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漫)女主的N种死法:第77章 反复无常的女人

- 编辑:网页上传 -

(综漫)女主的N种死法:第77章 反复无常的女人,作者:梦想是成为面包

蛆虫之巢有犯人潜逃的事情很快就传开了,据说等监察队到达现场的时候,里面除了一层又一层的黑色粉末以外什么也没有,唯一的能为他们提供线索的是被关在最深处的涅茧利,但是他咬死了自己什么都不知道,再加上那扭曲的个性,让监察队一点办法也没有。

没有人知道那一天发生了什么,就连当时去二番队做交接的监察队队长四枫院晨四郎也一样。他被人发现的时候是倒在队舍的门口,整个人的精神都处于恍惚的状态。有人说他在那里倒了一天,也有人看到他很早就出了队舍……总之这件事情因为缺乏线索,最后不了了之。

紧接着关于四番队、十一番队队长的更替,以及贵族们盛大的婚事彻底取代“蛆虫之巢”这个话题,不过半个月的时间,便再没人提起过那些消失了的犯人们了。

拳藤最近心情很好。

自打卯之花队长不知出于什么原因专修了回道,改行去了四番队后,十一番队队长的宝座就落到了他的头上。

工资增加了不说,副队长也很能干。

这样只要不发生什么意外,安稳地熬到退休似乎也没问题。

——一个人挡住了他的去路。

拳藤看着那张雌雄莫辨的脸,一时间看不出对方的底细:“你有什么事情吗?”

“有啊。”

来者拔出了腰间的佩刀。

“‘剑八’的称号,只要赢了你就行了吧。”

“啊,是这样没错。”

拳藤也拔出了自己的佩刀。

“不过小哥我劝你还是再考虑一下比较好哦,大叔动起手来可不会因为你是小孩子就手下留情。”

“你不需要手下留情,因为不管怎样结局都是一样的。”

拳藤听到对面的人报上了名字,千叶柚木,听起来真像个女人才会取的名字。他将牛肉和酒交给了一旁豆饼摊的老板,走到合适的距离报上了自己的名号。

也就在他话音落下的那一瞬,挑战者攻了过来。

与那纤细的胳膊和单薄的身材相反的是,“少年”的力气奇大无比,在单纯的力量上被人压制对拳藤来说还是第一次,“这下去是会被卯之花队长骂的啊,”他嘀咕着,手中的刀擦着对手的刃直至刀镡处,“喝!”他猛一发力,挣脱了僵持许久的纠缠。

“小鬼,可别小看‘剑八’啊!”

因为惯性而摔进临近店铺的“少年”从废墟中爬起来。

“我从来都没有小看过‘剑八’,不过你多少也该注意一下后面吧?”

“什么?!”拳藤看着“少年”消失了。

“单细胞生物就是单纯啊。”

耳边传来似曾相识的女声,从背后来的攻击完美地刺穿了拳藤的心脏。

“你是……”他瞪大了眼睛,话还没来的及说完就被一个转刀彻底碾碎了心脏。

被提拔为八番队副队长的京乐春水今天请客。

“我说卢土,你们家队长还没来吗?”他问道。

十一番队的新任副队长摇了摇头:“队长他说要去买些牛肉,现在应该快回来了吧。”

“这也太慢了吧。”

说话间,门被推开了。

“拳藤桑你也太慢了吧……”京乐的话戛然而止。

进来的是一个留着长发的人,他一甩手将一袋牛肉和碎掉的酒罐留在桌上,就走了出去。身上披着的那件十一番队队长专用的羽织被鲜血染得殷红。

整个护庭十三番队中唯有十一番队的队长是由决斗来更替的,虽然一般情况下也存在有副队长晋升为队长,但更多的情况下,这个暴力部门更喜欢用剑说话。

那件染血的羽织已经很清楚地说明了一切。

这顿饭还没开始就结束了。

次日在一番队队舍开的队长会议结束后,京乐在庆祝会上得知了这位新任十一番队队长的名字——千叶柚木,听起来像是从千叶区来的人。

“兄弟你还好吗?”京乐看着心不在焉的卢土。

“啊。”卢土应道。

春水后来才从别人那里听说,十一番队的新队长根本不把事务交给副队长处理,原因似乎是因为不信任或是别的什么,总之像卢土那样做事认真又有责任感的人嘴上虽然不说,但心里还是起了不小的疙瘩。

于是他又特地抽了个时间去关心一波后辈,安慰对方不要多想,毕竟当时千叶上位的时候,十一番队的不满是有目共睹的。要让不被队员信赖的队长去信赖队员?那是不存在的。

但出乎京乐意料的是,卢土烦恼的并不是这件事,而是山本老头交代的任务——监视千叶柚木,理由是因为尸魂界的的档案馆里面根本就没有过这个人的消息,也就是说这个能够一己击杀队长的人是凭空冒出来的——他不由地想到了另一个有着队长级实力的人,桑梓,她自从蛆虫之巢事件后就失踪了,关她的牢房只留下了扭曲的栏杆。应该不可能吧,他想,再怎么样改变一个人的样貌也是不可能的。

桑梓不算矮,丢到女人堆里算是极少的高个了而千叶要更高一些,人也是偏向于削瘦的男性的感觉,所以不可能的吧。就算真的能办得到改头换面这种事,身高和性别上的差距也是无法弥补的。

