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尊又被魔尊掳了:第1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道尊又被魔尊掳了:第15章,作者:琉璃醉月

传说白玉京是仙界仙帝的居所,多年之前仙界发生过一场叛乱,白玉京失陷被打落修真界,威力十不存一,但有一点不可否认:

它来自仙界。

还是仙帝的居所。

虽然因为在修真界多年而渐渐被同化,但里面有很多来自仙界的东西,被周围五城拱卫的中央十二楼,自古以来也只被发掘到第八楼,再之上的四楼一直是个秘密。

十二楼之后还有什么,无人所知。

但现在有人知道了。

重渊靠在一颗枯萎的桃树上,周围围了一圈又一圈化成人形的桃花精,满眼花痴的看着他。

“所以你们说,这里是位于十二楼之外的小世界?”

他面前一颗碧桃花点头啊点头,醉醉的说:“是啊,这里是仙草灵植的世界,仙界崩溃之后化成亿万个小碎块,大多数碎块都在空间乱流中被摧毁了,有少数比较大的碎块穿过了空间乱流,依附于最近的修真界边缘,白玉京本来就是仙界的东西,仙气浓郁,很容易接纳我们,所以这附近依附的碎块比较多,旁边还有个仙剑小世界呢。”

身边一颗绛桃补充:“是啊,那里面都是一群仙剑,是原来仙界万铭剑宗的地盘,剑修们为了保住他们的宗门,肉体被摧毁了,元神去修真界转世了,那些仙剑们就一直在那等他们的主人回来找它们。”

重渊抬了抬手,问道:“你们说了半天,仙界到底是怎么崩溃的?”

桃花精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似乎是想到了那末日一样的一天,眼神都有些恐惧,最后一朵千瓣桃红站出来,轻声道:“是和魔界互打的时候生生给打崩了,仙界的核心被毁,完全崩溃,魔界还剩了一小半,听说仙帝和魔帝同归于尽了。”

竟然是自己把自己作死的?

重渊多少有些无语,又问道:“先前天材地宝出世,白玉京开启又是怎么回事?”

桃花精们对视一眼,都摇了摇头,千瓣桃红道:“我们这些小世界为了在空间乱流里保住自己,修为基本都耗尽了,现在连化神期都没几个,连离开这里都没法做到。我们只知道,那天突然某一个小世界里释放出很庞大的灵气,直接把白玉京的门冲开了,具体哪个小世界以及怎么进去,我们都不知道。”

重渊恍然。

看来要一个小世界一个小世界的找过去了。

桃花精们回答完他的问题,都眼巴巴的瞅着他。

碧桃花痴痴问道:“王,能不能给我们授点花粉?”

其他桃花精们也巴巴的看他,眼里是掩也掩不住的期待。

重渊嘴角一抽,抚了抚额。

磐玉血桃花传承自上古,以亿万生灵鲜血而生,生就不详,加之所生媒介磐石之玉乃开天辟地之时的第一块玉,有道则加身,一出生便拥有着莫大的能力,是当之无愧的花王。

只要磐玉血桃花所在之地,沾一点他的仙气都能噌噌噌的让桃花们蹿几个阶位,若是得一点花粉,结一颗桃子,那就是桃生之幸,死而无憾啦!

桃花精们摩拳擦掌,一个个都想从他身上得点花粉,就算得不到,吸吸仙气也好啊!

就是四分之一颗桃树他们也不介意的!

血洗过妖族皇城,威慑过正魔两道,向来从容淡定泰山崩于前而色不改的魔尊大人第一次感觉……头有点疼。

桃花精这么可爱,下不了手辣手摧花。

花粉是肯定不能送的,他虽爱美,但也不滥情,不能随随便便让人家结桃子,不送的话良心似乎有点过不去,人家都在这给他解释好半天了。

那就……送点玉?

头发快撸秃了!

