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际赶海王:第76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星际赶海王:第76章,作者:昔人几何

夜色已深,大片乌云倾压下来,让身处其中的人喘不过气。

林一白走出餐厅,刚踏出几步,一声巨响划破夜幕,火光浸染了成片的乌云,似乎要将一切都吞没。

伴随而来的是凄厉的叫声:

“救命!”

“跑啊,快跑啊,爆炸了。”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快跑!往外跑。”

......

紧接而来的,是几道密集而又紧凑的枪声,枪声很快停止,却似乎就此拉开了某些序幕。

呼啸的风,将死亡的讯息传到林一白的耳边,空气中弥漫起淡淡的血腥味,其中混杂着硝烟的气味,刺鼻至极。

似曾相识的感觉,让林一白皱紧眉头,他看向人群逃离的地方:中心街道喷泉。

这时,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莫鲜并排站到他旁边,“发生了什么事。”

林一白转头看向三人,语气轻描淡写,“爆炸。”

随即,他把视线重新移回中心喷泉,又说:“应该还没完。”

杨彤彤和寒眉相视一眼,又心照不宣的一齐看向出事的地方。

“按照这情形,哨兵们应该都要出动了,”莫鲜站在一旁,吓得吐了吐舌头,他看林一白,“不过你怎么知道还没完。”

林一白微眯了些眸子,半响说:“这只是开胃菜,主菜在后面,起码就目前为止是这样。”

此时,远处的街道浓烟滚滚,似乎在为黑暗中某种蠢蠢欲动的东西打着掩护。

而从浓雾中仓皇逃离的平民,和赶来支援的哨兵们撞了个满怀,

“不要惊慌!我们是来救你们的。”

“啊啊啊,我看到有哨兵死了!就在那边,那....那边!”

“哪?在哪?镇定下来,相信我们,一切都没事了!”

“呜啊啊!我要妈妈,我要妈妈.......”

“小朋友,你妈妈在哪,小朋友别哭,叔叔带你找妈妈......”

.........

救援在有条不紊的进行着,可林一白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林一白偏头看向杨彤彤,“你不觉得,太安静了吗。”

后者微滞片刻,她看向乱成一团的人群,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肯定,“嗯。”

在巨响过后,在局促而短暂的枪声过后,一切都太“安静”了,像暴风雨前的宁静。

枪声只是在示威吗,不,不可能,是在:混淆视听。

“这还叫安静?”莫鲜跳到杨彤彤面前,看了眼林一白,又看向杨彤彤,指着远处推搡在一起的人群说:“这都乱成一锅粥了。”

寒眉一脸不耐烦将莫鲜提拎到一边去,“让开,你挡着我了,我什么都看不见了。”

林一白凝视那双紫色的眸子,只是问:“知道该怎么做了吗。”

“嗯。”杨彤彤的目光始终没有离开人群。

林一白笑了笑将视线移开,他伸展四肢,神情有些慵懒,“走了。”

他抬手拍了拍杨彤彤的肩头,侧身从她身边经过,带起一阵微风,风吹起她额前的发丝,发丝下是一双明亮的双眼。

见林一白要走,寒眉着急拔腿就要追过去,“你去哪?”

倏地,有一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眼看着那个背影越走越远,她对上了那双紫色的眸子。

紫色眸子的主人只是说:“我们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可.....”寒眉抬起手指着那个背影离开的方向,“他......”

杨彤彤的表情变得很严肃,一改往常的温柔随和,淡紫色的瞳孔转为深紫色。她没有说话,只是沉默地看着寒眉,而后者把即将开口要说的话吞了回去,手也跟着慢慢放下。

寒眉把目光收了回来,垂下眸子,“知道了。”

杨彤彤转头看向莫鲜,她指着远处,“走吧,我们去帮哨兵他们,寒眉你去那边,我去这边,莫鲜你去另一边帮忙疏散人群。”

她以一种极为镇定和不容置喙的语气,将所有人的任务安排妥当,随后再次将目光移回人群中央,补充道:“我们得动作快,为林一白他争取时间。”

半晌,莫鲜有些震惊得说不出话来,眼前这个人,真的是杨彤彤吗,他怎么觉得在某一瞬间杨彤彤被林一白附体了呢。

又或许,这才是杨彤彤本来的样子,勇敢自信和一往无前。

而寒眉从后面走上来,丝毫不客气的给莫鲜后脑勺来了一巴掌,怒其不争,“该出发了知不知道,傻乎乎的,等会真的没问题吗。”

莫鲜一个趔趄往前,他的嘴巴张的更大,为什么连寒眉说话的语气也开始像林一白了。

既然大家都在模仿林一白....那让他想想,如果他是林一白的话,现在应该说点什么.....

