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莲灯/戬心]路遥归梦:第65章 苦海无涯

- 编辑:网页上传 -

[宝莲灯/戬心]路遥归梦:第65章 苦海无涯,作者:媛小娘子

无天对凤云瑶打的什么算盘,睛历大致有所猜测。

太灵真元这种存在,毕竟不是寻常物品,不能说拿走就拿走、说易主就易主。若想完整取出,大约还得本人自己情愿,至少潜意识里不要过于排斥,这或许可以解释九年来无天对凤云瑶的格外纵容。

睛历听闻,无天的实力与如来佛祖不相上下,而前些年之所以极少亲自出手,多半是因为身上有个密不外传的“痼疾”,据说此次闭关之前无天已借宝莲灯之力将“痼疾”根除,而后闭关修整,今日出关,状态应该已达巅峰。无天苦心按捺多年,选择当下这个时机向凤云瑶露出利爪,必定抱有一击而中的把握。

“呔!”

孙悟空手腕一翻,挥棒疾跃上前,却见无天长臂一展,连同那团裹住凤云瑶的黑雾一并揽在身前,身形极轻盈地飘了出去,头颅微倾,好像与黑雾中的人额心相印。这个动作,本该看起来亲昵万分,可是发生在无天身上,却没有半点男女之间的暧昧意味,只有不染尘俗的果决凝重。

孙悟空打了个空,足尖点地直追上去。

恰此时,一抹赤金色的光从孙悟空背后擦着他身侧反超上前,一路飞龙卷地般追着那二人缠过去,既像流窜的火苗又似飞射的水流,诡异地破开黑雾绕住少女的腰肢,连带着无天的移动速度都缓了一步。

孙悟空抓住这转瞬即逝的余地,全神贯注掷出金箍棒直捅无天,两厢配合之下,竟成功将那二人生生分开。

那一道奇妙的火红术法耗尽,蓦地消散,凤云瑶失去了支撑,在坠到地面之前被一个黑影掠起。

无天避开孙悟空那隔空一棒,趁孙悟空不及召回神兵,几招将其逼退,一掌拍向黑影,眼看就要把凤云瑶重新夺回来,又被陡然拦在身前的一男一女阻住了去路,加之反攻回来的孙悟空,一时竟走不脱。

敖摩昂和沉香是在天兵抵达山门之后率先杀上来的,现在与不相识的金身罗汉联手混战在雪峰上,不时抽空朝无天那边望上几眼,这一望就差点把眼珠子望出来——那义勇当先的一男一女,不正是杨戬和敖寸心么!

杨戬素有三界第一战神的美名,此刻手中三尖两刃戟贯满真气寒芒森森,远远瞧着就已经令人心生敬畏,是他威震三界的一贯水平,敖摩昂早就见识过的。令敖摩昂怀疑自己看错了的,反而是自己的妹妹——杨戬身边的敖寸心。

即使距离遥远,敖摩昂也能感受到妹妹的不同。她整个人的气场已经脱胎换骨。那种气场,与杨戬的凌厉杀伐全然不同,活泼如水,也蛮横如水。她周身笼罩着赤金色的光晕,飞扬的长发随行动飘散出荧荧点点的火粉——敖摩昂瞧不准那种感觉究竟是星星业火,还是光耀水珠。

那还是寸心吗?一个接一个的疑问从敖摩昂脑中快速掠过,然而他完全没有深入思考的机会。眼下的局势敌我力量悬殊,自己这一行人若想以寡胜众,几乎全无可能,剩下的仅仅是时间问题而已。

凤云瑶颤抖着睁开眼,没有一星半点关于劫后余生的欣喜,只有天塌地陷的心死。她曾经怕得夜不能寐,怕他待她真如敖寸心所言,只是虚情假意一场。记得小时候爹娘说过,怕是没有用的,所以不要怕。如今,最怕的事终究还是发生了,她再也骗不了自己了,或许爹娘说得对。

她挣动了一下身子,内腑真实的疼痛和皮肤传来的触感瞬间将她的意识拉回现实,拉回灵鹫山雪峰。她发现自己正躺在一个人的怀里,那个人用双臂将她搂得紧紧的,因此她并没有摔得很重,也没有觉得很冷。

“哥……”凤云瑶艰难地撑起身子,有些恐惧地摸了摸黑袍的脸,沾了一手的血。

黑袍才要开口,血水便喷泉似地从他嘴里涌出来,喉咙里只发出了一阵咕噜咕噜的声音。

“哥,你总说自己傻,我从来也没接过茬,今儿个不得不承认,你是真傻呀。”凤云瑶拼命想找回她的从容,可是全身都在发颤,颤得声儿都变了,“你出面把我抢下来,就是在背叛佛祖,佛祖的一掌岂是你受得住的?你傻不傻,啊?”

也不知黑袍听见了没有,他只是倒在地上持续地吐血,直到快把心肝都吐出来了,喉咙里反而清楚了,能说出话了。

“为兄其实没什么远大志向,云瑶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云瑶信什么,我就……我就信什么……有人要害我们云瑶,不管他是天皇老子还是什么佛祖……我才不管……”

我只要一个云瑶。

“云瑶啊……”黑袍大约觉出自己这伤治不得了,以前从不会说出口的话一股脑都排到了嘴边,“为兄拜托你件事,好不好?”

“什么事?”凤云瑶听他有所交代,严肃地正了正坐姿,原本惨无人色的小脸已经涨得通红——被死死憋着的眼泪涨得通红。

“答应我……以后别再说没人爱你了……好不好?”

