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风过境:第30章 番外

- 编辑:网页上传 -

春风过境:第30章 番外,作者:椿筱

颜镜搬家定在大年初六。

彼时钱海潮全家去了欧洲旅游还没回来,而社畜魏珏则从自己家回来,要准备第二天上班。

初四那天,颜镜家和魏珏家聚会,两个人凑到一起,提起这件事。

对于颜镜屡教不改选择再次跟沈过交往这件事,魏珏怀悲观态度。

他告诉颜镜:“你这样不行。”

颜镜反问:“哪里不行?”

魏珏:“男人就像狗。”

颜镜一脸懵地看他。

魏珏以为她不懂这话意思,想着解释一下,又感觉太粗鄙,换了一下说辞:“狗改不了吃骨头,你懂吧?”

颜镜切一声:“没关系,他就是改不了,他也只爱吃我这块硬骨头。”

魏珏摇头:“你太不懂男人了。”

颜镜:“是你不懂沈过。”

魏珏气的不想再跟她说话,却还是不忘提醒:“这件事你得跟老钱说一声,他一直担心你呢。”

颜镜哦哦两声。

心里盘算怎么跟钱海潮开口说这件事,毕竟当初只有钱海潮知道她和沈过的事,失恋到大一情绪崩溃,得了抑郁症,也是他陪自己一路走过来的。

他一直告诉自己不要靠近周子冉,说周子冉这人阴险狡诈,是个记仇暴戾的人。

所以如果让他知道,自己又和周子冉在一起了,不知道要跳脚成什么样。

于是晚上她趁着沈过去洗澡的时间,跟钱海潮视频电话,旁敲恻隐问当初周子冉做了什么,给他留下这么刻板的印象。

“周子冉?”钱海潮听到这个名字沉吟片刻,仿佛并不诧异她突然提起这个人,“没什么呀。”

“你不是一直告诉我他心机重吗?”

颜镜记得,高二时,钱海潮正值叛逆期,选择了住校,就和周子冉成为了舍友。

当时颜镜和周子冉是同桌,因为她的缘故,钱海潮对他印象还不错。他们两个人性格虽然并不算多合得来,但也绝对不会是后来钱海潮一提起周子冉这个人,就持否定态度。

所以两个人之间一定发生过什么。

钱海潮一改往常,嘻嘻哈哈道:“我什么时候说过这话。”

“就之前……”

“不跟你说了,我有事,拜拜。”

电话被他生硬挂断。

颜镜更加确定,这两人之间一定有事。

沈过洗完澡,坐在床上擦头发,颜镜一滚,头放在他腿上,直勾勾盯着他看:“周子冉。”

“嗯?”

“我问你个事。”

“嗯。”

“你和钱海潮,是不是有什么过节?”

沈过拿着毛巾的手微妙一顿,一秒恢复常态:“没有吧。”

“那为什么高三时候他就不理你了?”

她还记得,两个人是一夜之间就疏远了一样。

见面也不说话。

“没有吧。”沈过还是那句话。

颜镜坐起来,写满不高兴:“你怎么一点都不真诚?”

沈过把她重新摁回自己腿上:“一定是你记错了,我们两个关系一直都不好。”

-

初六那天是个晴天,但气温还是零下十几度。

一进门,颜镜就感觉今天的魏珏——

格外的热情。

他积极的给两个人开门,招呼他们进屋坐,从冰箱里拿出一堆水果,说:“这些都是我们家颜镜爱吃的,平日里冰箱里全是。”

“我们家”这三个字一出来,颜镜和沈过脸色同时一变。

说这些还不够,魏珏像是故意的一样,手不自觉往她肩膀上拍了一下:“衣服有点脏了啊。”

动作很稀松平常,在这种场合,却略显亲昵。

颜镜被他恶心到了,趁沈过去她房间收拾行李,压低声音问他:“故意的?”

