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第2章 替身白月光

- 编辑:网页上传 -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第2章 替身白月光,作者:唐宓

微闭了闭眼,棠宁努力将画面最后的那滩血迹从脑海中挥散,深深地呼了口气。

“要是我没有弄错的话,原故事当中的傅家叔侄俩应该都是我的攻略目标,对吗?”

棠宁看向一旁的54088,微微一笑。

“是的,棠宝,我会帮你判定的。然后会在目标的头顶上给你标注出来,根据系统评分,渣渣属性95到100是最渣的一群人,他们会头顶紫色的名字和分值,还有对你的好感度。90到95这个评分则是红色的,而80到90这个分数段却是青色的,属于即便不攻略也不影响我们业绩的。”

54088在一旁认真科普道。

棠宁却是一下就注意到了小家伙对她的称呼,略一挑眉,“棠宝?”

见自己满意的不得了的新宿主一下子就注意到了它给她起的昵称,小系统全身再次红通通了起来,双眼晶晶亮地看着她,“对呀,对呀,这是我刚刚在心里想了好久才终于给你取出来的昵称,美人姐姐你喜欢吗?作为交换,你也可以叫我的小名!”

“你的小名是?”

“88,我小名叫88。”

小仓鼠一脸的天真无邪。

棠宁:“……”

“什么来着?”

“88呀。”

“有点没听清呢。”

“88!”

“乖!”棠宁确认了这小团子是真正的傻白甜而不是切开黑,这才心满意足地揉了揉对方的小脑瓜。

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它只是跟宿主说个小名,宿主就愿意这样宠溺地揉它脑袋,但丝毫不妨碍54088没心没肺地凑上去腻歪一番。

揉完小系统的头,棠宁沉思了瞬,便直接掏出自己的手机,将刚刚洗完澡略微有些蓬松的头发往后捋了捋下,便拨通了一个54088完全没有猜到的电话号码。

待电话一接通,棠宁的嗓音顿时就柔和了下来,可偏偏表情还是如之前一般的毫不在意,“学长,嗯,是我。你现在应该不忙吧?没事,就是听说晚上的校庆表演挺忙的,你又是统筹,肯定更忙了,之前推掉了你的邀约心里还挺不好受的,我想着我也没什么表演节目,时间比较多,就想着你有没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我一定帮!”

越是说,一旁的54088的眼睛就瞪得越圆。

今天可是渣渣傅元恺的生日啊,所以原主才会做了这么多菜,又订了蛋糕,连校庆都不去了,就为了能帮傅元恺庆祝啊,怎么……

它才刚想到这里,就看见身旁的宿主声音格外惊讶地开了口,“啊?表演芭蕾舞的沈樱同学今天傍晚的时候摔到了腿,晚上节目表演不了了,怎么会这样?她没事吧?”

54088清楚地看到此时的宿主的脸上可是连一点惊讶都没有啊,就像是早就知道这件事了一样。

怎么回事?

而那头棠宁的表演还在继续,“什么?请我帮忙救场?我……我不行的,之前这个舞蹈你确实邀请过我,可是我只看过她们排练,自己都没上场过,动作虽然我都记得,但是……”

“你千万不要这样说,其实说到底,这应该也算是我的责任,要不是我一开始拒绝你的邀约,现在可能也不会弄成这样。那好……好吧,我马上赶过去,看能不能跟其他人一起排练一遍,不用谢,真的不用谢,你要这么说,真的让我有些内疚了,嗯,我一会就过来!”

一说完,棠宁便挂断了电话,嘴角微微勾起。

“搞定!”

“棠宝……根据剧情,傅元恺这个时候可是正在离这儿没多远的凰腾酒店里,你怎么……”

闻言,棠宁起身便朝卧室走去,“谁说我要去找傅元恺了?”

54088十分懵逼。

“原剧情当中,棠宁可是开开心心带着这些饭菜和蛋糕去找酒店找傅元恺的,结果呢?”

