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光[刑侦]:第3章 02 难眠之夜

- 编辑:网页上传 -

余光[刑侦]:第3章 02 难眠之夜,作者:白云孤扉

入夜,气温依旧很高,蝉鸣声不止。

星跃小区25号高层塔楼内,一个年轻人躺在他窄小的床上,翻来覆去却怎么也睡不着。

椅子上的电风扇一刻不停,像是快要摇断一般,但他仍觉得很热。

他翻了个身,靠着床边薄薄的壁板,听着隔壁清晰的鼾声,不无难过的想:平时自己那些小打小闹,也就勉强能混口饭吃,想要在天宁买房,简直是痴人说梦。

说不定,连厨房里那个“要饭的”都比他弄得钱多。

他气恼的想了一会儿,不知怎么的,身下竟慢慢涌起一股燥热。

他拿出手机,从里面找出自己的珍藏,打开调到最小声,举着手机开始排遣寂寞。

明明前几天才刚找过,可他却总觉得远远不够。那些都是明码标价,而他能消费得起的,注定不会有什么姿色可言。

而且,真的太脏了。

他内心深处,非常渴望能拥有一个纯洁的女人。那个女人要长得很白,窈窕的身材,脸要长得,就像,就像对门的那个女人那样。

白皙的皮肤,樱桃般的粉唇,还有那双勾人的眼。

廉价的床板不断发出细小的抗议声,但此刻他已经都听不到了。

......

良久,他才慢慢从失神中平复下来。刚刚他居然弄出了声响,好在旁边屋里的人都已经睡了,应该没人注意到他的动静。

屋里太热了,他浑身都是汗,裹在身上黏腻得紧,电风扇都吹不下去。又在床上干躺了一会儿,他才终于起身,打开房门,走到最近的卫生间里,飞速冲了个澡。

回来的路上,厨房里又响起了干咳声,他厌恶的皱皱眉,那个臭要饭的怎么还没睡。

回到自己的小屋,再次躺在床上,他觉得凉快了不少。但很快,就又燥热起来,眼前挥之不去的,全是那个女人的身影。

虽然她已经结婚了,但在他看起来,她仍然是清纯干净的,不比那些高校里的女大学生差。他枕着一条胳膊,觉得刚才有多满足,现在就有多空虚。

黑暗中,他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下就亮了,兴奋的坐了起来。

对,他今天下午回来时,亲耳听到那个男人说:“我今天晚上出差,你自己记得锁好门。”

这样想着,他有些坐立不安,坐在床边不断的用手搓揉着后脖颈,一个计划慢慢在他心里诞生了。

几分钟后,他就已经穿戴妥当,也带好了自己的装备。

他激动的难以自已,出门前,耳边却忽然响起那个男人说过的话:“再敢碰我老婆一下,我他妈就弄死你!”

