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霄吟[女尊男卑]:第47章 连城难寻倾城貌

- 编辑:网页上传 -

九霄吟[女尊男卑]:第47章 连城难寻倾城貌,作者:夕年生

各位大臣都不敢怠慢各自回了席间位置,冉丝丝看了半晌也回去了。经过中间道旁,分明感觉得到那人看着自己的眼神。九霄瞅了瞅身边的璃落有些不安起来。雅寰林没有叫九霄,坐在离雅纤并不很远的太师椅上。也显现出一国堂堂王爷的地位非同一般。九霄侧目看了过去,雅寰林此时不似平日里那般和蔼温谦,眼神中流露出的那种劲道与雅纤真的很像,不过话又说回来。两姐妹又怎会生出别的样子来,总归都是皇家血脉。只是,为什么这样的娘亲会让自己现下觉得很陌生呢。

那行人见了雅纤都纷纷伏地叩首。声音也很是洪亮

“拜见女皇陛下,王爷殿下、 臣等祝陛下、殿下千秋万福。”

雅纤得乐大袖一挥依依赐座,倒是雅寰林从头至尾也没什么表情。

“早间听闻南面卿海有福雨之势,幸得我朝泰庆世女良方妙法才使得北疆旱灾得以缓解。记得有人来报上紫临靠卿海就着好地势也可用此方法解一方水土。”

九霄端着杯盏也不说话心中却跟明镜似的,这雅纤说的波澜不惊但总让九霄有种不好的感觉。故意的,绝对是故意的。

众人皆听到泰庆世女四字时都不由得一凛,朝着同一个方向条件反射般看了过去。雅寰林手在袖间慢慢握紧看着九霄一脸干我屁事的神情又慢慢放松开。璃落原本是有些担心的,暗下伸手想去握住九霄反倒被九霄一把握住套牢。离清也察觉出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上来,既然是贴身的近侍也都是为人所知从不离身的自然也就不去多管什么。

还是那个女人站出身来,抱拳朝着雅纤微微弯身却并不下跪。想必也同样是皇族中人,九霄自得其乐喝茶。坐的远果真是有些好处的。做什么吃什么也都不必看人眼色。

“陛下,臣怀宁愿与泰庆世女讨教一二。“

“吧嗒。。“

九霄筷子一个不稳夹住的菜不仅掉了桌上还打翻了酒水。一下子有吸引了目光去、面色有些窘迫。抬眼望,雅纤嘴角勾起的莫名,雅寰林却是在一旁瞪红了眼。璃落也有些担心,清歌今儿个是怎么了,真的这般失礼了。

冉丝丝见状也忍不住笑了起来,左蓝辛见了只管瞪了瞪一脸漠然。冉丝丝只管姐姐实在没趣也不与她说什么,倒是那隐轩见了端起酒杯掩去嘴角泄露的那抹欢愉。。九霄又费解了。。有这么好笑么?

怀宁扭头,先前那样的表情。面上不动声色,其实跟那些人一样在笑。九霄光是想想都懒得理会。这时,雅纤开口了

泰庆世女当日妙语连珠,今日与上紫郡王切磋也是件快事。人初始能得旗鼓相当者实在大快人心。。你说是不是呢,泰庆世女。“

这话显然是说给九霄听的,还想着怎样装聋作哑。干脆吃些酒,既然无法装病就装醉也是好的。可这还没落口杯子却先被打落,九霄有些无奈站起身来。

“清歌见过怀宁郡王。”

“竟是你!?”

怀宁面上不说心中却翻涌不止,原来与之几面之交的女子竟是声名显赫的泰庆世女。先前还不服气,一届女儿长得比男儿还要娇媚俊俏简直蓝颜祸水十足败了,来珞明也就两个目的。一是表了永结合交之意。二来就看看这泰庆世女到底有多大的通天能耐。但,看来是自己太轻傲了些。

九霄言语淡,眉眼淡,就连笑起来也还是淡的、怀宁笑着往前走上几步想要将此人瞧个清楚,璃落见着实在路上碰见的女子有些闪躲到一旁,冉丝丝饶有兴趣的看着着二人唱双簧。。还说不认识,这不就来了个认亲的。

“怎么?你们竟是相识的?”

