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第39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第39章,作者:说与山鬼听

欧阳函到崇明校医院的时候,正好遇上快步往外走的方小乔,本想拦住人询问一下这次事件的原委,又见对方红着眼掩着唇似乎正努力地掩饰自己的脆弱,仅仅犹豫了几秒就让开一步看着女孩跑走。走到病房门口的时候便看到颜羽正坐在走廊的椅子上低头玩手机,慕容凌夜坐在一旁帮他拿着薯片袋和果汁盒,还时不时说几句软话求对方原谅,就差没长条尾巴拉出来摇了。

欧阳函肃着脸咳了一声,引起两人的注意,“事情怎么样了?刚刚出去的方小乔是怎么回事?”

“欧阳大哥,”颜羽收起手机抢过慕容凌夜手里的薯片袋,跑到欧阳函旁边,“小彩虹在里面,刚刚时甜甜和方小乔来了,他们还吵架了。”

“小羽,我让你录的东西呢?”欧阳函见颜羽永远说不到重点,直接问他交代的事。

“啊?噢!在这呢。”颜羽愣了一下便反应过来,将手机递给欧阳函,欧阳函接过后找到录音,将文件发到自己手机,又还给颜羽,抬手拍了拍他的头,赞许道,“很好。你们俩先回去上课吧,这事我来处理。”

颜羽抓了抓头发不好意思地笑了几声,答应下来,拽着每次见到欧阳函都一脸尴尬加心虚的慕容凌夜离开了。

病房里,风莫从方小乔说完最后那几句话离开之后,就一直低着头看着手机屏幕上枫无凛的照片,神色难辨。

他并不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什么错的,就算那时候他和时甜甜还没分手,那又如何?他失去了一切,枫无凛是对他最好的人,他认同他喜欢他有什么错?本来凛喜欢的就是“风莫”,是拥有这张脸叫着这个名字的自己,跟灵魂有什么关系?

他和“风默”有区别吗?他知道一切枫无凛和风默相处的细节,他们说过的每一句话,做过的所有互动,他都亲眼看见了,除了那个已经消失的冒牌货,没人比他更了解枫无凛的用心和真诚。他凭什么不能接受?

反正枫无凛永远都不会知道那个冒牌货的存在,那个人也从未跟枫无凛承认过他自己的存在不是吗?风默自己也说了,他没有那段记忆,而不是他根本不是风莫。所以是那个人自己放弃了身体的控制权自己放弃了留在枫无凛身边的机会不是吗?

一切只不过是物归原主而已。他只是收回他应得的东西,然后重新开始生活,争取自己的幸福,他没有错。风莫看着屏幕上的照片,脸上不由自主露出个温柔的笑容。

欧阳函听完录音开门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风莫脸上的笑,不由怔愣了一瞬,他是在对方车祸出院后第一天回校的时候认识风莫的,至今还没见过对方笑的样子。想到刚刚颜氏医院里医生特意跟他说明的事,不由皱了皱眉,出声提醒对方,“风莫,身体感觉怎么样?”

“……没事,我挺好的。记忆已经恢复了。”风莫闻声抬头,对着欧阳函露出个善意的微笑。

“那就好。今天的事是我考虑不周,学院里是严格禁止打架斗殴的,这次是我疏忽了。这几天我会负责调查匿名信的事,你可以放心,只要事情确实错不在你,学院会给你一个公道。”欧阳函说完,扶了扶眼镜又开口道,“颜羽和慕容先去上课了,你要在这休息还是我帮忙送你回家?让其他同学送也可以。”

风莫看着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笑了笑,“可以麻烦你送我到我小时候呆过的孤儿院吗?好久没去了很想回去看看。”他说着眼眶不由地有些发红,看起来有些悲伤。

欧阳函无动于衷地点了点头,“可以。我去外面等你。”说完便毫不留恋地走了出去。

欧阳函让颜羽录的内容正是风莫和时甜甜的对话,单单从这对话来看,是风莫指责时甜甜在他住院期间移情别恋,而风莫是受害者,这与匿名信说的内容可以说是截然相反的。时甜甜虽然极力反驳,但很显然从语气上听就底气不足。医院那边也证明了风莫住院期间确实是失忆了,并非故意冷淡时甜甜,那么接下来只要方小乔肯出面证明,并且抓出将录音公布到论坛上的人,就可以还风莫清白。

只是……风莫的人格障碍和社交障碍突然痊愈这件事,如果说是因为恢复记忆,又不太可信。在风莫发生车祸住院期间,医生给他做了一系列检查,其中就包括专门针对他面无表情和不会说话这两点而做的检查,后来也确诊了是人格障碍和社交障碍,他和枫无凛虽然也觉得匪夷所思,但杨瑾办事从没出错过,那些检测又是颜凉亲自负责的,可以说真实性为百分之百。所以听到颜羽说风莫突然就能说话能笑了他才那么惊讶,要患上人格障碍并不容易,但也有一定的可能,可要自己痊愈那简直就是痴人说梦,目前各种治疗手段都欠佳,风莫能做到不药而愈,实在让他不得不怀疑其中是否有猫腻。