想到此,他开门的手略微停顿,自己当初不过是多看了她的胸两眼,又偷摸了她的大腿一把。没想到她那个老公当晚就打上门来,还扬言要杀了自己。

但转念一想,哼,反正今晚那男人又不在,至于那女人,只要完事后吓唬吓唬她,她肯定不敢把这事告诉她男人。

对了,她老公好像还提到哪里有钱。他兴奋的舔着嘴唇,没准今晚不仅抱得美人归,还能发一笔横财。

他迅速打开门走了出来,通廊里静悄悄的,所有人都熟睡着。

他看了眼手机,才四点多,正是下手的好时机。他无声的朝着大门走去,心中不无得意的想着:说不定她试过了我,就再也不想要她老公了。

路过厨房时,他朝里面瞥了一眼。那个“要饭的”面朝里窝在床上,一动不动,应该已经睡着了。

他很满意,走到门边悄悄换好鞋,轻手轻脚的带上门走了出去。

门外很昏暗,他四下里望了望,对面的大门紧闭着,只有电梯间里亮着灯,隐隐透进走廊来。

他屏息蹑手蹑脚的走到对面,尽量不触发声控灯。不过,他其实并不担心会被人发现。

这一面只有两户,另外两户和他们中间隔着电梯间,根本看不到这里。且因为是高层,平时大家上下楼都坐电梯,这个时间,根本不会有人进来。

他弯下腰看了看锁眼,比他想象中复杂,需要点儿时间,但还能够解决。

麻利的从兜里掏出准备好的工具,他很快就把一根钩子状的“钥匙”插了进去。

论开锁,一向小偷小摸惯了的他绝对可以称得上半个专家。手机电脑钱包电瓶车,他什么没有偷过。

特别是这一带的老旧小区大多没监控,白天踩好点趁着主人不在家,他也偷过好几家了,从没被抓住过。郁闷的是,现在在家放现金的人越来越少,与其偷点首饰出去换,还不如偷手机来钱快。

虽然这种事他干过不下数次了,然而今天不同。他眼前都是那个女人的一颦一笑,她现在应该穿着睡衣,不,这么热的天,她应该光着身子,只盖了一层薄被,正躺在大床上等待着他的到来。

想到此,他更加兴奋了,下面已经忍不住再度昂扬起来,手里的“钥匙”都握不紧了,手一滑就掉在了地上。

他慌忙弯下腰,在黑暗中摸索着。好不容易摸到了钥匙,起身时才发现自己的上衣口袋竟挂到了门把手里。

他弓着腰后腿一步,想要把口袋退出来。无奈这家的门把手做的有些怪,把手尾端上翘,好像缠上了口袋里的线头。

他有些气恼,出师不利,还从来没这么狼狈过。

他只好把手伸进衣服里,不断去扯里面的口袋。同时,另一只手握住把手下压,努力想把自己退出来。

终于,线头有所松动,口袋退了出来。就在这时,随着他往外一拉,门也发出一声微响,就这样在他面前打开了一条缝。

他愣了一下,事情似乎进展的过于顺利,自己刚刚就捅了那么两下,难道就已经把这看似复杂的防盗门打开了?

他心中窃喜,自己的技术什么时候提升了这么多。虽然隐隐觉得哪里有些不对,但无论如何,垂涎已久的猎物眼看就要到手,他终于按捺不住,小心翼翼的打开了门,闪身迈了进去。

“小宝贝儿,我来了。”

他脑中全被这个声音所占据着,一进门眼睛就快速搜寻着卧室方向。

但立刻,他就觉察出了不对劲。屋子里弥漫着一股浓重的血腥味,混合着夏季的湿热,比他们出租屋内的味道还要醒脑。

他往前又迈了一小步,紧张得呼吸加速,双眼到处乱窜。

前面的客厅地面上,好像有什么东西。但屋内没有了电梯间的散光,比楼道里还要暗一些。

待他眼睛终于快要适应黑暗时,身后陡然乍亮起一束光柱,惊得他立时回头一个激灵。才发现那是忽然亮起的楼道灯,顺着门缝打了进来。

他刚刚因为担心男主人在家,给自己留了一道门缝,方便逃跑。侧耳细听,他没听到什么动静,才放下心来。

这个倒霉的声控灯,平时接触不良,这会儿倒是挺灵敏了。

他再次回头往客厅内望去,借着身后的光柱,很容易就看清了客厅地上的情景。

登时,他往后踉跄了一步,咬住自己的嘴唇才没叫出来。脚边同时“哗啦”一声响,有什么东西被他踢倒了。

然而他根本就无暇顾及,脑中只嗡嗡作响,似是有无数蜂鸣,之间的欲望全数消失殆尽。

他连滚带爬的推门奔了出去,也没注意自己到底有没有把门关好。反正都不重要了,被人发现是早晚的事。

唯一庆幸的是,刚才没把门关严,不然现在肯定慌得连门把都找不到了。

迅速回到出租屋,他简单收拾了一个背包出来,出了门,转身就往电梯间走了。

刚刚只是一个转念,他就决定了要跑路,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现在去报警,自己恐怕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还会把之前的案底翻出来。反正自己也没什么家当而言,还欠了一个月房租,正好一走了之。

