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名柯开始主角光环失效了!:第5章 可怕的黑衣骑士,作者:与沫

“快点!现在立刻去收拾东西!我们今晚就走!”

满身泥泞的秃顶社长刚进家门,就大声喊道。

“走?要去哪儿?”至少比他年轻了二十岁的美貌女子从屋里走出来,不解地问道:“你这是怎么搞的?身上都脏成这样了!我去给拿毛巾。”

“妈妈——”一个穿着睡衣的小男孩揉着眼睛,跟着女子从卧室走出来,显然是从睡梦中被人吵醒了,他看到男人,又说:“爸爸~”

看到儿子,秃顶男人的脸色柔和了一下,又立刻催促女人说:“你别管那么多,现在就立刻去给龙太郎换衣服!不然等那些人找上门来,我们都会被杀死的!”

“什么……哎?!”

女子大吃一惊,她对自己所做的事多多少少也有一些了解,当下顾不上多问,连忙抱着儿子去换衣服收拾东西了。

秃顶男人连鞋都顾不上换,直接冲进书房,先从桌子下面摸出一把枪藏到身上,然后又找出一个黑色的手提包,打开保险柜,把里面的珠宝和金条都一股脑儿地往包里塞。

他一边收拾东西一边忍不住懊恼——怎么当时就没忍住呢?要不是他嘴贱反驳了一句,现在已经用一亿日元把这件事给了结了。

可是世界上没有后悔药,现在那些黑衣男人已经知道他对那个组织的了解比他们预料的更多,说不定很快就会杀上门来了!

按照他以前听说的消息,那个组织对信息的保密程度可以说是丧心病狂,任何接触过或者听说过组织的人,不是加入他们就是被灭口了!

唉,他怎么就没有忍住呢!当时要是就把他们当作单纯的勒索犯就好了。

秃顶男人一边懊恼着,一边匆忙把贵重物品都收起来,然后拉着还想要装首饰装玩具的老婆孩子跑出了家门。冲进车里,一踩油门,以最快的速度赶往机场。

然而在距离机场还有五公里的时候,他们的车被堵在了路上。秃顶男人急得直按喇叭,但车流却纹丝不动。

“怎么回事?车已经堵了很长时间了。”路边有人问道。

“听说是收到了炸-弹预告。”有了解情况的围观党说。

“不是吧?好可怕!”

“嘛~应该没事,警方已经在排查了,很快就可以解决的。”

另一个人很淡定地说,带着一种“老东京人”习以为常的从容。

秃顶男人心里急得冒火,但他的车已经被前后无数的车流堵在了路上,再怎么着急也无济于事。

过了不知道多久,女人和孩子都已经在后面睡着了,车流终于开始缓缓移动,走了一阵,又忽然停下来。

这时,一辆从停滞的车流中穿过,停在了他的汽车旁边。秃顶男人下意识地看了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睛,额头直冒冷汗。

旁边的这个骑手,穿着一身黑色的骑手服,带着黑色的头盔,在手臂的遮掩下,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他!

秃顶男人下意识地闭上眼睛,却没有听到枪响。

他等了一会儿,睁开眼睛,见黑衣骑士摆了摆手,示意他降下车窗。

男人握住怀里的枪,犹豫了一下,但见黑衣骑士的头轻轻一歪,似乎看着他后座上的女人孩子,顿时颓然。

那个组织不可能只有这一个人单独行动,也许周围的大楼上,就有不止一个枪口对准他们。反抗的话,他不一定能打死对方,但黑衣组织却肯定会杀死他们一家人。

已经……没有别的选择了……

秃顶男人缓缓打开车窗,看着窗外的黑衣骑士,想要发表两句视死如归的宣言,但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黑衣骑士微微一低头,隔着头盔,秃顶男人都能感觉到他的视线……似乎是已经发现了他藏在怀里的枪。

“我……我不会反抗……所以拜托了,放过我后面的两个人吧,他们什么都不知道……”秃顶男人颤抖着声音哀求。

黑衣骑士——北原苍介敏锐地察觉到,后座上的女人眼皮突然颤动了一下,身体却一动不动。

他微微一笑,说:“安心安心,我跟琴酒他们不是一路人,做事的风格也不同。只要你配合,我可以放你们一条生路。”

秃顶男人松了口气,性命都在对方手里,他相信对方现在没有必要欺骗他。同时脑海中也下意识地闪过一个想法——那个组织也有内斗吗?

不过这一次,他明智地管住了自己的嘴,没有多问,只是谨慎而小心地说:“那,您需要我怎么配合?”

北原苍介说:“社长先生既然准备跑路了,那以前的货都处理干净了吗?”

“这个……”秃顶男人犹豫了一下,说:“其实……还剩下一部分……”

“哦……所以说……”北原苍介暗示。

“所以说?”秃顶男人乖巧又茫然。

北原苍介微笑,模仿琴酒开始放杀气。

秃顶男人抖了一下,突然福至心灵,急忙说:“那个……那些东西虽然藏起来了,但还是有可能被坏人利用……如果,如果不嫌麻烦的话……我就交给您处理吧?”

