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第26章 026小周掉马

- 编辑:网页上传 -

识字的就是文豪[星际]:第26章 026小周掉马,作者:简卷

《屠龙术》赢了。

文明赢了。

也就意味着从这一刻开始,再也没有人可以用“新人”去形容文明了。

他可以做到首订榜第一,证明了他的作品质量。

他也可以做到群星榜第一,证明了他的粉丝粘度和粉丝基础。

这样的人,从方方面面来说,都不再只是用新人可以形容概括的了。

而这场浩浩大大的挂星星,并没有因为《屠龙术》登顶而结束。

这帮新涌入的读者,似乎手里面有着花不完的星币,看到一个剧情起伏点,就嗷嗷嗷的往里面扔星币。

被《屠龙术》挤下去变成第二名的原第一名家的粉丝,也不肯轻易的就把头名让人。

还没有到月末的最后一天呢!

谁笑到最后还不一定呢!

就算中途被挤下去了,只要月末最后一天榜单计算截止的时候能做到第一名,那才是第一名!

论坛里面闹起来更是热闹。

兴奋的说这是新人的崛起的,替文明高兴的,开始仿照着文明不写任何科技知识进去并且开始取得成绩的。

他们和文明的读者粉丝一起,就像是《屠龙术》中的斯尔顿取得了极大的荣誉那样,狂欢而雀跃。

被压制的粉丝和红眼病们,也没有就此安静下来。

诚然。

这帮土豪读者们的涌入凑足了文明登顶的最后一次发力。

与此同时,也带了许多厌弃文明的人的猜忌。

一起涌入的一堆读者,同样的崭新的光脑云途账号、同样的视星币作流水般的作态,来的时间来的姿势来的态度都一模一样。

实在是太让人怀疑了。

之前去随口说文明刷分,是没有半点证据的。

再说来说去,也不过就是——

“你这写的真垃圾,一看就是刷数据刷出来的!”

这种一看就有些无脑的话。

现在则不同。

想黑文明的人,像极了被抛弃在荒凉边远星球却抓到了最后一束光亮的囚徒。

他们似乎看到了可以发挥的证据。

周文礼这边和铁鱼吵起来了,没有功夫参与进来。

但是论坛上还有大把的人等着。

似乎只是一瞬间的事情,高兴庆贺的贴子便全被刷了下去,打开论坛进去的,就是各种数据分析贴。

【刷分实锤!

16:32第一位“土豪”开始留言并挂星星,而后16:35两位、16:42三位、16:43一位、16:47五位……一直陆陆续续到现在还在有“土豪”重复着留言并大量挂星星的路数。

这么频繁稳定的时间线,请问除了刷分还有别的可能吗?】

这能怪谁呢?

本来一个土豪家兄弟姐妹就众多,更何况铁鱼的群里有好多家土豪,就有好多好多个土豪小少爷……

土豪小少爷们收到消息呜哇呜哇的奔赴云途。

本来就被铁鱼嘱咐了要扔星币,再加上《屠龙术》一看就上瘾到不行,这帮小少爷们又向来是不缺钱的主儿。

于是哗啦啦的星币直接撒了满地。

铁鱼是真的骚操作,只要你不是他,你就搞不清摸不透他在想什么。

桑温都琢磨不透,他对着光脑盘点了一下那些新而壕的账户,搞不懂为什么会有一个读者在几个小时之前疯狂花星币给他刷负分,而又在短短的几个小时之后,疯狂花星币给他挂星星。

怎么了朋友?

这几个小时之间是发生了什么啊?

你怎么叛变了?

还是你改邪归正了?

正纳闷的时候,摩特给他光脑发来消息。

说读者群里面,有读者有事情想跟他说。

说是清楚关于这次大规模刷负的事实。

桑温挑挑眉,让摩特把自己的通讯号给了那人。

那人消息发来得很快。

【文明大大吗?你多少星币?】

桑温看着这行字,又有些无语、又有些哭笑不得。

那边似乎也觉得氛围有些不对劲起来了,连忙补充。

【啊我不是要、要那个啥呀!哎呀我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唷!】

【我是想问那个啥、那个,给你多少星币你能加更唷?或者是单独把更新发给我嘿嘿嘿……】

桑温:……

【你不是有关于这次刷负的事情要跟我说吗?】

那边这才正经一些。

【啊这个,是我一个朋友弄出来的。我朋友比较讲义气,之前一直做个星币库似的,巴巴跟着人家一个在云途写文的,帮人家砸星币请AI各种妥帖得跟孙子一样。

这次就搞到你身上了啊大大。我看不过去嘛,要不我把那写文的人的作者笔名和现实生活中的信息都给你?】

桑温看着那边发过来的这样的消息。

读罢,便分析出来了这个突然找到自己,秉持着正义想把这次刷负的事情真相告诉自己的人的目的。

无非是想自己做把刀子,去把他朋友那边他认为是不值当、是吃亏的关系彻底割裂开来。

那人看起来就不是缺星币的人,家庭条件好,生活环境优越,烦心的事情也就是自己同一阶层的朋友总是被人骗力骗感情骗星币这样子的自己不好处理的事情。

自己参与进去就是一堆破事儿,没准两面不讨好。

眼看着这回人家俩闹了个矛盾,不如借力打力让桑温去闹。

【他笔名叫机甲狂人唷大大!现在在联邦学府就读,真名叫周文礼唷!我把知道的都告诉大大了!大大想做什么就去做吧!毕竟他确实是从大大开文的时候就盯着大大黑了唷!】

桑温一直都是面部没什么表情的跟那人沟通,直到看罢“周文礼”这个名字,倒是没忍住蹙起眉头。

周文礼?

