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她不孕不育:第8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清穿她不孕不育:第8章,作者:红酥手没酒

谁给谁厉害瞧什么的......嗯,这就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

反正胤禛走的时候是黑着脸的,而第二天早上起来,面色红润,揉着后腰但是气色倍儿棒的顾宁却是爽快的很。

精神活力满满的,确实是不错啊!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底细,顾宁她都会以为自己是那采啥补啥的妖女了。

“格格您......您这身体还真是康健。”翠柳黑着脸扶她家格格去沐浴,然后在榻上给她揉着腰活络一下筋骨。

“奴婢请格格安。”

“起来吧。”顾宁的声音透着一股子的慵懒。

“奴婢谢格格。”黄鹂倒是不负顾宁给她起的名字,声音清脆悦耳:“翠柳姐姐,香膏拿来了。”

见翠柳朝她点头,便也在一旁的榻上蹲下,给顾宁捶着腿。

顾宁看了她一眼,“黄鹂是吧,你是管着我首饰衣裳这一块儿的。这样吧,去把那身月青色的衣裳给熨好,再挑出一些简单的首饰过来。”

“是,格格。”黄鹂福了福身,然后便转身出去。

看她出去,翠柳这才说道:“格格,奴婢怎么瞧着您这身肤色又好了些?”翠柳的眼睛里有一丝羡慕,虽然她没有别的心思,但是女子皆爱美,格格这身肤色在后院都可以说是顶尖儿了的。

就算是福晋,用那些昂贵的东西护养都比不上格格这身天然的肤色,而且格格还那么能吃,身上却一丝多余的赘肉都没有,纤合有度,怕是待会请安的前院又要不太平了。

滋润了嘛,当然气色好。

感觉时候差不多了,顾宁穿了一身素淡的衣裳以及简单的首饰,便施施然的往前面去。

黄鹂本来要给她上妆,可顾宁只是淡淡的打了一层粉,压了压眼角的媚.色。

她这是去给大老婆请安的,又不是去选美的。

四福晋心里是不是真爱四爷她不知道,但是她知道一点,那就是没有哪个大老婆在自己男人睡完小妾之后第二天敬茶,还乐意看到小妾一脸媚.色的娇滴滴模样的。

这不是扎人心窝子吗?

立志于抱大腿,过着养老生活的顾宁认为,她是绝对不会去扎四福晋的心窝子的。

虽然她的存在就是扎人心窝子,但是这少扎一点和多扎一点也是有区别的不是?

越是往冬月里去,这天儿也就越发的冷。顾宁在外面又披了层厚厚的袍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

到了四福晋的正院,却发现宋雨柔和武青青早早的就候着了,二人穿的比她还要素淡,并且那薄薄的一层衣裳在风中更显得柔弱。

武青青看她过来撇撇嘴,自己却冻了一个哆嗦。

看着她们的着装,顾宁打了个哆嗦,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四福晋不给她们做衣裳。

现在是冬天啊!

快要过年了,大冬天穿着一身夏装,这抵抗力可真好!不是说古代医药不发达,一个风寒就能要人命了吗?

大约是觉察到了顾宁的打量,二人转过头,看到顾宁这身装扮后齐齐的翻了个白眼。

虽然心里酸,但是这顾氏到底在怕什么!把自己裹成个球,简直是丢了四贝勒府所有女人的脸面。

果然不足为惧,这后院里的女人哪个伺候爷之后不是一脸娇媚的神色?

这顾氏竟然还跟正常模样一般,而且听说爷早上可是怒气冲冲的出了清河院,看来这顾氏伺候的也不好。

顾宁来的晚,不像其他人或多或少的有一些耳报神,她的银子又不多,自然消息比不得其他人。

二人交换了个眼色,亏得她们还一大早的过来打算奚落一番,现在看来是白费功夫了。

宋雨柔倒是还好,虽然穿的单薄,但是人那体格在那儿呢,估计也有一些抗冻能力。

但武青青就不一样了,一边瑟瑟发抖,一边拿帕子按按眼角,可惜那眼底浓重的黑眼圈,即便上了好几层粉也没能遮挡得住。

顾宁:她这是......失眠了?

武青青这人虽然嘴贱了点儿吧,但是看着也不像是心理承受能力弱的样子,难道四爷每次睡女人她都得失眠?

很快,她就知道真正的原因了。

武青青她怀孕了。

“妾见过福晋,请福晋安。”四福晋从屋里出来后,三个女人同时向她请安。

李诗筱李侧福晋由于被禁足还不能出来,虽然四爷也有其他的侍妾,但侍妾相当于通房,身份实在是低,没当上格格都没有过来请安的资格。

“诸位妹妹请起。”四福晋乌拉那拉氏云容抬了抬手,丫鬟们立刻奉上了茶,“今儿个有个大喜事要跟妹妹们宣布。

她的眼睛扫过了捂着小腹的武青青,“昨儿晚上清芸院说是武妹妹身子不适,大夫入府后,诊出了武妹妹已经有喜1月有余。这可是四贝勒府的大喜事,二位妹妹也要多多努力才是,为我贝勒府开枝散叶,绵延子嗣。”

云容连眉梢都没动一下,一点都没有捻酸吃醋的趋势,不过是一个小妾怀孕,李诗筱那里她都忍下了,没道理忍不下一个小格格。

“今儿早上已经派人通知了爷,武妹妹那儿在小阿哥诞下前都按照庶福晋的份例来,武妹妹,待小阿哥出生后自不会亏待了你。”

不过是个庶福晋,后院的女人如果能多为四爷生几个孩子,像是庶福晋这种低等位份的,她这个女主人就可以做主。

毕竟四贝勒府子嗣稀少,她这个嫡福晋也是要担责的,如果不是李氏一个接一个的生,她的名声不知道得被人败坏成什么样。

庶福晋的份例?