“咳咳咳....”莫鲜直起腰,像模像样的学起林一白的语气,故作深沉的模样道:“是该出发了。”

寒眉:“........”

这个傻子。

不过下一刻,两人的目光不自觉都被杨彤彤吸引过去,因为他们面前的这人,正以一种极为深邃的目光看向前方,周遭正散发着一种令人安定的气息。

他们正静静等待她的下一句话,极为默契的,等待着。

就在这时,杨彤彤抬手指着远处那团模糊而又混沌的浓雾,如宣誓般说道:“嗯!是该出发了。”

那瞬间,如同一把新出鞘的宝剑,闪着寒光,带着寒气,刃尖锋利刺向那未知的黑暗混沌。

“咯嗒”一声,仿佛命运的第一对齿轮咬合在了一起,即使隔着距离,林一白却是如此清晰的听到了这一声轻响,美妙而动听。

名为命运的交响乐,开始奏响,仿佛响彻云霄。

林一白看向被浓雾笼罩的天空,嘴角微微勾起一个弧度,“真好。”

可很快那个弧度消失,抿成冰冷的一条线,他重新看向眼前的路,是他的路。

远远望去,林一白就如同一只轻盈的鸟儿穿梭在人群中,如同洪水中逆流前进的一叶扁舟,小舟稳稳当当的往前开着,无视着所有朝它扑来的洪水猛兽。

忽地,他停下了步伐,眸间划过某种寒光,他微微抬起右脚。

“操.......”一个身影滚落他的身旁,那个身影狼狈从地上爬起,然后朝着林一白就开始破口大骂,“我□□祖宗的,没长眼睛啊!?”

那是一个体型偏瘦,塌肩膀的中年男人。

因为林一白的这一抬腿,中年男人摔破了右脚膝盖,血从他伤口处涌了出来。中年男人咬牙站了起来,他的动作迅速而敏捷,站起后恶狠狠地盯着林一白。

林一白面带歉意的颔首:“抱歉。”

“呸,”中年男人盯着林一白粗鲁地往地上吐口唾沫,随即转身一瘸一拐往前走,边走边骂:“操,真是晦气,操他妈狗娘养的没长眼睛的,哪里来的......”

此刻,被浓雾笼罩的天空,散落下零星火光,那点点亮光将林一白眸子照亮如深蓝色星海,而讳莫如深的大海下似乎潜藏着某些东西。

林一白转头看向某处,抬脚走去。

中心街道两旁一片狼藉,散架的摊子,散落满地的商品,有些小摊贩们早已弃摊而去,而有些还在匆匆忙忙地收拾物品。

而忽明忽暗的路灯,更是烘托出了一片惨淡的气氛,与林一白刚刚所见的那番热闹街市简直天差地别。

“叩叩叩”

林一白轻敲了两下桌面,他抬眸看那个还在收摊的男人,“喂,那个人往那里跑了,再不追,就追不到了。”

说完,眼神示意骁勇往他目光的方向看去。

后者还在收石头进箱的手停顿住,他抬头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又很快低下了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哦,”林一白点点头,他语气变得有些沉重,“可是......”

他的话吊在半截没说完,引得骁勇再次抬头看他。

林一白没再说话,只是偏头往斜后方的方向看去,那是刚刚他买煎饼的小铺,摊主秦和天同样也在忙碌的收摊。

随即他又把目光收回看向骁勇,而骁勇的眼角不自觉的,也随着往那个方向瞟了一眼旋即又收回来。

林一白把这一切的小动作尽收眼底,他转身离去,留给骁勇一个背影,他摇摇挥挥手,“追不追随你。”

黯淡的灯光将那个寂寥的背影拉得很长,直到消失不见。

骁勇看着那个远去的背影愣住,数秒后回过味来,他暗暗骂道:“草,这小兔崽子是怎么知道的。”

