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香江湖一场醉(楚留香、李寻欢同人):第60章:只待来世,作者:惜花祭司

‘够了,这就够了,我觉得自己应该会到天上去,偶尔抬头看看我,我来守护你、、、、、、’

傅云轻走了,和来时一样风动一场,似乎根本就没有出现过,李寻欢一直站在原地,等到四周梅香散尽,他心中起伏仍未收止,再感觉不到任何气息,仿佛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过,也再也不会出现。

楼下传来很大声响的打斗声将他惊醒,李寻欢想冲出去时想到什么,转身走到桌子边,果然,除了酒袋子,还有飞刀,五把飞刀。

楼下的确在打斗,还很凶险。

楚留香没想到程锦会有如此高的武功,根本一点也看不出来,今夜对上手才知道什么叫隐藏,隐藏的天衣无缝,一刻爆发出来则是排山倒海,力道还好像没有尽头一般,凭他和朱誉两个人都应付吃力。

‘小心!’楚留香惊呼一声跃身而起跳到朱誉身后将人提起来丢出去。

朱誉还没来得及喊出来,站稳之时回头就看到一只指甲比手指长的爪子抓向楚留香,他连呼吸都没连上,楚留香处在如此凶险的境地还是第一次看到。

‘退后!’

楚留香被一掌推开,等朱誉冲到两人一个大咧咧差点一起跌倒,抬头看到紫色身影挡住发了疯的老头恶斗正酣。

‘你没事吧?’朱誉上下看了看大口呼吸。

‘没事,这老头果然是成精了’

楚留香两人站定,他们被打得落花流水并没有多气愤,最多是头疼,就算一个是楚留香另一个是武林第一公子一起被教训也不觉得有什么,他们从来没把自己当做什么第一、无敌之类,千百次应敌最多不过自信。

‘他就是傅云轻?’朱誉看着问了一句,以前他不怀疑天外有天、人外有人,现在是证实了,一个疯老头让他和楚留香两人都差点丢人,眼前这紫衣人好像也比他们高明,一人对阵也在平局。

‘恩’楚留香应付一声了事,跃身上前站到一边,打斗停下了。

披头散发的程锦站在一边,那双眼睛还是浑浊着,却像是带着某种魔力一般看一眼就能把人吸进去,扬着两只指甲很长的手面目狰狞,像只被激怒的千年老妖,就剩下撕人这一个念头,全身上下干瘪异常却是带着随时爆发的巨大力量。

傅云轻站在他对面,就在楚留香两步外,算是第一次这么真切的看这个人,楚留香才觉得这个人的确不同寻常,不凡到突出。

‘畜生!’程锦似乎用尽力气才骂出这两个字。

‘彼此’傅云轻说时还笑,简简单单,平静站立。

‘忘恩负义的东西,老夫今夜让你灰飞烟灭!’

‘可以,这里地方太小,不如换个地方’

‘老夫却认为这里很好,好的很,你竟然吃里扒外陷害自家人,可恨老夫还不忍心杀你,为一人背弃一切,老夫今夜就要你死在这里,当着他的面死的很惨,老夫要让他看着是他毁了你,让他生不如死!’

‘你该死!’

傅云轻周身杀气充盈,直接欺身而上。

‘你等会!’朱誉拉住想冲过去的楚留香,还退出老远。

‘我知道你有好多问题,先打完了再问’楚留香掰开朱誉死拉着他的手,这人像是故意的,一时竟然没甩掉。

‘不行,我看那姓傅的武功比我们都好一时半会没事,你先告诉我你是不是知道有人在这小城摆了什么阵,也知道今夜这老妖怪会拉上人马杀过来,还有还有,那赵时笑和苏怀玉不是真丢了武功,只是吃了什么药还是练了什么奇功,就等今晚灭了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快说!’朱誉抓着楚留香威胁,他是一点动静也没看出来,就算被打满地滚也至少要先弄明白,不明不白的最窝囊。

‘我不知道,打完再说’

楚留香终于甩开朱誉,只是他还没来及冲过去,迎面就有人撞过来,是傅云轻被丢过来了,等到接到人落地四下余劲还没散干净,这老妖怪难道真打不到,天下无敌不成,朱誉看了一眼不要命的往上冲。