魏珏笑得像猫,长嗯了一声。

颜镜被气到:“你这么做,会让他误会我们。”

魏珏耸肩:“我觉得他没误会,而且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换男朋友吗?他看起来不像在乎咱俩关系的样子。”

他一提醒,颜镜才发现,从刚才开始,沈过就保持一个表情,真的不像在意这件事。

颜镜嘴硬:“他只是表现的不明显。”

魏珏又哦了一声。

并不相信。

然而这次颜镜还真猜中了沈过心思,他从进门第一眼,就认出来房间里那个男人是当时接颜镜离开的男人。

那个颜镜在楼下哭,一打电话就赶过来的人。

之前钱海潮也来过一次,他知道颜镜和钱海潮的关系,但依旧难受,担心她,最后还跟了出去,看到两个人上了车又返回家。

可是这个男人,他不认识。

他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关系,能让颜镜在伤痛欲绝时候想到这个男人。当时他站在楼上往下看,几近抓狂。

说来怪他自己,非要去演那么一出戏,演完又后悔。

完全是自作自受。

再次见到这个男人,他和颜镜亲密举动让他整个人火冒三丈,又不敢轻举妄动,生怕吃错醋,让人看去笑话。

唉。

果然,人总是死要面子活受罪。

颜镜东西多,几个大箱子也装不完。

尤其是衣柜里的衣服,只装了冬装,春夏穿的衣服还有不少,袋子里也装不下。

魏珏站在门口对颜镜说:“留下一些吧,反正还没到春天,等你有时间再回来拿。”

颜镜觉得这个办法可行。

沈过听了摇头:“还是都弄完吧。”

颜镜:“可是这么多东西,一辆车装不完。”

“这个我来解决。”沈过拿出手机往外走,看样子是要打电话,经过魏珏时,明明还有那么大空隙,他还是选择往魏珏那个方向走,冷冷看了魏珏一眼,说话也冰冰的,“麻烦让一下。”

等他离开,房间安静下来。

颜镜把衣服从衣柜里拿出来,开始一件件叠好:“我在你这里也没有住太长时间啊,怎么这么多衣服。”

“你忘了你刚开始那段时间,一天要收八个快递。”魏珏走到她身边,帮忙一起整理,忽地用身体撞了她一下,“诶,有那意思了。”

“什么?”

“刚才你男朋友看我了。”

“……”

颜镜停下动作;“你变态吗?”

魏珏:“我的意思是说,他有反应了,他还是在乎咱俩关系的,刚才那眼神,像是要跟我打一架。”

这话听起来还差不多。

颜镜嘴角上扬:“那你可打不过他。”

“胡扯,咱当初也是街头一霸。”魏珏说,“我可不像老钱,打架只会用嘴咬。”

“钱海潮打架咬人?”

颜镜没见过钱海潮打架,也没听说过他打架什么样子。

也许是他人缘太好了,外加性格也好,平常没有架子,所以跟谁也能玩到一起。

没有跟别人产生过冲突。

“嗯。”魏珏笑,“而且只会咬,碰到那咬那,跟疯狗差不多,和他一起打架,丢死人了。”

颜镜若有所思嗯了一声。

沈过打电话喊来了一辆小货车,东西完全放的下。

他们开车在小货车前面走,颜镜从后视镜看到车上有“XX地产”的字样,便问:“这是哪里的车?”

“我们公司销售部的。”

“哈?”

“他们平日里会帮人搬家。”

头一次听房地产公司还有这项目,听起来确实挺贴心。

颜镜:“那些工人?”

“也是我们公司的。”

“好吧。”

怪不得干活那么卖力,原来是想在老板面前好好表现。

沈过开着车,目不斜视。

两个人之间沉默了一会儿,他才开口:“刚才那个魏先生,你们认识很久了吗?”

“嗯。”颜镜低头看手机,“我们是发小。”

“以前怎么没见过?”

“我俩高中不是一个学校。”颜镜头也不抬,“他学习成绩一直都比我和钱海潮关系好,所以没有上同一所高中。”

魏珏他们高中管理的比较严格,除了放假,她们也很少见面。

说完这些,颜镜收起手机,偷偷瞥了他一眼:“吃醋了?”

