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动物|忒修斯]The Dying Swan:第7章 Chapter 7

- 编辑:网页上传 -

[神奇动物|忒修斯]The Dying Swan:第7章 Chapter 7,作者:旻明

今天的卢克先生神采飞扬。

他很少在没有新剧目上演时来到巴黎歌剧院芭蕾舞团的排练厅,但今天他来了,即使这个时候已经是一天排练的尾声了,大家陆陆续续地收拾着东西,狄安娜还在排练厅中间练习五位转1,微笑着向他点头致意,再看他走向一旁的马洛。

他们在攀谈着什么,狄安娜没有去听,其实也没太在意,说实话她大概也能猜出他们交谈的内容是什么。在觉得自己的五位转完全转得顺溜完美之后,她看了一眼露出些许惊讶神情的马洛,无奈地笑着收拾东西走出排练厅准备去洗个澡。

在一切都整理好后,狄安娜从那个在排练室里泡了一天的全身是汗的芭蕾伶娜重新脱胎成为温柔美丽的法国名媛,她从歌剧院大厅前的大理石台阶上走下来,不出意外地看见马洛正站在下面等着她,而克莱尔刚依依不舍地和他说了再见。

“团里今天真的又多了一笔资金,卢克先生告诉我这笔赞助可以用在新剧目上。”马洛跟在狄安娜身旁,语气很是难以置信,“他跟我说如果我这两年如果真的想编新的芭蕾,是完全可能的。”

“看来昨晚某人的担心是多余的?千万不要质疑狄安娜·纪莲·穆迪的能力,马洛。”

“昨晚你们真的没有……”

“真的没有,马洛,你可是看着我走出那个酒会的。顺便祝贺你,我一直觉得你真的是一个很有潜力的编舞,说不定日后能比肩彼季帕2?”

现在已经将近晚上八点,巴黎有时候挺像伦敦,时不时飘着朦胧的雨。狄安娜和马洛站在歌剧厅外,大概是听了她那句不经意的夸奖,马洛有些兴奋起来,迟迟没打开雨伞。狄安娜拍拍他的肩膀,平静地碰了碰他拿着伞的手,他才慌忙地将伞打开,抬起手臂让狄安娜挽着一起走入雨中。

“我想尝试戏剧芭蕾3,狄安娜,利用你的表现力,戏剧芭蕾会很适合你。我有这个想法很久了,你觉得我编排《奥涅金》4怎么样?”

狄安娜停下来若有所思,许久后她才抬起头来看向马洛的眼睛摇摇头,“Too Russian. 我不太喜欢。不过你不能完全只想到我们两个,马洛,巴黎歌剧院的其他首席都可能要跳,当然我知道你几乎能适合所有角色。但不能仅仅用我适不适合来衡量,你可以去问问克莱尔,看她有什么意见。克莱尔倒是挺适合《奥涅金》的女主角的,如果你非要编《奥涅金》的话,我提议让她首演。”

马洛迅速地拒绝了,拒绝之快让狄安娜都觉得有些难过,“我编舞的所有作品首演都应该是你,狄安娜,过去是这样以后也会是这样的。我这段时间再想想。”

他们继续走下歌剧院门前的楼梯,双方都没再说话。狄安娜寻思着他又在想些什么,接着自己也陷入一些过去跟马洛跳过的数不清的剧目的回忆里。噢,自己的人生阅历也算是丰富了,以至于现在有时她都会分不清这些记忆发生的具体时日和地点。或许今天晚上如果能闲下来,她也要把这些关于跳舞的画面从脑子里抽取出来,整理好再放进瓶子里。

狄安娜模模糊糊地这么想着,才发现不远处的路灯下站着的那个男人。小胡子,黑眼睛,她能感觉到马洛在看到那个男人之后被她挽着的手臂都收紧了。

“晚上好,穆迪小姐。噢,还有马洛·杜邦先生。”路维特走向他们眼前,给狄安娜行了个吻手礼,马洛盯着他,算不上带着敌意(毕竟那是他们的观众),但很警觉。“昨晚是我的不对,竟然在酒会上喝醉了,抛下了这个全法兰西最美的女人之一。”

狄安娜的脸上是理解与礼貌的疏离。

“不介意的话,或许穆迪小姐今晚还能赏脸跟我共进晚餐?”