“嗯嗯,不麻烦!”黑衣骑士像是很开心的点点头。

这一瞬间,秃顶男人竟然有种对方好像挺可爱的感觉,傻乎乎地跟着笑了一会儿后,看到那依然没有收回去的枪口,他浑身一个激灵,忽然清醒过来!

这种仿佛完全无害一般的气场……让人在枪口下仍然放下心防的感染力……太可怕了!

那个组织中……都是这样的怪物吗?

秃顶男人脸色瞬间变得苍白,不敢再多说,战战兢兢地将自己藏着枪械的地址、密码等等都一五一十地告诉对方。

“……这、这些就是全部了。需要我再重复一遍吗?”男人擦着额头上的汗说。

“不用,我已经都录下来了。”北原苍介点了下胸口的手机,说:“不过,你知道的吧?就算你离开日本,周围也会有我们组织的眼睛。如果你骗了我……你知道是什么后果,对吧?”

他狐假虎威地越来越熟练了。

秃顶男人汗如雨下,连声说:“不敢不敢,我说的,真的已经是全部了!”

“那,拜拜,社长先生。”北原苍介依然在模仿琴酒的口吻。

“等、等等。”

意识到面前的这个黑衣男人似乎比较好说话,秃顶男人急忙扬声道:“我已经给了你想要的东西,那,那个叫琴酒的家伙还会不会……”

“嘘!”

北原苍介转头竖起一根手指嘘了声,他觉得这只是一个普通的动作,但现在这位社长先生脑补了很多,他的脸色一瞬间就变得跟死人一样。

北原苍介小吃了一惊,顿了顿,才继续道:“不行啊,怎么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随便说这个名字呢?如果你还是管不了自己的嘴,那我就算不想杀人,也不得不动手了。”

秃顶男人啪地一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嗯,乖!还有,琴酒那家伙我可管不了。所以为了不被他找到,你最好还是躲远点吧!”北原苍介转身要走,最后留下一句话:“以后可别干坏事了啊!”

黑衣骑士绝尘而去,再一次从“黑衣组织”的成员口中听到这句话,秃顶社长的感受与之前截然不同。劫后余生的他瘫坐在驾驶座上,浑身的冷汗都唰地一下冒了出来。

“阿、阿娜达……”

后座上,年轻的妻子恐惧地说道。

看着儿子稚嫩的小脸,秃顶社长擦了擦头上的汗,轻声道:“以后,我要把以前的那些生意都结束掉。我、我们这样的人,跟那些真正身在黑暗中的人……完全没有可比性啊!”

妻子闻言,含着眼泪高兴地说:“……阿娜达~”

……………………………………

另一边,北原苍介将摩托车停在公园旁边。这个时候的东京大街上几乎没有监控,夜晚的公园也空无一人。他放心地摘下头盔,将怀里的“枪”扔进了垃圾桶。

“还是枪械走私商呢,居然连一把模型枪都认不出来。”北原苍介想起刚才那社长吓到面无血色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虽然也有夜色的原因,但是……嗯,果然还是酒厂的威慑太恐怖了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走进路边的电话亭里,拨通电话,改变嗓音说道:“莫西莫西?警部桑?机场的炸弹预告是假的哟?……为什么我知道?因为我就是发出预告的人啊!……本来就只是想开个玩笑嘛!我还以为你们很快就能发现真相呢!没想到……哈哈,愚人节快乐!哦,还不到愚人节啊!那没事了。”

电话那头传来无数人愤怒的咆哮声,北原苍介堵住耳朵,“咔”地一声把电话挂断了。

他也不想这么皮,但是没办法啊!二桥中学的任务很赶时间,他还要暗中护送变小的名侦探回家,又很想要弄到一些有趣的东西防身。那个因为走··私··枪··械被琴酒威胁勒索的秃顶社长就是他目前最好的选择了。偌大的东京,想要碰到一个做这种生意的人多不容易啊!

所以从窃听器里偷听到对方要连夜跑路,北原苍介只好发出假的预告让警方把那家伙堵在路上,再变装骑上摩托车,一路追过去,假借酒厂的名义吓住对方。

虽然还是有一点点冒险,但北原苍介有把握,对方越了解黑衣组织的情报,就越不敢轻易动手。就算他发现假枪、产生怀疑又怎么样?路上都是人,不远处还有警察,对方要是对他动手,想跑都跑不掉,更何况车上还有女人和孩子。

就算以后琴酒找到了这个人,北原苍介也不担心暴露身份。毕竟,他从头到尾,连一根头发丝都没有露出来过。

天色将明的时候,北原苍介已经顺利地找到了秃顶社长的秘密基地,满满几大箱的□□短炮,还有黄澄澄的弹丸和黑漆漆的“石榴子”,北原苍介一下觉得自己发达了。

很好,拳打赤井安室透、脚踢琴酒京极真的梦想已经在向他招手了,努力努力!

99%的人还阅读了:

投资人生[重生]:第19章

看了又看之我是郑金珠:第15章 获奖

春风过境:第30章 番外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