他一抛手中还在收拾的木箱子,转头去看远处的秦和天,秦和天的目光与他对视数秒后,微微幅度摇了摇头表示:我也不知道。

“你干嘛让他去追,他不是一个卖石头的吗。”小团子懒洋洋地伸个懒腰,在林一白口袋里翻了个身。

林一白在脑海中回:“不是,他是哨兵。”

“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

“骗人。”

林一白叹了口气:“真的是感觉,他卖东西的推销手段太过生硬套路,而且,哪有人一上来就直接把自己最贵的商品推给客人,我又不是大款。再加上,他摊子位置挺好的,那个位置纵观全局又不至于被发现,而他看上去就不是精明老道的商人,竟然租的起那个摊子,有猫腻。”

“这你都看出来了。”

“也不能说是看出来的,我刚才不也是抱着试试的态度才试出来,最后才确定的,而且......”林一白停顿一下,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而且,之前审孟菲儿的时候,她不是说漏嘴情报,沈冥宸肯定已经上报了。那塔肯定会多留一个心眼,暗地里在中心街道多安插个钉子。”

所以,既然确定了煎饼小铺老板,那方圆十里肯定要有个能跟他照应的,骁勇是个不错的选择,一前一后,后面的那个性格稳重、视野开阔负责镇场子。

小团子来了兴趣,“那你刚刚绊倒那个呢,你怎么看出来的。”

“那个,”林一白飞快的穿梭在街道上,一边观察着四周的情况,一边回答:“我是闻见他身上很重的火药味,如果是普通人,通常不会........”

就在这时,林一白的回话戛然而止,小团子刚想问怎么了,下一秒它就因为惯性作用重重撞到了林一白身上,隔着布料,它听到从林一白那传来的剧烈跳动心脏声。

............

中心街道被警戒线封锁了起来,外围站着三五成群的哨兵们,他们正激烈讨论什么。

而正中央的喷泉处几乎是空无一人,只有王璟正站在近前,似乎是在观察旁边一栋楼的坍塌情况。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响起,“你是哪里来的,快退下,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

霎时间,所有的目光都被吸引了过去,一道黑影以极快的速度朝他们这边移动。

又几乎是在所有哨兵们反应过来的那刹那,那道黑影就已经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成功穿过警戒线,直奔中心喷泉。

王璟的桃花眼眯成了一道狭长的细线,试图看清楚那张朝他奔来身影的脸,忽然他的目光在细眯的眼皮底下闪了闪,“.......林一白?”

风声掠过林一白的耳边,连同风声一起进入耳朵里的,还有死亡倒数的声音。

“滴答滴答滴答”

林一白的心沉了下去,太不正常,就一声巨响,和几声枪响,就没了吗,目的呢。

当他越往中心喷泉靠近,他就越发感受到了这一点,没有一个哨兵死亡,那些逃跑的平民所说的有哨兵身亡,他来时根本就没有看到任何伤亡。

只有一栋冒着黑烟的矮楼,袅袅浓烟正不停溢出,如同开战前蛊惑人心的□□,而□□后,到底在隐藏什么,到底是什么。

很快,他得到了答案。

目的是.......

“让开!”

如同从天而降的老鹰,鹰爪死死抓住猎物的背部,林一白抓上王璟的肩将他往后抛去。

好大的力气!王璟的瞳孔骤然间睁大。

下一刻,他的身体失去平衡,如同一只断线了的木偶被巨力狠狠往后甩,他侧仰头看向与他擦肩而过的人,“你........”

林一白只用眼角的余光冷冷瞥了王璟一眼,“借用一下肩膀。”

“什么?”

很快,王璟明白了林一白的意思,所谓的借用,真的就是表面意义上的“借用”。

就在下一秒,一只脚狠狠踩上了他的肩膀,而那只脚的主人借着这股力道飞跃出去,如同一只卯足劲的鹰,朝着它的猎物直扑过去。

“滴答滴答滴答”

死亡倒计时,又开始了倒数,十,九........

林一白的目光紧盯着那个散架了的小推车,那里面有炸弹,而且还是精神力炸弹,就跟他在伽马星舰上听到的那熟悉的倒计时声音一模一样。

那么,那些人的目标从一开始就是:王璟。

就在这时,“砰”一声枪响,子弹骤然划破空气,如同死亡的利箭,刺向林一白的背部。

99%的人还阅读了:

无心娇娃(男穿女):第74章 宴会逼供

逆世成局:第6章 被抓

综漫主网王 流花落水,若相惜:第9章 变态基地之晓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