“她今晚要……”马洛迅速地开口,但狄安娜用力地捏了捏他被挽着的手臂。

“对不起,路维特先生,我今晚有约了。”

路维特挑着眉毛打量着她,但很快试图继续在未来的日子里把她占为己有,“那么明晚、后晚,或者大后天晚上,我都可以……”

“路维特先生,”狄安娜扬起下巴,突然显现出一种无人能比的高贵与圣洁,“我认为我们不必在没有演出的日子里二人单独相约,您是有家室的人,先生。我是说,我当然很愿意时不时与你共进晚餐,但或许可以我和马洛一起,再或许还能叫上令夫人,我很希望有机会认识她。”

马洛低下头来冲她眨了眨眼,狄安娜能看出来自己的搭档此刻对自己多么崇拜。

路维特看上去并不那么高兴,不过没关系,狄安娜认为自己这么说算是保存了他们之间的所谓“朋友关系”,又明确表示出自己已经看出了他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尽管她这三十几年的人生里从没有得到过她真正爱着的人,但多亏了她的脸蛋和从小培养的社交能力,她一直对所有的男女关系都看得很清明。

“狄安娜。”

她听到身后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是熟悉的声音。他们都回过头去看,不远处正有人朝他们走过来。在模糊的雨丝中,高大、自如,那个身影在路灯下越来越清晰。待到他越来越近,狄安娜笑了起来。

没有潇洒的长大衣,只是普通的西服,也没有了精致的表链。这是一个全然一新的金发帅哥,但狄安娜看着这个身材,就大概猜出了来人是谁。

“我来等你一起去吃晚饭,狄安娜。”那个金发帅哥走到她身边低声说,礼貌地向马洛和路维特点头。

狄安娜意味深长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掩不住自己想要发笑的心情,她迅速在马洛古怪的眼神下与这两个人作别,还不忘向路维特表示自己和马洛很愿意之后一起与他的妻子见面。

“也别忘了下周我和马洛的《天鹅湖》,下星期我们还有一场演出呢,您和您的那些朋友们可千万不能错过了。”

————————————————

狄安娜挽着这个金发男人拿着雨伞的手臂,他们的脚步都有些急促。她的右手伸进大衣的口袋里,紧紧抓住了魔杖。

“我想我还是需要进一步确定你是谁对吗。”

这是一个陈述句。

“这次我没带曼德拉草口味的巧克力蛙,狄安娜,你知道,压根没有这种口味。”他说。

她抓紧魔杖的手松开了,重新从口袋里拿出来,她带着他走过歌剧院门前的马路,窜进一条小巷里。

“或许你还想要更具体些?你看的第一部芭蕾舞剧是《睡美人》,跟你哥哥和我一块儿去的,佩瑞尼亚·莱尼亚尼是奥罗拉公主;你霍格沃兹七年时光里的舞蹈练习场地都是我给你找的;喝我妈妈做的蘑菇汤的时候你会放一点胡椒,你很喜欢她做的巧克力岩浆蛋糕。”

狄安娜放下了挽着忒修斯的手,替他拍了拍落在他另一边肩膀上的水珠,垂下了眼睛,“这么多年了你还记得。”

忒修斯没有在意这多少有些亲密的动作,施了个咒让自己被打湿的头发和肩膀迅速地干燥,“是的,我还记得。”

她轻轻地哼了一声,用眼神示意他们马上就要幻影移形到她家里了。在忒修斯把手搭在她的手臂上的时候,她想,他能记得的这些微不足道的事,对他来说或许都不值一提,因为他总是对他所有的朋友付出一切,但不同的是,他能记得的哪怕只是一点关于她的事情,她都觉得荣幸又悲哀。

狄安娜不知道的是,忒修斯没有忘记过任何跟她有关的事。

————————————————

进了狄安娜的家门,金发的忒修斯就重新恢复了他真正的样子。他看上去有些疲惫,灰蓝的眼睛里还能看见血丝。她心里咯噔一下,但没把这事儿说出来。

“金发很适合你。”狄安娜一边替他把雨伞放进门边的筐子里,一边调侃道。

忒修斯没有回答,只是站在玄关前看着。狄安娜家的玄关有一个巨大的、能遮住人们看向内厅的视线的柜子,下面是鞋柜,上面则摆放着很多艺术品,还有三张相片。麻瓜照片,一张是忒修斯在伦敦看到的她和莱尼亚尼小姐的合照;一张是她单独的照片,看上去应该是某个艺术杂志为她拍的肖像,典雅漂亮;最后一张是她和马洛·杜邦,他们在《睡美人》里做的Fish Dive5。

“我今天通过那面镜子找过你,想告诉你今天我会过来,但一直没有等到你的回应。”

狄安娜带着他一起走进了内厅,一直到忒修斯踏进了客厅里,他才真正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巫师的家里,那个巨大的柜子都只是为了掩人耳目。壁炉上放着一小碗飞路粉,挂着茶杯的架子优雅地扭着腰,桌子上还放着很多照片,会动的照片,狄安娜和杰奥姆、狄安娜和穆迪夫妇还有狄安娜和忒修斯。时不时会有麻瓜登门拜访,有时是朋友,大多数时候是记者们,狄安娜会先给所有的物品施上一个静止咒,再让他们进来。

“我一天都在和马洛一起排练,所以,大概是没听见也没看到。”

忒修斯挑了挑眉,在自己和狄安娜的一张照片前驻足停留,“所以刚刚那个替你撑伞的人就是马洛·杜邦?麻瓜们说的,你的灵魂伴侣?”

