴才正闲着,能替您跑跑腿。”

刘掌事一顿,心想这就不能怪自己了,道:“这几碟柿子,你去给沉云宫的冯娘娘送去。”

流鱼低头应了声是,唇角微微翘起。

回到太清宫后,景砚和乔玉分吃了带回来的柿子。柿子性寒,乔玉自幼脾胃不好,吃多了就该难受,景砚不许他多吃,只让他略尝了两个就收起来了。可乔玉是个小馋嘴,根本忍不住,趁着下午景砚在屋子里读经的时候,偷偷溜到了放柿子的阴凉地方偷吃。

景砚觉察出些不对来,乔玉往常都很黏人,即使无事可做也要缠着景砚,和他说说话,可现在却小半天瞧不见人影。景砚挑了挑眉,搁下手中的书,朝外头找了过去。

果不其然,在藏柿子的地方找到了像只小老鼠一样偷吃的乔玉。

他在做坏事上还是有些小机灵的,吃完一个就将果皮扔的远远的,再伸头探脑左右观察一番,再开始吃下一个。或许是因为警惕了这么久也没被发现,乔玉放心大胆地吃了起来。

乔玉是娇生惯养长大的,自幼吃喝用度从来不会短缺,可是自从来了太清宫后,莫说山珍海味,连口甜品都是称心偷偷塞给他的,难得能吃一口新鲜的柿子,他又是小孩子脾性,贪食一些并不是什么错处。

景砚静静地站在不远处,瞧了他好一会,眼看着他吃了两个三个还不停歇,终于,捂乔玉着嘴打了个小小的饱嗝,猛地一扭脸,才看见景砚的身影。

乔玉连忙掩耳盗铃似的把果皮往身后踢了踢,一下子站了起来,不敢再抬头了。

有点,不,是很多点害怕。

景砚走近了几步,半蹲下来,与乔玉平视。他的眼瞳深邃浓黑,被下垂的眼睑遮了一大半,乔玉一个小傻瓜瞧不出是喜是怒。

离得近了,就能嗅到乔玉的身上满是甘甜的柿子香气。

就和乔玉一样甜。

景砚轻声问道:“柿子好吃吗?怪我不让你吃?”

他说这话时轻声细语,与往常并没有什么不同,可乔玉就是能听出来,太子的确是生气了。

乔玉往旁边缩了缩,很可怜的模样,难得认真地对着景砚保证,“殿下,殿下别生气,都是我贪吃,馋嘴,以后,再也,再也不偷吃了。”

因为过度紧张,他还舔了舔大拇指,是甜的,然后又没忍住多舔了几口。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行为是错上加错,罪无可恕,乔玉连忙摁下自己的手指,头摇的和拨浪鼓一样,“柿子不好吃,一点都不好吃,您别生气,就,骂骂我好了。”

他一贯很会做调皮事,在家里如此,在东宫也是如此,被人惯得无法无天。可他知道无论是祖母还是太子,都不会真的生气。要是他们真的生气了,乔玉就恨不得缩成个球,也不怕挨骂了,就希望能够原谅自己。

景砚瞧着他的模样,拿他没什么办法,都被气笑了。不过他用宽袖遮住了半张脸,乔玉又低头认错,一点都没看到他面上的表情。

景砚许久不曾说话。

乔玉只感觉时间难熬,越发紧张。他视死如归地往前凑了凑,紧紧地闭上眼,鼻尖被冻得红通通的,一脸大无畏的表情,“您要是骂,骂都不解气,也可以,可以弹我的额头,揪鼻子,掐脸,都,都可以的。”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依旧发颤得厉害,“我,我不怕疼的!您不要,不要生气啊,生气多难过。”

在这世上,他最不想的,就是让太子难过。

景砚笑着道:“打你做什么?能叫我好过不成?到时候哭了,还得我来哄,给自己找事情做吗?”

乔玉还是不敢睁开眼,他软声软气道:“那您不生我的气了?别的也不能,生气的。”

景砚替他理了理头上歪掉的硬幞头,发现乔玉的衣角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扯坏了,露出里面层层叠叠好多层的内衬,都是灰扑扑的了。

太府监对太清宫这边一向太慢,份例总是短缺推迟,到现在连冬日御寒的衣服和碳火都没送过来。乔玉怕冷,不过也没和景砚抱怨,他知道抱怨没用,反倒让他的太子不开心,自己把几套秋衣全裹在了身上,再罩上外衣,整个人胖了不止一圈。

乔玉是个可爱至极的小孩子。

景砚擦了擦他手腕上的灰尘,也并不和他生气,慢条斯理骗乔玉道:“也不是不生气。你方才骗了我,没有做到答应了我的话。不如现在我们定下一个约定,从今天到明天,你都不许哭,否则就是又骗了我,我会更加生气。”

乔玉一听,耳朵似乎都立起来了,急急忙忙地拽住了景砚的袖子,问道:“是真的吗?只要不哭就可以了?”

他现在已经长大了,不再像小时候那样掉眼泪,除非真的有很难过,很伤心的事,是不会哭出来的。乔玉在心里数了,自己已经有很久很久未曾哭过了。

景砚微微笑着,点了点头。

乔玉欢天喜地地答应了,以为自己一定能够完成,太子一定不会再生气了,又如同往常一样快活起来。

景砚的一双凤眼半开半阖,冷静地望着乔玉蹦蹦跳跳的背影,思忖着方才的事和那个约定。

教不听话的小孩子不正是如此吗?

得给一个教训才能记住。

99%的人还阅读了:

士兵突击之混入七连的女兵:第63章

表哥见我多妩媚:第17章 他与我同行

自从有了死对头的孩子:第8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