另一边的卿止酥酥爽爽的和一堆仙剑干完一架。

仙剑们虽然是仙剑,但受到仙界崩溃的影响,在抵御空间乱流的时候修为基本全耗光了,这么多年的修养也就只恢复到了元婴化神期左右。

原本卿止的这具化身肯定不是这么多剑的对手,奈何他有本体在,开了个大大的外挂,还不用在同类面前隐藏实力,于是属于仙剑的实力全部爆发,几下凶残的翻砍就把群剑砍趴下了。

卿止把脑袋顶的桃焰鸟放在地上,执剑在手,淡漠问道:“服不服?”

群剑们微微震颤一下,为首的太和剑有气无力的答:“行,服了,我们归你。”

剑就是剑,输了就是输了,找理由那是弱者才干的事,它们剑才不会干!

卿止收剑归鞘。

他四下打量一圈,见这里是一座宏伟古老的大殿,墙壁上到处都是崩裂的痕迹,看起来当年发生过一场不小的动荡。

仙剑们你推我一下,我推你一下,最后把太和剑推出去了。

太和剑抖了抖剑身,无奈道:“美剑,来做个交易。”

卿止眉一蹙,“我是天元大化剑,叫我天元。”

太和剑从善如流,“天元美剑,来做个交易。”

卿止“噌”的一下拔出剑,幽蓝色的眼睛冷冷的盯着它,一字一顿道:“叫、我、天、元!”

仙剑们唬了一跳,齐齐往后一退,接着又“哗”的一下炸了锅。

“好凶残!”

“够干脆!”

“一言不合就拔剑!”

“我喜欢!”

“够味!”

“带劲!”

“爽!”

卿止额角青筋一跳。

他就算再不通人事,好歹活了这么多年,多多少少见过宗门里的小年轻们谈情说爱的模样,对这些表达暧昧的词语也还是知道的。

就是知道,所以才更气。

作为一柄剑,怎么可以这么无耻,随便调戏剑给剑丢脸!

太和剑见势不妙,立刻道:“天元,我们来做个交易。”

卿止深呼吸。

他闭了闭眼,又睁开,收剑回鞘,道:“什么交易?”

太和剑轻叹一声,道:“我们想出白玉京找我们的主人,求你帮忙,作为交换,我们可以出一半的剑元。”

剑元就是仙剑的核心,剑元一毁,仙剑的意识就会彻底消散,也就算是死了,分出一半的剑元实在不算一个小的报酬。

卿止蹙眉道:“你们的主人是谁?”

太和剑摇了摇剑尖,无奈道:“我们是仙界万铭剑宗剑修的剑,仙界崩溃后,主人们为保住这块传承之地,肉体崩毁,元神去了修真界转世,现在具体是谁以及在哪里我们都不知道,但在一定的范围内,我们可以感觉得到,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出去的时候把我们带在身上,让我们可以感应外界就好。”

它叹口气,“这一次进来白玉京的人里没有主人们的踪迹,再等下去不知得等到何年何月,我们修为太低无法离开这里,只能让你帮忙。”

只有仙之境的强者才可以跨越世界壁障,在小世界之间自由穿梭,它们要修炼到仙之境,至少也得等个三五千年,不如找人帮忙来得快。

而他又是仙之境,又是仙剑,容易得仙剑们的信任,显然是个最好的人选。

卿止想清楚之后便点了点头,“可以。”

群剑们欢呼一声,剑身一阵发光,一个又一个五颜六色的光团从剑身里浮了出来,直奔卿止手里的本体而去。

“美剑,这是我的!”

“美剑,感受我火热跳动的心吧!”

“美剑,收下我的礼物!”

“我的我的,比它们的都大!”

卿止:“……”

看在你们是送剑元的份上,我勉强忍住不发作。

本体骤然接收到如此多的剑元,力量磅礴涌动,本体压制不住。

这机缘难得一见,不容浪费,卿止把化身的那一点神思收了回去,全部魂魄都聚集在本体之上。

湛蓝色的长剑悬浮半空,身周锋锐逼人的剑芒一吞一吐,明显是在消化体内新涌入的力量。

群剑们一圈一圈围着天元大化剑转圈圈,一柄一柄都特别紧脏!

