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没有霸气侧漏[娱乐圈]:第11章

- 编辑:网页上传 -

今天也没有霸气侧漏[娱乐圈]:第11章,作者:霸蛋总裁

沉默是尴尬的源头。

在经过长时间的沉默之后,海荼终于意识到,自己可能不经意的伤害到了这个人?

他回想了一下,觉得祁谦也是好意,自己拒绝的这么干脆是不太好。

鲍安曾经都教过他,说话要委婉一点。

想到这,海荼心理有一丢丢的内疚,他转身面对旁边的受伤群众,竭力挽救道:“那个,我的意思是我在剧组的工作做完了,再过去有点不太好。”

“而且他们该付的工资都付了,我觉得还挺不错。”

“……”

男人的表情有点难言,当然海荼是没有看懂。

他还在继续往下说:“而且那位李先生付的工资更多一点啊,所以我现在的工作就是照顾你。”

“照顾我?”男人似笑非笑:“怎么照顾?”

“喽,这上面都写了。”他从口袋里面掏出手机,找到眼镜男发给他的那条短信让男人看。

“他写的注意事项好多,我当时吓了一跳,还以为你很难相处呢,不过现在我不这么认为了。”

祁谦:“是吗?”

“没错。”海荼肯定的点头:“你就是不爱说话,好多时候都要人家猜来猜去的,这样不太好,还好我总是能猜对。”

祁谦:……

“确实是。”祁谦对他说:“你很厉害。”

海荼被人夸得有点不好意思,他抓了抓头发,白嫩嫩的脸上浮出两抹淡红。

他没话找话问:“那个,我们要不要回去?”

男人好不容易出来一趟,肯定不乐意这么早回去的。

然而这种事情并不以他的意愿左右,过了没多久,别墅后面的门便被打开,进来好几个精英人士。

送海荼过来的眼镜男就是其中之一。

那些人看起来大多比较年轻,进来之后直奔两人这边,态度恭敬的请男人回房。

“先生,医生说您的身体并不适合做户外运动。”领头的一个男人低头站在祁谦面前说。

祁谦微抬下巴瞥了一眼说话的人,看了一眼之后就转过头,表情淡漠,用行动展示了什么叫做不合作。

说话的男人显然没有被他这样吓住,依然站在旁边不断地劝说。他劝了两句就轮到别的人上,大有祁谦不回去就一直劝的架势。

“滚吧。”

祁谦烦不胜烦,终于没受得住这种声波攻击,站起来往回走去。

而浩浩荡荡进来的那群人,在他这两个字说出去之后,竟然真的集体微微鞠躬往外走去。

房间里,海荼给男人盖好被子:“好多人关心你啊。”

“关心我?”祁谦觉得有点好笑。

“也确实,他们希望我活的久一点。”

海荼搬过来一把凳子坐在旁边:“我也希望。”

修士当时经常跟海荼说要长生,因为死了之后什么都没有了。

海荼那时候不理解,不过上岸之后倒是知道了一点。

要是连食物的美味都感知不到的话,那多可怕啊。

祁谦觉得这个小家伙说的话很好玩,于是便又浅浅的笑了出来:“他们希望我活的久一点,因为我死了,他们可能会一无所有。”

“咦”海荼惊讶:“你们是伴生关系吗?”

祁谦觉得这个比喻挺形象:“可以这么说。”

一大早活动了这么长时间确实很耗费体力,祁谦说着说着声音便慢慢趋向于无。

海荼一句话说完没得到答复,抬头就看到那人安静的睡颜,他上前给人压好被子,拉上窗帘,随后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拿出手机开始学习,男人之前说带电子产品进来根本没关系。

厚重的窗帘隔绝掉了窗外的光线,满室寂静,只有手机发出的光照在海荼脸上,竟让人觉得岁月静好。

天黑了之后便很难有什么时间观念,海荼从课程里面抬起头的时候,发现竟然是下午一点多钟了。

他起来伸了个懒腰,见男人还在睡觉,便轻手轻脚的往外走去。

午餐在餐桌上摆着,邓妈见海荼下来,又把菜端进厨房重新热了一遍。

海荼吃完了准备上去,又被人叫住了。

邓妈问:“先生他有说什么吗?”

上午的事情算是他通风报信,虽然自从病情严重之后,祁先生的脾气好了不少,但她还是怕男人一气之下做出点什么出来。

“没有啊,他睡着了。”海荼被提醒一句倒是想了起来:“对了邓妈,祁谦的午饭你准备了吗?”

邓妈没有回答他的话,倒是反问道:“你叫先生什么?”

海荼愣神:“祁谦啊,他不是叫这个吗?”

