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室:第15章 梦魇住

- 编辑:网页上传 -

外室:第15章 梦魇住,作者:曲渚眠

秦舒捂着肚子出得门来,神秀便扶着她:“姐姐,还是难受吗?我都听见了,大爷叫你跪着去。姐姐这样如何能跪,我进去求大~爷。”

秦舒忙拉住她:“别进去,他现在正在气头上,你进去说,弄不好反而要叫我多受些罪。”

神秀踌躇:“那我去拿了暖炉来,给姐姐捂捂小腹?”

秦舒摇摇头:“扶我去里面躺着,我要睡一会儿。大爷自持身份,又不会出来盯着我,瞧我到底跪没有跪?”

神秀扑哧一声笑出来:“姑娘倘若要奉承谁,谁便生不起来气,那刚刚又何苦对大~爷说那样的话儿。”

秦舒脱了鞋,躺在床~上,一时之间只觉得小腹一抽一抽的疼,她无精打采道:“但凡是个人,便不会叫陆家的人想怎么揉搓就怎么揉搓。待会儿等我疼过了,再去奉承他吧。”

神秀笑笑不说话,关了门,悄声退了出去。

陆赜坐着生了半晌的闷气,拿了本书来瞧,勉强消了些气,叫人端茶进来,叫了几声,都没有人答应。想起来,自己是叫那丫头上外边跪着去了。

他自己推了门出来,瞧了瞧左右长廊,都不见那丫头,沉着脸问话:“凭儿呢?”

神秀便道:“回大爷的话,凭儿姐姐今儿来了小日子,疼痛难忍,往里间歇着去了。”

陆赜听了冷笑:“好一个阳奉阴违的大丫鬟,主子叫跪着,自己也敢歇息去?”说罢,便叫神秀领了自己去:“我倒要看看,她是如何放肆的?”

这个时候天色已暗,只有一点夕阳斜照,神秀无法,推了门进去,刚想开口唤秦舒,却听陆赜吩咐:“出去。”

神秀担忧地瞧了瞧床榻,见秦舒依旧熟睡着,不免心急。

陆赜走近,撩~开床帏,见秦舒苍白着一张脸,额头上都是细细密密的冷汗。

他本来还气着,见此也心软了三分,伸手去摸秦舒的额头,冰凉冰凉的,去握她的手,也是冰凉的。

秦舒本来就疼得睡不着,不过是眯着眼睛罢了,见他进来,心里哀叹:做奴才,连睡觉也睡不好,要想先睡觉,还得表演一番才行。

秦舒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酝酿了一会儿,大颗大颗晶莹的泪珠便从眼睛里落出来,偏偏依旧不睁开眼睛,只眼睫毛蒲扇一样抖动,叫人知道她此刻已然醒了。

陆赜见枕间青丝散落,两鬓落泪,仿若梨花带雨,心里暗叹怪道古人云:美人垂泪最销~魂。

陆赜见她这样哭得跟受惊的小鹿一般,只当她自己已经知道自己错了,语气虽然还是生硬,气却已经消了大半:“刚才不还嘴硬吗,怎么又上这儿哭起来?旁人见了,还只当我如何了你一般?”

秦舒适时地睁开眼睛,忍着腹痛,趁着手从床~上坐起来,未语泪先流:“大爷也知道,我来了小日子,这是我自来便有的病症,来时腹疼难忍,并不是为别的,大~爷若是不信,自去寻了小丫头来问。大~爷说,新主母明年春天便要进门,奴婢只有高兴的份儿,何曾有别的念头?”

陆赜进来见她脸色苍白,便知道是自己冤枉了她,只怕是真的来了小日子腹痛难忍,并不是听见王家小姐的事情,使小性子。

他依旧板正着一张脸,问:“即便是如此,你好生告诉我就是,又是在哪儿闹着要出园子,又是说什么要出去嫁人的话,成何体统?”

秦舒心里冷笑,那自然都是我的心里话,只面上却装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样子来,低着头想了想,道:“以前,便是老太太、二奶奶有什么地方误解、冤枉了我,我自然细细分说,好叫主子明白内情。可是,我今儿叫婆子扶了回来,本就难受,听见大爷那样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一句辩白的话都说不出来。只想着大爷既然这样厌弃我,不喜欢我,我自然不该留下来徒留憎恶……我……我自己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了,老太太一向夸我伶俐的,只怕那时候糊涂了……”

陆赜进来时是盛怒,这时全然没有半分了,听秦舒说自己只怕是糊涂了,不由得轻笑:“知道自己糊涂就好了!”

