投资人生[重生]:第1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投资人生[重生]:第19章,作者:捂脸大笑

三个月前,马磊把所有司机和运货人员的职工宿舍挪出了自家小院,在村东头重新改了个两层楼的独院,宽敞明亮,每个人住的都是单间,还离珠海市区更近了一点。对于这个安排,所有人都举双手赞成,每到休假日,这群大老爷们就成群结队跑到市内消费娱乐,发泄自己跑长途积攒下来的一腔郁气。

和其他人不同,陈远鸣从未参与过这种社交,因为年龄最小,也不爱说话,跑得还是二老板的专线,他跟其他人无形中就有了一层隔阂,这群跑车的老粗虽然称不上聪明,但是眼色和傲气还是有的,自然也就不稀罕叫他出去一起耍,久而久之,陈远鸣就又一次被孤立在了集体之外。

但是这种“被孤立”却是他想要的,比起吃喝玩乐挥霍时间,他显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这个月第二次货已经全部跑完,仓库又空了下来。无所事事的司机们都去市里狂欢了,整栋宿舍楼一片黑灯瞎火,唯有二楼东头的窗户亮着灯。坐在宿舍的书桌前,陈远鸣正在翻看新到的报纸。

在这个只有几平方米的屋子里,没有多余的家具、电器、娱乐设施,目所能及的只有一摞又一摞堆起的报纸。这是半年来珠海邮局能够订到的所有报刊,从时事要闻到商业信息,一切陈远鸣需要或者不需要的消息,直到今天……指尖在报纸角落的那条标题上划过,陈远鸣呼出了口气,终于要来了。

“阿鸣!”

突如其来的叫喊声打断了他的思绪,随之是一阵毫无耐心可言的哐哐砸门声。疤子?陈远鸣微微皱了下眉,起身开门。

“你小子果真没出门啊。”一进门,疤子就探头探脑的在房间里看了一圈,啧啧感慨道,“也不用省钱到这种地步吧。光看看报纸就够了?你好歹也买几本古龙、金庸嘛!或者弄台电视,最近正在播《戏说乾隆》,秋官演的,可好看……”

“强哥,有什么事吗?”打断了疤子的滔滔不绝,陈远鸣淡淡问道。他面前的男人虽然老是不着调,但依旧是这个走私团伙实打实的二把手,不可能大半夜跑到自己这儿闲聊。

疤子果真住了口,从上到下认真打量了这少年几圈。半年前第一次见到他时,这小子还瘦的跟皮猴似得,脸又被打的斑斑驳驳,比难民好不了多少。半年过去,他的身材已经拔高了一大截,也壮了不少,脸蛋彻底长开,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透着一股精气神,模样着实不错,再拿黑黢黢的眼珠子一盯人,莫名就让他有了几分面对自家大哥时的压迫感,真不像是个毛孩子。

难道大哥看重的就是这个?疤子咧嘴一笑,伸出没上石膏的那支完好手臂,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行嘞,你运气来了。”

陈远鸣一怔,还没搞清对方的来意。疤子已经张口问道,“明天你要出门吗?”

“有事?”陈远鸣反问了一句。

“嗯。”疤子嘴角的笑意里多了一份隐晦的味道,“好事,明天下午3点我来接你,别乱跑。”

说完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话,他拍了拍陈远鸣的肩膀,转身离开了宿舍楼。在门口站了很久,陈远鸣默默关上了房门。

第二天中午,疤子准时来接人,还带着部小车。开车的是个陌生面孔,疤子大咧咧的把人拉到了后座,拍拍真皮的椅背。

“奥迪100,听说过吗?”

陈远鸣的脸色不太好,勉强笑了笑,低头看着自己的脚面。疤子可没放过炫耀的机会,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翘起了二郎腿。

“说了你可能也不知道,这奥迪100可是正经‘官车’,走大马路上警察都不敢拦,我哥花了好大功夫才搞来的。”他看了眼表情有点拘谨的少年,笑了笑,“跟着哥哥们混,能见识的还多着呢。”

车开的很快,不一会就到了珠海市东区的一条街上,拐过几家高档饭馆后,稳稳停在了一栋小楼前。

深深吸了一口气,陈远鸣没有任何犹豫,直接从车里走下来,打量起面前的建筑物。这是一栋四层高的小别墅,一层大概十几间房间,有点欧式风格。围墙高的有点离谱,旁边还是个专门的停车场。

疤子一把抱住陈远鸣的肩膀,把他往里引去。“来见识见识……”

一走进小楼的大门,陈远鸣就睁大了双眼。猩红色的长毛地毯,一水的墙纸、吊顶装饰,大厅里还立着一个小型喷泉,这时正在噗噗吐水。门口站着两位迎宾,都是水准以上的美女,穿的比得体欠一点,又比风骚保守几分,透着股制服诱惑的味道。

会所?只是一打眼,陈远鸣就看出了端倪,这年月也许还没几个人听说过这种场所,但是后世“天上人间”大名传遍南北,又有几个不知道会所是干什么勾当的。完全没想到会被带到这种地方,饶是陈远鸣做足了准备,也不由小小愕然了一下。