他说着走向医药箱,打开之后熟练的从里面拿出男人所要吃的药,一边还催促邓妈快点去准备午饭。

作为病患,男人吃的东西要精细一点,但是大概为了他的病情好,菜品反而来来回回是那几样。

海荼一眼扫过去,好多都是传说中有补血功效的。

他想了想男人这两天的表现,觉得确实很有必要这样做。

带着午饭和药品上楼,男人还是没有醒来。

海荼放下手上的东西,上前隔着被子推了推人:“祁谦,起来吃饭了。”

男人没有一点醒来的迹象。

海荼又推了推,还是没有用。

他打开床头的灯,借着昏黄的灯光蹲下身凑近了瞧,才发现祁谦的脸色有点不正常的红,而且呼吸也比之前粗了很多。

海荼鬼使神差的伸手摸了把男人的脸,很烫。

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连忙下去找了邓妈。

“坏了,准是发烧了。”邓妈一拍大腿,赶忙带着药箱往上跑。

温度测量显示男人的体温是38.2度,海荼乘着时间查了下,网上说这个温度算是中等程度的发烧。

他在一旁眼巴巴的看邓妈的动作,问道:“要给他吃药吗?”

“先生不能吃药。”邓妈说了句之后看了海荼一眼,那眼神之中带着谴责:“先生身体弱,只有呆在房间里面才最安全,下次他要私自出去的话,不说让你阻止,但也决不能像今天一样跟着起哄。”

海荼弱弱的哦了一声:“那现在要怎么办?”

“物理退烧吧。”邓妈看了他一眼:“你会吗?”

海荼摇头:“不会,你能教我吗?”

邓妈把降温方法一条条的说出来:“我先去拿个冰袋,你去配酒精。”

“好的。”

把祁谦的枕头从普通枕头换成冰枕之后,邓妈便退了出去。

剩下的事情都是海荼的,他需要用酒精给男人擦身,以此来达到降温的效果。

这是海荼第一次看到男人的躶|体。

虽然之前就知道男人很瘦,但是第一次直观面对祁谦的身体,海荼还是难以自制的感觉到一点心疼。

从胸腔到腰腹,男人的肋骨清晰可见,因为瘦的太快,他的皮肤皱巴巴的贴在身上,像是陈年老树的外皮。

海荼沾了点酒精,沿着脖颈向下擦拭,确定所有需要注意的位置都擦得微微发红之后,他才停下手上的工作,又以最快的速度给男人盖好被子。

送东西下去的时候邓妈不在,海荼找了一圈才在门外面发现了她。

她在处理晚上要做的菜,动作麻利。对于男人的病症,邓妈显然是缺乏关心的。

海荼蹲在她面前问:“需要叫医生过来吗?”

“不用,先生不喜欢看到医生。”她笑了笑,很有经验的样子:“人病的严重了反而更加忌医忌药,楼上那位就是。”

海荼有点难过:“他真的没办法好吗?”

“怎么好?癌症晚期哎,他这个病化疗都没用的。”说到这个话题的时候邓妈显得有点高高在上的优越:“所以说人啊,钱再多权利再大有什么用,还不是阎王叫你什么时候死你就什么时候死,不如咱们这些老百姓,安安稳稳的赚点小钱,还能活个七八十年的。”

海荼不想跟她再聊下去:“我上去看看他醒了没。”

海荼进房间的时候男人已经醒了,直直的望着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什么。

听到声音他转过头:“你来了。”

声音像放置多年的破锣般嘶哑。

海荼点头:“要喝水吗?”

他话说的时候,人已经端过旁边的水走到男人旁边。

男人点头,海荼便用一只手把人扶起来做好,随后把杯子递过去。

祁谦还回杯子的时候难得客气了一句:“麻烦你了。”

“不麻烦。”海荼把杯子放一边:“继续睡还是吃饭?”

男人一样都不想,他上半身靠在床头:“睡的我整个人都散了,待会再说吧。”

海荼无情的拆穿他:“因为你发烧了。”

“邓妈说你的身体根本不适合出去。”

“还说你生病也不看医生。”

祁谦有点无奈,第一次有人这么理直气壮的指责他,并不讨厌,他用话堵住这张喋喋不休的嘴:“我还想喝点水。”

“哦。”海荼留给他一个回来再说的眼神,拿着杯子走了出去。

再回来的时候男人又睡着了,海荼把水杯放下,再次给他测了□□温,37.5度,还是有点低烧。

他把温度计放好又回到自己之前坐的位置,不自觉的拿出手机开始查询这种癌症的治疗方法。

“Dolastatin10,主要用于小细胞肺癌、卵巢癌、黑素瘤和前列腺等实体瘤的治疗。”翻到一个治疗药物,海荼有点兴奋,结果等他再去查的时候,却说这种药品根本没有上市,是从海兔体内提取到的一种毒素,还处于研究阶段。

等等,海兔?

99%的人还阅读了:

(穿书)女妖魔成年后超凶:第26章 朝思暮想

穿越之大师兄:第21章 玉

猫诱(网王同人):第22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