想到挚友对那个少女的在意,以及多多少少因为自己的关系而遭遇不测的前十一番队队长,京乐一拍胸脯说,兄弟这事儿就交给哥们了,咱去帮你打听打听还是可以的。

卢土挥挥手说,不用,上面只说叫我盯着他就好了。

夜晚的瀞灵廷总是安静的吓人,虽然卢土那样说了,但既然听到了这种事儿,京乐觉得自己多少就应该出一份力。于是他悄悄地溜进了十一番队的队舍。

要说起这十一番队,最近真是大事频发,小事不断。先是队长的更换,再是队里的裁员……是的,自打现在的队长一上任就开始了裁员大计,原本200多个人的战斗部队人数被削减到了50个人都不到,那些被踢出去的人大多都去了其他番队打杂。不是没有人有怨言,只是山本老头子去说的时候,被怼了一句“士卒贵精不贵多”。诚然,现在十一番队剩下来的都是能以一敌三的好手。

他小心翼翼地猫着腰挪动着,怕是贼都没这么谨慎。

大多数队舍的内部构造都差不了多少,京乐算着八番队里队长房间的位置,很快就找到了一扇挂着“有事敲门”牌子的门。他在内心称赞了一下写字人在书法上的造诣,然后舔了舔手指,在纸糊的门上戳出一个小洞。

油灯的光是昏黄的,京乐适应了好一会儿才看见里面的景象——一个银发的少年伏案批改着公文,落子的声音如果不留心地话根本注意不到。

“你输了。”恬淡的女声说道。

“啊,您的棋艺愈发精进了。”另一道年轻的男声答到。

京乐脑海里冒出的头一个想法是十一番队队长的糜烂生活,没想到千叶你长了一张禁欲系的脸,内心竟然是如此的……不仅叫了男人,还叫了女人来房间么,就是自称是个风流鬼的他也没干过这么出格的事情啊。

忽的,他闻到了一股浓郁的酒味。

“你是谁?”

冰凉的刀刃横在了脖子上,说话的人还打了个酒嗝。

喷出的酒气更甚了。

京乐侧目看见了一张清秀的少年的面庞。

“有话好好说,这位小兄弟,咱先把刀放下。”

他小声跟少年商讨着,只听少年“啊?”了一声,里面就传来了询问的声音。

“怎么了,行光?”

脚步声越来越近。

再不走就来不及了!

京乐猛地发力推开了少年,东西被撞倒的声音清晰可闻,但他却无暇顾及这些,只是一个劲儿地往外跑。

在这里被抓住就完了,三更半夜跑到其他番队队舍这种事情本来就是违反规定的,如果千叶柚木有心计较的话,他就有的好受的了!

“你是想逃走吗?”

一把短刀横擦过京乐的鼻梁,在他自诩倜傥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

满身酒气的少年挡在了他的前面。

“很痛啊,你这家伙,连基本的礼节都不懂吗?”

酒气扑面而来。

身前的正牌酒鬼似乎并不打算就此罢休。

“呃——我请你喝酒怎么样?”

“喝酒?”

少年眯起眼睛,似乎是在估量这位不速之客话中的可信度。

“好啊,好啊……原来你是来找我喝酒的啊,你真是个好人,”他一把勾住京乐的脖子,“早说嘛,你等着,我去叫主公他们一起。”

京乐心说,不不不,这位朋友你要是去叫人了,我岂不是就彻底完蛋了,请你喝酒的目的就是为了更快地离开这个鬼地方啊……然而没等他开口,少年皱着眉头就接着说道:“不行,不能去找主公他们,要是被他们晓得我又喝酒的话,我就死定了。”

“那他们还真是过分啊,酒可是个好东西。”

“是啊是啊,酒这东西的好处真是数都数不过来,真是同道中人啊,走走走,,我跟你说,我最近找到了一家不错的酒屋……”

京乐应着,用余光看向身后那条深不见底的走廊。

没有人跟上来,太好了。

“这样真的好吗?”长光放下毛笔,一双红瞳看向懒散地主人。

“啊,”桑梓……不,现在应该说是柚木笑着将黑子落在白子之间,“没关系的,那可是久违的客人呀。”

“京乐春水,八番队副队长,出生于上级贵族,十三番队三席浮竹十四郎的同窗好友,总队长山本元柳斋的亲传弟子之一……啊啊,我最讨厌看起来轻浮的男人了,果然还是浮竹君和朽木君比较对我的胃口。”

“桑梓大人……”大般若长光欲言又止。

“嗯?”

“那个……”

他想药研有一件事情还是说对了的,他们的主人开始变了,变得越来越来越奇怪了,虽说以前也是精神状态不稳定的样子,但要说到反复无常的程度——现在明显要可怕的多。

“我是说让行光跟那个人走没关系吗?”

“你在担心这个吗,论喝酒行光那孩子是不会输的哦,不过会担心这种事情的确很有你的风格呢,小长光,”柚木大笑着,“来我这里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呢,想来出生富贵人家的京乐大人是不会在意这点小钱的。”

“嗯,也是呢。”

长光在心中叹了口气。质问主人这种事情,他果然还是办不到。

99%的人还阅读了:

基德同人之你是我生命中唯一阳光:第20章 父母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第2章 替身白月光

种田撸喵养崽崽:第22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