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海中的你:第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人海中的你:第9章,作者:袖侧

两间次卧是门对着门的,杜绡在自己的房间里,门虚掩着,听隔壁的吵架反而比客厅里更清楚一些。她就听到她嫂子于丽清的声音忽然高了一声:“我告诉你我不去医院!”

她哥模糊的说着什么,她嫂子也争辩,但两个人都不拔高声音的时候,听得就模模糊糊。忽然,于丽清的声音又高了一声:“杜绡都快二十五了!怎么就不能……”

后半截突然没了声,隐约有“唔唔”的声音响动,像是被捂住了口鼻。后面的就模糊听不不清了。

杜绡刚刚把家居服套在头上,动作僵了一下,把衣服拉下来露出头,望着门口发愣。她刚才肯定没听错,她嫂子刚才提到了她!

杜锦的声音也忽然高了一声,他发怒喝道:“你够了!”

随后是隔壁的房门“砰”的一声和于丽清尖利的喊了声:“杜锦!”

客厅里也响起妈妈一连串的喊声:“杜锦!杜锦!杜锦!”可是回应她的是大门“砰”的一声。

隔壁房间里传来于丽清呜呜咽咽的哭声。杜绡妈妈过去敲门:“丽清,丽清。”

可于丽清没开门,只在屋里低声的哭。杜绡妈妈叹口气,在门口轻声说:“他出去冷静一下也好,等他回来,我说他。”

这话并不能缓解于丽清的情绪。隔着墙,她哭的声音很低,但很压抑。那种压抑让人明白她并不是无理取闹,她是真的难受真的委屈,杜绡甚至能听出来,于丽清难过和憋屈的程度甚至远胜于她。

杜绡记得她结婚前也是个明丽开朗的大姐姐。她不是北京人,一个人来北京打拼,很努力很认真的外企白领。对她和善也大方,经常买些衣服和化妆品给她。她以前一直都很喜欢于丽清的,她觉得这个大姐姐如果做了她嫂子,一家人一定和和睦睦的。她想不到有一天,这个嫁进了她家的大姐姐会在她家里哭得这么伤心这么委屈。

杜绡感到难过和无力。

她咬着嘴唇,就那么平躺在床上直直的看着天花板。

不知道过了多久,小斌斌开始有了哭音。杜绡妈妈再一次去敲于丽清的门:“丽清,斌斌该喝奶了。”

于丽清终于开了门。杜绡听见她妈妈在门口低声安慰了她几句,她低低的应了,声音中带着点哭泣的尾音。然后门关上,斌斌喝了母乳,便不哭泣了。客厅里静得吓人。

杜绡又躺了一会儿,轻轻起身拉开门。客厅没开主灯,只开了射灯,有些朦胧。她的妈妈坐在沙发上,既没有看电视,也没有看手机。她就那么坐着,像在发呆。

杜绡走过去,她听到声音,调整了一下,才转过身来。看到是杜绡,松了口气说:“怎么还没睡啊?”

杜绡扶着沙发背,低下身去靠近她,反问:“您怎么还没睡啊?”

妈妈叹口气,说:“我等等你哥。刚才给他打电话,他不接……”

杜绡伸出两只手去,隔着沙发背抱了抱她,以示安慰。

“我爸呢?”她问。

“我叫他先去睡了。”妈妈说。

儿子媳妇吵架,做公公的在那里确实尴尬,骂儿子安抚儿媳的事最好还是交给老婆去做,当公公的避开点大家脸上才好看一点。杜绡家是知礼数的人家,自从娶了媳妇,当公公的就从来没进过儿子媳妇的卧室。

杜绡放开了妈妈,绕到沙发前面去,坐在妈妈的扶手上。

“怎么了?”妈妈问。作为妈妈,她轻易的就能看出女儿有心事。

杜绡就垂着头,咬着嘴唇,过了好一会儿,犹豫着说:“妈,我工作也差不多两年了……”

“是呀。”妈妈感叹,“时间过得真快。”

她说的话让杜绡感觉增加了一点点的底气。她说:“是呀,您老觉得我是小孩儿,其实我都这么大了。”

女儿明明还神情娇憨,却说自己大了。杜妈妈的情绪就被心爱的女儿抚慰得平缓了很多,她笑道:“多大了在妈妈眼里都是孩子。”

杜绡沉默了一下。

她回头瞥了眼哥嫂房间紧闭的房门,吸了口气,转回头来。她鼓起勇气,轻轻的对杜妈妈说:“妈,我想搬出去。”

她声音很轻,可对杜妈妈来说却不啻于惊天响雷。她睁大眼睛看着杜绡,不敢相信。那副神情仿佛她少看一眼,她的乖女儿就要立刻陷落,马上变成叛逆少女一样。

“你胡说什么呢!”杜妈妈的反应和口吻都和杜绡的哥哥杜锦几乎一模一样,带着斩钉截铁的不允许。

在这个家里,杜绡更像爸爸,性格温和甚至绵软。杜锦才像妈妈,有主意,有主见。

杜绡垂下眼眸,给了妈妈几秒缓冲情绪的时间,才说:“我不是瞎说的,就是家里现在的情况,我每天也难受,我哥我嫂子也每天难受。大家都难受,干吗不想想办法解决。”

“妈……”她抬起眼,向妈妈求证,“我们家是不是……肯定就不可能买得起房了?”

