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然时光顾:第7章、难得佳偶

- 编辑:网页上传 -

安然时光顾:第7章、难得佳偶,作者:儋耳蛮花

第七章

谊然略是沉思之后,抬头看向他,似乎心底已经有了答案。

这次绯闻是他在提出“求婚”之后才出现的,她不知道顾廷川究竟是何时拿定的主意,又或者,他根本就不需要什么计划,顾导是业界公认的年轻翘楚,二十多岁出道就获奖无数,尽管有许多人看不惯他,还说他脑子有坑,但他确实是一个不可复制又不可多得的传奇人物。

谊然咬了咬嘴唇,想要说什么的时候看到顾廷川向她投来的目光,她脸一下爆红,只能回答:“你最近不是很忙吗?手上在拍什么戏……”这样子还有时间结婚嘛。

顾廷川如实说:“在拍武侠。”

她瞬间忘了重点,只是觉得惊讶:“真的是武侠题材?哇……传言是真的?”

男人用手放到唇边,做出了一个“嘘”声的动作:“具体内容是对媒体封锁的消息,所以先不要告诉别人。”

他把如此撩人的动作做得行云流水,她一时都没反应过来,只知道真的遇到过顾廷川本人哪怕一次,你才能知道他本身的魅力有多大。

顾廷川低声说着:“‘武侠’是很特殊的题材,近年来风评不错的作品几乎没有。我记得我欣赏的一位导演他说,可以输戏但不可以输人,所以……我也想要尝试看看。‘武侠’毕竟是如今最让同行痛心和喜慰的题材……”

只要谈到工作,抑或他的创作,他就变成一个不可掌控的男人,天生反骨有对一切规则的不屑一顾,却又有了后天习来的慎言谨行,他将自己的位置摆的不偏不倚,但每一次都会有强大的魄力让你看到出乎意料的行为,危险又安全。

其实像顾廷川这样的男人,不管如何,大概都不应该让他来你的家中做客。时至眼下,谊然对这种男人很难不产生心悦诚服的憧憬,她眉眼弯弯地笑起来:“那,现在这些新闻的后续,你打算什么处理?”

顾廷川抬头看了她一眼,说:“根据我们关系不同,会让公关做不同的回应,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她感觉男人的语气不甚在意,不知为何心里反而有些失落,谁知就在这时候,他嘴角弧度微弯,笃定地说:“但我想你会答应的,不然,有什么问题吗?”

谊然愣了愣,顺着他的目光回看,终于鼓起勇气说:“其实,今天我刚看到绯闻的时候,就觉得糟糕了。如果,以后我的相亲对象认出我和你炒过绯闻,肯定会以为发生过什么吧。”

毕竟,谁会相信在面对这样一个男人的时候,她只是被他“扶”了一会儿呢,要扶也是直接扶上床啊。

顾廷川被她的脑洞给逗乐了,不自知的笑容往往更为动人,让谊然看得心神荡漾。

谊然接着说:“你看,现在的教育是不是特别奇怪,有些家长学生时代不让早恋,可一旦毕业就逼着你和相亲几个月的人结婚,虽然我爸妈都不会催,但我知道他们有时看我连一个男朋友也没有,心里也不安。”

顾廷川语气淡然:“所以,我认为与其找那些人结婚,不如找我。”

他的面孔与黑眸中有些专注神采,独特的气质几乎让人无法抗拒。

“顾导,我们认识的时间并不长,以前我只有面对领导的时候才是胆小鬼,但……我觉得你也挺可怕的。”

他挑了挑眉,她认命地说下去:“从你对我提出这件事起,我就一直在想到底怎么回事。坦白说,我很喜欢你的工作,喜欢你的为人。”

还有那几次私下的互动……都让她觉得有些少女般的心动。

“我不知道你究竟怎么会看上我的,也不知道你到底对我什么感觉,我有时候容易异想天开,有时候容易自作多情,还没有交过男朋友,对感情的事也不擅长,想来你也是如此。”

“……嗯。”

“我知道你很好,看得出你凡事都会顾及家里。但我也知道,你感兴趣的很多事与我截然不同,我只是普通人,但你身处的地方遥不可及。我有认真考虑你说的,大概真嫁给你就是摆脱不了‘高攀’两个字。”

顾廷川动了动嘴唇,还没开口就被她制止了,她非常思路情绪地按部就班告诉他:“但是,我从来就是和你一样想法另类的人,我不在乎这些东西,我觉得我们至少在面对一些事情的时候是平等的,你如果想要得到一个人的回应,肯定就会尊重她,而我也会尊重你,不因为你是顾家人,只因为你是顾廷川。”

谊然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女孩子,她常常沉迷动漫、游戏,对现实生活中许多复杂的东西都看得很淡,她不会仇富,也没有自卑,只是单纯觉得有些人生来就与你两个世界,每一次即使窥到了几分,也都是保持观望者的态度,看他们如何生活而已。

这都是顾廷川已经看在眼中的她。

谊然耸了耸肩:“反正我都看过你的屁股了,结就结呗。”

顾廷川借着笑意去看她,竟没有半分甘愿让她调戏的意思:“哦,不客气,彼此彼此。”

她一下子没反应过来,他意味深长说:“我也看过你的……胸。”

谊然:“……”

她直直地迎着他视线,心虚地顺着他清晰的指节线条看到臂部的曲线,最后,又看入那一双迷人的眼睛,在室内灯光的渲染下,他的眼底交杂着水色光影,交错幻化。

温暖又澎湃。

谊然和顾廷川一同走出房门的时候,谊妈妈正背对着他们在包香菇笋干鲜肉馅的包子,回头看到他们立即笑的眉宇舒展。

女儿迟疑了一下,抬头望了望身边的男人,在得到对方颔首以后,才说:“妈,那个,我们……”

谊妈妈先是在厨房没听见他们在说什么,等走到他们面前,才笑问:“你朋友要不要留下来吃晚饭?”

