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熙的绿茶贵妃:第11章 坑爹种子选手

- 编辑:网页上传 -

康熙的绿茶贵妃:第11章 坑爹种子选手,作者:宠妃大辣椒

这夜,宫内人仰马翻。

可以说,此次的刺杀事件,李思思成了最大的赢家。

甚至荣贵人回去后还唉声叹气的惋惜了一会儿,怎么就没死呢?

宫女连翘不敢问也不敢说,毕竟她家主子育有大皇子,借她十个胆儿也不敢去思考主子嘴里抱怨的是谁没死。

-

越级大连跳嘛!

毕竟这是第二回的救驾之功了,人又边说边吐血,便是皇后也不会多说什么。

只是没想到太医一来,脉象一看,当即就呆了,说贵人身子骨康健,眼下只是腿上受了刀伤,连筋骨都不曾伤到,修养些日子也就无碍了。

老太医这话还是委婉了,照他探到的脉象来看,婉贵人不愧是宫女新上位,活儿干多了底子好,这康健程度,比宫内任何一个主子都好!

听完,皇后心里那个气啊,她是后宫那个独一无二的主位,本来李氏要真是重伤不治了,她也能忍,谁想到对方就是装的?

没错,就是装的!

皇后动动嘴,还没来得及说话,康熙当即喊了梁九功过来拟旨,将婉嫔这两字给砸瓷实了。

装不装的他才不管,反正刺客有动静的时候,在场的所有人当中,只有他的爱妃扑了过来。

不仅如此,在被张贵人坑害后,她还能不计前嫌的救了张贵人的孩子,这般品行,难道当不得主位?

说起这个,康熙转身盯着皇后:“张贵人戕害皇嗣,立刻打入冷宫。皇后,这后宫诸事,朕可都是交给你的。”

皇后猛的打了个激灵,刺客!

这会子她终于想起来宫中出现刺客的后果了,祖父早几年就去了,父亲也不是多出色的人,要是皇上心再狠一点,她的后位怕是不保!

想明白这点,皇后脑子瞬间清醒,顾不得什么争宠不争宠的了,主动开口:“此事乃臣妾之错,只婉嫔如今重伤在身,后宫又人心惶惶,恐怕大公主那边……还请皇上给臣妾一个将功补过的机会,允臣妾将大公主带去坤宁宫教养。”

她觉得自己这番话够可以的了,没想到康熙脸色瞬间就沉了下来:“婉嫔不过是伤了皮肉,些许小伤,过些日子也就好了,怎的到了你嘴里成了重伤了?”

谁都不能诅咒为他舍生忘死的爱妃!

“……”皇后:“???”

原来你什么都知道啊!

皇后觉得心累了,你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瞎的皇帝。

事实证明,康熙他不仅瞎,还喜欢自欺欺人。

这段时间,他除了上朝,别的时间基本上都耗在了救命爱妃的身上。

就在李思思享受着升官发财睡男人的美好日子时,吧唧一下,皇后她生了。

是个儿子,还是嫡子。

为此,前脚说此生绝不负爱妃的康熙,后脚就泡在了坤宁宫,接连一个月都没去旁的地方。

李思思收回了因独宠小一月有些波澜的心思,呸了一声,在心里把苟皇帝骂了个狗血喷头。

二皇子满月当日,李思思作为皇后之下第一人,在这等重要的场合是绝对要贴心又懂事的。

于是她全程都在懂事的给二皇子吹彩虹屁,席间更是灌了两大壶的水。

水嘛,喝多了就得放出来。

结果人刚更衣完出来,因着不想去看皇后娘家人的白眼,打算在外头散散再进去,没想到就遇到了同样心里憋闷的安亲王福晋赫舍里氏。

这位赫舍里氏是皇后的亲姑姑,身为安亲王的继福晋,她今儿也带了刚满六岁的儿子进宫。

说起安亲王也悲催,目前为止生了十七个儿子,结果生一个死一个,如今就剩了仨。所以这位安亲王福晋为了避免自家儿子也走了前头十几个的老路,几乎是把儿子当成眼珠子在疼。

眼下这小兔崽子因为在坤宁宫内待的烦了,便缠了自家额娘要出来逛逛。

安亲王福晋想着自家的宝贝蛋不仅是皇后的表弟,还是皇上的堂弟,身份尊贵,逛一逛御花园也没什么。

再者,她听说当初先帝可是要将皇位传给自家王爷的,如果不是时机不对,如今她儿就是铁板钉钉的太子……所以,逛一逛原本可能属于自家的园子怎么了?

娘俩一个赛一个的理所当然,李思思就是赶在这娘俩一个憋一个熊的时候出现的。

别看熊孩子小,人眼睛可利索。

又因为安亲王府里头妾侍众多,玛尔珲看到来人后,站在亭子里,脸色很是不好:“又是哪个小娘养的来了?”