秦舒抬头,取了帕子拭泪,见他神色,便晓得自己是安全过关,故意道:“既然大爷说我糊涂,那我还是外头跪着去吧,合该叫冷风吹吹,醒醒脑子才是。”

说着便假作要起来往外头去,陆赜捉住她:“人虽然糊涂,却不能叫外头吹风去了,再吹成个木头,可就亏了。”

秦舒听得这话,一时发怔。陆赜平时不苟言笑的,何曾说过这样的笑话儿来,虽然并不好笑。

她叫陆赜扶着躺在床~上,听他道:“我瞧过几本医书,晓得你这妇人症候,按几个穴~道,便好上许多。”

说罢,秦舒见他解开自己的外衫,只留了中衣,又不知道按了什么穴~道,开始很疼,不一会儿果然腹痛减轻了许多。

秦舒呆呆道:“大爷明明会医术,又如何不知道妇人小日子疼痛呢?还以为我是装病?”

陆赜道:“你只说了身子不舒服,又何尝说过小日子,又叫你骂了一通,哪里想得起这回事?”

谁敢骂他呀?秦舒可不能承认:“我哪里骂大爷了,明明是大爷先说我不干净的?”

陆赜见不过这么一会儿,这小丫头还改起自己说的话来:“我说的是不清白,何曾说你不干净了?既有了肌肤之亲,你我又何曾清白?”

秦舒并不认同,心里笑他,这算什么肌肤之亲?只是并不敢反驳他了,怕他没完没了。

他一双大手,温暖又干燥,不轻不重地按~揉推拿,那绞痛慢慢缓和了许多,不知不觉中,秦舒竟然渐渐睡着了。

秦舒做了个梦,梦见自己带着父母在海边旅游,她带着墨镜躺在沙滩上晒太阳,父母在教练的指导下笨手笨脚学冲浪,她浑身叫太阳晒得暖洋洋的,抬眼去瞧父母,模模糊糊的一团,虽然看不见具体的五官面容,耳边却是熟悉的乡音。

母亲远远的叫她:“小舒,小舒,你瞧你爸,他站起来了耶,他站起来了……”

秦舒坐起来,正好看见老爸从一头栽倒在海浪之中,不由得大笑起来:“秦副处长,你这学习能力退化得太厉害了,还大学生生呢,还优秀、党、员呢,都学三天了,连三秒钟都站不住?”

老秦同志叫海浪冲回沙滩上,冲着秦舒嚷嚷:“你这孩子,我们老人学习新鲜事物,你不鼓励就算了,还在哪儿冷嘲热讽看笑话?你小的时候,要学什么兴趣班,我们都是鼓励为主的?”

秦舒端着个椰子走过去,笑:“不是这样吧,老秦同志,那些兴趣班好像都是您老人家非要给我报的吧,怎么现在变成我自己要去学兴趣班了?还鼓励为主?我可记得隔壁李叔家的孩子去参加围棋大赛,你就偏要我也去参加,我才三岁坐都坐不稳,叫你拉过去……”

老秦同志转过头:“哪有这回事?”一面讪笑,一面道:“哎呀,都中午了,你妈肯定饿了,去吃饭吧,吃饭吧,听说这美国的龙虾不值钱,可便宜了。我看新闻,说遍地小龙虾都没人吃呢……”

秦舒她母亲摇头:“我可不要吃龙虾了,我要吃中国菜,你要吃龙虾自己一个人去吃。”

秦舒挑挑眉,道:“好呀,叫老秦同志给这些外国人露一手,今儿就老秦同志做中国菜。”

她笑着正开心,听见旁边一个什么人问她:“什么菜?姐姐今儿叫谁做菜?外头庄子上才送来新鲜的鹿肉,趁下了雪,上园子里烤来吃正好。”

秦舒一回过头,便见小桥流水、亭台楼阁,一个藕荷色绫袄的丫头手上托盘里端了一堆宫花:“姐姐,这是外头人送来的,老太太叫分给几个姑娘。”

秦舒大骇,转头往回跑:“不不不,我不是你们这儿的人,我在夏威夷度假呢,我那边是夏天,不是冬天,你们搞错了,搞错了……”

神秀往外边来,正放了药碗在小几子上,便听得秦舒梦里说着呓语:“错了,错了,我不是你们这儿的人……”

神秀只唯恐她今日不舒服,叫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给梦魇住,忙过去叫醒她:“姐姐,姐姐……”

秦舒醒过来,睁开眼睛,望着神秀发愣,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没事,做了个噩梦。”

神秀听见笑:“刚才姐姐梦里一直喊,我不是你们这里的人,莫不是做梦叫拐子拐去了?”

秦舒坐起来,小腹还隐隐作痛,不过最疼的时候已经疼过去了,她接过神秀的热茶,微微喝了一口:“可不是遇见拐子了吗,叫拐去不见天日的地方,连回家的路都不知道……”

99%的人还阅读了:

许多愁:第19章 偷吃

士兵突击之混入七连的女兵:第63章

表哥见我多妩媚:第17章 他与我同行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