九霄没说话,只是出了席位朝着雅纤微微叩首。怀宁回过身,见九霄不说话她也不便多说。毕竟在人家地盘上动了土影响多少是不好的。何况既然是来投诚结合那些有的没的事情还不如就当没发生过。只是怀宁还未开口,九霄夺了先声去

“回陛下,清歌与郡王适才见过面。有些印象的。”

雅纤眯了眯眼,雅寰林脸上有些动容,。但一切终究释然。雅纤呵呵一笑

“不知怀宁郡王想向清歌讨教什么?”

怀宁微微一怔,继而反应过来。看着九霄笑的有些疏离甚至有些清冷,一时间有种挫败感。

“上紫建国百年来随靠海而栖却不比珞明繁绕。怀宁用尽办法却也收效甚微。不知世女给解,这是何故?”

九霄敛眉,抬起眼看看坐下群臣。怀宁的样子也不像在难为人,但是她春九霄哪里去过上紫,又怎会知道那的地势如何?这不是逼着作答么。要是勉强合理也就罢了,之前总也把雅清歌捧上了天,这要是答不上来丢脸的还不是雅纤。九霄想了想笑道

“郡王所指用尽办法是指的什么?”

“当然是取长补短了。上紫边境离皇城甚远,资源稀疏,故而才将资源广源之地的东西运往边境以求一方平安。却只能解一时之忧不能长做打算。”

听罢,九霄笑了。看了看雅纤又看了看雅寰林。继而看了全场大臣。最后目光落到怀宁身上。

“笑什么?”

“郡王舍近求远又何不因地施才?丛木已燃何不取下身上地下之物扑灭,等着远处拖水,林子再大也都烧的干干净净。所谓,远水救不了近火是谓这个道理。”

怀宁皱起眉不说话,像是在慢慢消化九霄的话。九霄也不急继续说

“郡王也说,边境犯难之所以无法根治还是换汤不换药。总也以为是资源不够所以不辞辛苦从皇城取了填补远处漏洞,殊不知是将这个洞越填越大,不仅浪费且徒劳。既然上紫贵国临靠卿海,水源充足。无论气候或者温度都要比珞明强上许多。求木之长,必固其根本。欲流之远,比浚其源泉。其实郡王烦恼并不难只是处理方法转换一下就行了。”

换句话说就是你问的太傻,想的太少。

怀宁有些不可思议的看着九霄,虽知道她说的在理却还要反驳

“世女说上紫靠海,水源充足。那敢问世女难道不知道海水无法用于耕种?也不能为人饮用?”

九霄刚要转身被这一问倒问得有些诧异了,也觉得有些好笑。众人听此也都相互交头接耳议论纷纷。。海水是咸的。横竖都是无法使用的。。

“谁说海水不能用于耕种?不能为人饮用?”

九霄走到近前放下茶盏

“海水是咸,但若能想办法提取其中盐分。不仅能使水质变淡更能适用盐商燃眉之急。难道贵国盐地取之不是用的海水做饵再以加工?上紫边境靠海地势原本是极好,若能令其水分蒸发下雨既能解决干旱之灾又能省去不必要的人人力物力财力岂不两全齐美?”

听到此,众人都惊诧万分。就连冉丝丝和隐轩也都纷纷傻眼。怀宁有些不可置信,怎么。。怎会说的如此得理,这样简单的道理为何自己完全没想到。雅纤眼中透着兴奋的光,但同时也闪过一丝阴郁。雅寰林看着九霄心中自是自豪却在看见雅纤眼神的那一刻这种自豪转瞬即逝成了一种隐忧。在座群臣不禁哗然。。泰庆世女当真聪明如斯,名不虚传。

怀宁一下子想明白了也就释然,扬着嘴角透过九霄身后直勾勾的看着璃落,这个细节九霄不是没有注意到。稍稍一档

“郡王,有时候环境无法改变我们,就让我们去改变环境。至于改变是好是坏就需自己去掂量掂量了。你说清歌说的对否?”