******

又是几乎连轴转的一周,转眼又到了周一。天宁市作为一个气候干燥的北方城市,今年夏天的雨水却格外多。

一大早又下了一场暴雨,暴雨过后,是难得的凉爽。穆锦早上来上班,心情都格外好。

她走到北丰分局门口,迎面碰上一个女人领着个三四岁的小女孩。

小女孩白白净净的,穿着小黄鸭的雨衣,脚上套着小雨鞋,边走边偷偷去踩人行道上的小水坑。

穆锦忍不住微笑,小女孩也看着她裂嘴笑了,露出一口白生生的小奶牙。

她笑着走进分局的大门,和几个熟人打了招呼,一路往刑侦支队的办公楼走去。

两年前,穆锦以优异的成绩从天宁公安大学刑事侦查专业毕业,更是凭借自身的优势,在联考中以出色的笔试和体能成绩,顺利考入了北丰区刑侦支队,成为了一名一线刑警。

很多女警工作后,由于各种原因,或是做文职,或是做技术类分析工作,真正做一线刑警的,却是凤毛麟角。

然而穆锦不同,她在校期间就表现突出,是难得的刑警的好苗子。她自己更是受爷爷的影响,从小就立志要做一名刑警。

穆锦的爷爷穆怀先,退休前曾是天宁市北丰区公安分局刑侦支队长。他在任期间,为北丰分局立下了汗马功劳,经常被评为优秀先进模范,也是天宁市十大优秀刑警之一,是穆锦从小到大的偶像。

幸运的是,穆锦自小身体素质好,长得也比一般女孩高。她从小练习武术,后学习散打,大学时,更是获得了全国女子武术散打锦标赛轻量级亚军。

她的教练曾建议她继续散打的职业生涯,但是她放弃了。她知道,她努力取得的这些成绩,都是在为成为刑警做准备。

刚进办公室坐下,拿出个蛋黄派咬了一口,她的手机就响了,是商莉莉发来的微信:

【宝贝儿,我表弟今天到,您赏脸一起吃个饭呗,然后我再一起给你们送回家。】后面还附加了一个大大的谄媚笑脸。

穆锦心里疑惑,小声嘀咕道:“她表弟关我什么事儿啊?本大小姐没空哄小弟弟。”

放下手机,她正要继续吃早饭,突然一下反应了过来:对了!她上礼拜跟我说过,她那个在澳洲长大的表弟。

接着心里又是一惊:我好像是答应过她了......吗?

这个重色轻友的家伙,自从有了男朋友,多久没约我吃过饭了?这回终于肯露面了?哼!

她气呼呼的回道:【没空!加班!】

那边立即一个电话打了过来,穆锦接起来,就听到一个捏着嗓子的绵羊音道:“爱妃,你怎么天天加班啊,连本王的邀请都不来了,哎呀来嘛~~我都给那边说好了。”

电话那端的商莉莉,大概是当了编辑后审稿太多,看了不少王爷宠妃的小说,于是自己也戏精附体了。

穆锦心知,这个“说好了”,明显指的不是跟她表弟,而是和她男朋友请好假了。

她做出一个几欲呕吐的表情,也捏着鼻子学道:“抱歉啊王爷,自从你移情别恋后,府中愈加捉襟见肘,嫔妾只能自力更生,靠加班费维持府中用度了。”

话虽如此,其实她们加班一向都是义务劳动,加班费只是自我安慰罢了。

只听那边轻笑一声,继续酸酸的说:“本王这不是看有国际友人前来,才特此邀请爱妃来给撑撑场面嘛,那些花花草草都拉不上台面啦。” 然后又压低声音,用她本来的声音说,“我表弟长得可帅啦!”

穆锦“嘿嘿”干笑几声,依旧捏着嗓子说:“看不出王爷还有此等爱好,不怕你新纳的那位‘醋妃’大闹一场,和你恩断义绝了?”

话音刚落,她忽觉得背后一阵冰凉。

握着手机,穆锦缩着脑袋偷偷回头去看。

99%的人还阅读了:

康熙的绿茶贵妃:第11章 坑爹种子选手

红楼之姝色无双:第33章

很想很想你:第21章腌笃鲜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