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是美男】uhey重生:第51章 番外二

- 编辑:网页上传 -

【原来是美男】uhey重生:第51章 番外二,作者:爆米花233

黄泰京醒来的时候,头还是疼着的。他抬手按着脑袋,挣扎着睁了眼,入目就是一片荒凉的无人墓地园。

他愣了愣,按下心头的怪异,扶着边上的墓碑站起身。

他站直了身子,闭着眼睛缓了缓,再睁开眼仔细地打量这个陌生的地方。

但是当他看到他刚刚扶着的面前的这块墓碑上面的照片时,那一瞬间他感到他浑身血液都被冻住了。

那墓碑上的照片,照片里那个笑靥如画的女人,

——是刘爱仁。

黄泰京只觉得脑袋发懵,眼前的景色晕眩到扭曲,他晃了晃身子,一个趔趄便将脑袋磕在墓碑的尖角上,登时血流如注。

但他只一昧睁大了眼一瞬不眨地盯着墓碑上的照片,像是没了知觉。

直到血液流进眼睛,他的世界一片血红。

他的眼里终于迸出泪,顺着血液流下,竟像是在流血泪。

他曾经想过很多,但他从来没想过他和她之间,曾经的她和现在的她之间,竟隔着生与死的界限。

他想,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同样是黄泰京,她却独独冷待他的原因。

黄泰京抬手抹了一把额上的血,露出一个虚弱无力的笑容,他的脸色却惨白如纸,抖着唇的样子,笑不成笑。

他伸手,摸了摸照片里的她,动作轻柔而疼惜。

只是他却没注意之前伸出的手是抹了满手血的那只,他无措地看着她的照片被他的手摸得染上了血,连忙伸出另一只手去擦,血迹却被擦得晕染开来。

他无措极了,不管不顾地脱了上衣,挨近了照片,拿着衣服干净的部分小心地拭擦。

马室长陪着安社长过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身处一地凌乱血迹中奋力擦拭墓碑的黄泰京。

二人吓了一跳,连忙赶过去拉住黄泰京。

走近的安社长看到黄泰京额上的狰狞的伤口,惊得声音都变了形,

“啊!泰京你怎么受伤了!快跟我去医院!!”

马室长也吓了一跳,哆嗦着声音问:“泰京啊,你还好吗?我们先去医院……”

话没说完,就被黄泰京大力甩开。

只是黄泰京本就已经是强弩之末,流了太多血的他本就全靠着一腔哀恸奋力强撑,如今使了全力甩开安社长和马室长要拉着他远离墓碑的手,便再也撑不住,阖上眼晕厥过去。

黄泰京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医院了。

他闭了闭眼,又重新睁开。

入目的还是属于医院的白色,入鼻的还是属于医院的气味。

他终于惨笑出声。

他再没有像这一刻明白他再也回不去了。

回不去过去,回不去未来。

他竟生生被困在了没有她的世界里!

他拔了手上的输液瓶,掀了被子就要下地,但突如其来的晕眩感让他又坐回床上。

他气极,抬手就把旁边桌子的杯子挥在地上。

他闭上眼,缓了缓,勉强镇定下来。

睁开眼看见地上水渍和碎片难得的发起了怔。

他看到了如果他没有突然出现在面目全非的她的世界里,他的正常的生活轨迹。

——在梦里。

他突然就想起了她问他:“黄泰京,既然你一眼就能看出我在骗人,为什么我的真心,你却一点儿也看不到?”

他回她:“骗局被揭穿,你也许不会觉得丢脸,可真心被揭穿,你一定会觉得丢脸。走好,Uhey。”

那是他第一次叫她,不是什么骗子妖精恐吓妖精的代称。

他闭上眼使劲咬了咬唇。

什么丢不丢脸,什么真心,什么骗局,其实还不是因为不爱。

如今他爱上她了,心头涌出的哀恸几乎能将他没顶。

他想起她问他的前一秒,他还在嘲讽她,“要以怎样的骗局结束,你决定好了告诉我。”

他想不出她是以怎样的心情开口询问他为什么看不到她的真心。

他同样也想不出当她听到他的真心丢脸论后,有着怎样的心情。

她的破釜沉舟却换不来他的真心相待。

他突然想不通自己是为什么?他难道真的就那么讨厌她吗?讨厌到在她告白的时候,都做不到风度有礼地真诚道谢吗?

他想啊想,却怎么也想不通。

他只能想起演唱会开始前,她提着蛋糕负气地跟他说她是来看高美男的,他那时却满心想着高美女,而毫不在意。

而后,他在演唱会向高美女浪漫告白,她悲愤离去。

从此,天人永隔。

黄泰京抬手使劲按了按额上的伤口,刚结了痂的伤口再次裂开,登时又血流如注。

然而这疼痛却根本缓解不了他内心的哀恸苦闷。

他爱上了她,她却死了,那他又凭什么独活呢?

他想,是他生生逼死了她。

那么为什么死的不是他呢?

他扯开了额上包扎好的绷带,踉跄着去了厕所,安静地看着镜子里被血液模糊了面容的自己。

他突然觉得,他不能死。

他怎么能死了呢?

她在那个有着体贴温柔,会捧着她哄她宠她的黄泰京的世界活得很好。

那么他呢?他怎么能去打扰她的幸福呢?

死有什么难的?死了就一了百了了。

生生逼死了她的他,根本不配得到一了百了的救赎!

他要活着!

必须活着!

他要活得好好的,他用余下的半生去赎罪!

他要用他的后半生,

——去怀缅她。

99%的人还阅读了:

小辣娇(重生):第4章

太过迷人是要被冀图的[快穿]:第2章 谢潭是个渣男2

帝台娇宠:第18章

来源:,欢迎分享本文!