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大汉风云:第28章 美人心计

- 编辑:网页上传 -

穿越之大汉风云:第28章 美人心计,作者:缥缈录

作者有话要说:太抽了,太抽了~希望以后能够正常点,不然,我只能放在评论里了~嘤嘤嘤~~~~

以后看不到哪张就留言给我吧~我要么发在评论里,要么~哎~发邮件?

嘤嘤嘤,我的人品是有多差~~~~  刘恒在门外听着这首陌生而又熟悉的歌曲,歌词似乎是《采薇》和《黍离》各挑了一部分,《采薇》描写了豪迈之情,《黍离》则是悲伤于战后的满目苍夷,今日这首歌曲取了两词的语句,反而变成了诉请之歌,心下想着,莫不是自己冷落了她?

于是,走进内殿,灵犀看到突然出现的代王,赶紧放下琵琶,跪下行礼。

代王扶起灵犀,看着这个印象中和宫人们言语中极为端庄守礼的美人,心下想到:“这便是她的性格吗?不知是做戏,还是本就是这样。”

于是与灵犀交谈了起来。

刘恒笑着说道:“灵犀,这名字,很好听。”

灵犀心里想的是,那当然,主子起的,自然好听。开口道:“谢殿下赞赏,臣妾这名字是臣妾的父亲取的,说是父亲与母亲‘心有灵犀一点通’,于是,臣妾便唤灵犀。”这其实是刘盈盗用了李商隐的诗句啦,当时只是觉得灵犀是个很机灵的姑娘,与自己也很投缘,想到李商隐的诗句,又想到陆小凤的绝技“灵犀一指”便觉得,这姑娘就叫灵犀吧,至于,说道是父亲取的,也是刘盈提前想好的说辞。

刘恒想了想说道:“‘心有灵犀一点通’确是佳句,灵犀的父母很恩爱呀,本王,也希望能有人与自己‘心有灵犀一点通’呀。”说完,便意识到自己多言了,于是赶紧转换话题:“灵犀刚刚唱的是什么?很优美,只是,本王感觉这首曲子似乎是诉请,求而不得之情,可是,怎么感觉灵犀却表达的洒脱肆意呢?”

灵犀微微一笑,美目顾盼生情:“臣妾曾在汉宫的外宫做家人子,无意中听身边的姐妹们弹唱,才学会的,据说,是从内宫流传出来的,臣妾听到时,便是如此,所以,臣妾也没做多想,只想着,这样也挺好,伤春悲秋确是不够洒脱,徒增伤感之情。”

刘恒则微微停顿了一下,复而开口:“你说这首歌曲是从内宫流传出来的?”

灵犀面色不变,说道:“是的。教我歌曲的姐妹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刘恒笑道:“本王听说自己的哥哥,当今圣上自小便精通音律,可惜,一直没机会一睹他的风采,倒是可惜,说来,本王与皇兄已有十二年没见了。”

灵犀迟疑了一下,说道:“臣妾也没能见过圣上,宫里倒是流传着一些皇上的作品,臣妾不才,却也知道一首,不知代王可有雅兴听臣妾一曲?”说完,嫣然一笑,眼里闪烁着真诚的光。

刘恒倒是意外灵犀的坦白,之前也的确有试探的意思,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表现出什么蛛丝马迹,反而坦坦荡荡的说自己没见过圣上,但是会那么一首流传的歌曲,听起来倒也无懈可击,刘恒便也不做多想,毕竟,这七个美人里最漂亮就数窦漪房,陆灵犀以及聂筱倩,这七个美人的身世看起来也是极为干净,而看上去最正常的也数这三人,刘恒思忖,如果自己要选细作,也不会去选墨玉、姜姒那般高调,有恃无恐的人,谁知道呢?也许,吕太后就敢做别人不敢做的,敢选别人不管选的。至于自己的皇兄刘盈,自己并无多少印象了,毕竟才三岁,就离开了长安,对自己皇兄的印象都来源于细作的描述,似乎才华横溢,似乎谦德仁和,似乎及善音律,似乎还从小习武。既然,灵犀愿意弹唱,听听自己皇兄的大作也未尝不可。

