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草贵人:第191章 突如其来的大雨

- 编辑:网页上传 -

种草贵人:第191章 突如其来的大雨,作者:安随悠

马车走了整整一个月,才终于抵达扶桑国的都城。这个世界的都城的命名非常容易记,扶桑国的都城就叫扶桑,楼兰国的都城就叫楼兰,汤谷国的都城,就是汤谷。

已经有过很多次在这个世界坐马车经验的慕景希,很是愉快地接受了以现代房车为模板的马车生活。想要看星星时,天窗一开,漫天星光如一颗颗钻石镶嵌在深蓝色天鹅绒上,伴随着阵阵清风,在越来越炎热的夏夜里,带来舒爽的丝丝凉意。想要听乐曲时,凌圣宇便从马车某个抽屉里,取出古筝和箫,和她合奏《菊次郎的夏天》《那年的夏天》《仲夏夜之梦》等应景的乐曲,琴瑟和鸣,让旅途变得不那么枯燥。

偶尔,他们还可以在马车上做点沙拉水果、凉拌菜,享受烟火男女的日常。甚至,马车上的小型浴缸和秦诗月特制的按摩玉椅,让慕景希意外地为能实现天天泡澡而傻笑了好久。

“希儿,要到了。我叫雨寒和晴暖进来帮你梳洗打扮。”

凌圣宇不用开马车门,却很清楚外面的进程。他起身到卧榻上,逗弄着正沉沉睡着的慕景希。

“嗯……现在天亮了吗?要练功了吗?”

慕景希迷迷糊糊地嘟囔着。伸手拉高了被子,换个舒服的姿势,继续睡。

“今日不练功。”

凌圣宇一手支着,一手挑起慕景希的一缕长发,在手上绕着圈。她的头发总是那么柔软,和她的人一样,总是在不经意间,就化解了他心底多年积下的寒冰。

久居高位,他恪守着君臣之道,母子之孝,说话处事不能有一丝一毫的个人情感,只有喜怒不形于色,才能统治好他的国家,他的天下。太多的顾忌,让他已经冰封的心变得麻木。是慕景希,慢慢地让他发现,并不是所有的女子,都会在遇见他之后如飞蛾扑火般紧跟不放。和她相处久了,他更是发现,作为君王,更考验能力的,是他身不在朝堂,朝堂却依然运转如常。和她的经历,是一笔可贵的财富。他发现了内阁制的优势,也慢慢摸索出权力制衡的妙处。叶子羲是他的文臣,南宫锐父子是他的武将,出有庞慎和各国斡旋,入有晋江二人组等人收集各地情报。他如今已经把这片大陆的政治、经济、军事命脉都把握在手里,还拥有了慕景希这个有趣的灵魂伴侣。此生何求?

“不练功哦……哦……啊?不练功?”

慕景希慢慢睁开了眼睛。太阳从西边出来啦?连电闪雷鸣下大雨都没有停下的练功活动,竟然取消?发生什么事了?

“老婆,我们快要到玄武门了。这次,可是有文武百官,和我母后在玄武门外迎接我们,赶紧起来了,小懒猪。”

凌圣宇低低地用他有点粗粝的下巴,磨蹭着慕景希的脸蛋。

马车里的空间利用非常合理,门口是软榻,和沙发造型相似,供他们饮茶用餐休闲玩乐。然后是一排整齐的抽屉,里面放着各式用品。这床榻也是和抽屉一样,可以收纳进暗格里的。最后一面,是可以打开进去洗漱的小浴室。浴室里还有个小隔间供人方便。隔间是可以从外面用机关打开的,每隔几个时辰,就有专人更换盥洗器具,保证了马车的空气清新。

“啊?快到了?你怎么不告诉我?”

慕景希打破起床气记录,火速起身,跑到小隔间里洗漱。隔间和小浴室的墙上装满了夜明珠,光线永远那么柔和。不过想起那个曾经让她不那么愉快的太后,慕景希还是有点忐忑。

或许,在太后看来,凌圣宇为了她几度不在朝堂,很有当昏君的趋势。也不知道凌圣宇是如何说服太后,在扶桑皇宫为她准备婚礼的。如今要见面了,她想到太后那仿佛要看进人内心深处的深邃眼神,心里就发怵。

“希儿,不用那么紧张,时间还挺宽裕的。”

凌圣宇倚靠在门边,递给慕景希一杯温水。

晨起一杯温水,有助于清理肠胃,美容养颜。

“你不要说,今日就顺便把婚礼给办了吧?”

慕景希看凌圣宇身上的赤色龙袍,抽抽嘴角,又再次抽抽嘴角。

皇帝就是好,迎亲和婚礼,都是这套象征行礼的最高规格的冕服,不用浪费资源。就是,这几串珠子,多少增加了凌圣宇的疏离感,在别人看不到他的神情的同时,也把慕景希隔离在外。慕景希的眼神,暗了暗。

“这婚礼,我准备了好几年了。今日正是良辰吉日,国师和乌兰都在我们离开楼兰的三日后就办了婚礼,我们岂可浪费光阴?”