杜绡问的这个问题,就是她嫂子于丽清一切痛苦的根源。

杜妈妈的脸色就变得很苦涩,很难看,仿佛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她紧抿着嘴角,控制了情绪,才压抑的说:“都是我的错……”

“您说什么呢,您别瞎说……”杜绡慌了,“我不是说您,我就是问问。”

杜妈妈眼圈红了,她用手挡住鼻子,吸了口气,承认道:“这个事,都怪我。”

杜绡难过得挤到她身边,抱住她说:“您可别说。没人怪您。”

杜妈妈涩然的笑笑。

女儿单纯天真,或许真的不会怪她。但儿子呢,儿子嘴上不说,心里有没有怨过她?儿媳妇呢?儿媳妇没有当面埋怨指责她,已经是教养很好了。所以对儿媳妇生了孩子之后,经常性的情绪低落甚至崩溃,她都尽力的容忍。

可她,也很累。

但,的的确确,买房这件事,是她的决策失误。

作为一个性格独立强势的女性,在这个家里,当家做主的其实是她。

当时儿子媳妇已经决定买房了,是她觉得银行利息太高,要求他们缓一缓,等家里那笔理财的钱几个月后到期了,也添进首付里,这样以后儿子媳妇的房贷也轻松点。  

她是真心的替儿子媳妇着想的。两个孩子都是很勤奋很努力的人,收入也不错,儿子除了每个月月薪三万,还有挺丰厚的年终奖。两个孩子的首付钱是他自己攒出来的,一点也不啃老。是她单方面的想支援一些,减轻些孩子们的负担。

而且她也想着,儿子能力强,能自己买房,女儿现在看起来能力就弱一点。她现在给儿子添补些,那么以后就可以把现在住的这套房全留给女儿,儿子很疼妹妹,想来也不会去跟女儿争。这样两个孩子的将来都有保障。

结果……北京的房价已经那么高了,也稳定了那么久,谁能预料得到竟然还会像坐火箭一样的窜上去。那一年的房价暴涨不知道让北京多少人心碎梦碎。

购房合同都签了,儿媳妇也怀着孕,明明是双喜临门的事,突然就变了天。房子还没过户,原房主宁可赔偿违约金也要毁约!就那么几个月的时间,房价就暴涨到他们这样的家庭都承受不起的地步!

生活一路就急转直下。

到现在这个房价,他们还能负担得起的房,就只有远郊区。对像他们家这样的早早在市区买房,住得离国贸如此之近的老北京来说,如同城乡结合部,怎么甘心!

杜绡的妈妈终究是不肯同意杜绡搬出去的。杜绡无法说服她,也不能跟她争辩。卧室的门都关着,客厅里静悄悄,稍微大点声都显得格外的响亮刺耳。

杜绡只能回房去睡觉了。不知道睡了多久,迷迷糊糊的被客厅的声音吵醒。她缓了缓神,爬起来拉开门。

杜锦喝醉了回来,杜妈妈正扶他在沙发上躺下。他却抓着妈妈的胳膊,喊:“妈!妈!”

“北京的房价……真他妈操淡!”他素来是个可靠沉稳的哥哥,这会儿喷着酒气说完,却像个孩子似的呜呜的哭起来,令人压抑。杜绡的脚步便停在了门口。她低垂着眼睫站在那里,心里难受。

一抬眼,对面的门也开着条缝。于丽清和她一样站在黑暗中,像个没生命的幽灵。

周四的早晨,石天便看见“XIAOXIAO”妹子没有如以往那样闭目养神。她一路都睁着眼睛,没有表情的在想什么事情。

石天隔着人群,都隐约察觉妹子像是遇上了什么令她不开心的事。办公室里的同事,就更能察觉得出来了。杜绡在部门里算年纪小的,没什么城府。就算踏入办公室前调整过情绪,也逃不过章欢曹芸这种老油条的法眼。

中午她们三个人一起吃午饭。

“怎么了这是?”章欢就问。

章欢和曹芸人都挺好的,都泼辣、厉害,但是也古道热肠。杜绡的烦恼无从倾诉,这两个大姐问起来,她一时控制不住,就同她们念叨了两句家里的事。

“我也很难受啊,但是……但是我觉得也不是不能忍。”她垂着头低低的抱怨说,“大家都在忍不是吗?为什么我嫂子就忍不了一定要闹呢?”

章欢和曹芸对看了一眼。

章欢就对曹芸举手投降:“单身狗,家长里短我不擅长,你上。”

曹芸问:“你想听真话吗?”

杜绡微愕。

曹芸是个心直口快的人,她直通通的告诉杜绡:“因为那是你的家,不是她的家。”

99%的人还阅读了:

种草贵人:第191章 突如其来的大雨

禁止投喂宝石[综英美]:第2章

[HP]西弗,我来做你的暗卫:第53章 ~12~ 昂贵的心意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