于是点点头说道:“那,本王就洗耳恭听了,有劳灵犀了。”

灵犀浅浅一笑,手指划过琵琶,转轴拨弦三两声,未成曲调先有情,开唱道:“有美一人兮,见之不忘……”

没错,就是刘盈在广陵湖调戏刘章的那首《凤求凰琴歌》。

刘恒听着,词曲雅致,风流而多情,自己的皇兄的确有才,只是,这种风流才子的感觉与他本人的传闻似乎,有那么点不相同呀,他,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

刘恒他们最悲剧的莫过于,一直对长安的皇上、吕太后如临大敌,可是,他们却连自己的敌人到底是怎样的也不清楚。

灵犀看着刘恒一看听着歌曲,一边陷入深思,不由得莞尔,自家主子就是如此,你永远不知道他到底有多少面,似乎,对方不论怎样都是合理的,他只会让你看到他愿意让你看到的一面,似乎就像他说的:“人生就像一袋比比多味豆,你永远不知道自己拿到的是巧克力味还是鼻屎味。”虽然,灵犀并不知道巧克力味是什么,但是,和后者相比,前者定然是美味了。其实,在灵犀看来,刘盈便如那句话一般,你永远不知道他有多少面。如果刘盈知道自己最为得力最为欣赏的下属这样想他,定然要摸摸下巴,呵呵,朕就是如此呀,高深莫测,不是么?而曹窋则会无语望天,嘴角抽搐,不说话。张辟疆则会瘪瘪嘴:“这厮本质就是个极会演戏的泼皮无赖,所以,不论他表现出来是怎样的,看着就行。”吕禄则会扎着星星眼,崇拜得看着自家表弟。现在呢,再加上刘章,对方只会宠溺的看着刘盈,此时无声胜有声。

于是,这晚变成了刘恒与灵犀聊天,谈论音律极为纯洁的一晚。这晚,灵犀表现的就像个知无不言,言无不尽而真挚诚恳又端庄娴雅的知音,让刘恒感觉很舒服,就这样聊聊天,自己也觉得很轻松,不由得对对方的印象变得很好。

第二日一早,刘恒便宣旨:“陆美人端庄娴雅,精通音律,特升为夫人。”

其他几个宫殿又多出了不少破碎的手绢。

而那边窦漪房则希望自己装病,而找机会让代王发现自己玩的小小手段只是为了得到对方的真心,拿上纸鸢带着莫雪鸢一同来到代王平日里经常经过的地方放风筝。

不巧,碰到了出来散步的灵犀。

灵犀一直在猜测到底谁才是吕太后的细作,她排除了数人后,觉得,窦漪房是最有可能的,而这日看到拿着纸鸢出现在花园的窦漪房,内心更是肯定,毕竟,刚刚得到消息,代王因为窦漪房身体不适才去了紫月殿,而昨晚身体不适,今日便出来防纸鸢,这中间……

灵犀面上不显,袅袅走向窦漪房两人,而窦漪房也看见了灵犀,只能叹叹,人算不如天算。灵犀内心其实知道,代王从一开始,似乎便对窦漪房有着不一样的感觉,虽然其他人觉得重华殿地处偏远,似乎是代王偏心,不那么待见窦漪房,其实,一直接受特工培训的灵犀,很早以前便对代王宫有了一定的了解,还知道,重华殿是幼年代王经常出没的地方,因为那里很安静,还冬暖夏凉。所以,当知道窦漪房居住重华殿后,灵犀,便确定,代王对窦漪房是特别的,即使,其他人都没有发现。

灵犀走上前,向窦漪房微笑,说道:“姐姐好,姐姐今日好兴致,出来放纸鸢吗?妹妹可能与姐姐一同玩耍?”

