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国]白甲苍髯烟雨里:第20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三国]白甲苍髯烟雨里:第20章,作者:青檀梦尽

第二十章、荐寿糜附耳私授,挽子龙企得推心

*

刘备哽咽道:“祁司马不负盛名果天人也!此法既能护全严将军之义,也免了刘备之不义啊!是备思虑欠周,未曾想过借走北新城兵马,会使城池落入敌手,进而威胁到伯珪兄长……若真如此,备便在千里之外,也必定痛心疾首,难安寝食,虽万死难消此罪尔!”

说到动情之处,拾袂而泣好不自责,演技之高看得严纪等人都开始怀疑自己是否以小人心度了君子之腹。

刘备擦了擦眼睛,话锋一转:“祁司马的法子甚好。只是这六千人远道行军,仍需不少粮草……”

祁寒当即道:“粮草之事,北新城实在帮不上什么,我等被乌桓围军日久,城中粮草几已耗尽,此刻尚在等候主公运粮过来呢。”

刘备眉头一皱:“这可怎生是好?”

祁寒早知道他不会如此轻易干休,必定是要人财两得才肯离开,因此只是轻笑:“咦,使君你怎忘了一人?”

见刘备面色迷糊,祁寒不待他问便续道,“君不见东海糜竺,财资亿万,富埒王侯!这点粮草辎重,自不在他之眼中。”

刘备一愣。

他当然识得糜竺。此人是徐州富商,家有良田千顷食客过万,端的富甲一方。只可惜钱再多也是人家的,前段时间自己为了收买人心在徐州树立良好形象,刻意疏远富绅望族,也没敢动他们的财帛。此番受难,就算那糜竺再有钱,自己又哪能碰得到片缕?何况东海至此八百里之遥,糜竺能帮得上什么?

刘备心中暗火,莫非这祁寒小儿竟敢当面唬弄我?

却听那清澈悦耳的声音再度响起:“使君若向糜竺求取粮饷,必定可成。但其中一事,却不便当众分说。使君,你且附耳过来。”

刘备还未动作,祁寒已主动往他大耳旁凑去,随即蚊蝇般的声音传入耳中:“使君你可还记得,那糜竺尚有一妹未曾婚配,立志要嫁当世英雄?”

刘备闻言,怔如雷亟,却像是被灌了一壶醍醐,瞬间明白了什么。他讶然回头,正对上祁寒含笑翘起的眼睛。

“使君便一封书信,何愁粮草不济?可命糜竺遣人暗中运送。一者可沿水路北上,从沂水发济水,再通漳河转入平南渠,北新城可以提供使君兵马三日之粮,助使君抵达漳河入口与粮草车队会合;二者我建议可走海路,一路平顺不费周折,且速度奇快。届时军队与粮草队伍可约在东莱齐会。如此安排,使君可还满意?”

祁寒话音一提,一口气说完这些,抿唇看着早已呆滞的刘备。

刘玄德看向祁寒的眼里闪过一抹异色。只觉眼前少年光华灼灼,玉质华章,令人无法逼视。

他连水路海路都给他绸缪好了,并且言之有理,刘备沉吟一阵自知无法反驳,终于认同。求取糜竺妹妹的事情,他根本从未想过,但他却也知道,徐州当地刘使君三字风评甚好,有许多待字闺中都暗中钟意于他。隐约曾听孙乾提起过,那糜竺的妹妹曾经使人多番打听过自己,糜竺也曾有意交好多次上门,只是当时都被他刻意疏远了。若真如祁寒所说,他亲自书信一封求娶求援,必不至落空……

只是,这祁寒因何就笃定自己能够成功求取糜竺妹妹获得资助?莫非,他真如传闻所说,有什么异禀天赋鬼蜮智能,可通隐秘未知之事……

刘备望着前方玉立之人,杂思纷纭,明明了却了心头一桩大事,思绪却只有更乱。

而所有的念头几乎都围绕着眼前神秘的少年。这样厉害的一个人物啊,若能……刘备心中感叹,看他的眼神也渐渐更不一样起来。

“此法可行。备先代徐州百姓谢过祁司马大恩了。”刘备很快将眼神一收,又要拜下,祁寒淡笑着将他扶起。

刘关张三人安稳坐回了席间,祁寒和赵云也回去落了座,一时间,万事抵定,席间仿佛恢复了和谐。

刘备落座后,总觉得耳边有些痒痒,他下意识伸手去搔。蓦然想起那正是刚才祁寒吐气如兰,气息吹及之地,不由深深一怔。身侧的关羽看在眼里,眯了眯凤眼,愈加沉默。

严纪青着一张脸,扯起个勉强的笑容掩饰尴尬,大声吩咐整治菜肴美酒传上,便与刘备三人互相敬酒,纵肆饮宴,瞧上去倒是一派欢愉行乐之景。

祁寒紧挨着赵云坐下,这才惊觉自己背心早已冷汗湿透,浑身发麻发酥,好似虚脱了一般。

适才与刘备的较量,他豁尽脑力,才算是勉强胜出了一头,但面对枭雄的那种紧张之感,仍深有余悸。

执起酒卮,他的手指兀自有些颤抖。浅嘬了一口,便朝赵云瘪嘴抗议:“凉了。”