安亲王福晋许是离的有些远,依旧站在不远处,只遥遥敷衍了个礼,似乎没听到她儿子说了什么。

李思思面无表情的看着这小崽子,身边的宋嬷嬷则变了脸色:“十五阿哥,这是婉嫔娘娘!”

玛尔珲啐了一口,嘴里污言秽语不停。

安亲王福晋见人自爆家门后儿子还在无礼,赶忙走了过来,只那语态一如既往的高高在上:“小儿无状,还请婉嫔娘娘恕罪。”

李思思笑的大度:“福晋不必如此客气,都是一家人,贵府死阿哥都成了传统了,本宫心地善良,不跟死孩子计较。”

说完,她扭头看宋嬷嬷:“跟孩子额娘可以计较吧?”

宋嬷嬷点头。

安亲王福晋还没反应过来,只见李思思双手捏起裙摆,仙气飘飘的踏步上前,飞起一脚,就将这位皇婶踢的脸栽泥地。

“福晋!福晋!”安亲王府的下人吓的魂儿都飞了,赶忙扑了过来。

“额娘!”玛尔珲也同样被吓住了,呆愣愣的跑了过去,不敢再骂人。

“婉嫔你大——”

李思思笑眯眯的打断了她的话,抬起腿:“您说话仔细些,这可是替皇上挡过刀的腿。”

这已经不是她李思思的腿了,而是钮祜禄·思思·腿!

安亲王福晋被噎的直翻白眼,可算是想起来眼前这位是有两次救驾之功的人了。

可大人会权衡利弊,小孩子却不会。

只见这位坑爹种子选手嘴巴一鼓,小腿一迈,冲过来就叫嚣:“呸!你得意什么!我阿玛说了,当初先帝可是说了传位给他的,要不是时机不对,我现在就是皇帝的儿子!我额娘就是皇后!你个小娘养的也敢打我额娘!”

他越说越顺溜,把躲在他爹书房偷听到的话秃噜的彻底。

小兔崽子的正后方,康熙沉着一张脸盯着这边。

眼见儿子冲出去,准备过来救儿子的安亲王福晋这下子彻底懵逼了。

身后安亲王府的下人直接白眼一翻倒了下去。

李思思更是目光呆滞,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腿,掐了一把,感觉到疼痛之后,喃喃:“我以为我这腿只在床上最有用啊……”

不过这些都不重要,在场的只要耳朵没聋的,都明白安亲王府要凉凉了!

御驾渐渐靠前,沾了一脸泥的安亲王福晋可算是回过神了,冷汗簌簌的:“皇上,玛尔珲他还小……”

康熙攥紧了拳头:“皇婶跪在地上做什么?来人,将安亲王福晋扶起来。”

“臣……臣有罪!臣教子无方,请皇上责罚!”身后的安亲王也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康熙神色淡淡:“皇叔何罪之有?”

一边,叫嚣完的玛尔珲脸上带着害怕,不明白阿玛额娘为什么都跪下了,嘴动了动:“我说的都是真的,我……”

李思思:“……”

哦豁!

这下子,便是康熙脸上都露出了笑,大手一挥,安亲王一家子就被一撸到底,圈在了府里。

理由嘛,现成的,安亲王一家子意图谋反呗!

这可是他嫡子亲自说的。

之所以没要了他们的命,纯粹是因为当初平定天下时,安亲王也出了不少的力,再有,这事儿毕竟就玛尔珲一个六岁的孩子叫囔了两句,没有实在的证据,他这个当侄儿的,也不好把堂叔真给砍了。

但命保住了,权利就别想要了。

原本安亲王还想找老关系活动活动,可当康熙开始大张旗鼓的查一个月前宫中刺客一事,他立马就蔫了。

刺客跟他是没关系,可他要是再不安分,那有没有关系的,就不是他能说了算的。

当然,这事儿李思思一开始是没想到的。

她纯粹就是被熊孩子喷了一顿之后不好以大欺小,才用救驾之腿撩了熊孩子他额娘的,谁能想到还有意外之喜呢?

就是吧,她这回可能把皇后得罪死了,毕竟安亲王福晋是她亲姑姑。

所以当她得知惠贵人生产出现意外,且矛头直接指向长春宫时,心里还是有数的。

叫人去乾清宫那边搬救兵,自己则淡定的往坤宁宫去。

她到的时候,后宫有排面的基本上都来了。

皇后面前跪着的是惠贵人的大宫女守心,见她进来,悲鸣一声便趴伏在了地上:“求皇后娘娘为我家贵人做主!”

边上的荣贵人哭红了眼,拿帕子按了眼角:“好在惠贵人福运深厚,三皇子也安然无恙,要不然,岂不是称了某些人的心意?”

皇后想着这些日子发生的事,心里发狠,这回谁都救不了她!

99%的人还阅读了:

红楼之姝色无双:第33章

很想很想你:第21章腌笃鲜

论小可怜的黑化之路:第29章 029 人遁其一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