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姐姐嫁给病弱反派冲喜后:第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替姐姐嫁给病弱反派冲喜后:第9章,作者:白糖奶兔

雨虽然停了,但天头却越发冷了下去。

屋子里更是寒意逼人。

苏桃知道,若是再这么冷下去,陆霁迟早还会再生病。

故而等下次出门时,她买了好几筐无烟炭,有了炭火,屋子里也暖和了起来。

陆霁一向苍白的脸色都像是好了些。

这下苏桃才彻底放心。

日子又平稳的继续下去。

另一头,正屋里。

周全拱手向陆征道:“大人,车马一应的都已经备好了,您明天就能出发。”

陆征点头:“嗯,知道了。”

前几天皇上给他委派了件差事,需要出趟门。

陆征心里清楚,等这件差事了了,也算是向皇上证明了他的能力。

等到他回来时,就能名正言顺地承袭爵位了。

说到爵位,陆征的眉头皱了下:“小院那边情况如何?”

周全低下头:“回大人,那位……还没咽气呢。”

周全一直关注着小院那边的状况,时不时地就会问下青黛。

结果青黛每次的答复都是一样,陆霁看着虚弱极了,像是随时要咽气的样子,但那口气却一直没咽下去。

周全心里清楚,等这次差事办完,他们大人就能承袭爵位了。

可现在最关键的一点是——

陆霁还没死!

陆霁不死,他们大人要怎么继承爵位。

陆征听完周全的话没有吭声,他面上的神色像是笼罩在阴影里,让人看不清楚。

半晌,陆征才意味不明地呵了一口气。

当时太医来诊治时用了不少珍贵的药,这才把陆霁的命给吊住了,那时太医说陆霁约莫还能活一个月。

现在算来,已然一个多月了,陆霁却还没彻底闭上眼。

陆征想,他这个兄长都到了这种程度了,却还不想咽气。

真是临死前还想给他留绊子啊。

周全看着陆征的神色,低声道:“大人,要不要奴才动手?”

周全心里明镜儿似的,到这个时候,他们大人是再也容不下陆霁了。

等这次大人办差回来,陆霁是死也得死,不死也得死。

陆征摆了摆手。

周全愣了,大人这是何意。

接着却听陆征话音一转道:“府里人说是要给我送行是吧?”

周全回过神来:“正是,各位爷备了宴,就等着您过去呢。”

陆府是个大家族,好几房的人都住在一起,不过却没几个出息的,都是些酒囊饭袋之徒。

从前仰仗着陆霁,现在则仰仗着陆征。

这次他们听说陆征要外出办差,这才特意显了殷勤,说要给陆征践行。

陆征勾起唇角:“既如此,咱们就过去吧。”

周全一下就想明白了,他们大人这是不想亲自脏了手。

周全道:“还是大人英明。”

花厅里,一片推杯换盏,好不热闹。

陆大郎更是殷勤地给陆征倒了杯酒:“五弟这次办差回来就能袭爵了,到时候咱们府里可都仰仗着你了。”

其余的人也都捧着陆征:“可不是,要说还是五弟和咱们亲,咱们自然盼着五弟能更进一步。”

说实在的,陆霁当权那些年,他们基本没沾上什么光。

陆霁管束的极严,怎么可能让陆府人借着他的光到外面耍威风。

有那等胆大的,在外面作威作福,陆霁知道后该怎么办就怎么办,毫不容情。

他们现在想起陆霁的手段还觉得心肝颤,那简直是个活阎王,没一个不怕陆霁的。

他们是真心盼着陆征袭爵当侯爷,在陆征手底下过活,自然要比陆霁容易些。

陆征饮尽杯里的酒:“各位哥哥言重了,咱们都是一家人,何必说两家话。”

众人听到后更觉得陆征是个好说话的人,一个个拍着胸脯说,虽然他们没有什么能力,但如果日后陆征有什么不顺意的事,他们都会伸手帮忙的。

陆征听完后怔了下,不过很快又恢复如常。

众人自然注意到了这个插曲,可再往下问,陆征却怎么都不说了。

等宴席完了,一众人聚在一起议论。

他们虽然都是些酒囊饭袋之徒,但也不是那等蠢的,自然听出了陆征的话外之意。

陆征现在只有一件不顺意的事,那便是陆霁。

陆征的意思很明显,那便是在他回来之前,弄死陆霁。

众人下意识咽了口唾沫。

不管怎么说,那到底是陆霁啊。

不过转念一想,陆霁现在已经昏迷不醒了,他们还有什么好怕的。

这么想着,胆气就壮了起来。

弄死陆霁,才算是在陆征这儿交了投名状,日后才有好日子过。

只不过,该使什么法子弄死陆霁呢。

现在陆霁可是任由他们摆弄,尽可以趁此机会出气。

还是陆六郎陆凌先开了口:“我倒是有一个好法子,现在这个天气,只要把他扔在外面一个时辰就好了。”

众人恍然,陆凌这是想活活冻死陆霁。

这法子,虽然阴毒,但确实解气。

实在是个好法子。

小院里。

又到了出门的日子,苏桃把绣好的绣品拿好,然后对榻上的陆霁道:“我出门了,你在家好好的。”