赵云看他一眼,见少年眉目宛然,静谧中透着莹闰。他眼神莫名深沉下去。下一秒伸手握住祁寒冰凉修长的指节,感觉到他的颤抖。赵云并不说话,只是轻轻掰开他紧攥的手指,从中取出酒卮饮掉,重斟了温酒,递给他。

见祁寒苍白的面色在酒水的滋润下,终于渐渐恢复红润,赵云抬头看了一眼刘关张三人,见其饮酒说笑殊无异色,一派豪爽无狭私之态,一颗悬着的心才渐渐安定下来。

他回眸瞥了一眼兀自抿酒蹙眉的祁寒,见他仍自惴惴,垂着眸子不说话。赵云长眉微微皱起,眼中透过一抹担忧且复杂的情绪。

……

宴会尾声,众人都喝得酩酊,各自散去。

这里的酒浓度不高,但祁寒多饮了几杯,也有了醉意。正欲与赵云一同离帐回去,却被刘备拱袖拦下,朝二人施礼,似要解释些什么。

终究是古人,风度淳然,自有几分疏朗之气。

即便是存了狼子野心,面上仍能做得滴水不漏。祁寒望着谦和自然的刘备,心中暗嗤,眼底难免的浮起一抹冷笑。

“在下不胜酒力,你们聊,我先回去了。”祁寒略一施礼,闪身就从刘备身旁掠过,脚下虚浮却不停留,轻轻松松就摆脱了对方的挽留迈出帐去。

尽管不礼貌,但他骨子里还是个现代人思维,真个不懂得顾忌。

刘备面上有些尴尬却也没怎么介意,倒是赵云,忍不住眺了一眼祁寒蛇行歪斜的背影,眼底流露出一抹担忧。

“子龙在担心祁司马?”见赵云目光微闪,似乎巴不得立刻追随祁寒离开,刘备眼底精光暗冒。

赵云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有些失礼,连忙回答:“只是答应了他如果酒醉,就由我带他回去。别看祁寒面上聪慧,有时也不辨道路,此刻天黑我恐他有失。”

明明答应的是“背”他回去。话到嘴边却变了,赵云脸上莫名一热。

“原来如此……”刘备一脸恍然,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帐外。

赵云也注意到祁寒离开时冷傲不踞礼数欠妥,就为他圆说解释:“他似乎从小养在深宅望族之中,于世务不通,多有无礼之处,望使君海涵。”

刘备摇头正色道:“子龙你言重了!你素知我心,备岂是那量小胸狭之人?我怎会与祁司马计较。何况今日他在席中谈笑风度,你也有看到,他乃是不世高人。此般雄才伟略之辈,自是性情疏旷怪僻,旁人难解难明。我反倒喜爱他为人洒脱,率真可爱,一身淳朴自然之态。”

今夜之事,赵云心中本还有一丝怀疑,但见刘备如此夸赞祁寒,态度诚不作伪,也没有半分做贼心虚的样子,对他那点怀疑也就打消了去。

“使君所见,云深感认同。”

刘备听了却苦笑一声,“不想伯珪大哥帐下……竟有你二人!子龙你武略无双,祁司马又有经天纬地之才,你俩合璧,正是文武双全!”说到这儿,一声长叹,“备有心与你二人结为异姓兄弟,以盼守望此情,来日共扶天下。奈何……祁司马似对我颇有误会,此中难处甚多,还需子龙帮我多说项了。”

赵云听到“你俩合璧,正是文武双全”时,面色一顿,心跳蓦地停跳了一拍。

继而,他展颜而笑。脑海中忆起那人潇洒恣肆的姿容,明亮的眼睛里也似有了暖度:“使君且放心,祁寒最是豁达爽朗,通透纯澈。若是他和使君之间真的有所误会,必定可以冰释消融。”

这话答得好生巧妙。如果祁寒跟刘备之间确实有所误会,那则必定可以消融;可倘若不是呢?赵云却没了下文。

刘备深深看了赵云一眼,笑得越发真诚,交握起他的手,重重拍了拍。

没有想到,子龙虽然不疑自己了,但他的言语行为却能如此严谨。

看来,对那祁寒……他果真是回护有加。刘备暗自颦眉,倏然想起之前赵云站到祁寒身侧抚剑对峙的样子,忽然觉得眼前的赵子龙生疏了很多。

望向赵云那双英气逼人的眉眼,刘备暗忖:“赵云向来与我投契,归附本只是时间问题。现下却平白出了个祁寒,徒增了许多变数。可那人才契天地,气度高华,我自然极度想收为己用。可若是……若是此人真不肯归服,那也绝不能偷鸡不成蚀把米,再失了赵云。”

99%的人还阅读了:

师妹她毛茸茸:第35章 踩雷

[综漫]悲剧崩坏系统:第5章 005 冥界冰之地狱

难以选择[未来的选择]:第27章 突发事件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