‘你怎么样?’楚留香拥着傅云轻问道,这人脸上一阵青一阵白的,嘴角挂着血。

‘还没死,我已经锁住他玄关三穴,有一刻钟时间拿下他’傅云轻说完直接爬起来,动作竟然丝毫不慢。

三打一,还是这样的三个打那样的一个,程锦嗷嗷叫个不停,口中骂骂咧咧,里里外外都是打斗不止的声音,场面是有点乱。

这个时候李寻欢反倒成了最清闲的人,他已经下楼来了,此刻就站在台阶上,离打斗不过十几步远,他站着没有动,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一把飞刀拿在手上,这绝对是最快最凶险的对阵,太快了,仅仅是听觉根本无法找出缺口。

‘林姑娘’李寻欢转身,这气息还算熟悉的,林千芷不知是从哪个方向来的,又或者她根本就早在这里。

‘你看不见?’林千芷站在五步外扬了扬手,唇角笑意如花。

‘我是看不见,但是请你不要伤害蓉蓉’。

蓉蓉的确被人捏在手上,就在林千芷身后不远,那个戴着大斗笠的人纹丝不动的站在那里,掐着苏蓉蓉的脖子。

‘你想救她’林千芷没有疑问的语气,她已经了解李寻欢,这个时候只要他还有口气都会想着救人,根本不会去想自己本身就很危险,说不定更需要人救。

只是她还没来得及想完就不用想了,李寻欢的举动她无论如何也没有想到,在她还没抬眼的时候李寻欢竟然出现在她面前,还封了她能动、能说的穴道,让她没出口的惊呼生生的卡在喉咙里没有喊出来,身后传来一阵古怪的声响,很轻微,然后是什么东西倒下的声音。

苏蓉蓉扑倒一边,回头看了一眼身边尸体,还未停止痉挛,那把插在喉咙里的飞刀未见血腥,还有那边林千芷,整个过程迅捷无比,没有多余声响。

李寻欢没有去看蓉蓉,他知道蓉蓉不会再有危险,重新站到台阶上听着院子里的打斗,他手上还是一把飞刀,拿在指尖。

楚留香觉得自己有些自私,朱誉和傅云轻都在拼命他却不怎么专心,从寻欢一出现他就分神了,寻欢没有弄出任何能令他分神的响动,他却不受控制。

‘姓楚的你给老子滚一边去,添什么乱!’

楚留香真就被扔出来了,被朱誉丢出来的,他也厚着脸皮顺势就落到李寻欢身边,一刻钟不算长,已经差不多,傅云轻加上朱誉足够拿下这老妖怪了。

‘没事吧?’李寻欢问了一句。

‘会关心人了,我没事’楚留香含笑依旧,喘息未止却像是什么也没发生一般。

李寻欢没再说话,他想着虽不会像楚留香说的这般轻松,也应该不至太坏,还能听到朱誉如胡铁花那般边打边骂,就证明还在控制之内,那傅云轻应该没事的。

‘看你还能蹦!’

朱誉一脚把程锦踹到地上,支着膝盖大口的喘息,这算是有史以来打得最累的一次,傅云轻单膝跪在地上吐血不止,他知道这一架若没此人,说不定他和楚留香都交代了,自己这边没磕着碰着也全赖此人照应着,奇怪的是打架时被人照应他竟然不觉得生气,第一次。

‘你没事吧?’朱誉走过去将地上的人拉起来,看上去一点都不像没事的样子。

傅云轻摇摇头,连话都省了,看了一眼那边还在地上蠕动的程锦,这一眼看了又接着吐血,朱誉在一边看不过去。

‘喂喂,你可别死’

傅云轻推开朱誉,看样子是要走。

‘等等’

傅云轻驻足,是李寻欢在喊他,他在考虑要不要回头,他本以为今夜必死无疑,却未想到楚留香和朱誉会同他一起并肩作战,此刻这种情况,他一回头,说不定就会改变决定,会忍不住想要把人带走,所以他迟疑。