窦漪房也轻柔出声答道:“是呀,我见今日天气正好,微风徐徐,正适合放放纸鸢,妹妹能够一起,姐姐自然开心。”窦漪房对灵犀印象不错,灵犀总是带着温柔端庄的微笑,不多言,不闹事,识大体,看起来和子冉性格很相似。而今日看到灵犀带着少女般天真的笑容开口找自己玩纸鸢,对其印象更是好,窦漪房,好吧,其实有妹控特质。

此时的窦漪房,仅仅把自己当成代王宫的局外人,自己要做的只是想办法完成吕太后的任务,对代王没有特殊的情感,所以也没觉得与其他美人有什么冲突,毕竟,自己对于争宠一事还没兴趣,看到符合自己脾性的人自然是希望友好的相处的。

至于巧遇代王,窦漪房想到,来日方长不是吗?

于是,便又窦漪房放飞风筝,灵犀牵着线跑着,整个花园里弥漫着两人娇俏的笑声。两人都玩得很尽兴,似乎都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和任务。

纸鸢飞的不是很高,一不小心,缠到了花园的一棵树上。那是棵上了年纪的榕树,但不高。

窦漪房和莫雪鸢跑了过去,莫雪鸢开口道:“美人,怎么办,纸鸢落在树枝上了,就在那儿。”

灵犀也过去了,看了看高度,说道:“没事,我爬上去拿。”

窦漪房开口道:“这怎么行,妹妹是有身份的人,如果,让有心人看到……”

灵犀开口道:“姐姐放心,我看着现在也没什么人出现,如果去叫其他人,太麻烦,这纸鸢取下来,还可以玩呢,姐姐别看妹妹看上去手无缚鸡之力,也别看妹妹平时看上去表现的那么端庄大方,就认为妹妹是那安静之人,说出来不怕姐姐笑话,妹妹幼时,可是个假小子,经常爬树呢,就这棵树,还难不倒我。姐姐不知,自从入了汉宫成为家人子,便要谨言慎行,不能多走一步路,不能多说一句话,妹妹可憋屈了,这次总算有机会让妹妹重温幼时的快乐,姐姐放心,妹妹很快就可以下来的,大不了,让雪鸢姑娘在我下来时,托着点,就好。嗯,妹妹上去了。”

不等窦漪房开口,灵犀也不顾繁复的汉服,就着树枝,缓缓爬了上去。动作似乎有些不熟练,看上去似乎很久没有做过类似的运动了,但是,下脚却极稳,看得出登爬的人的信心,过了一小会儿,灵犀便上了那棵不高却很好爬的榕树,小心翼翼摘下纸鸢,轻轻转身,还趁机坐在一根粗粗的树枝上,对着下面的窦漪房摇摇手,说道:“看到没,妹妹说自己没问题吧,姐姐你就放心吧!姐姐,你有机会也上来看看吧,此间风景独好!”

窦漪房不由得笑道:“你呀!雪鸢,你快过去帮衬着点。”

莫雪鸢答道:“诺。”

便走了过去,辅助灵犀下树,这树本不高,树枝粗壮结实,极为方便攀爬,于是,灵犀也没费什么劲就下来了。

摇摇手里的纸鸢,说道:“姐姐,这次你来放吧,妹妹可要休整一下,整理整理仪容,呵呵。”

窦漪房接过纸鸢,说道:“好。”

便牵线跑了起来。

巧的是,窦漪房跑了几步,结果却被自己的裙裾给绊倒了,这时,代王恰好接住了她,窦漪房便没有摔倒。

灵犀和莫雪鸢等人见状赶紧走了过来,行礼。

刘恒笑笑:“那棵树,本王小时,也经常攀爬,风景的确甚好,后来大了,母后便不许本王爬了。灵犀,你也累了,便回紫月殿吧,窦美人与本王来。”

说完便直接走向重华殿方向。

灵犀握了握窦漪房的手,便离开了。而窦漪房则带着莫雪鸢跟在代王身后。

99%的人还阅读了:

听说你不认识玛丽苏?[穿书]:第39章

[神奇动物|忒修斯]The Dying Swan:第7章 Chapter 7

七零后妈的团宠小崽崽:第7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