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有四个大佬徒弟:第5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我有四个大佬徒弟:第5章,作者:十一琅

此语一出,人群中立刻传来窸窸窣窣的议论声。

“大师兄?我没听错吧,刚刚这人喊赫连阁主大师兄?”

秦雪棠一生只收了四个徒弟,大徒弟赫连,二徒弟纪云深,三徒弟李星回,这三个都是琼澜大陆鼎鼎有名的人物,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如今皆是站在灵堂之上,那么这一位称呼赫连为大师兄的年轻男子,不就是秦雪棠的小徒弟?那个早已堕入魔道、成为魔域之主的秦无夜?!

众人反应过来,皆是倒吸一口凉气,默默向后退了一步。而这样做的结果就是——那个唯一没退的孤零零地站在原地,有点尴尬,慌得一匹。

那人:O__o|||怎么回事,什么情况,我是谁,我在哪儿,我要做甚?!

那人忽然拔出了自己的兵刃,刀尖相向,对准了秦无夜,哆哆嗦嗦地给自己壮胆:“秦秦秦……秦无夜,你也敢到汀雪阁来!”

秦无夜背对着他,连身都懒得转:“口吃就闭嘴,这里没你说话的份儿。”

纪云深手中的孤星忽然几不可察地震动了一下。

只见秦无夜一挥袖子,手上的动作快成一道残影,那名道者的兵刃忽然之间就转了向,刀尖扭转,对准了他自己。

“咣当”一声,那人吓得把兵刃扔了,连声急呼:“妖术!这是魔道的妖术!”

秦雪棠扶额:这哪里是什么妖术,不过就是简单的噬金咒,迫使金属质地的兵刃改变形状罢了。

也就是秦无夜仗着自己身法快,加上那名道者太过紧张,眼力不行,这才闹出这么大的乌龙。

不过赫连三人自是看出来了,在场的一些修为尚可的道者也都看出来了。

一位距离那名道者较近的长者受不了他失态聒噪,连忙伸手捂住了他的嘴,免得他再瞎嚷嚷,丢了琼澜大陆修真正道的脸。

就这一会儿功夫,原本围在灵堂外面看热闹的人群忽然裂出一道口子,三位高冠束发、气宇轩昂的得道道者高台阔步地走了进来。

三人衣着华美,纤尘不染。他们的服饰配件或许有所不同,但头顶所戴的头冠却是出奇的一致,都是白玉莲冠,莲有十二瓣。

这是道门十二宗的标志。

秦雪棠偏出脑袋来一看,哟呵,都是熟人啊!

当先那位气势汹汹,发尾发红,眼角与嘴角都略微向下,一看就是十分、极其、非常不好惹的青年男子,就是十二宗中的“术宗”沈炼。

他左边那位白发苍苍,白眉长长,眉毛浓密到盖住半边眼睛,却还是手握毛笔,不停地在书卷上誊写记录的,就是“卷宗”千秋道人。

而站在他右边那位,总是垂着眼睛,一副弱不禁风、斯斯文文的样子,衣服上因为常年炼药而沾染了草药香气的,则是“药宗”百里尘。

这三人中,除了沈炼性格霸道,有些蛮横,早些年因为意见不合,与秦雪棠结下过梁子,其他两人都是性情温厚的好人,与秦雪棠的关系也不错。有他们在,汀雪阁应该不会闹出多大乱子。秦雪棠微微松了一口气。

“赫连阁主。”沈炼肃容沉声道。

他这一声是有附着了灵力的,是以音量不大,却如潮水一般慢慢荡开,压住了其他道者的议论声。

沈炼道:“秦无夜今日踏入汀雪阁,可是有违当日定下的‘山海盟约’?”

千秋道人手上的毛笔一顿。

山海盟约,乃是秦无夜当年堕入魔道、进入魔域后,由秦雪棠一手促成订立的盟约。

盟约中约定,魔域中人与琼澜道者自此互不相犯,魔域中人不得踏入琼澜大陆半步,而琼澜道者亦不得进犯魔域半步。双方各居其所,井水不犯河水,这才维持了百余年的和平。

而今天,秦无夜这个堂堂魔域之主,竟然大摇大摆地来到了青茗山汀雪阁,这无异于是当着众人的面撕毁了山海盟约!

赫连知道沈炼与秦雪棠不和,若是让他借此机会一举推翻山海盟约,秦雪棠的心血白费不说,琼澜大陆与魔域之间暂时安稳的局面也会土崩瓦解,到时受苦的还是黎明百姓。

赫连躬身一揖,先礼后兵,先是对着沈炼、千秋道人与百里尘一一问好,然后才不疾不徐地道:“家师突然辞世,四师弟此番前来不过是以弟子身份来送恩师最后一程,并非存心违背山海盟约,还请三位宗主体谅。”

沈炼刚要开口,千秋道人颤颤巍巍地晃了晃,苍老而又飘渺的声音随即响起:“是啊,都说‘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秦无夜千里迢迢的赶来,也是一片孝心。我们琼澜大陆向来礼节为先,应该感念他的赤诚,不该为这点事情难为人家。”

百里尘也点了点头,接过话头附和道:“确实,秦无夜毕竟是秦雪棠的徒弟。他们一个在琼澜大陆,一个在魔域领地,百年之间不曾见面。如今恩师逝世,做徒弟的前来吊唁,也是人之常情。”

秦雪棠听了,简直在心头为两位老友鼓掌叫好。

只可惜沈炼并不是一个会被轻易改变想法的人。他面色不悦,加重了语气:“难道这样就可以无视‘山海盟约’?亏得这盟约还是他师父亲自定下的,秦无夜如此行径难道是尊师重道的表现?你们难道就不担心此人是假装吊唁,借机生事?”