顾廷川看一眼腕上的表,委婉谢绝:“抱歉伯母,今晚不行了,我还要赶回去工作。”

谊然知道他要回片场,但谊妈妈只当他是客气:“那要不要吃几个包子再走?我做的这个馅的包子特别好吃,我们家小然每次都要一个人吃掉三个以上,那边的蒸一会就好了,你们坐下来等等啊。”

顾廷川见她家人格外热情,也不好意思再推辞了,他们坐在桌边,谊然已经想好要如何向母上大人报备,就说:“妈,我们,其实在处对象。今天顾廷川不单单是来看我,顺便也是来看看你们的。”

谊妈妈错愕地站在原地都忘了手里的动作,上下打量了一下这位沉稳英俊的男青年,掩嘴说:“你逗我开心吧?”

谊然:“……”她真的是亲生的吗。

顾廷川温和地说:“我是谊然其中一位学生的叔叔。”

谊妈妈好奇地盯着他,几乎是看得眼睛也不眨一下:“哦,这样啊,我怎么越看你越眼熟,小顾是吧?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他还没介绍自己,谊然已经先一步开口:“一个小导演。”

“哟,这么厉害啊?”谊妈妈边说边觉得脑中有什么记忆正在苏醒,恰巧这时候包子蒸的差不多,她这才旋身去了厨房。

谊然看了一眼正沉默审视她的顾廷川,有点心虚地说:“我怕直接说你的身份会吓到她,咱们还是循序渐进吧……”

之后,两人倒是默契地妈妈面前编出一段真假参半的爱情故事,谊然说是在学校陪顾泰等家长的时候遇见了顾廷川,两人之间交情渐厚,他主动约她去看话剧,一来一去发现彼此投缘,已陆续交往几个月。

顾廷川眉宇间神色镇定,就连谊妈妈看了也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此刻,他循循善诱地说:“伯母,谊然非常好,我也很想尽快与她组建家庭。”

如此优秀的男青年说想娶她的女儿,尽管谊妈妈内心还有些疑惑,但更多的却是被一种喜悦填满了内心。

顾廷川本来想等到谊然爸爸回来见上一面,但片场的演员都差不多到齐了,他只能起身先行告辞。

谊然起身跳着脚想把人送去门边,顾廷川眉头微拧:“你脚不好,不用送。”

“没事,才这几步,你也要让我动一下啊。”

谊妈妈回头看两人动作亲密,当然对他们的感情也不容置疑,偷笑着躲去厨房。

等谊然一手撑着门框,准备与他道别的时候,顾廷川低头看她一眼,一时有温柔而坚定的感觉,他神色寻常地问:“你下周几时有空?”

“应该都有空。”说完,她疑惑地看着那人:“有事吗?”

明亮的灯光下,顾廷川的眸色被渲染得璨若光晕,他神情不见丝毫迟疑,他压低嗓音,语气很是擅长说服别人:“去办结婚手续。”

谊然:“……”

可她的腿都还没好啊?!

……

夜里吃饭的时候,谊然与父母说了一些顾廷川的情况,她不敢将全部如实说出,只挑了一些重点,听完之后,爸爸一时没说话,谊妈妈倒是把疑虑统统提出来了。

“人家条件这么好,你们合不合适啊?”

谊然夹了一块喷香的红烧肉到碗里,发音含糊地说:“堂姐还是二婚呢,还不是找了有钱的人家,现在尾巴都翘到天上去了。”

谊妈妈摇了摇头:“可你了解人家的家庭吗?现在认识几个月就结婚的年轻小夫妻是很多,但主要还是看两家人能不能合得来……何况我们不要去和别人比,一家人开心最重要。”

“妈,我知道我对堂姐是有点看不惯,可我也不可能只为了这个原因就决定嫁给顾廷川,至少我觉得他的为人品性,比我目前遇到过的所有男人都要好。”

这点毋庸置疑,谊然也想过顾廷川会不会有一些阴暗面,譬如他是性=冷=淡,或者他喜欢男人,就是想要“骗婚”,但她转念又想,就算是形式婚姻吧,也根本轮不到她的头上,想借顾导上位的女明星随便一抓就是一大把。

他们在说什么谊然也没怎么听进去,她拿着手机看微信,把即将和顾导结婚的消息告诉了好友章蓉蓉。

章蓉蓉只回了她一句话:你这是捡了大便宜嘛!!请问,在哪家会所还可以捡这么有颜有身材,有钱有实力的老公?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越左耳:第25章

梦幻旅程:综漫游记:第89章传说中的警

[HP]老伏的棺材板压不住啦!:第30章 chapter. 0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