“没有。”沈过嘴硬。

“你不要乱想。”颜镜说,“我和他是好朋友。”

“没有乱想。”正好遇见红灯,沈过轻踩刹车,“你男性朋友比我想象中要多。”

“我只有这么两个朋友。”颜镜往后靠了靠,笑道,“还说你没吃醋。”

“我承认,是有点。”红灯结束,沈过踩油门往前走,“但我能感觉到,他是故意这么做的。”

“你别在意,他只是…”

颜镜不知该怎么说,努力想了想说辞。

“我明白。”沈过很善解人意,“他可能只是想看看,我是不是在乎你。”

颜镜:“你真聪明。”

她松了一口气。

沈过跟她开玩笑:“是不是觉得你男朋友特别深明大义。”

“是,我爱死我男朋友了。”

到了地方,沈过的那几个员工又帮忙把东西搬进房间,颜镜连忙道谢说辛苦了,结束后说想要请他们吃饭。

几个人面面相觑,表现的说不上很高兴。

沈过从她身后冒出来:“今天算大家加班,去吃大餐吧,公司报销。”

末了,补充一句:“我们就不去了。”

那几个人瞬间欢呼,雀跃地离开。

颜镜看他:“你平日里怎么压榨人家了,一听跟你吃饭,都要吓死了。”

“我不压榨他们,他们也不愿意跟我一起。”沈过道出真相。

颜镜仔细想想也是,以前她上班时,也觉得老板都是傻逼,不愿意跟他们有过多交集。

把几个箱子打开,稍微整理了一下里面的东西。

房间里暖气足,沈过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袖子挽起来,颜镜看到他小臂那里,牙印差不多散去,只有一点点黄。

她问沈过:“你是不是和钱海潮打架了?”

放衣服的箱子被沈过搬进次卧,他想着要不要给颜镜做一个衣帽间,听到这个问题,他愣了几秒,不想撒谎,便点点头。

沈过:“你怎么知道?”

“直觉。”颜镜用手指了指脑袋,继续追问,“什么时候?因为什么?”

沈过没有立刻回答这个问题,相反,去厨房给倒了两杯水出来。

递给颜镜一杯。

沈过:“就在你给我过生日前一天,他来找我,警告我不要靠近你,然后我俩打了一架。”

说是打架,其实他没怎么动手。

沈过看起来是个好学生,其实小学时也遭受过一段校园霸凌,当时被几个高个子学生欺负,那次被逼急了,他反击回去。

经历过这种事的人可能都懂,有的时候,只有暴力能解决问题。

但是长大以后,沈过成了公司总裁,就没有打过架了。

钱海潮打架是个野路子,或者说根本没路子。

他只会咬人。

抱着沈过,能碰到那里就咬那里。

“跟狗一样。”沈过回忆说,“我揍了他两拳。”

“对不起。”颜镜能猜到钱海潮来找沈过的原因,十有八九是因为他知道自己那段痛苦的原因是沈过引起来的。

看沈过身上的牙印就知道,钱海潮下嘴很重。

“又不是你咬的。”沈过根本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他说,“不过我很感谢他来找我,他告诉了我一些事。”

颜镜愣了一下:“那你都知道了?”

“差不多。”

“那你是因为听了他的话,所以才跟我…”

颜镜能猜到钱海潮跟沈过说了什么。

无非就是把她那些痛苦放大,不只有前段时间她失恋的痛苦,还有大学时候。

她曾经疯狂找过沈过,却总是一无所获。

慢慢的,这件事仿佛成了梦魇一样的存在。

导致她夜不能寐,精神压力大的整夜掉头发。

然后得抑郁症就变成了很正常的事。

钱海潮一定把这些事告诉了沈过,原因肯定不是想要沈过浪子回头,以钱海潮的个性,他一定是来央求沈过离自己远一点,不要再次招惹。

“不是。”沈过说,“就算他不告诉我,我也已经忍不住了。”

他吐出一口气,发自内心的告白:“颜镜,我根本就离不开你。”

整理完所有东西又用了三个小时,颜镜瘫在床上,活脱脱像失去了梦想。

沈过问她:“饿不饿?想吃什么?”