被圈在这什么都没有的大殿里五百多年,五百多年了!过来过去就那么几柄剑,再美的剑都看腻了。

骤然进来一柄这么漂亮的剑,是柄剑都得疯狂!

难得一见的新鲜面孔!

多么美的弧度,多么锋锐的剑锋,多么漂亮的颜色,多么……

……嗯?话说美剑剑柄上怎么长着一朵小红花?

那……那也很美的!

就在一群花痴仙剑的殷殷注视之中,三个时辰过去了,天元大化剑身周的蓝芒总算不再那么耀眼,力量渐渐的收拢住了。

忽而剑身微微一颤,一圈朦胧的蓝光辐散开来,里面光影浮动,从中走出一道人影。

剑眉星目,挺鼻薄唇,银蓝色的眼眸里仿佛盛了星沙一般,有点点碎光漂浮其中,五官像是雕塑一般的完美,每一个菱角每一个弧度都显出一分冷峻的韵味,容色比之之前的化身要好看了几倍不止,望之一眼便移不开视线。

他穿着一身如大海一般深沉浩瀚的蓝衣,其上似有星辰浮动,又似有海浪翻涌,令人看去只觉一股浩瀚磅礴的道韵法则扑面而来,看久了,就连神魂都得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他就这么站在那里,眼光朝周围淡淡一扫。

刚刚还窸窸窣窣讨论个不休的群剑瞬间噤声。

他抬起一只白皙修长的手,在半空轻轻一划。

空气似乎被划破,露出其后一片蔚蓝如海的世界。

“这是我的剑域。”卿止淡淡道,“你们且待在里面,也能借此感应外界,旁人不会察觉你们的存在。”

群剑们欢呼一声,一个个争先恐后往里钻。

卿止又把地上失去控制沉睡的化身塞入剑域,轻轻一伸手,角落里的桃焰鸟就被他抱了过来。

他一手在它毛绒绒的脑袋上摸了摸,声音依旧如剑一般的清冷,却含着一丝淡淡的柔意,“破界会有些麻烦,你先待在剑域里,外面安全了我会放你出来。”

桃焰鸟抬起一只粉嫩嫩的小爪爪,仰头“啾”了一声,表示要桃花枝抓。

卿止把那根白玉簪子递给它,看它满足的抓着簪子团成了一团,便把它放进了剑域里,又给它存了不少食物,放心了。

两指并拢在半空一划,一道湛蓝剑气破空而出,生生在小世界里撕开了一道口子,露出其后一片暴虐的空间风暴。

他淡淡扫了眼,眼神无波无澜,抬步一跨,走了出去。

重渊费了好半天功夫,终于从满世界的桃花精里钻了出来。

最后还是送出一块玉。

只一块!

桃花精各个都是美人,又曾经都是仙桃花,各个修为不俗,按理来说也在他的送玉范畴内,奈何花精太多,一个个送过去保准头秃,他干脆道:“打一架,谁赢谁送。”

于是往日里柔柔弱弱的桃花精们凶悍的打了一场架,花瓣与绿叶齐飞,怒骂与惨叫共舞,得胜者千瓣桃红喜滋滋的收下一块玉。

魔尊大人很淡定的溜了。

刚刚出了小世界,还没喘一口气,便见面前空间波纹动荡,从中走出一个蓝衣黑发的清冷男子。

重渊美人癖发作,下意识眼睛一亮,脱口赞道:“美人!”

刚刚从小世界里出来的卿止:“……”

重渊一声出口,眼神就有些古怪。

等等,美人头顶怎么长了朵小红花,小红花怎么……有些眼熟?

99%的人还阅读了:

[三国]白甲苍髯烟雨里:第20章

师妹她毛茸茸:第35章 踩雷

[综漫]悲剧崩坏系统:第5章 005 冥界冰之地狱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