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第6章 有朝一日刀在手

- 编辑:网页上传 -

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第6章 有朝一日刀在手,作者:长乐思央

陆玉看了眼天色,暮色降临,黄昏时分柔和的日光笼罩在满地的尸体上,看上去有种残阳如血的凄凉感。

夜间魑魅魍魉出现的几率比白日要高,他们剩下几个病残,也没有办法撑到上万梅山庄。

“风南,帮他们上马车,我们得快些上路。”

燕南风稍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对方是在喊自己的小名,他压低了声线,温声细气地询问:“去哪?”

自己莫名就成了别人的小车夫,燕南风心中自然不爽,但他如今还很弱小,处处都是危机,找个庇护度过目前难关,是他最好的选择。

大丈夫能屈能伸,他很快调整了心态,见美色/诱惑不行,便端正了态度,暂时装乖做个小弟。

无论如何,陆玉的确是个有本事的人,若是碰上他那些便宜兄长,他兴许可以借她这把锋利的刀来杀人。

“从这往右走五十里,有个镇子,名唤寻香镇,去镇上,为他们找大夫。”

人死了,钱还是在的,太碍事的东西就没有必要带了,反正她有钱,都可以买。

马车厢被人用刀剑戳了不少窟窿出来,纸糊的车窗,木头制成的车壁都被捅了好几个洞,受了惊的马儿也被戳死了,不过车队人多,还能凑出好几匹马拉东西。

片刻之后,陆玉骑着活着的马儿里最为俊秀的一匹走在马车的旁侧。

“马车夫”燕南风吭哧吭哧地拉住缰绳,一点也不熟练地驱使着马车。

他以前只是在教内练功,因为生活环境艰苦,打猎还有烧些东西是会的,但也不是样样全能。

至少没有怎么骑过马,所以马术和驾车的本事都很差。好在他的脑子够聪慧,渐渐也就上了手。

车子走到镇子上,小镇十分风景秀丽,看街道也是干净整洁,百姓安居乐业。

唯一有些奇怪的,是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当中,不见一个年轻女人。

陆玉的马车看起来虽然有点奇怪,但这车夫和骑马的姑娘都生得十分好看,而且姑娘背上俨然是用布包起来的大刀。

寻常百姓都知道,这江湖人士轻易惹不得,便是有人惊讶他们的貌美,倒也没有不长眼的贴上来打扰他们。

陆玉勒了马,随便逮了个路人询问:“这镇上最好的客栈在哪,还有,附近最好的医馆又在何处?”

陆玉虽看起来年纪小,但自有一股威严之气,她的通身气派跟是和寻常百姓颇为不同,一看就是大门派出身的富贵人。

便是她不凶言恶语,她背上的斩龙刀溢出的一缕血腥气,也足够让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弱书生害怕。

那衣襟洗得发白,看起来十分怯懦的弱书生战战兢兢地指了路:“女……女侠,云来客栈便是这镇子上最好的客栈,最好的大夫,要寻洪记医馆的李春喜李大夫。”

陆玉松了手,从袖口里摸了摸,取出一锭白花花的银子来,在那书生跟前晃了晃:“劳烦为我们带路吧,这个便是你的报酬。”

她虽气质清冷,却眉目清正,瞧着便像是个好人。

那书生稍稍把一颗心放了下来,先是按照陆玉的要求,把他们带到了客栈,定了几间上房,又差小二请了大夫过来看看伤势。

小二嘴里说的最好的大夫,也是李春喜。

和书生说的对上了,陆玉便如约丢了银子给他。

那书生本来还主动想要帮忙,但被陆玉拒绝了,被燕南风那狭长的凤眼一扫,他又像是被烫了手一般缩了回去。

“多谢仙子!多谢仙子!”

这女侠生得这般漂亮,叫句仙子也不为过。

而且这寻香镇,乃是神女教的活动范围内,神女教的弟子,天天一袭白衣,就特别喜欢百姓喊她们仙姑。

在书生看来,这年轻女侠人美心善,可比那些整天蒙着半张面纱,坏心眼的仙姑美多了。

燕南风在心中腹诽,就这样的,还仙子,他看是魔女差不多。魔教里的那些个心狠手辣的女郎,看了他这张脸也不见得这么无动于衷的。

被人喊仙子,陆玉脸上也没有什么表情,甚至没有再多施舍给那书生一个眼神。

那书生看着陆玉入了客栈,到底还是跺跺脚喊了一句。

“仙子!”