这下可正是时候,终于看到少年脸上露出了点惊愕,疤子得意的笑了笑,“没来过这种地方吧?走,哥哥带你见识下。”

这时从大厅侧面快步走来个女人,脸上妆画的很艳,头发高高盘起,身材丰满妖娆,穿着高跟鞋都能在柔软的地毯中行走如风。看大不出年龄,25-45都有可能,透着一种成熟的风韵。

“强哥!”一见到疤子,那美女就娇声唤了句,声音跟长相差的有点远,轻柔甜美,就像邻家小妹一样,反差十分惑人。“你终于来了,大哥都在楼上等好久啦~~”

“哟,倩倩,每次看到你都觉得年轻了几岁,今年18了吗?”疤子哈哈一笑,调侃道。

“去年18,今年就要16啦。”美女毫不介意的轻捶了对方一下,扭头好奇的打量了陈远鸣一眼。

“怎么样?”疤子当然没错过对方探寻的眼神,得意的微微眯起眼,“这弟弟帅吗?”

“帅是帅,就是太嫩了。”美女掩嘴发出一声轻笑,“弟弟今年15岁了吗?”

“15配你16,不是刚好?”疤子哈哈一笑,一巴掌拍在美人被裙子绷紧的翘臀上,换来一个柔媚的眼风。“别发骚,我哥等着呢。”

那女人也不废话,扭着腰肢在前面带路。疤子压低身子,在陈远鸣耳边低语,“喜欢吗?等会哥哥给你挑个漂亮的,让你也开开荤。”

陈远鸣的嘴角绷得死紧,并没有回话。疤子嗤笑一声,也不追问,带着少年直接就上了二楼。一直走到了最深处的把头间,打开客房大门,只见马磊正端坐在主座的沙发正中,一个穿着暴露的姑娘跪在他身侧的沙发上,低头跟他热吻。

似乎听到了开门的声音,他掐了掐对方的屁股,把自己从那头秀发中拔了出来,冲疤子一笑,“来了?”

疤子甩下陈远鸣,直接坐到了一旁的沙发上,那个叫倩倩的女人招了招手,一个穿着学生装的清纯妹子就坐到了疤子身边,柔柔的靠在对方肩上。

“坐。”这次是冲陈远鸣说话了,马磊下巴朝面前的沙发点了点,向对方示意道。

看了眼房间内的情形,陈远鸣没有任何犹豫,坐在了马磊对面。但是他不像两人一样把身体陷入沙发,而是微微前倾,两手交叠,放在双膝间,一副正经的谈生意姿态。

马磊看着眼前面色肃然的少年,不由露出了点笑意。“这家店怎么样?”

“挺好。”言简意赅,“专车接送,服务到位,花了大价钱吧。”

马磊挑了挑眉,似乎有点惊讶这少年居然能如此沉稳,只是一个眼风扫过,倩倩就发出一声娇柔的笑声,俯身坐到了陈远鸣的身边。

“吸烟吗?”随手一抛,一个小盒落在茶几上。

陈远鸣低头看了眼那淡黄色的烟盒和上面3个烫金数字,摇了摇头。“不会。”

马磊笑了,“别紧张,今天就是想找你谈点事。”

陈远鸣脸上的表情没有丝毫改变,让身边吐气如兰的美女蛇都有点缠不上身。马磊好笑的看了眼脸色有点僵的倩倩,放松靠在了沙发上。

“听疤子说,你武汉那边的生意不做了?”

陈远鸣看了眼在一旁喝酒调情正乐呵的疤子,点了点头。

“怎么,另有打算吗?”

这话问的干脆,陈远鸣也没犹豫,“没错,是有点计划。”

“我看你这小半年赚了有2、30万吧,这都能干脆扔了?”

陈远鸣露出了一点浅笑,“都是马哥提携,要不我怎么可能捎带自己的货。”

马磊没太在意对方避重就轻,反而扭头冲疤子吼了声,“疤子,跟老子说你15岁时在干嘛?!”

疤子正张口吸溜美女手中端着的酒,含糊的应了句,“谁他妈知道,看三花洗澡被他爹追着打?”

“哈哈。”马磊干脆的大笑了两声,转头看向陈远鸣,“我15、6时还跟老爹学木匠活呢,天天锤铁钉,锤的胳膊酸软,恨不得一天睡上十来个小时……小陈啊,你说我见过几个像你这样的娃子呢?”

陈远鸣心里微微咯噔了一下,目光平直视向前方。他有点能猜到对方的意思了,见鬼的,他大意了。

看着陈远鸣清澈的目光,马磊笑了笑,“应聘的时间巧,干活的态度强,还有一手倒腾买卖的好本事,如果不是打听过你跟那群广东、福建佬没任何关系,我还指不定会怎么想你呢。不过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我现在就问一句,你是个什么想法?”

他放缓了声音,语调里带上了点不容反驳的强硬,“一个月几万的线说扔就扔,不难猜你的心有多大。这年月能赚那么多的活计可没几样,你也尝了点甜头了,下来呢?是想入伙,还是想分润?给个章程吧。”

陈远鸣露出了一抹苦笑,终于还是来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看了又看之我是郑金珠:第15章 获奖

春风过境:第30章 番外

今天开始做大佬(快穿):第6章 有朝一日刀在手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