朱誉上下看看,然后以询问的表情看向楚留香,楚留香云淡风轻的站在那里,不开口也没什么表示,就像与他无关一样,朱誉撇了撇嘴接着鄙视。

傅云轻还是回头了,他控制不住,劫后余生方知何为所求,他现在所求不过是寻欢一个微笑,再抱他一次。

楚留香看着向这边走来的傅云轻,大战之后伤痕累累,眼底风定收止依旧带着惊雷暗涌,看着寻欢却温和就似止水一片,他才知道洛阳城帮着他的是谁,才知道为何有人将他牵进这场是非,才知道为何如此简单就算破了几十年的局,还有,如何才遇上寻欢。

到此为止,就算被利用,他还是感谢,并且佩服这个人。

‘寻欢’傅云轻轻声呼唤,目光看着前方,这一声喊里的情绪多到难以分辨。

‘小心!’

朱誉最先喊出来,他本是在一边抓着脑袋低头想前后事情,因为他觉得已经没有什么要担心的了,只是感觉到什么东西从他面前晃过下意识就喊出来了,楚留香原本也以为尘埃落地,他就站在台阶上没有跟着寻欢一起走下去,朱誉喊出来的时候他也喊出来了。

已经死了的程锦竟然爬起来了,伸出一只手直接冲向傅云轻,速度竟然更快。

飞刀终于出手,在喊声出现的时候就出手了,准确无误,贴着傅云轻的脖颈射入程锦的咽喉,程锦倒下的时候傅云轻跟着倒下去。

李寻欢不知作何言语,将傅云轻接到手上的时候他也坐到地上,汹涌的血流自傅云轻背上不断的流出来,无论他如何用力都摁不住伤口,就像是在傅云轻身上出现了一个巨大的缺口,要把全身的血都流出来为止。

‘你怎么样、、、、、、、、你’李寻欢揽着傅云轻,他感觉血流已经灌满手面、染透了他的衣襟。

‘算了,还真有注定、、、、、、、’傅云轻的声音虽止不住颤抖,却听不出多少痛苦,全是无奈,还有遗憾。

‘不要,你不要死’李寻欢看不清傅云轻脸上的表情,只是感觉手上的血在六月里变得冰凉,几乎要将他的手、全身都冰封起来了。

朱誉被楚留香拉着,两人站在两步外没有靠近,锋利的指甲穿胸而过直击心脏,恐怕一颗心早已被捏碎了。

‘死在你怀里,算是、、、、、、、、、最好的结局了,还能看到你为我、、、、、、、、落泪’

李寻欢落泪,他落泪不是因为伤心,是为了难过,还有眼前无可挽回的死别,到现在为止他对这个人的了解还太少,却是欠了许多,不曾给予一点点,直到眼前他还是只有对这个人要离去的惋惜,竟然再无其他,这些,连偿还的机会都没有。

傅云轻抬起手,李寻欢握着他的手碰上自己的脸。

‘不要、、、、、、、、落泪’

李寻欢不想笑的,他笑不出却努力的笑出来,他不知道自己嘴角笑的如何,却知道心都揪扯到一起了,顺着傅云轻的意思俯下身,去听他要说什么,全部的难过被唇间冰凉、微微血腥带出来,变得铺天盖地、难以遏制。

‘寻欢,来世、、、、、、、、我等你’

血液已经不流了,已经流尽,冰凉从底到上,李寻欢尽可能的抱紧傅云轻,只是自己再用力也无法给予温暖,他没有哭,只是有泪落。

抬起头,视线竟然稍稍清晰,楚留香始终站在他身边,看着他,那样的眼神坚定且一直温暖。

楚留香就站寻欢身边,都看到了也都感觉到了,傅云轻离去时的释然一笑尚在唇间还未退去,他只来得及说了几句话,这几句话却像是很长很长,散在四周萦绕不去。

要找一个值得尊敬的朋友很容易,要找一个让你尊敬的对手却很难,只可惜,这个对手未及较量便已失去,与他,又何尝不是遗憾。

楚留香俯下身,轻轻握上李寻欢的两肩,轻轻拥着,千言只在不说,不用说。

很长一段时间后,这个夜晚旧没有从他们的记忆里散去,仍然清晰。

《+++++++++++++++++++++正文完+++++++++++++++++++++++》

99%的人还阅读了:

冥王去哪儿了:第2章 第一颗糖01

医剑双修:第19章

[西游]三藏养崽攻略:第17章 别吃了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