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零后妈的团宠小崽崽:第7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七零后妈的团宠小崽崽:第7章,作者:三秒入睡

“辛苦什么,都是应该的。”苏欣妍抬手拢了拢鬓角凌乱的碎发。

说到辛苦,她在家操持家务确实不容易,但丈夫在外保家卫国也同样艰辛。

索性他们俩夫妻能互相理解。

而这对于他们来说,就已经足够了。

“你吃了没?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吧,奔波了一路,你肯定也累了,吃完洗个澡早点休息,有什么事明天再说。”

苏欣妍边说边走向厨房。

她知道,宁远行这一路赶来,肯定费了不少功夫,说不得已经连续好几天没能闭眼好好休息了,不禁有些心疼。

宁远行今年三十五,比苏欣妍还大十岁,他十八岁从军,至今已经入伍十七年,前年刚升的正营长级。

这个级别本来是够向上头申请让家属从军的,然而他并没有选择这么做。

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他所属军区地域太过偏僻,几乎算是边境地带,那边生活条件比农村还艰苦,不仅环境恶劣,还有一些潜藏的危险,并不适合让苏欣妍带着几个孩子过去生活。

而且,宁奶奶身体不好,也没法承受得住长途奔波。

别的不提,就论宁远行这次从部队回乡,一路上就辗转花费了一周多时间。

这是单程路程的时间,回去同样得再耗费一周多。

这一来一回就浪费了半个月,所以他能在家待着的时间不长。

这次也是他收到家里传来的消息,知道母亲病重,情况不容乐观,担心之下,这才匆忙跟领导请假,赶回家探望老人。

家里有挂面,苏欣妍打算简单煮个面条。

她正等着锅里的水烧开,就见宁远行抱着还赖在爸爸怀里的小在在进来,关切的目光投向自己,欲言又止。

看他这样,不用对方出声,苏欣妍也知道他要问什么。

她没卖关子,直接答道:“放心吧,手术很顺利,妈已经脱离危险了,医生说要再疗养几天,等手术创伤好点,就能出院回家休养。”

宁奶奶的病情说简单也简单,说复杂也复杂。

她是体内长了个东西,需要做手术割掉,手术难度其实不算太高,成功率很大。

但是一来老人家上了年纪,身体素质很差,开刀动手术势必会让她元气大伤,二来现在医学技术远没有后世那么发达,医学发展还处在一个很落后的阶段,这几年间更是打落了不少优秀医生,余下的难免有些能力不足。

这就导致了这桩手术的万分凶险。

可以说,如果手术不成功,那么宁奶奶会有很大可能会当场死在手术台上。

可她如果不做手术的话,医生又断定她活不过三年。

要么做手术,成功了继续多活很多年,但是失败了立刻死,要么不做手术,只活最后三年时间。

两个艰难的决择,苏欣妍夫妻谁都不敢帮宁奶奶做决定。

狠不下那个心。

最后还是宁奶奶自己坚定地选择要做手术。

索性,结果是好的,手术圆满成功,宁奶奶的术后恢复情况也很良好。

得知母亲的情况,宁远行这连日来一直紧绷的心神总算是稍稍松下一些。

“辛苦你了。”他又道了一声。

苏欣妍这段日子两头跑,还得兼顾工作,累得瘦了好些,她本来就不胖,这一瘦下来整个人瞧着更加纤弱,眼底还有着点淡淡的青色,显得有些憔悴。

这么明显的变化,宁远行又怎么会没发现?

他不禁心疼起自己媳妇儿。

“行啦,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感性了?弄得我怪不习惯的。”

这男人刚刚跟她结婚时可是个出了名的锯嘴葫芦,半天都说不出一句话的闷性子,只会默默埋头做事那种。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里吧嗦的。

难道是男人的更年期?

“妈妈。”小在在突然嫩生生地问道:“更年期是什么?”

小小的脑袋充满了大大的疑惑。

苏欣妍:“……没什么,在在饿了吧,面面很快就好了,再等等哦。”

生硬尴尬地转移话题。

差点忘了,自家还有个小人形金手指。

未免再被自家闺女坑,苏欣妍干脆转身专心煮面,没有看到身后的宁远行抬手摸了摸闺女毛茸茸的小脑袋,看着她的目光划过一丝笑意。

被摸了,小在在下意识扬起小脑袋,照例没能从爸爸脸上读出什么东西。

她刚刚发现了,自己读不出爸爸的脸。

可是爸爸明明不是妈妈说的那种面瘫,他会对着自己温柔地笑,会怜惜地看着妈妈……有各种各样的表情。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爸爸隐藏情绪的能力很高,所以小在在才没法读出对方的心思。

当然,也不是说完全读不出。

毕竟再怎么会隐藏自己心思的人,只要有正常人的情绪和感情,就偶尔会有失控的情况。

在面对自己和哥哥,还有妈妈时,小在在偶尔还是能从爸爸脸上看出一两分信息。

不过顶多也只是很简单的情绪反馈。

例如【高兴】、【心疼】、【喜爱】……等等。

这些都是很单一的,只能归类成大概,像某些人还能被画出个详细的情绪扇形图,那种情况是不可能的出现在小在在的爸爸身上。

不说爸爸,就连妈妈在有意的情况下,也能自己屏蔽掉小在在的读脸术。

方法很简单,只要隐藏好脸上的情绪就好了。

但是又不是人人都知道小在在有读脸术,谁又会故意去防备一个四岁的小孩子呢?