半晌,怀宁爽朗一笑。转身朝着雅纤和雅寰林恭敬回礼。

“陛下洪福,珞明有此绝世乃大幸。怀宁甘拜下风。”

九霄心中却打起了鼓,还甘拜下风,横竖看你也不像这样的人。向着怀宁微微欠身又朝着雅纤和雅寰林付拜之后回到座上。抬眼间,刚好对上隐轩审视的目光心中一愣报以浅笑。

雅纤甚喜,连声招呼大好。换来宫侍歌姬奏乐伴舞,好一派快活景象。群臣也都举杯欢饮,朔井使者也都纷纷向雅纤致意。殿外一阵喧唤让雅纤停了下来。。定睛一看,原来是皇太女雅子卿。九霄原本是不认得的,又未曾见面所以一时半会对这个华服少女没什么印象。璃落虽然自小养在深闺里,但是都是天家人,按着理雅子卿还要唤自己一声表哥。九霄默默打量,众人也都在打量。虽模样及不上雅清歌但是却是上乘之姿,举止投足之间透着不可忽略的贵气,脚着金丝靴,头戴紫阳冠显得是英姿勃发好一个皇朝太女。这就是自己的的表姐了。。生的真好看。。

雅纤的反应倒是让九霄吃了一惊。显然透着些不耐,眼中也有些疏离。只是低着声音问了句为何来晚,不满之意溢于言表。。九霄就有些纳闷了。敢情这还是个不受宠的皇储?

雅子卿听得母亲责备,心下很不好受。当着群臣的面也没有体现半点母女亲厚的感情来着实令人费解。雅子卿声音很轻也很淡

“回母皇,适才连营加急传报,儿臣处理完才发现误了时辰。”

听后,雅纤动动嘴角却还是没有再说话。怀宁一干人等也在打量着这位皇朝太女。觉得并不像那么回事也就愈发好奇起来。看样子约莫着光景也就十八岁的样子大不了九霄多少,九霄也在想这表姐也不知是否好相处。

“罢了,坐到位置上去罢。”

“是。”

转脸间看见了不远处的九霄,神色有些讶异瞬间变了变朝着九霄微微一笑。九霄心下了然。。就是它了,这个微笑让九霄觉得表姐或许还不算难以亲近之人。

奏乐声继续响起,又恢复了一派其乐融融。

“珞明贵赋天朝,男儿当是一个堪比一个娇羞。生的也是闭月羞花。。”

言语虽有些轻薄但大抵都是仰慕之意。雅纤乐呵一笑。

“怀宁即为上紫女皇胞妹府邸怎会少了美人在侧。”

说这话时,九霄是听着的。璃落是听着的。雅寰林也是听着的。。璃落忽而有些不安的握紧九霄的手,九霄想着怀宁打量璃落的神色大概也猜得出她要说什么。两国垒世交好,联姻是必不可少的戏码。你来我往不是你嫁就是我娶。也算得上互通有无。九霄心下原本是不怕的,从一开始的不安果真要应验了?这大抵就是女人的第六感了。

怀宁一笑,眼神却不自觉地瞟向九霄那。雅纤大概也看出来了,沉了沉眼又看了看坐在一旁一直没说话的皇妹。还未说话,只瞧那怀宁突地站起身来单膝跪于地

“陛下,我上紫怀宁郡王诚愿与珞明结为姻亲垒世交好。“

手中人猛地一阵紧缩,璃落也是发觉了。愈加害怕起来。九霄皱起眉,若说没有私心绝不可能但是大部分是为了璃落着想,先且不说怀宁为人如何,光是要远嫁上紫也是万万不能放心的。九霄转头给了璃落一记安心眼神。

“哦?郡王似乎已有了心上人?若是如此我珞明与上紫有幸结为姻亲之国实乃大幸。不知是哪家少年公子,本皇可为你指婚。”

怀宁不说话,只是慢慢踱步走到九霄席桌前,璃落甚至已经开始发抖。

“我的心上人就需得向世女讨个人情了。”

九霄抬眼,并不说话。雅纤倒是欣喜万分,泰庆世子雅璃落虽不及雅清歌名声在外但在上京也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才子佳人,光是样貌品性都是没话说。雅寰林也有些傻眼了,急忙看向雅纤。雅纤只当没有看见

“原来是泰庆世子,与郡王倒真的相配无几”

怀宁摇摇头,眼神却飘向一直站在九霄身侧的离清。抬手,眼里闪着的精光强势到九霄又觉得有些不可思议。。难道。。不会是、。

“正是,我想要的人,正是世女的这个近侍!!”

