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兰花开二度香:第31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木兰花开二度香:第31章,作者:轩辕罗九

雍正十年四月,承欢远嫁蒙古,巧慧作陪。

十三,绿芜,你们在天上都看到了吗?

雨丝纷飞,我静静地站在窗前,胤禛从身后抱住我。

我轻轻道:“胤禛,偌大的紫禁城,现在就剩我们了。”

他没有说话,只是紧紧抱着。

“胤禛,我很害怕。如果没有得到过,我不会那么的害怕。可现在。。。。。。”

“若曦,答应我,以后好好带大晓若,虽然我以后将不能陪伴你们母女,但我一直是深爱着你们的。”

“胤禛,我们一家三口,从今往后,每一天都和和美美地过,每一天都快乐幸福,好吗?”

“若曦,我会让你和晓若成为世界上最幸福快乐的妻子和女儿。”我转过身来,用最深情的声音为他唱道:“起初不经意的你和少年不经事的我

红尘中的情缘只因那生命匆匆不语的胶着

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本应属于你的心它依然护紧我胸口

为只为那尘世转变的面孔后的翻云覆雨手

来易来去难去数十载的人世游

分易分聚难聚 爱与恨的千古愁

于是不愿走的你要告别已不见的我

至今世间仍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滚滚红尘里有隐约的耳语跟随我俩的传说。”

他轻轻念道:“想是人世间的错,或前世流传的因果。

终生的所有,也不惜换取刹那阴阳的交流。若曦啊若曦,你果然懂我。”

我将头埋在他的胸口,无论怎样想去忘记却时刻在被提醒。

三年,我的胤禛只剩三年生命了。

我正在房里教晓若唱儿歌,忽见弘历一身龙袍走了进来。

我不能置信地站了起来,弘历冷冷道:“张秀女,父皇已经驾崩,从今天起,你不能再待在这里了,我让人为你在寒梅宫准备了住处,你这就带着晓若搬过去吧。”

我仿佛五雷轰顶般站在那里,刹那间已泪流满面,口中机械地重复着:“万岁爷,驾崩了吗?”

几个太监过来拉扯我们,晓若痛得大哭起来。

我才反应过来:“你们在干什么?放手!”他们非但没有放,反而将晓若强行带走,我想要去追却不慎跌倒。

弘历大笑道:“姑姑,你就跟着去吧。”然后转身便走。

我哭着喊道:“宝亲王,为何如此待我们母女?”他却早已经走远。

我挣扎地爬起来,边哭边追了出去。外面却空无一人。

我四处寻找,一无所获。心力交瘁下跌坐于地上。

“胤禛,为何这一切发生的毫无征兆?为何我连最后一面都未见到你?为何弘历会变得如此冷酷?胤禛,到底发生了什么,求求你告诉我吧。”

恍惚间听见有人叹息了一声,我抬头望去,看见胤禛站在远处的一棵槐树之下。

又惊又喜之下,我奋力起身,向他跑去。他爱怜地看着我,身形却开始模糊,逐渐淡化。

“不要啊。”我伸出手去,想拉住他即将消失的身体,感觉触摸了到衣襟,冰凉一片,却最终什么也没抓住。

我绝望地仆倒。

我大喊一声,从梦中惊醒。外间凤喜匆匆忙地跑了进来:“大小姐,你怎么了?”

我往身边一看,不见胤禛,心中又慌乱起来:“万岁爷呢?”

“大小姐,万岁爷上早朝去了。”

哦,我睡了那么久了吗?

“晓若呢?”

“六格格正睡着呢。”

我这才放下心来,自三年前巧慧陪嫁承欢离开后,胤禛便让凤喜进宫服侍我和晓若。

如今已经到了雍正十三年,我最恐惧的事情即将发生,难道我只能这样眼睁睁地看着?

这三年胤禛,我和晓若,度过了以往我都无法想象的幸福时光,但自今年一开始,我便频做恶梦,忧思恐惧之度,恐怕还胜过当年圣祖爷在位时。

无论如何,我该做些事情了。

“凤喜。”

“大小姐有何吩咐。”

“凤喜,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请好好照顾我的女儿。”

凤喜扑通一声跪下了:“大小姐,您可别吓我?什么叫您不在了,您不是好好的吗?”

我伸手将她扶起:“不用担心,我只是说如果。”

凤喜流泪道:“不用大小姐吩咐,凤喜也定竭尽所能,好好地服侍六格格。”

接着我将晓若的爱好,习惯,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不厌其烦地都告诉了凤喜。

虽然很多她其实都知道,可我还是忍不住要再说一遍。

凤喜越发地感觉到了不详,只是再不敢问我。

直说到天亮才罢。

这一日我和胤禛正在房里闲聊,凤喜陪着晓若在一边玩着猜迷游戏。

我看着晓若可爱的小脸,对胤禛说道:“还记得前儿个我们一起去宝亲王府里,站在王妃身后的那个男孩子吗?”

胤禛点头道:“是富察氏家的小六子,好象叫傅恒来着。”

“我见他当日和晓若玩得很开心,倒觉得他们两挺般配的。”

“若曦,这孩子的确不俗,不过我们家的晓若现在还小吧。”

我心想:晓若是小,但我却时日无多。

嘴里道:“先定下亲事,别叫人把这小六子给抢跑了。”

我刚合上盒盖,胤禛进来道:“齐妃得了重病,我现在要过过去看看她。”

我俩早就彼此信任,再无间隙。我笑道:“那就去吧。”便为他更衣。触手之处,只觉得瘦削。

“万岁爷。”

“怎么了,若曦?”

“我陪你一起去吧。”

“若曦,不用勉强自己的。”

“不是的。我只是,只是一时半刻也不愿意离开万岁爷。”

他洒然一笑,却带着三分苍凉,低头吻了我一下:“朕也不愿意和你分开哪怕半刻。”

如今已经是四月,天气渐暖,我们经过一片桃林时,已是花瓣漫天,一地嫣红。

此情此景,竟有似曾相识之感。

正漫步桃林之时,我的眼角余光看到了侧放跪着地一个宫女。

这本是常事,但不知为何我非常的不舒服起来。

不仅仅是因为她跪得过于近了,而且她的姿势很古怪,象是随时准备着跃起似的。

就在我疑惑时,她猛一抬头,眼里射出森寒的目光。

几乎是一瞬间,她已经一跃而起,手里不知何时多了件锐器,大喝一声:“雍正,今日便是你的死期!”

胤禛才发现她的不妥,但他近来身体违和,年纪也渐渐大了,随想躲闪,但是身体已经未能指挥如意。

他叹了一声,闭目等死。

那一刹那,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也不知自己做了什么,说了什么。

突然胸口剧痛,低头一看,自己已经挡在胤禛身前,那个宫女手里锐器,准确地说是一柄竹子削成的剑,已经深深地刺入了我的身体。

“若曦!”我听到他在身后痛彻心肺的呼喊。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漫)女主的N种死法:第77章 反复无常的女人

基德同人之你是我生命中唯一阳光:第20章 父母

攻略皆是修罗场[快穿]:第2章 替身白月光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