陆玉转过头看他,后者纠结了一番,最后动了动嘴唇:“夜里风大,您多注意些。”

燕南风又默默在心里记下,看来这陆家小姐听多了赞美,浮夸的甜言蜜语没有什么用。

系统虽然读不出反派的心,却对如今的状况显得非常吃惊。

它颇为费解的运算起来,然后主动戳了戳陆玉:宿主,我发现这个反派和我想的不太一样!他有可能不是原装的!

世界的反派,都是极其厉害,坏却很有魅力的角色,不然也不可能成为恶这一面的支柱。

即便是幼年的反派,也不能软绵绵成这样,明明是个嗜血狠辣的人物,居然没皮没脸地做起了宿主的跟班。

要知道它家宿主的身体,现在才十岁出头,比反派还要小五岁。

燕南风现在这个样子,简直是丢了作为男人,作为反派的脸!

陆玉回过头看了燕南风一眼,少年冲着她,露出温柔无害的笑容来,看起来像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年郎。

“放心吧,少年时期的燕南风,是这样才算正常,他的身世,若是连审时度势都做不到,哪里来的逆风翻盘。”

魔教教主有很多个血脉,正妻是魔教圣女,尽管魔教选拔后代的方式及其血腥残酷,但是在正式选拔之前,因为母亲身份贵重的不同,这些孩子成长过程也不一样。

燕南风的母亲,不过是一个柔弱的美艳舞姬,生下他就嗝屁了。没有强大的力量,要是还性格孤僻,还不知分寸,燕南风估计活不过五岁。

会咬人的狗不叫,基本能笑到最后的倒霉蛋,都是极其擅长忍耐和伪装的。

没看到初次见面的时候,燕南风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狠劲么。

而且他微微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成一道月牙。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眯眯眼都是怪物”,燕南风就是这样的怪物。

陆玉没有再理会系统,她拿了客栈掌柜的给的门牌,进了给她安排的天字一号房。

除她之外五个人,三男两女,两个女伤员挤一间,另外两个伤员和燕南风挤一间。

都是一轻伤一重伤的搭配,就在陆玉的房间隔壁,免得半夜里烧起来没个照应。

镇子不大,大夫李春喜倒真有一手不错的医术,帮着上了药,又给断腿断胳膊的几个陆家的护卫正骨上药。

期间燕南风表现得都很好,动作麻利,不怕脏血,而且还十分细心温柔,并没有因为自己被人使唤,就流露出怨气。

先前对他有几分成见的男人私下里还向他道了歉:“风小兄弟,抱歉,方才不该因为魔教的事情迁怒于你。你若是觉得为难,待我向我家小姐禀告,明日放你离开便是。”

这风南虽然落魄了些,但容貌举止风度,都不像是个坏人,只是他心中有所迁怒,先前才对着少年冷言冷语。

燕南风摇摇头:“我能够理解,我发现爹娘被那群狠毒的魔教中人杀死的时候,也是一样的愤怒。”

提到魔教,他脸上恰到好处地流露出几分伤心痛苦之意,银牙咬合在一起,表情隐忍又愤怒,更是拉了一大波两个伤患的好感度。

女子就不消说,异性相惜,燕南风看起来又是特别惹人心疼可怜的那一种,而且一路过来他任劳任怨,在受伤的情况下,对他生出好感再容易不过。

燕南风原本想要问一些陆玉的信息,不过他稍微旁敲侧击两句,便发现这两人对陆玉的事情讳莫如深,便暂时按捺住心思,等到过几日,关系拉近了,他迟早能够知道那个骄傲的小姑娘的底细和喜恶。

那边陆玉作为抓钱的人,礼貌地谢过了老大夫李春喜,护送他回去之后,就给了一笔绝对丰厚的诊金。

李春喜推拒了一番:“只是做了医者应当之事,如何需要这么多银两,我不能收。”

“过两日怕还得请大夫您过来照顾,劳烦您跑这几日。您且收下,就当我是为这镇上看不起病的人出的诊费。”

镇上的人,说李大夫是个极好的人,救死扶伤,而且还免费给穷人看病。

李春喜推拒一二便收了下来,临下楼梯的时候,小声地说了句:“姑娘,你生得这般好看,夜里且小心一些。”

若是这姑娘身边,都是些壮汉也就罢了,偏偏身边都是些断手断脚的。

陆玉眸光一闪,今日里已经是两个人对她说要小心一些,而且一路走来,这寻香镇的人,看她的眼神也有几分奇怪。

半夜三更,更夫在外头敲着铜锣:“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夜深人静了,三根细细的竹管,分别悄悄地探入了天字一到三号房的门缝,而下一秒,几乎看不到颜色的烟雾从竹管中的另一端飘了进来。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书后我靠学习当团宠:第17章

偶像直播秀:第7章 天空岛

[希腊神话]男神女装的可能性:第3章 神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