结果……结果因为叶曦也在那家酒店,一看见棠宁傅元恺就跟见到鬼一样,将她直接就带到了一侧楼梯间,说是有很多狗仔记者,让她赶紧回家,他一会就回来,被哄得晕晕乎乎的原主又带着那些饭菜偷偷走了,在门口的时候被那群激情澎湃的粉丝们直接推倒,甚至脸上都划了一道口子,浑身上下又是血又是泥又是油,狼狈地回了家。

什么生日庆祝全都泡了汤,当天晚上说一会回来的傅元恺根本不见踪影。

人家可是因为心中女神叶曦随口的一句生日快乐,足足开心了一整夜呢。

至于棠宁是谁?

抱歉,忘了!

这么一想,系统也觉得棠宝去找傅元恺吃力不讨好,可他们已经事先知道会发生什么了呀,找他应该也没什么吧,说不定还能两人一起度过一个浪漫的生日,到时候好感度还不是手到擒来。

“你之前的那些宿主都是这么攻略的?”

已经换好了衣服准备出门的棠宁斜靠在门口上,轻笑着问道。

也是这时,54088才发现刚刚它竟然直接把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

“那就难怪你的业绩到现在还是0了!”

换好鞋子,棠宁率先往门外走去,54088一头雾水地急忙跟上。

到了学校,认认真真地跟着其他人走了两遍排练,舞蹈功底深厚的棠宁迅速获得了大家的一致好评。

要知道原先那个表演者沈樱可是芭蕾表演的c位呢,从没跟她们一起训练的棠宁现在顶上她的位置,要是表演砸了,可真就丢大脸了。她们原本的计划是想着让其他人先顶上沈樱的位置,棠宁就算来,站在边缘处,应该也不会有多少人能注意到她。

可等到众人真的见到棠宁这位神出鬼没的校花时,才不由得在心里感叹道,校花评选赛上的那张偷拍照到底是哪个王八犊子拍的,到底是怎样狗屎的摄影技巧才你能将这么一个大美人的姿色在照片上只呈现了不到十分之一。这样的人别说是把她放在边缘位置,就是藏到天花板上,也让人忽视不了啊!

还好,校花的芭蕾舞和她的容貌一样水平过硬,甚至跳得比原本的c位沈樱还要完美,看得周围一众观看排练的男生们那叫一个如痴如醉,倒是女生,尤其是原先的那些芭蕾舞表演的女生们心里各种不是滋味儿来。

跳得这么好,长得又这么漂亮,哪还有她们什么事儿啊?要知道她们可都快毕业了,京都电影学院的校庆也是有很多业内的人来看的,她们原本还想着靠着这个节目拿点资源,甚至签个好公司什么的,现在有这么个珠玉在前,什么都泡汤了。

正是这样的想法,表演即将开始时,棠宁才化好妆,拿到自己的演出服。

“啊,不好意思,棠宁同学,更衣间里人满了呢,不如你去礼堂那边的卫生间去换吧,就是路有些远,你应该不会介意的,对吧?”

看着面前的女孩子脸上带着笑,眼神却夹杂着戏谑与恶意的模样。

棠宁当即就露出了个灿烂的笑容来,“没问题的,我会快去快回的!”

“啊啊啊啊!棠宝,这人分明就是针对你!”

“行了,我们的战场不在这儿,走了!”

就是换成她以前也没兴趣跟这种低水平选手撕,没其他原因,太掉价。要知道她那些塑料姐妹花们可也从没有做过这种明晃晃的没水平的针对。

几乎一换好衣服,棠宁便迅速往礼堂的后台赶去,电影学院的礼堂大的惊人,表演又即将开始,无奈,她只能小跑着往前赶。

跑得太急,不曾想刚一转弯,她整个人猛地撞上一堵坚实的胸膛,一股子淡淡的男士香水味径直冲进了她的鼻腔,仿若初秋微凉清淡的雨水,又好似漆黑深夜中湿润沁脾的空气,冷静,沉着,清雅,淡然。

棠宁抬头,果不其然,面前这人跟他身上的香味一般,漆黑的双眸,如无人打理的古井一般,黑幽沉静,唯有在棠宁抬起头的一瞬,里头闪过一丝兴味与打量。眉眼与傅元恺极为相似,如果说傅元恺的五官是无比精心的雕琢,还带着些许匠气的话,面前这人的长相可谓是浑然天成的完美。