她站在他身后,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张照片。那是1912年,她还在傲罗实习期,而杰奥姆和忒修斯都已经是傲罗办公室的正式成员,他们在休年假的时候一起去意大利旅行,在斯卡拉剧院前杰奥姆为他们拍下这张照片,忒修斯站在她身旁,而她扶着他的手做了一个阿拉贝斯克6。

谁能想到自己6年后成为了斯卡拉剧院的一员,谁又能想到这竟然已经是17年以前。

“他确实是马洛·杜邦,但拜托,忒修斯,灵魂伴侣什么的只是在舞台上。他跟你在同一年成为首席。”

“1920年?”

“1920年。”

忒修斯把目光从照片上移开,坐了下来,转而用温和的眼神看向她。狄安娜心里大叫不好,迅速地低下头去准备给他煮杯茶,她不喜欢忒修斯这么看着自己,那只会让她再一次沉浸在这个大概以后也不会属于自己的男人的眼神里。

“麻瓜杂志上都在说你们在谈恋爱。”

“并没有,忒修斯,也不可能。麻瓜杂志和巫师杂志都一样追求似有若无的绯闻与八卦,你知道的。”

他小声地笑出声来。“但他爱你,我能从他的眼里看出来。”

狄安娜洗茶杯的手颤抖了一下。她迅速地把杯子从水里拎出来,挥一挥魔杖把他们迅速风干,让它们自己跑到忒修斯面前,她依然背对着他。

“或许吧。就算是这样这个世界上爱我的人也多了去了。”

忒修斯没有对后半句话提出异议。但他拿着茶杯站到厨房门前,看着狄安娜不用魔法点燃了自己家的炉灶,挥了挥魔杖替她把散落的长发扎了起来。她终于回过头去对他微笑致谢,他于是顺着这个话题继续说了下去:“那你就没有爱上什么人吗,没有想过要把自己剩下的人生托付给他吗?”

狄安娜又停滞行动了一秒钟。

这就是她在与忒修斯于十年后再次正式见面以来最害怕被问到的问题。她已经三十六岁,即使三十六岁对于巫师来说仍然是个很年轻的年纪,但在她这个年纪里,大多数的女巫都已经拥有家庭。狄安娜当然不可能是为忒修斯保持三十几年单身的贞洁圣女,她会断断续续地交男朋友,或者直接一点找一个男人解决自己的生理需求,但她没法真正爱上除忒修斯以外的任何人,她也没法展开一段没有爱情的婚姻。

她撇了撇嘴,“就算是爱上了什么人,也不可能是马洛啊。”

“这么说你确实爱上了什么人。”

狄安娜也不想在这件事上向他撒谎,只是轻笑了一声,没有回答。

忒修斯倒是突然精神焕发,先前疲惫的眼睛都有一瞬间不再那么灰暗。狄安娜想他大概从来没有从莉塔的阴影中走出来,所以才会对任何有可能走向幸福家庭的故事充满期待,特别是当这个故事牵涉到他的好朋友的时候。毕竟他曾经离这样的结局如此的接近。

“我真的非常希望你在这方面能有一个美好的未来,狄安娜。”

未来……未来……未来。听到这个词,狄安娜看向厨房门前的忒修斯,艰难地深呼吸了一口,用尽一切努力克制住涌起的泪水。如果能有未来的话,她就不会到如今都仍然可悲地没有结果地等待着了。

“不会有未来的,忒修斯,我没爱上什么人,忘了这事儿吧。”

因为那个人是你,忒修斯,而在这条路上,你大概永远不会回头看见我。

狄安娜安静地准备开始做晚餐,刀在魔杖的指挥下有秩序地切着案板上的蔬菜。忒修斯有些疑惑地看着她,表情不可言喻,但最终也没说什么。

“我留下来吃晚饭,顺便聊一下,那件事。”

99%的人还阅读了:

七零后妈的团宠小崽崽:第7章

[宝莲灯/戬心]路遥归梦:第65章 苦海无涯

[综]斜晖脉脉,一水悠悠:第39章 8-2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