她说着把炭盆放好。

这些炭足够撑到她回来的了,陆霁应当不会冻到。

把一切都弄好后,苏桃出了门。

玉佩里的陆霁百无聊赖地等着苏桃回来。

这些日子以来,他清醒的次数越来越多,时间也越来越长。

过了约莫一个时辰,外面响起了脚步声。

陆霁以为是苏桃回来了。

可再细听,那是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陆霁眉心微皱,有外人来了。

而此时,陆凌等一众人也推开了门,进了屋里。

看到榻上的陆霁,他们脚步一顿。

榻上的人脸色苍白,像是没有一丝血色,安安静静地躺在那里。

若不是陆霁的胸膛还微微起伏着,他们还以为那是个死人呢。

自打陆霁昏迷后,他们就没踏足过小院里,一直也没见到过陆霁。

此时再看到榻上的陆霁,他们才反应过来,此时的陆霁已经不再是那个强大的陆霁了,反而弱小不已,命都捏在他们手里,随他们肆意玩弄。

陆凌示意属下:“把人抬出去吧。”

“是,”属下领命。

一众人把陆霁抬了出去,直接扔到了院子里。

陆霁雪白的中衣上沾了不少尘土。

现在天头越发冷了,尤其今儿还是阴天,一点不见太阳,寒意深重。

正常人都要穿的厚实才能挺过去。

何况陆霁这个昏迷不醒的病人呢。

不一会儿,陆霁的脸色就更苍白了,更是出气多进气少。

陆凌看着毫无生气的陆霁,才觉得胸中的那口郁气消散开来。

陆凌嗤笑出声,对着昏迷的陆霁道:“只怕你也想不到你会是这个死法吧。”

曾经他不过是玩弄了一个农女而已,就叫陆霁的人打的皮开肉绽。

寒冬腊月,直接叫他到外面冻着。

陆凌心里清楚,陆霁那个活阎王不想叫他活命!

最后还是唐氏出面求情,他才保住了这条命,可饶是如此,他也大病一场,养了大半年才重新缓过来。

只不过曾经的陆霁太强大了,陆凌甚至生不出报复的心思。

他以为这辈子都报复不了陆霁了,没成想竟然有今天,当真是风水轮流转。

他要看陆霁活活地冻死,这才能解他昔日受过的苦。

在外面的苏桃莫名觉得心里有些不踏实。

可具体哪里不踏实,她又说不上来。

只好匆匆买了东西回府。

绕过偏僻的小路,苏桃直接往小院走。

刚走没几步,苏桃就看见了打开的院门。

苏桃一怔,这是怎么回事,院门怎么会打开?而且一直守门的小厮也不见了。

难不成有人发现她偷偷溜出门的事了?

苏桃抿紧了唇。

她小心翼翼地顺着墙根走,然后往院里看。

结果就看到了院子里站着好些陌生人。

这些人穿着华贵,再看着那架势,一看就知道是府里的主人。

苏桃眉头紧蹙,他们怎么会来这里? 

正寻思着,苏桃忽然看到了被随意扔到地上的陆霁。

一旁还有一个人道:“这都有一会儿了,怎么还没被冻死?”

苏桃懵了,她的的心狠狠地往下坠。

他们竟然想冻死陆霁!

苏桃再也忍不住了,她现在什么都顾不得了,她心里只有一个念头。

她一定要把陆霁救回来。

苏桃连忙走进院里,跑向陆霁的位置:“你没事吧?”

她说着声音都颤抖了。

地上的陆霁面色苍白的像一张纸一样,随时都会断气。

苏桃的眼泪一下就涌出来了,他们怎么能这么对陆霁,怎么能!

众人被进来的苏桃给弄懵了,半晌才反应过来,苏桃应当是那个所谓的冲喜夫人。

苏桃的手都在发颤,她小心地握着陆霁的手,她得想个法子,她不能看着他们冻死陆霁。

苏桃站起身来,厉声道:“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众人都有些心虚,一时间竟然被苏桃给问住了,半晌没人回话。

陆凌则一直盯着苏桃,半晌都没回过神。

他从没见过生的这么美的女子。

就算苏桃现在哭的眼睛通红,可也丝毫不损她的容貌,反而增添了一股子艳色,美的让人挪不开眼。

明明只是一身素衣,却仿佛将晦暗的天地都照亮了似的。

苏桃没注意到陆凌的神色,她看向院中的人:“你们是不要命了吗,侯爷到底为大周朝立下赫赫战功,皇上心里也是有他这个人的。”

“若是侯爷没了,皇上难保不会派太医前来,到时候叫人发现侯爷是被人冻死的,你们猜皇上会怎么办?”苏桃道。

众人一时愣了。

是啊,苏桃说的对啊。

若是真如苏桃所说,到时一定不会有好果子吃。

众人一时胆寒,他们之前全然忘了这回事了,现在一想起来,只觉得浑身的筋骨都软了。

一众人都看向了陆凌。

陆凌也不免怔住了。

陆凌没想到这个看上去娇娇弱弱的女子,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不过苏桃说的确实在理,是他为了报复出气,一时想左了,这法子确实不稳妥。

见到陆凌的神色,众人更是慌乱起来,难免推卸责任:“早知道不听老六的好了。”

冻死陆霁这事是不能再继续了。

这些人最是贪生怕死,又一点胆子没有,事到临头自然做鸟兽散。

陆凌也只能阴沉着脸色离开。

等他们全走了,苏桃攥紧的拳头才松开。

她浑身都在发颤,方才她也是在赌,幸好她赌赢了。

苏桃浑身脱力地坐到地上,她握着陆霁的手,眼泪一滴滴砸下来:“现在好了,没事了。”

苏桃哭红着眼睛:“走,我们回家。”

陆霁看着苏桃哭红的眼尾。

苏桃的眼泪好像砸在了他的心上。

他想,他永远都不会忘记她现在的模样。

99%的人还阅读了:

清穿她不孕不育:第8章

挽云歌:第10章 云中飘雪

小怂包她超有钱:第1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