见女儿一直睁着大眼睛,萌萌地盯着自己看,宁远行垂眸看回去,嗓音不自觉地放柔,生怕吓着她一样。

“在在怎么了?一直看着爸爸?”

没等小在在回答,苏欣妍就端着一大碗热腾腾的面打断了这父女俩:“这是你的份,端出去吃吧,我再给孩子们都做一点当宵夜。”

“好。”宁远行单手抱女儿,单手端面,转身就出去了。

趁着丈夫没注意,苏欣妍投给女儿一个警告的眼神。

【注意保护你的小秘密。】

小在在缩缩脖子,吐了吐小舌头,把脸埋在爸爸怀里,不敢再闹妖了。

“在在吃不吃面?”宁远行端着面在堂屋里的四方桌前坐下,拿起筷子搅了搅面条。

照着他的饭量,苏欣妍给拿了个大海碗装了一碗满满当当的面,里头还卧了两个煎鸡蛋。

绝对管饱!

“啊……”小在在没说话,直接张开嘴巴等投喂。

宁远行用筷子把一个煎鸡蛋分成几小块,一块一块地慢慢喂给女儿。

小在在塞了满嘴香喷喷的鸡蛋,吃得脸颊鼓鼓。

旁边的宁轩不自觉地盯着妹妹看,嘴角隐约有点晶莹流出,馋了。

见小儿子这样,宁远行还想把另一个煎蛋分给他,却被端着两碗面过来的苏欣妍给拦了。

“你吃你的,他们的份儿在这里。”

几个孩子的宵夜份量比较小,只是用普通的饭碗装着,不过每个碗里头都卧着一个煎蛋。

也不算厚此薄彼。

苏欣妍不像村里一些人家,好吃的全都紧着当家男人用,或者给家里的主要劳动力,让孩子们饿着肚子在旁边馋眼。

小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需要大量营养,不吃好一点怎么行?

“宁航,自己过来端面。”宁翰在厨房里大喊。

他自觉跑来帮妈妈端面,但显然他一个人只有两只手,端不了三碗面。

听到召唤,宁航放下书走过去帮忙。

一家六口,整整齐齐围着吃面。

未免女儿影响她爸爸,小在在被妈妈勒令从爸爸怀里下来,自己坐着拿勺子扒拉面条。

筷子她还用不利索。

人小,手小,握不住,主要是这年头也还没那种专门给小孩子用的小筷子。

苏欣妍做饭的时候顺便烧了热水。

一家人吃过宵夜后轮流去洗澡。

夏天容易出汗,要是一天不洗澡,会臭得熏鼻子。

热水是给孩子们用的,宁远行身强力壮火气旺,直接拿着凉水冲澡更舒服。

洗过后,苏欣妍就赶着孩子们去睡觉。

四个小的照例滚在一张大床上,你叠我我压你地挤在一起睡。

苏欣妍看他们这样都觉得热得慌。

好在乡下的夜间微微清凉,倒也没那么难熬。

其实家里还有空屋子,至少没到需要让四个孩子挤在一起睡的程度。

除了中间的堂屋,左右两边加起来还有四间屋子能住人,再往外一点是厨房,厕所和杂物间,中间是院子。

杂物间底下还有个地窖,里头存着一家人的粮食。

四间卧室,宁奶奶占了一间,苏欣妍夫妻一间,余下两间苏欣妍本来想着拉个帘子或者搭个木板什么的隔成四小间,给孩子们一人一个独立的私密空间。

谁知道小在在不敢一个人睡,硬要挤着跟哥哥们一起,最后也不知道怎么地,就变成了兄弟妹四个一起睡‘大通铺’了。

不过也就这两年了,等他们再大一点,苏欣妍势必还是会让他们分开睡。

夫妻俩的屋子里。

苏欣妍正在忙着核算账本,宁远行则在整理自己带过来的行李。

他回来的时候背了个大包,里头除了一套换洗衣物和一点点个人用品之外,剩下一大半的空间都用来装他给家里人带的东西。

此时他正一件件往外拿。

大白兔奶糖,鱼肉罐头,水果罐头,牛肉干,葡萄干,各种坚果,饼干……都是吃的。

苏欣妍无意间瞥了一眼:“你这有些是半路买的吧?”

宁远行所在军区那偏僻地儿,可没什么奶糖罐头卖。

“嗯,中转车站那地儿附近有家供销社。”

宁远行把食物堆在床头桌上,把一张不大的桌子都给占满了。

紧接着又继续往背包内层里掏,寻摸了一会儿掏出一大卷钱票,全部递给妻子。

“妈做手术费了不少钱吧,这些你拿去,填补一下家用和医药费。”

这一大卷张张都是大团结,至少也有个千儿八百块的,更别提还有其他各种票。

苏欣妍没拒绝,更没问钱从哪儿来的,直接收下。

婆婆的这场病几乎耗光了家里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存款,连她都往里头填了不少私房钱,现在家里确实急需钱,丈夫给的这些也算是及时雨。

99%的人还阅读了:

[宝莲灯/戬心]路遥归梦:第65章 苦海无涯

[综]斜晖脉脉,一水悠悠:第39章 8-2

人海中的你:第9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