千秋道人和百里尘一时沉默,不知该如何应答,秦无夜却笑出声来。

沈炼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你笑什么!”

秦无夜笑得肩膀身体都在抖:“当然是笑可笑之事。”

沈炼脸都白了,眼底和发尾的红色愈加明显。他正要发作,秦无夜忽然一拂袖,袖中的乾坤囊受他感召轻轻展开,两个圆球随即骨碌碌地滚了下来。

这俩圆球一直滚到沈炼脚边,沈炼不知是为何物,疑他有诈,还飞快地向后退了两步,小心避开。

“人、人头?是人头!”终于有人看清了,叫出声来。

秦雪棠踮起脚尖,也看清了。没错,是人头,两颗血淋淋的人头。

沈炼皱了皱眉,一方面是为自己刚才狼狈躲避的样子,一方面是为了眼前这两颗人头。

这两颗人头他不仅认识,而且十分熟悉,正是与他多次交战却都侥幸逃脱,被魔域中人尊称为左右护法的“魑魅”和“魍魉”!

沈炼盯着这两颗人头看了一会儿,半天才回过神来,指着人头质问秦无夜:“你这是什么意思!”

秦无夜挑了挑唇角,摆明了就是在嘲讽:“连这都看不出来,你是蠢呢,还是蠢呢?”

沈炼:“…………”

若不是有千秋道人和百里尘拦着,周围又有这么多道者在场,沈炼不能丢了自己宗主的颜面,他绝对会冲上去跟秦无夜拼个你死我活。

“你!你!”

沈炼气得说不出话来,还是赫连出来解围:“秦无夜既然杀了魔域左右护法,便相当于递了投名状,与魔域脱离了干系。那么他此次回来,是否便不算违背了山海盟约。”

众人还都沉浸在魑魅与魍魉被斩首的劲爆消息里,听闻赫连这么一说,纷纷点头:“不错,确实不算违背。”不仅没有违背,反而诛杀了可恨的魔域狗贼,是该论功行赏的!

不过,也有人想到了别的——

“这可真有意思,魔域之主杀了魔域左右护法,哈哈哈哈魔域的狗贼们,果然狗咬狗一嘴毛!”

“那这么一来,魔域岂不是不堪一击?这岂不是我们进攻魔域的最好时机?”

“可是秦无夜好端端的,为什么会突然杀了魑魅和魍魉?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阴谋?”

秦无夜才懒得和他人解释,而赫连亦是假装没有听见。

不管怎么说,秦无夜也是他的师弟,秦雪棠才刚刚逝世,他不能让秦无夜也身陷险境。

眼看沈炼的刁难被化解掉了,赫连向一旁的汀雪阁弟子递了个眼色。那名弟子心领神会,立刻从旁取来一柱清香,细心引燃,递到秦无夜手上。只不过,秦无夜没接。

赫连皱了皱眉头,低声催促他道:“四师弟。”

秦无夜目不转睛地看着灵堂上的冰棺,瞳孔微微一缩,声音里仿佛含着一层坚冰:“我不是来吊唁的。”

此话一出,满堂又是一惊。

好嘛,人千秋道长和百里尘刚刚还替你说情,说是感念你心怀恩师,不予追究,结果你现在说自己不是来吊唁的,这不是等于打了人家两位宗主的脸吗?

千秋道长咳了两声,好脾气地问道:“那小秦道友此番来到汀雪阁,究竟所谓何事?”

秦无夜转过身来,看了千秋道人一眼。不知道为什么,看他这个样子,秦雪棠突然有种非常不好的预感,预感她这个小徒弟要语不惊人死不休了。

果然,秦无夜开口了:“开棺验尸。”

众人:“!!!”

千秋道人咳得更厉害了:“咳咳,小秦道友可是伤心过度,气糊涂了?”

开棺验尸那是何等大事。莫说秦雪棠身份特殊,便是她的死真有什么隐情,也不该在此时灵堂上聚集着诸多闲杂人等的时候提出。按照赫连的意思,是要等灵堂祭拜结束,私下里再行验证。

可是秦无夜偏不。他决定了的事,便一定要做,哪怕是天王老子来了也没用。

秦无夜已经向前迈出一步,却被赫连拦了下来。

秦无夜微微侧目,斜视赫连:“你要阻我?”这一句,是连师兄都不喊了。

秦雪棠头疼。

她这个小徒弟什么都好,就是性格乖张,从小叛逆惯了。除了她,对谁都是一副睥睨众生、不服就干的样子,从来也没将赫连、纪云深和李星回这三位师兄放在眼里,反而万事都要争着比他们更强一步。

赫连因为性情更加成熟稳重,不会同他计较,而纪云深一心追求剑道,也懒得理他,也就是李星回,偶尔气不过会跟他掐上一架,让他勉强老实几天。

不过说到底,“养不教,父之过”。秦雪棠觉得,秦无夜之所以会堕入魔道,和她早年间四处奔波疏于管教有很大的关系,所以心中对秦无夜一直存有很大愧疚。

但这一次,赫连没有再让着秦无夜。

他就站在秦无夜面前,一步不让。

99%的人还阅读了:

瓶邪之终极使命:第5章 入雪山

【电视剧同人】三生之夙手折颜:第12章 继续不知道起什么标题

(柯南)你好,前夫:第1章 十年前篇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