凌圣宇就是怕慕景希这样胡思乱想,夜长梦多。他在她脸上啄了一口,把慕景希拉出来,关上隔间的门,带她到外面用完丰富营养的早膳,就叫了雨寒和晴暖进来,从头到尾沐浴护理盘发化妆,当然,还将秦诗月精心准备的出嫁服,套在了慕景希的身上。

人靠衣装。这套比送亲礼上那套金箔礼服更加华贵的金钻宝石礼服,依然是用极为罕见的不惧水火的冰蚕丝为底,冰凉透气。上面以金线将各种名贵宝石绣成二十八星宿的星空图。这套礼服最讲究的一点,就是上面的宝石按照力学原理处理星宿的间距,穿上身后,所有宝石的重量竟然互相抵消,让慕景希能在整个婚礼中,保持体态的轻盈灵动。而凌圣宇帮慕景希戴上的皇后朝冠,虽然上面也是有繁复的金凤金翟宝石碎钻等物,但也是按力学互相抵消重量的原理排列,戴在慕景希的头上,没有想象中的重如磐石。这么一来,慕景希如远山含黛的双眉,如含情秋水的眼眸,如琼瑶圆润的倩鼻,唇红齿白,美颈霜肤,杨柳细腰,举手投足间,散发出高贵而端庄的风情。

“这身礼服,还有头冠,这么轻,可能吗?你莫不是拿塑料来假冒的吧?”

慕景希在原地转了两圈,几乎感受不到重力作用下的酸疼,睁大了晶亮的眼睛,灿若星辰。

“这是你母后怕你挨不住那么长的仪式,特地叫她的偃师团队,用了一个多月研制创造的。最可贵的是这皇后朝冠,表面看来,并没有对原来的金饰宝石做任何修改,实际上,偃师们已经将某些金凤的位置做了调整,某些金翟的大小做了加工,某些宝石的排列做了细微的变化,才能让这重逾百斤的皇后朝冠,轻到不及五两。”

凌圣宇一解释,慕景希才体会到,秦诗月对她,真的是爱到了心尖上。为了让她在异国他乡过得好,竟然为她做了这么多的事情。她的眼底,隐隐有了泪意。不过她还是狠狠地把眼泪憋回去。母后如此用心,她怎么能给母后丢脸呢?

“这礼服,还带有一点点向外扩开的弧度,这样,你只要小心点,就不会踩到裙底了。”

凌圣宇又爆了一个细节,让慕景希几乎就要忍不住,把已经憋回去的眼泪释放出来。他低下头,和慕景希平视,给她一个鼓励的微笑,然后一手撩开面前的珠帘,轻轻在慕景希脸上啄了一口。

“希儿,记得,我在呢。”

牵起慕景希的手,给予她勇气和信心。他没有忽视刚刚慕景希细微的心理变化,他已经和他母后交了底,也取得太后的认可,才放手准备婚礼的。如今,他的宫里,在太后的努力下,只有栖凤宫虚位以待慕景希的入主,再也没有一个女人,会和慕景希一样拥有他的宠爱和深情。

是的,原本还留在宫中,不成气候的几个女子,在自由与孤独之间,选择了自由飞翔。慕景希的故事,让她们发现了自己的浅陋。没有任何留下来的底气,不如放手,还能拿到一笔巨大的财富,足够她们好好地度过余生。

“好。我相信你。”

慕景希眉眼弯弯,脸上恢复了她以往的自信,神采飞扬。

晴暖将马车里的东西全部收拾妥当,和一直在细细检查慕景希妆容上的遗漏的雨寒缓缓打开马车门。正准备仪态万方昂首挺胸面带微笑地走出马车的两人发现,外面正下着大雨。马车的隔音太好了,他们没听到。

雨帘下,跪了一地的官员们一个个都变成了落汤鸡,狼狈不堪,却迫于礼节不可起身擦洗。而礼台上的太后,虽有遮风挡雨的华盖保护,也在这场突如其来的大雨中,面色不虞。

“呃……”

慕景希跨到半空的脚,落回马车边缘。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出去,她脸上的妆容肯定花,这婚礼能不能办成,也是有点悬。

“奴婢替主子打伞。”

雨寒和晴暖脑子灵活,赶紧回去找了两把伞,就要到马车门口帮两人撑开。

“扶桑连续三个月不雨,皇后到来,为我们久逢干旱的扶桑,送来了最为珍贵的礼物。皇后是我们扶桑的贵人!”

在玄武门外,搭建的礼台两边,密密麻麻跪了一地的大臣,其中跪在最首位的穿着藏青色官服的男子,以内功将这段话传到玄武门内外方圆好几里。原本对慕景希的到来,有着各种猜测和想法的官员和百姓,在听到这段话后,都不约而同地挺直了腰杆。

夏季,是万物快速生长的时期。若太久没有下雨,必然影响秋收的产量和质量。照叶子羲这样一说,似乎慕景希还真的是拯救扶桑苍生的贵人,化解了未来的一场也许会改变许多扶桑人命运的危机。

99%的人还阅读了:

禁止投喂宝石[综英美]:第2章

[HP]西弗,我来做你的暗卫:第53章 ~12~ 昂贵的心意

[陆小凤]我亦飘零久:第26章 高朋满座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