这下轮到雅纤傻眼、群臣傻眼、冉丝丝与隐轩也都瞪大眼。最不可思议的就要数九霄,一脸不可置信。璃落虽庆幸不是自己但是也心觉奇怪,不单是他在座的每一个人都在奇怪,堂堂一国郡王,女皇胞妹,居然不要才子要奴才,真是奇了怪了。雅纤半晌傻楞的说不出话来,雅寰林倒是吐了一口气。倒不是因为怕了雅纤,只是上紫郡王诚意结交若是拂了面子大家都不好看。

离清心中是有些惊讶的,对于这个怀宁郡王也就匆匆见了两面。何况还是在那么不和谐的场面下。离清面上有些动容,这女人疯了不成,究竟是要做什么这样说。怀宁只是继续笑脸上的认真却是真的。九霄确认怀宁不像开玩笑才缓缓起身站了起来,说话声音不大但全场人都能听个明明白白。

“郡王讨的人情请恕清歌无法成全。”

雅纤当即寒了一张脸,雅寰林也滞了一口气,至于怀宁也有些发愣。离清有些不解心中却被激起一层涟漪

“世女真的这般小气,不过一个奴才,怀宁既然开了口难道还怕我日后待他不好么?”

九霄笑了笑面无波澜

“既与我定下终身之誓,自当是我雅清歌的夫郎。又怎可送与他人之理?”

哄!!!此话一出,原本面色稍稍好转的雅寰林却绿了脸,雅纤也张着口说不出话。群臣震惊之势不可言说。冉丝丝也无言了。。这妹子看着温润儒雅怎的行事这般大胆。。实在是快人快语。左相微微眯眼不做半点声响,之前一直没好好观察过雅清歌此时一直在不住打量,至于隐修隐轩母女各自想着事情,隐轩倒不怀疑九霄品性,只是既然母亲已经与陛下提及清秋婚事多半也是要嫁过去的。先且不说隐清秋嫁得成嫁不成,这主夫没过门就算那个近身侍卫再怎样得宠也不可被称之为夫郎,顶多不过是个小侍、她这般行事,是要怎样收场。

怀宁也愣住了,看看离清又看看九霄一时间就说不出话来。璃落坐在一旁脸上早已失了血色,眼中甚至就要溢出泪来。这是清歌么。。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为了自己想要保护的人争取过,原以为是救了自己但她真心想要争取的人却不是自己。觉得最不可思议的便是离清,心中那抹春暇早已晕开又怎能收的回。九霄回过身子朝着离清笑的嫣然。。牵起手从他怀中摸出那只粉玉簪子,离清一直带在身上的,即使不用也一直带在身上,这是九霄要求的。离清有些茫然的看着,心中早已不知带着这簪子究竟是出于九霄的命令还是自己本能的意愿。他现在什么都想不清楚

“这簪子虽不值钱却是我与他定情之物。缘定三生,只是迟迟未能表明心意,郡王可还执着?”

怀宁是个识货的主,这粉玉簪子的确不是上乘或者中等也只勉勉强强但却仿佛看到了别样的情愫。璃落目光看着簪子时,手中一阵紧缩,摸进袖管中那支白玉笛子。。这,原本也是清歌送给他的。犹记得当时清歌欢天喜地的跑来找自己,又欢天喜地的与他说起这笛子来历不菲、心下满满的幸福于是自那刻起笛不离身,身不离笛。可现在,她却说那只簪子不值钱却是她与别人许下三生情缘的东西,想到这,璃落心中猛然一痛。自己的价值连城却已毫无意义,他人的不值钱却是一辈子倾心相许。好个三生情缘。。当真是价值连城。。心想着,一口血突然喷涌而出,倒在地上。九霄回过神时,却见小橘子扶着璃落惊呼

“主子昏过去了。。!!”

【璃落,这是我予你的东西,你可得小心收好。

亏的你买这些东西哄人,今日的又是什么?

价值连城的宝贝,你看看。。

呀。。这样好的玉铸成的笛子当真是得来不易,你从哪里得到的

璃落莫要管这些,只知道价值连城就行

你送我哪样东西不是价值连城?花这些银子

价值连城的不是银子买到的 ,是我的心】

是。。心啊

99%的人还阅读了:

当LOLI二号穿越成了赵构:第54章 危机

[还珠]荷:第40章再起风波

网王之华丽丽的慵懒:第11章 晚餐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