是……

他偏头看向客厅的方向,正听见客厅里周文礼还在气急败坏的跟光脑那头的人吵架。

这个周文礼?

桑温不确定的收回目光。

而光脑那头来揭穿事实真相的人说罢这些,也没了踪影。

把这个包袱给桑温一丢,自己就心满意足的走了。

他的计划还是很对的。

毕竟再怎么想,一个在云途取得了不小的成绩的新人作者,偶然得知了从自己刚刚连载的时候就开始给自己使绊子、添堵的人的笔名和现实身份。

志得意满中夹杂着愤慨,往轻了说会直接去论坛挂人,往重了说直接去联邦学府找正主,也不是没有可能的。

闹起来对周文礼来说何等糟糕,不论现实生活,他的笔名身败名裂是肯定的事情了。

论坛上各种刷分实锤的贴飘了一阵子。

文明的粉丝和读者也开始反应过来,开始去证明这些不过就是真读者罢了。

各种分析贴一开,粉丝道的无非就是,难不成花出去真金实银的就一定是刷分,不能是读者了?星系大得谁都没能探索全呢,你怎么就知道人家花钱就是为了刷分?

有个土豪小少爷也真身亮相,直接表示“这点儿星币算什么还值得刷”“我就是富裕啊你能拿我咋办”“啊你们好可怕我要去给文明继续挂星星压压惊”。

等周文礼和铁鱼结束通讯回过来看的时候,论坛上的各种破事儿都结束了。

给周文礼气的。

好嘛,之前次次输也就罢了,这回我连场子都没赶上!

欺负人呢这是!

他争不过文明,又和朋友吵得凶,这么久压抑的不快活一起涌了出来,那叫一个又气又委屈。

“你没事吧?”桑温走过来,递过去一杯水,“看你神色不太好。”

周文礼正在气头上,但还是控制着自己的脾气,把桑温手里的水杯接过来,重重一声放在桌上。

“我就是不服!”

他大声嚷嚷,说罢,又重复了几次。

“我就是不服……我就是不服……”

声音一次比一次小声,慢慢低泣下来,那双手盖住了自己的脸,后靠在光疗椅上仰起头。

桑温看着他,没多言,只是坐到他对面。

一种给学生做心理辅导的氛围开始逐渐蔓延开来。

周文礼刚刚和自己朋友铁鱼吵了一架,心情正处于低潮期,看着桑温一副倾听的样子,犹豫几下,还是开口。

“我写得比他好。”

他拿坠着泪珠的眼睛看着桑温,坚持而倔强的活在自我封闭的空间里。

“文明写出来的算什么东西!”他这么说,“我是嫉妒,我承认,我从小就心眼小,我就是爱嫉妒!”

“我不信现在写东西,不需要加专业学术研究知识进去,就可以获得这样的成功了!那还写什么呢?那样的东西看完了能学到什么能记住什么?这样无用的东西凭什么取得这样的成就!

还《屠龙术》?!背景是星际时代的作品,但那里面根本没有半点儿知识资料!没半点儿科技!胡乱的瞎扯些什么东西!”

“我不服!我周文礼活着一天,就不服一天!”

周文礼的长相是有几分倨傲小少爷的,他也确实任性又不通情理,情商低下又智商不高。

小聪明玩得转转的,精明而矜贵。

如今不知道自己偷摸害人的苦主就在面前,还小恶人先告状的非要和文明比。

气得直接哭出来,一张白白净净的脸红彤彤的,还不住的抬手抹眼泪。

桑温轻轻一叹,跟他解释:“不是只有全副武装出来的学术研究小说才是有用的。那样的作品,已经有论文报告这种载体存在了啊。”

“什么叫‘有用’呀。比如《再见》,里面是融了几丝情感进去的。只要读完的人有了一点点感悟,对触碰不到的远方也好、对生命当下的感悟也好、同情小兽的命运也好、选择即刻启程奔向未来也好……”

他的声音清冷而疏朗,对着人讲话的时候,是徐徐道来的书生气。

“这样对于自己对于世界的感悟,也是有用的。这种用处,不比学术知识填塞的那种用处差的。”

“除却机器的冷硬科技感,心灵的柔软……也是创作者要坚持的啊。”

周文礼听罢,不仅没有桑温期待的大彻大悟,竟然直接嗷的一声哭起来:“你答应我你不看《再见》的!你都保证你不看了!”

桑温满头黑线:“……哎哎哎,哪有男人在男人面前哭的啊?”

“不许在我面前哭!”

这孩子不教训不行了!

99%的人还阅读了:

影帝女友是宫女:第14章

[网王]别跟迹部谈人权:第28章 千穗说:妈妈我恨铁不

蝴蝶法师:第8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