顾宁挑挑眉,看来这胎只要平安降生,武青青一个庶福晋的位置是跑不了的。

“武妹妹真是好福气!”宋雨柔扯着帕子,语气酸酸的。

顾宁了然,也难怪她眼底青黑了,武青青入府时间也不短了,这好不容易怀了身孕,结果当天晚上自己的男人却睡了别的女人,她心里能好受才是见了鬼了。

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像李侧福晋那么有勇气的,怀孕了,生病了,不舒坦了,小阿哥想阿玛了......都敢去别的女人院子里拉人。

至少武青青是没有胆子在四爷宠幸别人的时候贸然派人去打扰的,她可没有李侧福晋那个底气,这要是兴头上惹恼了爷,以后有个什么隐患的,她几条命都不够赔的。

对于雍正帝的儿子,顾宁有印象的就是被过继出去的皇三子弘时和皇四子弘历。

那么武青青肚子里这个是弘时或是某位格格?

想不明白也不想,连她都穿越过来了,历史上没她这个人,乾隆的生母还没进府呢,说不定换人也有可能。

顾宁有些眼热,这一辈子啊,那么多女人就一个男人,没有孩子的话还不知道怎么熬。

她垂下了嘴角,看来得在格格的位置上待到人老珠黄?

“恭喜武姐姐。”顾宁笑着道喜。

“真是恭喜妹妹了,我当初可也是怀了小格格的......”宋雨柔的语气泛酸。

“谢谢宋姐姐和顾妹妹,不过主子爷和福晋的福气深厚,定能好好保佑我腹中的小阿哥平安降生的。”武青青对于宋雨柔的话选择性的忽视了。

谁说肚子里是个小格格来着,她可是有大福气的,这腹中定是一个小阿哥,宋氏这个贱人竟然敢用她那短命的小格格来咒她腹中的小阿哥?

等小阿哥出生后,再腾出手来收拾她!

几年如一日的连话都不会说,难怪这么多年了,明明跟李侧福晋同时伺候爷,结果人家一个接一个的生,还当上了侧福晋,而她却没福气的连个孩子都保不住。

看来宋雨柔就是那福薄的!

几个人从四福晋的正院出来以后,武青青在外面候着的丫鬟护持下,离她们远远的,走路小心翼翼的,肚子还没凸出来,她双手就跟老母鸡护崽似的捧着,生怕别人害了她。

宋雨柔和她们不是一个方向,冷哼一声就走了。

顾宁朝武青青笑了笑,然后让她先行,不说武青青比她资历老,就看在她现在肚子里揣了金蛋的份上也得让她先走。

否则,她走过的路,这位主儿要是一脚踩滑了出个什么事儿,她可真是八张嘴都说不清。

“格格,武格格的运气真好,这昨儿是您侍寝的第一天,咱们今天也算沾上喜气了。”

对于武青青的怀孕,翠柳没有什么其他想法,顶多是羡慕她运气比较好,然后这丫头满脸殷切的盯着顾宁的肚子,恨不得里头立刻蹦出一个大胖小子来。

沾个屁的喜气,顾宁走在翠柳的前头,一甩帕子,朝天翻了个白眼。

说实在话,四爷后院的女人并不多,一个嫡福晋,一个侧福晋,三个格格,以及两个侍妾。

跟其他的皇子阿哥们比起来,算是一块贫瘠的土地了。

打从顾宁侍寝以后,后院女人们的好日子便开始重新分配。

四福晋那儿是雷打不动的初一十五必去,剩下还有五六天的时间四爷也会去福晋的正院,原本李侧福晋一个月能有个七八天,差不多跟福晋持平。

可是自从她越来越作以后,加上现在禁足,四爷就算去也是去看大格格和二阿哥,一个月能有个四回都算不错的了,且从不留宿。

武青青和宋雨柔那儿差不多每个月能有个四天,侍妾那儿那要看看四爷的心情了,这样算下来,四大爷差不多一个月要有个20天左右的时间在后院里陪不同的女人。

甭管睡不睡,这职业也是蛮辛苦的。

打从顾宁也开始加入侍寝的行列后,三个格格每个月差不多都有三天的时间,这让另外两个人对她颇为不满。

女人越多,日子就越少,在她们看来,顾宁就是抢了她们两个人承宠的日子,僧多粥少,少了一天就少了一次怀孕的希望。

不过武青青现在肚子里揣了一个,倒是不敢多思多想。

四爷特地派人来敲打过了,让她整个孕期好吃好喝的不许胡思乱想,要是因为她的缘故带累了肚子里的小阿哥,等孩子出生后就跟二阿哥一样抱给福晋。

这句话简直比有人害她还要让她害怕,这好不容易怀上了,自己怀胎十月后,一朝落地孩子竟然要给别人,这不是要了她的命?

吓得武青青什么都不敢想,四爷派的嬷嬷说什么她就做什么,一板一眼的,压根儿就不敢作妖。

99%的人还阅读了:

挽云歌:第10章 云中飘雪

小怂包她超有钱:第1章

[主火影/柱斑]就宠你,斑爷!:第10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