不过会有这些怀疑完全是欧阳函的性格习惯所致,风莫痊愈怎么说也是好事,他们该为他高兴才是。

傍晚,残阳如血。枫无凛下了飞机后就跟来接机的杨瑾一起去了崇明学院看风莫,却扑了个空,让杨瑾先下班回家,枫无凛留了下来。

风默看着自从接了欧阳函电话就站在窗边沉默不语的枫无凛,心情也有些沉重,他半飘着到了青年身边,歪头去看他。枫无凛正垂眸看着窗台边的一株小仙人掌,风默能感觉到他压抑焦躁的情绪。

轻轻飘上窗台,风默飘出去在半空中转了个圈,觉得有些好玩,又来回浮空走了走,才控制着身体飘回窗台,盘腿坐下,正对着枫无凛的侧脸。

他其实并不明白枫无凛为什么会心情不好。枫无凛出差之前确实因为他们那段关于记忆的谈话而不高兴,但这都过去好几天了,总不可能还生气吧。风默前世到现在都很少生过气,甚至可以说……没有。唯一有的一次还是枫无凛在浴室故意逗他,可是洗完澡后他也不生气了,所以生气好几天这种事……大概挺累的。

风默抬手虚虚地拍了拍枫无凛的肩膀,正想站起来,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就在他头顶响了起来,“阿默。”

风默顿时全身都僵了,急忙抬头去看枫无凛的脸,见他目光悠远,并没有停留在自己身上,才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发现自己。说不出是失落还是难过,风默看着对方认真地点了点头,乖乖应着,“我……在。”

枫无凛毫无所觉,又低低唤了一声,“阿默。”那声呼唤低沉又温和,话音落下的时候仿佛还带着叹息。

风默还是认真地点头,“嗯。我……在这……里。”

枫无凛望向窗外,许久没再说话。风默安静地坐着,学着对方看天边血色的夕阳。

等到太阳完全落下去,天也黑了下来,枫无凛转身往外走,风默亦步亦趋地跟在后面,还时不时跑过去踩对方的影子。

他记得小时候隔壁邻居有三个小孩,每到晚上的时候就能听到隔壁屋子传来的玩闹声。有一次他实在忍不住好奇心偷偷跑出去看,就看到几个小孩在路灯下哈哈大笑着互相追逐,努力去踩对方的影子,时不时还撞到一起摔成一团,坐在地上累得喘气。这还是他第一次晚上的时候跟着别人走。

风默踩了一会儿影子,就飘到枫无凛前面,倒退着走,他看着对方阴郁的表情,小声地开口:“枫无……凛。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你不要……生气。”他的眼神专注又认真,满含着希望。只是努力想出来的表达安慰的话语,终究只有他自己能听见。

风默说完又飘到枫无凛身边,跟他并肩而行。枫无凛却突然停下了脚步,拿出手机,看见上面来电显示的“阿默”两个字,只犹豫了一秒就接了起来,“我是枫无凛。”

电话那边传来一个略显陌生的声音,似乎带着哭腔,“凛,我是风莫。你过来陪我好不好?”

枫无凛几乎是听到那声音的一瞬间就攥紧了手机,薄唇也紧紧抿了起来。

电话那头少年的声音又响了起来,这次带了些哀求和无助,“凛,我在维爱孤儿院,过来陪我好不好?我很难过……”

枫无凛停顿了一会儿,才低声开口,声音沙哑,“好。你乖乖等着,我现在过去。”

“嗯,我会听话的。”少年回答得乖巧又认真。

枫无凛挂了电话,忽略掉心底的些微不适,快步往停车场走去。风默跟着听完电话,看着迅速离开的枫无凛,低头感受了一下对方愉悦的心情,面无表情地眨了眨眼,慢慢地跟了上去。

该发生的总要发生的。他应该庆幸一下原主的态度是喜欢枫无凛而不是排斥他吗?不管怎样,起码枫无凛现在不难过了。

风默坐在车里,安静地垂下眼,不去看对方温和的眼神。

明明一切都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为什么还是觉得难过,似乎只有枫无凛从头到尾都被蒙在鼓里,而他却连告诉他真相都无能为力。

99%的人还阅读了:

[神奇动物|忒修斯]The Dying Swan:第7章 Chapter 7

七零后妈的团宠小崽崽:第7章

[宝莲灯/戬心]路遥归梦:第65章 苦海无涯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