凤云瑶愣了一下,不经意间露出这个年纪应有的天真呆气。

“为兄是个混蛋……”黑袍用力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这两年眼看着你长大了,也会……做做春梦……”

凤云瑶噗嗤一声笑了,不小心把眼眶里盛着的热泪抖了下来,还吹出一个鼻涕泡。

黑袍也噗嗤一声笑了,“云瑶真可爱呀……”

他的笑容凝在脸上,永永远远地凝在了脸上。

一大滩血顺着略微倾斜的土地蜿蜿蜒蜒流进了天池里,天池被周遭乱七八糟的罡风卷得波澜起伏,把天上神仙打架的倒影也晃得破碎。

孙悟空与杨戬联手对敌,那可是前无古人的头一回。当年在华山之下为助沉香,两人也曾合作过,可还从未对同一个敌人拔刀相向。命里注定的对手也是命里注定的知音,联袂对战无天心有灵犀默契至极,一点败象都未露。而无天也真是了得,雄浑法力仿佛用之不竭,周旋在二圣之间尚能游刃有余。

敖寸心得以出奇制胜救下凤云瑶,半靠实力半靠时机,终究不能与无天持久拉锯,早已退至地面帮忙收拾小喽啰。小喽啰的战力与刘沉香、敖摩昂之辈自是不可相提并论,可数以万计的小喽啰聚在一起,那就是另一个概念了。

“孙悟空,你与我为敌是没有好下场的。”无天一面应付二人的夹攻,一面气息平稳地说道,“我们这样斗来斗去也分不出高下,如果你是真英雄,敢不敢单独与我较量?”

杨戬不清楚黑莲宗与如来弟子之间都有些什么前因,只知道当下不能着了无天的道,担心孙悟空那倔性子被激发出来,抢道:“孙悟空,你有重担在身,切不可意气用事误了大局。”

无天只去问孙悟空:“你不敢?”

孙悟空哈哈一笑,心知肚明无天是冲着自己肚子里那八颗佛骨舍利,“你这激将之法放在五百年前,俺老孙或许会上你的当,可是现在俺老孙没工夫与你单打独斗!”

无天想要的的确只是舍利子而已,也不挑明,竟然十分好说话地妥协了一步,“这样吧,如果你与我单打独斗,我就放他们走。”

“你认为我害怕你?又在妖言惑众蛊惑人心吧!”

“你往下看看,还觉得我的话是妖言惑众吗?”

场下的局面已十分明了,黑莲宗仗着人多势众把这几个人给吞了是迟早的事,就算天兵还在山门附近厮杀,也只能牵扯敌军中的一部分而已。从这次出兵的数量来看,玉帝并未打算一举拿下贼巢,想必只是有人通风报信讨来一支援军罢了。

孙悟空不是思前顾后之人,这次行动本身就是一场赌约,赌的就是不会遇见无天。既然点背遇上了无天,也只好愿赌服输,迎头顽抗下去。现在无天主动抛出了另一个赌约,孙悟空眼珠一转,点头道:“好,我应战!怎么比法?”

无天也冲孙悟空点了一下头,唇角微扬,“其实我一直很欣赏你,希望你能为我做事。”

“多谢你的赏识!”孙悟空十分认真地应着,“你是个聪明人,如果你不是魔罗,我们也许是朋友!”

三人同时住了手,无□□教众吩咐了一句,那些教众便令行禁止地收了兵器,说不打就不打了。

孙悟空把杨戬推到地面上,冲大伙扬声道:“无论俺老孙发生何事,诸位都不要上前!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

敖寸心三两步跨到杨戬身边,低声惊问:“他要单独对抗无天?”

杨戬听出她言外之意是“你怎能不拦着”,解释道:“这是别无选择的选择。”

“牺牲孙悟空换我们逃出生天,这就是所谓的选择?你知不知道,如果我能选择,根本不会让你为了救我陷入这般危险境地!”

“我意气拦住孙悟空,我们所有人一齐死在这儿,来日玉帝麾下无人、龙王连失三子,那样的局面你一定也不愿看见。”

说话时,孙悟空和无天已然走过数招,铁棒旋舞,墨袖翻飞,金光与紫芒接连碰撞,每一下都带出挟山超海的磅礴气势。

不知怎的,无天被孙悟空的一招逼得后撤一步,两人拉开一段距离,不约而同地定住,各自暗中寻找下一次出手的突破口。

众人的心全都提到了嗓子眼,目不转睛地紧盯着战局,连大气也不敢出,仿佛呼吸重了都会扰乱风向,带偏无形中的天平。

蓦地,无天从云上旋身腾起,身体在空中极快地翻过几圈,数道乌光迅猛射出,如同一把把长剑锵啷出鞘,法力在空中划过的痕迹亮得发白。

孙悟空金瞳骤缩,忙转动手中的金箍棒抵挡。

一下!

两下!

三下!

……

十二下!

众目睽睽之中,孙悟空的腰向后弯折了一个明显的角度——不是灵活变招地折了一个角度,而是被乌光剑冲撞得折了一个角度。

就在下一刻,第十三道乌光剑从孙悟空胸口正中间贯穿了过去,把他整个人带得向后飘移了两步。

“噗——”

一大口鲜血直喷了出来。

睛历失声惊呼:“大师兄!”

99%的人还阅读了:

[综]斜晖脉脉,一水悠悠:第39章 8-2

人海中的你:第9章

种草贵人:第191章 突如其来的大雨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