转头看了一眼时间,已经是晚上九点。

颜镜苦恼:“这个时间还有什么好吃的?”

“烧烤,火锅,麻辣烫。”沈过拿着手机翻开美食软件,“实在不行,我带你出去吃。”

“不出去,太累了。”

“那我点你爱吃的那家炸鸡。”沈过手指动了动,下了单。

颜镜表示同意。

她坐了一会,决定起身去洗个澡。

刚才出了一身的汗,黏在身上,很不舒服。

等她洗完出来,看到茶几上摆着炸鸡和可乐。

沈过坐在沙发上,低头看手机。

听到动静,他抬起头:“刚才有人给你打电话。”

闻言,颜镜想把手机找出来。

又听见对方说:“我接了,是钱海潮。”

“啊?”颜镜问,“他找我什么事?”

“他第一句喊奶奶。”

“然后呢?”

“我说我是你爷爷,他就挂了。”

“挂了?”颜镜好奇,“他没骂你?”

“应该想骂。”沈过打开罐装可乐,有气体跑出来,“不过憋回去了。”

颜镜有些无语:“你到底做过什么,给他造成了这么大心理阴影。”

就连占便宜,钱海潮都没话说。

沈过无辜:“我真没记得我对他做过什么,不过你今天下午问我,我倒是想起来一件事。”

“什么事?”

“高中时候,我们宿舍有个人,不是咱们班的,总是阴阳怪气跟我说话,他学习成绩应该也不错,挺受老师重视的。”

“然后呢?”

“英语竞赛的时候,咱们学校选了两个人去参加,其中有我。”

颜镜听得挺迷糊,还是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沈过:“其实我的分数跟他是同样的,但是老师可能觉得我发挥更稳定一些,就选我上去了。”

颜镜:“然后呢?”

“他到处宣传我考试作弊。”沈过回忆道。

“我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颜镜仔细回忆了一下,发现自己大脑里并没有关于沈过的这种记忆。

沈过一语中的:“因为你那时候根本不关心学习,只想追星。”

颜镜高二喜欢上一个小明星,并且有点魔怔,倒是没怎么注意学校里的事。

不过听沈过话里意思,还有一点点委屈和埋怨。

“那后续呢?”

颜镜略过话题。

“我在宿舍把人打了一顿,他当着不少人的面跟我道歉了。”

好在结局舒适,不过让颜镜有些意外,沈过那时候不像是用暴力解决问题的人。

沈过:“那个年龄,只能用暴力解决。”

“这件事跟钱海潮有什么关系?”

“他和那个男生是哥们,在宿舍处的很好,所以他可能一直觉得那个男生说的是真的,后面男生道歉,也是我用了一些别的手段。”

颜镜忍俊不禁。

这确实是钱海潮能做出来的事。

彼此沉默一会儿,颜镜拿起一个炸鸡腿啃。

沈过手搭在她脑袋后面,揉了几下,轻喊她的名字:“颜镜。”

“嗯?”

“没读完大学,遗憾吗?”

鸡腿被炸的很酥,吃起来咯吱响。

颜镜眼睛转了转:“老实说,还是有点遗憾,我之前给人拍照,有的人回忆青春,就穿着校服去大学拍,看到那些还挺有感触,总想如果当初上完大学,我是不是也会有一个骑着自行车带我满学校乱转的男朋友。”

沈过垂眸,手转着可乐罐。

应该在想什么。

接着颜镜话锋一转:“不过我后来就总想,之前高中时候,你也有辆自行车,也经常载着我,这样我就一点都不羡慕他们了,他们只不过在校园里骑,我们可是有整座城市的回忆。”

沈过抬头,温柔对她笑笑,再一次宠溺的揉了揉头。

把炸鸡吃完,颜镜伸懒腰。

沈过把桌子上东西收拾干净,他把垃圾扔进垃圾桶。

忽地喊了一声:“颜镜。”

颜镜:“怎么了?”

“这周末去骑车吧。”

99%的人还阅读了:

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第6章 有朝一日刀在手

穿书后我靠学习当团宠:第17章

偶像直播秀:第7章 天空岛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