最关键的是,她看到面前的男人此时头顶上方正顶着傅寅则三个紫色的大字,第二行则是系统评分:98,好感度则是在看到她的第一眼,从0迅速升到了50。

够大方。

棠宁在心里挑了挑眉。

而此时漂浮在她身侧的54088则瞬间呆滞,为了怕影响宿主,直接就在心里啊啊啊啊的无声尖叫了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棠宝会在这里遇到渣渣傅寅则?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还有之前棠宝怎么就知道那个表演芭蕾舞的沈樱今天下午会扭伤脚不来表演,自己能顶替进来?还遇到了傅寅则?

难道从打电话的那一刻开始,棠宝的目标就对准了傅寅则吗?

怎么回事?

54088突然有种数学课上捡了支笔,从此再也听不懂数学的感觉?

他到底漏了什么啊啊啊?

并不知道自家小系统心里头的十万个为什么的棠宁,在抬头来看到人的瞬间,原先就因为奔跑而略微有些红润的脸颊,更是窘迫得刷的一下红了一大片,甚至连耳垂、脖颈、锁骨的位置都跟着微微泛粉。

“不……不好意思,我太着急了,我不是故意的,我……”

急忙忙鞠躬道歉的棠宁视线一注意到男人手表上的时间,猛地直起身来,“真的非常抱歉,我的表演马上就要开始了,我很抱歉,不好意思,我可以先……先离开吗?”

不待对方拒绝,棠宁咬了咬唇,边道歉边往前跑去,“真的很抱歉!如果您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我是15届表演2班的学生棠宁。”

这句话一说完,棠宁便急急忙忙地跑远了。

直到跑到旁人拐角处,不见了傅寅则的踪影,一旁的54088才终于再次开了口,“棠宝……”

“想知道我怎么知道傅寅则会出现在这里,又怎么知道那位沈樱同学今天不来,我能顶替她的位置?”系统还没开口,棠宁就已经帮它问完了。

然后不等它点头,棠宁便笑着转头朝它看去,“你不是观察我很久了吗?难道不知道我的记忆力从来都很好的吗?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剧情中原主今晚去找傅寅则的时候,曾不小心瞥到那位沈樱同学上了一位圈内著名导演的车,原来的棠宁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我知道她根本没看错,因为没过不久,这个沈樱就成了那位导演新电影的女三号。有这么个好机会,一次校庆表演罢了,她的借口要多少有多少……”

“至于傅寅则,原主跟他在一起时,曾参加过一场宴会,他跟人寒暄的时候,对面那人就说他曾受邀参加过京都电影学院的校庆,说的不多,但各个细节都能跟这一次对上!反正人沈樱也不来,干脆就让我用上这次机会好了。”

她还没说的是,那位叶曦,嗯,就是最后和傅寅则这个狗比渣男he的那位,与他初见的时候便是因为一个单纯到好似天使一般的角色才引起了对方的注意。

与其说宛宛类卿,倒不如说这狗男人从始至终好的都是这一口。

攻略嘛,当然要对症下药。

这不,好感度一下就来了呢!

棠宁笑得一脸温和。

54088:“……”

老板,我要举报,这里有人开挂!

而就在棠宁那边成功地与自己的目标完成一场邂逅的同时,另一头还在原地看着棠宁离去方向的傅寅则鼻尖好似还能闻到女孩身上那股子若有似无的栀子花香,嘴角微微勾起,喃道,“棠宁,吗?”

手机震动。

“总裁,你在哪儿,需要我过去接你吗?”

“不用,等我把节目看完,我会自己过去。”

那副打扮应该是芭蕾舞吧……

男人摩挲了下自己的手指,好似刚刚女孩子撞上来的肌肤触感还在指尖一般。

99%的人还阅读了:

种田撸喵养崽崽:第22章

替姐姐嫁给病弱反派冲喜后:第9章

清穿她不孕不育:第8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